导语: 日前有媒体披露3月至今有18家中国公司被纳斯达克或纽交所停牌,自去年起被全球资本市场持续热捧的“中国概念”似有频临破裂之忧。然而,有泡沫未必就是资本末日,大浪淘沙始见金的例子并不鲜见。关键在于,当中国股市的泡泡幻灭之时,留下的是百炼成钢的好公司还是打回原型的一地鸡毛?[详细]
 
     

纳指创历史最高纪录后高位跳水,约有50%的网络公司活过2004年

如果对迎面而来的泡沫无法躲闪,那不如探讨如何在冬天活下去。在美国,有许多公司历经泡沫后的成长轨迹证明了这种可能性。2000年3月10日,纳斯达克指数创下5132点的历史最高纪录后高位跳水,至2002年底IT业市值缩水5万亿美元,10年后股指依旧在2000点徘徊。这场泡沫让给很多股票惨淡收局,《华尔街日报》称收录在2000年3月道琼斯互联网指数中的40家公司里只有10家挺到了现在, Lycos、MP3.com、 eToys等公司都成永远的过去时。在更广泛的领域,亦有研究表明,约有50%的网络公司活过了2004年。

高成活率至少反映两个事实,一是公共财富的毁灭不尽然会导致公司关闭。苹果公司从2000年3月的30美元左右下降到一年后的10美元左右(比对现在股价),迄今已上涨到了350美元左右。二是网路经济的大部分参与者都很小,可躲过金融市场风暴的冲击。刊登在英国《金融学家》杂志的研究报告显示,网络泡沫时期的新加入者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大多数幸存者并不是亚马逊公司或eBay这样的巨头,而是更小的公司。[详细]

 

经历短暂波折之后,世纪佳缘于在北京时间5月11日晚登陆纳斯达克,公司上市首日便破发,被媒体解读为中国股遭遇“审美疲劳”。

     

塑造美国商业文化的大公司要么在泡沫时期形成的,要么也可追溯到后泡沫时代

更长远来看,没有一个国家拥有资本市场却可以避免泡沫的侵扰。关键是泡沫之后留下了什么?美国数次泡沫,留下了便捷的铁路网、汽车公司以及称霸世界的几家.COM公司。丹尼尔•格罗斯在《大泡沫》一书中直接认为金融、房地产、互联网、能源泡沫对经济有益,但前提条件是泡沫中留下的商业基础设施得到重新利用。

据他观察,完善的破产体系使在泡沫中建造的基础设置如房屋、电线、光缆和铁路并不会随着主人的破产而消失,而是很快被拥有新的商业计划、低成本生产力和更好资本结构的企业家重新利用。例如,20世纪90年代美国企业投入300亿美元在10年内建造了9000万英里的光缆。2001年只有5%的光缆处于工作状态。但最终,在泡沫中找到生存之道的企业建立了广泛的网络。到2006年,8400万美国人和42%的美国家庭可以用宽带上网,Vonage、Skype、Google、eBay等知名企业就在这个平台上诞生。[详细]

 
 
pic
如果有泡沫,而且泡沫破灭,大多数的股票都会下跌甚至暴跌,然而有的公司仍能够在泡沫破灭后坚挺,并且在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段里创造比泡沫破灭前最高点时还要高的价值。(图片来自i美股网站)
pic
2005年6月6日,上证综指失守千点大关,最低下探998.23点;2006年初牛市起航,2007年大盘连续10个月上扬,10月27日创下6124点的历史最高纪录。(图片来自金融界网站)
     

从6124点到1802点,大盘累计下跌了70.6%

如果确信股市泡沫的滋生、炮制到破灭有一套运行规律,甚至会出现循环,就不难以理解其产生的破坏性后果中,必然也存有机遇的成份。但是,对比美国2000年股市泡沫不难发现,中国股市的诸多制度特色导致股市不仅特别容易生成泡沫,而且几乎没有留给此间企业任何的求生路径。中国的股市泡沫更像是描绘光彩“钱景”的不断膨胀着的气泡,一旦被吹破,什么都不会剩下,对这一现象的完整演绎发生在2006至2008年间,中国股市完成了迄今最惨烈的牛熊市交替。

相较于文字描述,数字常常显得不留情面。至2007年最高点时,大盘暴涨500%,沪、深A股平均市盈率分别高达71.44倍和76.15倍,然后是“疯牛回头”,历经10个月对称性暴跌,于2008年9月18日下探至1802点,累计下跌了70.6%。[详细]

 

首份《中国城市"股民"健康状况报告》显示,近一半的股民过去一个月中每天睡眠少于 5小时,超六成人目前情绪深陷"熊市"的困扰。

     

百元股俱乐部”沉浮启示:资金偏爱实力派,对概念和演技并不感兴趣

以这波泡沫破裂为代表的个案中,不妨将“百元俱乐部”的变迁史作为观察对象,或可一窥那些玩过疯狂“过山车”的企业究竟收获了什么。2000年2月15日,亿安科技仅用了70个交易日就从25元冲上104.88元,中国股市的第一只百元股宣告诞生。不过,2001年证监会开始查处股价操纵行为,揭开“暴富”真相,亿安科技随之走向落魄,戴上“ST”帽子,2005年更名宝利来,如今股价只有10.95元。2008年股灾后,大部分百元股被消灭,就连曾经300元股中国船舶,也最终跌到了30元的价位。

2009年创业板上市后,推动了一批相对质量更好的中小板股价冲上百元,近两年来上过百元的中小板和创业板个股多达40只左右。但随着今年大比例分配和今年以来股价的连续下跌,百元股被成批消灭,截至5月24日,百元股俱乐部已经急剧减员到3只。分析师指出,本轮百元股的减员,与公司前景变得不那么美好、业绩“变脸”等有关。在市场不佳时,资金往往偏爱实力派,对概念和演技并不感兴趣,高成长这件外衣褪下之后,演技派就成了“裸奔”派。[详细]

 
 
     

高门槛、窄渠道使股市公司少资金多,中小企业上市无门

与成熟资本市场的备案制不同,中国内地资本市场采用审批制。即只有通过证监会的审核才准予上市。审核不仅耗时漫长且门槛极高,以创业板为例,上市要求连续两年赢利且达到1000万,近两年营收增长率超过30%。过严的标准创业板公司少资金多,自然推高股价。自2006年“新三板”启动以来,目前仅有80多家非上市公司挂牌交易,国内数以千万计的中小企业依然苦于融资无方、上市无门,无怪那些被抛弃的中国互联网新贵转投纳斯达克受到热捧。

目前,内地债券市场不对个人开放,期货与艺术品等市场专业要求高,房地产市场又面临限购政策,银行存款实际利率为负,这使得居民除了投资于股市几乎没有理财的其他选择。金融,能源等要素市场被严格垄断在少数几个央企手中,完全不对民营资本开放,虽有新旧36条两个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垄断领域的文件,但实际效果几乎没有,这使得大量资金除了炒作股市之外几无出路。 [详细]

 

身家近8亿的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在公司上市后的第二个交易日选择自杀,媒体称或与此前该公司因股权纠纷遭到举报有关。

     

重融资、轻回报,“圈钱市”鼓励投机炒作

在中国股市成立之初,中国股市是为国企脱贫解困服务的。虽然经过了20年的发展,但股市为融资服务的宗旨并没有改变。融资功能始终都是中国股市最主要的功能,甚至是唯一的功能,至于投资功能则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在2010年,A股市场的融资总额高达1.02万亿元,居全球股市首位,而与此同时,上证指数却下跌了14.31%,在全球股市中跌幅第三,有将近70%的投资者出现年度收益率为负。

为了达到最大化融资的目的,新股发行实行片面的市场化发行,沦为发行人赤裸裸的“圈钱”工具。2010年新股发行平均市盈率高达77.88倍、发行市净率13.29倍,其中11家公司的发行市盈率超过100倍,最高的达150多倍。这种高价发行过早透支上市公司的投资价值,投机炒作是投资者得以盈利,得以在股市里生存下去唯一可以选择的手段。有数据显示,2007年全球主要市场的换手率平均在100%左右,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平均换手率是927%,深交所是987%。[详细]

 
     

股市处于强盗贵族时代,政府成主力庄家

2001年,吴敬琏曾毫不留情地表示“中国股市连一个规范的赌场都不如”。10年后,吴敬琏先生再次批评中国股市正处于强盗贵族时代。以历次泡沫破灭后仍然生机勃勃的众多蓝筹股为例,无论是银行还是中石油、中移动,都有垄断背景。2008年中石油的员工人均营业收入约为17万美元,而埃克森美孚人均创造营业收入约为553万美元;这意味着中石油32名员工只能创造埃克森美孚1名员工的价值。这种企业效率间的巨大差异本应体现在股价上,但中石油却因垄断没有竞争对手,依然估值高企。

更深层次上,中国股票市场大部上市企业是由国企改造而成,占市场70%的非流通股本归政府所有,政府乃是上市企业名副其实的最大“股东”;市场中的投资机构都是由政府组建,使其成为政府麾下的资本投资集团,政府乃是市场中名副其实的最大主力庄家。所以每当市场人气涣散而导致新股发行受阻,还有投资机构发生大面积投资亏损时,政府都将施以利好政策进行干预,这类随意性的非市场化的政策干预,经常导致股市经常出现涨过头跌过头的“非理性大副震荡”,使中小投资者失去了投资获取收益的功能。[详细]

 
 

巴菲特曾经说过,只有在突然退潮的时候,你才知道谁在裸泳。但在溢满中国特色“泡沫”的股市中,不会游泳、不穿泳衣还热衷玩水的大有人在。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鲁欣|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