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11月5日,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赢得议会信任投票开始筹组联合政府,债务问题无疑是新政府当前最需要解决的棘手问题。然而,回顾近代金融史,文明国家“欠债不还”,竟是屡屡发生,周而复始。[详细]
 
     

200年来,希腊有一半的时间处于违约状态

1967-1984年间任花旗银行董事长的沃尔特·瑞斯顿有句名言:“国家不会破产”。回顾金融史,主权国家违约其实古已有之。在人类历史上,希腊就是第一个主权违约的国家,早在公元前4世纪的阿提卡海洋联盟,当时13个希腊城邦中就有10个未能偿还提洛神庙的借款。自独立或1800年以来,希腊处于违约或重组的年份比例更是达到50.6%。也就是说,希腊近两百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处于违约中。

现代意义上的国际债务违约则起源于13世纪末,当时的意大利商人向英国提供贷款参与英法战争。但爱德华三世在军事失利后,却对贷款违约,佛罗里达银行业因此遭受重创,佩鲁齐银行和巴迪银行等主要贷款提供者先后倒闭。[详细]

近代共有5次大违约潮,主权外债违约超过250次

主权国家违约,指的是一国政府无法按时对其向外担保借来的债务还本付息的情况,其中既包括了对国外借款人的债务违约,也可能包含对国内借款人的债务违约。自1800年至2009年,至少发生过250次主权外债违约。大的违约潮共有5次,分别为拿破仑战争时期,19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末,19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以及20世纪八九十年代新兴市场的债务危机。其中19世纪20年代和大萧条时期,全球接近一半的国家都处于违约或者重组状态。但凡在历史上广为人知的债务违约,多为外债违约,因其牵涉其他国家利益,因此更为吸引国际社会的眼光。 [详细]

阿根廷违约债务高达950亿美元,规模为世界史上之最

在主权外债违约的历史上,本世纪初的阿根廷债务危机的规模堪称史上之最。2000年,阿根廷外债总额达1462亿美元,相当于当年外汇收入的4.7倍,当年还本付息占出口收入的38%。因受东南亚金融危机和巴西金融危机影响,加上本国经济萧条,政府财政赤字和债务情况显著恶化。政府不得不通过国内银行还资助赤字,政府债务占银行资产的比率迅猛攀升,这也显著增加了银行系统的信用风险。2001年11月,阿根廷政府宣布无力偿还外债,决定实施债务重组。违约债务高达950亿美元,阿根廷由此也成为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倒账国。2002年七八月份,阿根廷债务危机再次向巴西和乌拉圭扩散,最终还是依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美国的援助,才得以结束。 [详细]

 

在20年大规模的主权外债违约后,2003至2009年并没有发生大的主权外债违约事件,直到最近的欧债危机,情况似乎有所改变。

 
     

国际资本市场缺乏超国家法律框架导致主权债务违约不断

与企业或个人破产时债权人有明确界定的权力不同,国际资本市场存在一个根本的缺陷,就在于缺乏一个超国家的法律框架来确保债务合约在不同国家得到履行,即使做出规定,实际权力也十分有限。一个国家是否违约,往往不取决于偿付能力,而是还款意愿。大部分国家违约发生于该国可用资源完全枯竭之前,做出主权违约的选择,通常是在考虑了政治和社会因素的结果。20世纪80年代,罗马尼亚总统尼古拉齐奥塞斯库执意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偿还其贫穷的国家所欠外国银行的90亿美元贷款,罗马尼亚人不得不度过缺乏暖气的寒冷冬天,而且由于供电不足工厂被迫停产。 [详细]

主权债务违约多为部分违约,18世纪前靠军事入侵来讨债

尽管主权违约听起来显得十分无赖,但完全违约十分少见,大部分的违约还是以部分违约而告终,尽管债权人可能要等上几十年才能得到任何形式的偿还。苏联在1918年拒绝偿还沙皇时期的债务,但当俄罗斯在69年后重新回到国际债务市场时,还是不得不就违约债务进行象征性的偿还。更早的时候,债主要求还债的方式更加直接武断。16至18世纪,当时的债权人主要是掌握大量军队的英国,法国,西班牙等国家,为了干预债务国执行债务合约,甚至入侵无力偿还外债的国家,英国便于1876年,1882年先后入侵了埃及和伊斯坦布尔。只是这种方式,在现代社会由于借款来源相对分散,成本收益分析也往往得不偿失,才慢慢由其他方式取代。 [详细]

苏联在大革命后(1918年)的违约持续时间长达69年,为史上最长。

     

国际救助与债务重组相结合,投资者损失惨重

在外债危机中,传统的解决方法主要有两种,一是违约国家向世界银行或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借款,缓解流动性危机;二是与债权国就债务利率,还债时间和本金进行商讨,也就是进行债务重组。相对而言,国际救助是主权违约危机的短期缓解之策,而债务重组,更侧重于债务违约问题的解决。在阿根廷债务危机中,债务违约最终就是通过债务减免和延长利息支付来解决。无论是何种解决方式,对于投资者来说都是惨痛的损失。[详细]

   
 
     

国际资本市场机会减少,20世纪80年代债务国经历“失去的十年”

既然主权违约可以如此无赖,是不是意味着毫无代价?当然不是。主权违约首先严重影响了一个国家作为国际借款人的声誉,进入国际资本市场实现融资的难度加大。鉴于世界范围内资本的流动越来越全球化,一个被抛弃的国家在金融和经济上会遭到重创。维持贸易的发展和广泛的国际关系,是债务国做出违约决定前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20世纪80年代爆发的国际性债务危机中,许多的债务国都经历了“失去的十年”(the lost decade)。而还清拖欠的债务,也不意味着未来能得到更多的贷款,如果各国只是简单的借越来越多的款而不还,那么在世界实际利率超过本国经济长期实际增长率的情况下,相对于收入的债务水平最终要大爆炸,也就是所谓的“庞氏骗局”。[详细]

 

1980年代债务危机过后,拉美国家经历了长达十年之久的衰落。

     

外国直接投资(FDI)积极性受挫

债务违约还影响了外国直接投资(FDI)的积极性。对于一个多次发生主权违约的国家,外国企业投资前需要考虑的时间和风险显然要更加复杂。20实际60年代和70年代,在违约国家投资的外国企业,常常不得不面对厂房和设备被查封的窘境,1977年,智利查封了美国公司的铜矿,70年代初期,外国石油公司的股份也被欧佩克国家国有化了。[详细]

本专题部分内容参考《这次不一样?800年金融荒唐史》(卡门·M·莱因哈特 / 肯尼斯·罗格夫 机械工业出版社)

   

近代800年的金融史,由于没有超国家的法律限制,其实也是一部主权国家的债务违约史。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 冯成 | 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