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9月2日,欧盟决定对叙利亚实施石油禁运,要求总统巴沙尔停止暴力镇压反对派,早前美国也颁布了对叙利亚的制裁措施。怀疑论者经常以古巴和伊拉克为例怀疑一切经济制裁的效果。事实上,制裁成功与否取决于多个政治及经济变量,找准目标,对症下药的制裁才能收到应有的效果。[详细]
 
     

从1915年到2000年,世界各国共发起174次制裁

制裁是国际社会中许多国家的对外手段的主要部分,是迫使受到制裁的国家按特定方式或途径行事的工具。美国前总统威尔逊称,制裁能作为战争的替代品。从1915年到2000年,世界各国共发起了174次制裁。

一般来讲,制裁发起国在运用这一种间接干涉别国决策过程的工具,希望起到以下几种效果。第一,可以轻微地改变别国的政策,或别国仅对于某一具体事例的做法,例如希腊曾发起了对阿尔巴尼亚的制裁,成功地缩减了被囚禁在阿尔巴尼亚的希腊公民。第二,能改变他国政权或促进民主化,如海湾战争后美国对伊拉克的全面制裁旨在推翻萨达姆政权,苏联对南斯拉夫的制裁旨在推翻不听话的铁托政权。第三,打击受制裁国的军事冒险行动及削弱其军事潜力。美国在苏联入侵阿富汗后对其实施了粮食禁运等多项制裁。冷战时期,美国国会成立了多国出口控制协调委员会和中国委员会,意图削弱苏联和中国的军事实力,阻止或至少是放缓其在军事领域的进步。 [详细]

制裁有其局限性,有效与否取决于政治,经济等多种因素

从制裁诞生的那天起,对于制裁是否有效的争论便一直伴随其左右。美国对古巴长达40多年的制裁和联合国对伊拉克的全面制裁都没有达到制裁发起国所期望的效果。但同时,制裁成功的案例也比比皆是,例如希腊在本国公民被扣押后对阿尔巴尼亚的制裁,以及中国在法国向台湾出售先进军火后对其发起的制裁。事实上,制裁成功与否取决于制裁发起国的具体目标,同时也取决于双方的多种政治及经济因素。

彼得森经济研究所对大量制裁案例的研究表明,当制裁的目的为轻微改变他国政策时,一般成功率较高(51%)。当目标为更高级别的,意图改变政权及削弱他国军事潜力时成功率较低(31%)。目标国是否属于民主政体,是否属于敌对国家等政治因素,及制裁带来的损失占GNP的比例,双方之间先前的贸易额等经济因素,都会显著影响制裁的效果。 [详细]

 

古巴经历了40多年的制裁依旧屹立不倒,卡斯特罗还“顺手”将国内的一切经济问题通通归咎于“美帝”的制裁。

 
     

制裁欲推动叙利亚民主化,此类制裁成功率约三成

除去一切复杂的因素,完成一个成功的制裁行为是很简单的,即受制裁国因被制裁而付出的政治和经济代价一定要大于服从制裁发起国的要求而付出的政治和安全代价。欧美各国要求阿萨德政权停止对反对派的镇压,阿萨德本人下台并立即开启民主化进程。此种类型的制裁一般不太可能使制裁的代价高到足以获得制裁国的顺从。

具体到叙利亚的例子,制裁使得叙利亚每年损失45亿美元的石油出口,并使叙利亚的部分企业失去了在美国市场的经营资格。但如果叙利亚为了保住45亿美元的出口额而满足西方国家的要求,将致使现政权倒台并威胁到阿萨德本人的人身安全。为此付出的政治代价远远大于制裁带来的经济代价。根据美国学者霍夫鲍尔等人对一个世纪以来制裁的统计,以改变政权和民主化为目标的制裁共发生了80例,其中成功25例,失败55例,成功率只有31%。

欧盟与叙利亚属敌对国家,制裁此类国家成功率13%

有证据表明,相比盟友或密切的贸易伙伴,制裁对关系一般或敌对国家的效果并不尽如人意,欧盟和美国对叙利亚的制裁即可归于此类。在制裁发生后,敌对国家更有可能获得相同阵营或与制裁发起国同样敌对国家的援助。例如南斯拉夫在面对苏联的制裁时,从西方国家获得了可观的物质方面的支援,这些援助抵消了制裁的冲击,从而使制裁的效果难以达到预期效果。

按照南斯拉夫官方的统计,苏联的制裁造成的各种损失约占南斯拉夫GNP的3.6%,但南斯拉夫获得了西方国家约10亿美元的各类援助和世界银行的低息贷款,此类收益约占其GNP的2.5%。根据统计,在以改变政权和促进民主化为目标的制裁中,对敌对国家的制裁成功率只有13%,而对中立国家的制裁成功率为22%,对盟国的制裁成功率达46%。[详细]

叙利亚非民主政体,制裁独裁国家成功率23%

美国智库在给政府的制裁报告中曾提出了“远离独裁政府”的建议,而叙利亚恰恰满足独裁国家的一切定义。制裁发起国往往希望制裁能够恶化对方的经济状况,使得政府因民众压力而下台或改变专制制度。但此类制裁的悖论在于,它的成功与否取决于专制政府对民众疾苦的反应以及非统治阶级对政策改变的推动能力,但独裁政权往往对民间疾苦缺乏敏感性,国内也并无非统治阶级有实力推动政策改变。

以伊拉克为例,尽管制裁造成50万儿童死亡,数百万人营养不良,但萨达姆并不会因此而满足西方国家的要求,被打压多年的国内反对派也无实力推翻萨达姆政权。根据美国学者的统计,在对独裁国家以政权改变和推动民主化为目标的制裁中,成功率只有23%。 [详细]

 

铁托政权因“不听话”遭到苏联的严厉制裁,但得到了西方国家的大量援助

 
     

制裁损失占叙利亚GNP的7.76%,两倍于成功案例平均损失

研究表明,在所有制裁的成功案例中,受制裁国所承受的平均代价为其GNP的3.3%,失败案例中的平均代价是其GNP的1.6%。具体到以改变政权和推进民主化为目的的制裁,成功案例中,受制裁国所承受的平均代价为其GNP的3.4%,失败案例中的平均代价为其GNP的2.3%。根据世界银行及欧盟2010年的数据,叙利亚的GNP为579.82亿美元,叙利亚出口到欧盟的石油总额约为45亿美元,即制裁带来的损失占叙利亚GNP的7.76%,是成功案例中平均代价的2.28倍,且不包括叙利亚企业丧失在美国的经营资格带来的损失。[详细]

欧盟制裁同时使用金融及进口手段,成功率约20%

大量案例表明,制裁所选择的方式与领域会明显影响到制裁的成功与否,涉及范围更广泛的制裁有着更高的成功率。此次欧盟的制裁中包括禁止欧盟成员国从叙利亚进口石油,冻结叙利亚数十位高管及其家人在欧盟管辖区的资产,停止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在叙利亚新的业务等。制裁同时使用了进口及金融手段。在20世纪总共174次制裁中,同时使用金融与进出口手段的案例中,成功率达到40%。仅使用金融手段和仅使用进出口手段的成功率分别为35.8%和25%。使用金融与进口手段的制裁成功率为20%。此次欧盟和美国对叙利亚的制裁即属于此类。

叙利亚与欧盟贸易额占其总贸易额21.3%,低于成功案例中的平均占比

总的来说,制裁发起国与被制裁国原先的贸易联系越紧密,制裁措施就约容易成功。如果被制裁国的经济十分依赖与制裁发起国的贸易联系,即使是制裁仅对双方贸易中的一小部分构成干扰,也会对被制裁国的经济构成严重打击,并传达出足够强烈的信号。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对多米尼加的制裁中,成功的迫使多米尼加满足了自己的绝大部分诉求。当时,美多贸易量约占多米尼加贸易总量的56%。在所有成功的案例中,制裁与被制裁国间的贸易量平均约占受制裁国贸易总量的33%。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叙利亚当前的贸易总量约为422亿美元,其主要贸易伙伴多为相邻的阿拉伯国家。叙利亚与欧盟的贸易量约为90亿美元,占其贸易总量的21.3%,比成功案例中的平均值低出超过10个百分点。[详细]

本专题部分参考《反思经济制裁》(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斯科特、金伯利.安.艾略特、芭芭拉.奥格、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

 

阿萨德的妻子阿斯玛•阿萨德也上了欧盟的禁止旅行黑名单

欧盟此次对叙利亚的制裁,意图在于促进叙利亚的民主化,从历史上看,此类制裁成功率极低。结合其他政治和经济等因素综合看,制裁成功的前景并不乐观。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李狄皓 |另一面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