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英国威廉王子与未婚妻凯特·米德尔顿今日正式举行世纪婚礼。婚典选址在伦敦西敏寺(Westerminster Abbey)大教堂,由坎特伯里大主教罗文•威廉姆斯亲自证婚。这场正派而传统的宗教婚礼不仅全面展示英国王室的精心与体面,也将有着将近500年历史的英国国教重新带回世人面前。[详细]
 
     

摆脱罗马教廷,王权“完胜”教权

如果说今天威廉的婚姻仅仅是王室成员的“家事”或者上流社会社交仪式的话,历史上的皇室婚姻曾深刻改变了这个国家的进程。变革发生在16世纪由亨利八世继任国王的都铎王朝。以世俗眼光概括,无非是风流成性的“天子”执意与西班牙公主凯瑟琳离婚的要求遭到英格兰天主教势力的反对,亨利八世一怒之下与罗马教廷彻底决裂,自立门户,1534年通过《至尊法案》,宣布英国教会不再受制于罗马教廷。国王为教会最高首脑,有权任命神职人员和规定教义。

至此,英国国教(The Church of England),也称圣公会完全独立,至伊丽莎白一世在位时,禁止向教皇交付一切款项,不准向教皇上诉,天主教遭到残酷打压,牧师和信徒数量锐减。有趣的细节是,在她促使国会通过的官方教义《三十九信条》中,英国国教摈弃了天主教在每周五只吃鱼、不吃肉的斋戒传统,许多百姓为划清界限提出“星期五不吃鱼”, “eat no fish”被视为拥护政府,甚至成了“诚实可信”的同义词。[详细]

新教徒继承王位,女王任命主教

作为最虔诚的教徒,英国王室长期以圣公会的国家地位来保证王室继承的正当性。沿用至今的1688年《权利法案》、《加冕宣誓法》以及1701年的《王位继承法》都规定,只有新教徒后裔拥有继承权,而天主教徒、其配偶及其子女都被剥夺继承权。这些法律还要求继位的君主前往议会发表声明,宣称反对天主教。

这一体系下,国王成为英国国教会的最高世俗首领,不但拥有世俗的最高统治权,还是基督教信仰的最高捍卫者,下一级是由首相提名、女王任命的坎特伯雷大主教和约克大主教,再下一级是24位在国会上议院拥有席位的主教,此外还有18位主教,他们管辖着各自的教区。[详细]

 

热播美剧《都铎王朝》用四季的长度讲述了亨利八世的六段婚姻以及他促使英国王权达到顶峰的过程。

 
     

圣公会与罗马教廷多年来的“和解”努力

英国国教世俗化进程的一个显著特点是,英国国教逐渐对天主教展现出的“宽容”,或者说国教与罗马教廷之间的“融合”。标志性事件发生在2010年10月16日,罗马天主教皇本笃十六世正式访问英国,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更早时候,英女王第一次参加了为天主教威斯敏斯特大教堂100周年纪念庆典所组织的晚上祈祷。

两大教派的“和解”亦对王室婚姻产生深刻影响:1701年通过的王位继承法可能面临修改。英国前首相布朗的宪法问题顾问莱斯特勋爵曾公开表示,延续了数百年的禁止英国王室成员与天主教徒结婚的法律是“不公正”的,应被废止。当然,修改继承法并不那么顺利,每日电讯报的最新报道称英国教会已阻止政府废除这项历史悠久的法律,教会领袖普遍担心,如果未来的英国王位继承人嫁给了一个天主教徒,相应的,他们的孩子,即未来的国王就成了天主教徒,这在目前仍是难以想象的。 [详细]

 

罗马天主教皇本笃十六世访问英国,被认为在弥合英国国教与罗马天主教会的分歧上具历史性意义,图为教皇与英女王夫妇。

     

63%的英国人不信教,半数人认为他们只是文化意义上的基督徒

当然,对比宗教改革初期教会在社会中的地位,最近200年英国人与教会越来越疏远。一份“教会与礼拜者”的研究报告指出,英国宗教在1960年以后进入“残破阶段”,宗教组织在更广阔的社会中事实上已不存在拥护者,教徒人数几乎没有什么自然增长。2006年《卫报》进行的抽样调查对这一状况予以数据支持,只有33%的对象认为自己信教,而63%的对象认为自己不信教,半数以上的对象认为他们只是文化意义上的基督教徒。

由此看来,表面上宗教在英国走向衰落,但事实上,信仰上帝和潜意识中神的地位并没有动摇。评论认为,英国的宗教信仰在构成上正呈现出多元化,教会势力并没有减退。所不同的是,人们不再像过去那样虔诚,而是在更加世俗化的概念和观念中走人生之路,同时把上帝放在一个神圣而又更加虚无缥缈的地位上。[详细]

   
     

国教走入现世生活,热衷提供各类公共服务

英国国教早在19世纪30年代之后就已经逐渐平民化了,虽然名义上仍然是“国家的宗教”,但实质上已经成为基督教教派中的一个分支。如今除了26名国教会高级人士是法定贵族议员之外,国教已不再享有政治特权,只在组织上与国家有关联,这体现在主教人选的推荐,以及国教重大变革提案的通过上。

英国式的“政教分离”完成后,英国国教热衷于选择适合现世生活的传教方式,社会角色逐步向服务性转变。他们积极参与国家政治、慈善活动,支持或赞助社会团体,提供教育以及倡导道德生活,例如设立济贫所,创设护理协会、戒酒协会、母亲会、孕妇协会、节俭、义务或友好协会以及储蓄或便士银行等。[详细]

 

一般由英国首相提名,然后由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命名两位英国大主教及所有其它主教。

 
     

乔治四世与堂妹结婚为还债

作为英国国教的最高代言群体,王室成员历来几乎被要求像传教士一样生活。自18世纪初生效的一系列法律将王室婚姻严格限制在英国国教范围内,且认定一生只能有一次宗教婚姻。王室成员在婚姻上一旦有越界举动,就会被视作对君主政体的颠覆,信仰层面上也是不被允许的。

乔治四世是英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好色君主,第一次婚姻私自娶了天主教教徒玛丽•史密斯夫人,被宣告无效。1795年,作为让国会为他偿还巨大债务的条件,乔治四世抛弃天主徒妻子,立意要娶他的表妹——德意志不伦瑞克公主卡洛琳为妻。由于卡洛琳长相丑陋且患有遗传疾病,两人婚后不久就宣告分居。乔治四世成为国王后,他试图通过国会继续离婚,非但未获支持还遭到民众鄙夷。[详细]

爱德华八世娶辛普森引发宪法危机

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国王的演讲》中,讲述了爱德华八世“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佳话。1936年,继承王位的爱德华八世有意立来自美国已婚的辛普森夫人为王后,这一想法立即遭到政府和教会强烈反对,甚至政府以集体辞职相逼。王室无法接受一个离过两次婚的美国女人。在“离开女人或国王逊位”的选择中, 爱德华八世向全世界发表了告别广播讲话,宣布为能和心爱的女人结婚,他将放弃王位。爱德华八世是英国历史上唯一自动退位的国王,死后安葬在温莎堡的王室墓地,辛普森夫人得以与他合葬,但墓碑上始终没有“殿下”的名份。[详细]

 

16岁时便被立为王储的爱德华八世为迎娶曾两度婚嫁的美国女人沃丽斯·辛普森,成为英国历史上唯一自动退位的国王。

     

王室长孙为迎娶异教徒未婚妻不惜放弃王位继承权

英国王位的继承不是自动的,1701年通过的《王位继承法》规定,王位的继承者不得是天主教徒,也不得嫁娶一名天主教徒。2007年,英国王室成员、王位第十号继承人、英女王长外孙彼得·菲利普斯就宣布与一名信奉天主教的加拿大“平民”订婚,这就意味着这名按照顺位“排名十分”靠后的继承人因为异教徒未婚妻,主动放弃了王位继承权。[详细]

查尔斯与卡米拉在市政厅举行世俗婚礼

早在2002年,英格兰教会就决定取消禁止教徒与离婚者在教堂结婚的禁令,此举被认为是给查尔斯王子与卡米拉结婚铺平道路。但迫于舆论压力以及维护王室颜面的考虑,2005年4月8日,查尔斯与卡米拉还是选在温莎市政厅举行世俗婚礼。尽管卡米拉是王储的合法妻子,但她无法拥有“威尔士王妃”的封号,查尔斯日后登基,她只能屈居“王后”下面一等的“伴妃”,因为查尔斯在宗教意义上的“妻子”戴安娜已不在人世。[详细]

 

英国王储查尔斯与卡米拉在举行世俗婚礼后走出位于伦敦西部的温莎市政厅。

 
     

结婚率处在历史最低点, 2/3新人不选择宗教婚礼

国家统计办公室的数据显示,英国16岁以上公民的结婚率2009年创下了从1862年有此纪录以来的最低点。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同居而非结婚,晚婚人数也在呈现上升趋势。同时,人们对于宗教婚姻的热情也在降低,2008有三分之二最终喜结连理的英国人并没有选择举行宗教仪式。这对于国教和王室而言,英国人越来越不想结婚似乎成为他们的头号难题。[详细]

   
     

结婚年龄低于平均水平,教会冀威廉、凯特引领“结婚风潮”

从目前公布信息看,威廉王子大婚不仅在婚礼的选址、三位国教领袖参与仪式、婚姻誓词等严格遵从英国国教的程序,这个王室婚姻还承担了引领英国社会“结婚风潮”的使命,起码这是来自国教领袖们的真诚期望。威廉姆斯大主教日前豪不掩饰的看好这对新人,他称赞“他们经过深思熟虑,仔细想过自己心之所向,以及对彼此的承诺”,同时他亦担忧新人面临的社会压力,“他们被迫仔细思考压力给未来造成的影响,因为此前王室成员的婚姻记录并不光彩。”

于是,英国国教的高级成员们开始绞尽脑汁地想,如何增加人们对在教堂里举行婚礼的热情。威廉王子的婚姻无疑满足这一要求,不仅因为其显赫的皇家身份,就连结婚年龄上也是对“晚婚”倾向的校正。数据显示威廉和凯特(28岁和29岁)的结婚年龄均略低于英国平均水平(32.1岁和29.9岁)为此,教会发起了“婚礼计划”,创建了网站,旨在消除人们对于结婚的心理障碍,威廉和凯特的照片出现在网站的醒目位置。 [详细]

 

1945年,乔治五世与当时的英国首相克萊門特·艾德礼。二战期间,王室在鼓励英国人与法西斯作战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教会或一厢情愿,新人婚前同居已“突破”传统

不过,也有评论认为教会的想法不过是一厢情愿的说教。经济衰退加上离婚代价高昂,许多英国民众认为自己的婚姻选择根本不能和养尊处优的王室子弟相比。还有人注意到,凯特和威廉在步入教堂之前,已经在一起住了一段时间了(这与最传统的婚姻有区别)。剑桥圣约翰学院院长Rev Duncan Dormor就建议,教会应该好好利用这一点:“如果教会仅仅试图以说教的方式教育人们,婚姻是神圣的,他们很可能会输的很惨”。[详细]

   
 

几个世纪前,没有人会想到因为国王的婚姻问题,英国人的宗教信仰发生如此重大的改变;在近代为人熟知的几段王室婚姻中,幸福、美满也几乎没能成为主旋律。如此看来,意外总是很容易成为王室婚姻的标签,这或许有助于我们理解,英国国教对眼下这对新人更为深切的祷告,“愿您的爱使得他们可以遵守即将作出的承诺,即他们将终身忠实于彼此。”

 
威廉王子大婚特辑    
 
编辑:鲁欣|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