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2011《胡润财富报告》日前出炉。报告显示,中国千万富豪增至96万人,全国每1400人中有1人是千万富豪。从拥有的财富和物质上看,穿戴欧洲名牌、拥有数座豪宅的中国富人们,与他们的“外国同行”越来越相似。但从很多方面上看,中国的富人都更像是这个“高端部落”中最可怜的一群人。[详细]
 
     

房地产和制造业仍是中国富人的主要“创富机器”

近十年来,也许没有什么比中国富人数量的上升,更能直观地说明中国经济的崛起。但这个群体除了不断在壮大,还有没有什么变化呢?2005年的“财富榜”发现,中国最富有的400人中,有一半人是依靠房地产或制造业致富的,只有仅10%的富人在信息技术方面有投资。新出炉的“富豪榜单”发现,房地产至今依然是富人的主要投资方向,“超过1/3的受访富豪选择了投资房地产”。时至今日,中国富人的财富依然大多来源于投资房地产和制造业企业的收益。[详细]

在“异军突起”的四川和重庆,2010年1年内就新增了3700名个人资产超过1千万富豪,而这些川渝地区富豪从事最多的行业是制造业和房地产,均占到所有行业的21.6%,高于全国水平;化工行业富豪位居第二,占比7.8%,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2倍;医药行业则排名第三(占比6.9%),农业、矿产与木材、能源和金融与投资行业位居第四(各占5.2%)。(据《天府早报》)[详细]

除了投资不动产就是炒股,中国富人只能当“暴发户”?

以上这些数据,让中国富人们看上去有些“老派”。在《胡润财富报告》对千万富豪的分类中,“炒房者”和“职业股民”在4种类型中分别占20%和15%。这与2010年9月底发布的《亚太区财富报告》的观察吻合。该报告发现,2009年中国内地富人的金融资产配置中,股票投资位居首位(占比达42%)、高于区域水平(27%);2008-2009年,中国富人的不动产投资比例同比增9个百分点(至27%),也是亚太地区增幅最高。

在美国,叱咤硅谷的天使投资人保罗·格雷厄姆早就预言,如果你想(在信息时代)变得富有,“最有把握的方法,莫过于创立或者加入一家创业公司”。当国外富人们纷纷在互联网上建立自己的“新王国”时,中国富人们好像除了建工厂,就只能通过炒股、炒房当上“暴发户”。[详细]

 

中国富人与西方富人有天壤之别。比如说,中国的富豪比外国富豪年轻15岁,每笔交易金额也更大。

     

投资煤矿的“煤老板”命运多舛,炒股和买房相比之下“最有安全感”

富人热衷投资不动产和股票新闻可不是很受欢迎的。但富人要如何进行财富增值才能不被批评呢?如果说10年前富人还对建立或投资实业抱有希望的话,现在富人大多开始将目光转向别的地方。在很多行业,造成民间资本准入难的隐形“天花板”已不是新鲜话题,而“进去后再被弹出来”的新闻更让民间资本望而生畏。不动产和股票,似乎成为“最有安全感”的投资。

两年前被清退的“煤老板”们也许是这种不安最典型的写照。几年前,亲友凑钱在山西盘个小煤矿,在江浙一带很是流行。但2008年9月,山西煤炭资源开始大整合,早先进入这一领域的大大小小富人,被以“经营带血的生意”为名清理出去。尽管与地方政府、国企签订了赔偿协议,那些当年被清退的民营煤矿“煤老板”,最后大多只领到50%左右的赔偿。去年10月,让“煤老板起死回生”的传言再起,但很多“煤老板”已决定改行做别的生意。[详细]

 

媒体曝光的“煤老板”嫁女气派场面的资料图片。

 
     

买得起价值千万的游艇,却可能拿不到牌照、只能在指定区域航行

如果说中国富人们挣钱的方式依然“守旧”,那么他们在花钱的方式又怎样呢?钱包渐涨的中国富人,也希望有欧美富人们一样酷的消费习惯,但很多时候,钱不见得是万能的。以私人游艇为例。据看重中国市场的国外游艇商介绍,中国买家能负担得起的游艇从140万至1800万美元不等,但游艇船坞少之又少、私人船只可在严格规定的区域行驶、娱乐性船只驾驶者牌照发放还没有形成制度等,让中国富人购买游艇时不得不再三犹豫。(据《华尔街日报》报道)

中国1/6富豪希望拥有私人飞机,但买机容易养机难

据从业者介绍,中国有1/6的富豪想购买私人飞机。但在国内使用私人飞行器同样是件麻烦的事:首先好的飞机基本上得靠进口,再者是由于产业没做起来、养飞机成本明显高于国外。中国从2003年起正式允许私人购买飞机,但空域管制的存在,坐着私人飞机也不能“想飞哪就飞哪”。在私人飞机市场最发达的美国,购买和租赁飞机的程序都很便捷、“甚至比买车还简单”,飞机主还可以自行选择便宜的小机场停靠和维修,驾驶私人飞机的也不一定是亿万富翁。(据《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报道)[详细]

著名小品演员赵本山的私人飞机据称价值2亿人民币,他每年需要为座驾支付500万人民币的日常费用,而外出时、他则不得不停靠在最贵1万元/小时的大型民用机场。但这还不是故事的全部。很多人也许还记得,当以农民形象深入民心的赵本山登上“本山号”出现时,他的观众感受却不怎么好。[详细]

 

2010年媒体曝光的、降落在沈阳的赵本山的私人飞机“本山号”。

     

三亚成富人在国内度假“唯一去处”,要买“最潮”奢侈品只能去香港

在国内进行“一般性”奢侈消费,富人们也常常会遇到各种不便。与城市中产的兴趣一样,三亚和香港至今仍是中国富豪最青睐的国内旅游目的(当然,不辞劳苦的富人,现在也喜欢到法国旅行)。前者被官方定位为中国富人“享乐天堂”,后者则是全球一线奢侈品的“集散地”。

三亚所在的海南岛虽然被吹捧为中国富人的“运动场”和“度假村”,可除了三亚以外,海南岛其他地区的开发少之又少。而在中国人还未“普遍富裕”之前,香港就是内地千万富豪购买奢侈品的天堂:价格可能是次要因素,问题是在过去很多年,欧洲名牌厂商都把过多遭淘汰的款式运到中国大陆。如果希望有与众不同的奢侈,香港已是富人们最便捷的选择了。现在这些富人更有钱,但他们可选择的去处似乎并没有多多少。[详细]

 
 
     

“干净挣钱”的法律界线模糊不清,做生意也饱受“精神负担”

新发布的《2011胡润财富报告》发现,红酒已取代豪车成为富人的“新宠”。比较几年财富报告不难发现,中国富人们在花钱上的品位的确提高了不少,喜欢圈养藏獒的大有人在,但毕竟也有人开始收藏艺术品和投身慈善。品位上的提高,对中国富人的“精神处境”有多少改变?[详细]

《华尔街日报》专栏作者刘罡认为,中国富人的处境并无实质改变。他将富人的心理状态描述为“提心吊胆”:“中国传统社会当然也不乏经商致富的人,但这些人并不能因为自己没有赚昧心钱而免去精神负担,因为在一个缺乏法治和规则的社会里,合法生意与非法生意间的界限往往模糊不清”。前些年,胡润和团队制作的《财富报告》,看上去与打击逃税的名单很重合,有人戏称“富豪榜”摇身一变成了“杀猪榜”。[详细]

“在国内挣钱,到国外存钱”的无奈

越来越多的富人选择在国内挣钱、在国外“存钱”。从伦敦市中心高端地皮、到日本北海道不知名的小城市,都挤满了排队购房的中国富人。在到英美和澳大利亚等国购买豪宅的中国富人里,一部分希望拥有一座国外的不动产,另一部分则希望永久地移居国外:《纽约时报》曾采访过一名打算移民的河南“富太太”表示,她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能在污染更少、环境更好和食品更安全的环境中成长。[详细]

那些不想移居国外的富人,也希望在比较稳妥的环境下“钱生钱”。日本的房产价值大幅下降、但租金的降幅相对小,光是这一点也足以吸引一些希望从租金中获得收益的人。分析师Akihiro Yasuda在接受“FT中文网”采访时表示,在上海,看上去很火热的房产收益率仅为2%至3%,如果运气不好或碰上政策调控,“贷款利息可能还会比租金收益还要高”。[详细]

 

豪车已经成了一种必要的身份象征。外出洽谈生意,如果开一辆奥迪A8、奔驰E级轿车,则有可能被人当作“跟班”。

 

当富人和穷人都越来越多的时候,说富人“可怜”注定不讨好。但若仔细想想,富人们的一切“无奈”不完全源于他们的富有。白手起家的富人比任何时候看上去都更像“暴发户”,即使有足够的财富但“享乐指数”被迫打折,对未来的模糊预期让他们不得不相信“生活在别处”——这也许不只是这个群体的“无奈”。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陆晓茵|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