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每逢春运,火车票该不该涨价的问题都成为舆论焦点。2001年,春运票价上浮10%-15%遭到“口诛笔伐”;2007年,铁路部宣布春运火车票不涨价却又遭到经济学家多方质疑。春运火车票定价确是“举世难题”,但该不该涨价的答案却“不言自明”:不该涨,因为涨了也帮不上忙。[详细]
 
     

经济学家:过年回家也是普通商品,涨价能抑制需求

尽管媒体每年春运都不乏悲情地渲染中国人过年回家“一票难求”,在经济学家眼里,这本质上就是个普通供求问题,回家难,不过难在想回家的人太多。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博士薛兆丰,是提出“涨价抑需求”最有名的代表之一,他对于回家过年的观点很有代表性,即:(1)回家过年跟普通商品没什么两样;(2)回家过年不是刚性需求;(3)回家过年的价格可以很贵。基于这些逻辑起点,他早在10年前就提出:一票难求,是因为票还不够贵。[详细]

涨价能挤掉不必坐火车回家的人?──除非人人经济地位平等

如沿着上面的逻辑,春运火车票提价可能产生两个“靠谱的结果”。首先,是票价提高后,一部分回家意愿没那么强烈的人、以及另一部分未必要坐火车的人,便可能主动放弃坐火车回家,由此把票让给更多有需要的人。这个设想很美好,但在中国,最希望回家、最可能选择坐火车回家的群体,基本上是外出打工的农民工或学生。而由于高收入者可选的交通工具相对多一些(比如改乘飞机或高铁),提价最可能造成的结果,就是连回家这件事上,高收入者都“挤占”了低收入者的空间。[详细]

涨价能扩大运力供应?──“此曲只应市场经济有”

另一个可能的“靠谱的结果”,是春运火车票涨价之后,更多人看到了利润而被吸引来经营铁路运输,而由于做这票生意的人越来越多,票价又逐渐回落、慢慢就把“一票难求”给解决了。这个假设也很美妙,但前提是铁路运输本身是一个足够开放的市场,也就是说,除了“铁老大”,还要能允许有“铁老二”、“铁老三”。[详细]

 

1月15日,铁道部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普铁的票价仍停留在95年前水平。

 
     

“有钱没钱也要回家过年”,过年回家是“刚性需求”

那么,过年回家到底是不是可以靠价格来软化的需求呢?从各方面看都不尽然。在城乡发展极不平衡的情况下,一年到头背井离乡的打工者而言,“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几乎成了不二的选择。而据官方估计,尽管“难买票”和“票价高”双管夹击,今年春运铁路预计完成客运量依然达到了2.3亿人,比2010年实际完成量还要高出12.5%。无论经济学角度如何定义刚性需求,从社会学意义上看,回家团聚的确是一种“刚性需求”。[详细]

春运的目的在于让更多人回家,不可能只考虑票价不考虑分配

与其他国家情况不同,纯粹的经济手段几乎解决不了中国春运的买票问题,因为它不仅是市场问题,更是个如何分配福利的问题。事实上,铁道部门主动或被动地承担了一种社会职能,即把尽可能多的人运到目的地。如果春运“一票难求”真是纯粹的价格问题,铁道部大可以大手一挥,将火车票价提高到万元以上,但这种用价格把返乡人群挡在火车站门外的做法,没有谁受得了。说到底,只有在所有消费者的收入水平都一致的理想模型中,才能只考虑价格而不考虑分配──而春运火车票问题显然不是这样的理想模型。[详细]

 

在中国当前语境下,过年回家实在难以等同于用于普通交易的商品。

 
     

涨价最可能“刷掉”的是穷人,而不是“不那么想回家的人”

正如前面所说,如果整个人群收入完全相当,唯一不同的只是坐火车回家过年的意愿,那么“提价刷人”无可厚非,是能让最希望坐火车回家的人买到票的有效方式。问题是,在中国目前的条件下,贸然提价的结果却是不加区分地“刷掉”一个随机群体──而这个群体很可能就是最需依赖火车返乡的低收入群体。火车只能提供800个座位,但有1000人希望回家,提价能轻松砍掉200人,却无法认定这200人是不是最需要坐火车、或收入最低的人。[详细]

房价涨了可以买个小点的房,票价涨了不能少坐几站车

跟高价酒店、好车或高端楼盘不一样,火车票的提价有它的特殊性。以同样是必需品的房子为例,哪怕价格再高,退一万步你还是可以通过住更小的房子来解决、哪怕是胶囊公寓。火车票则不一样,提高火车票价格其实就是生生地不让一拨人回家,而不是让他们“少坐几站车”。尤其是对非常依赖铁路进行远途交通的打工者来说,留给他们的"方案B"并不多。

即使涨价可行,也无法确定涨多少才“挡得住回家的心”

人们大抵记得,2008年那场雪灾,多少人不顾时间、金钱成本,拼了命也要回家的一幕幕情景。假使涨价真能有效,火车票到底要贵到什么程度、才足以阻挡那“一颗颗希望回家的心”?春运期间,车票“黑市价格”在特别紧俏时能翻2-3倍,但这样的幅度依然挡不住大多数归心似箭的打工者,“黄牛党”照样生意红火。前几年铁道部门曾上浮15-20%的票价企图抑制需求,引来巨大争议的同时却收效甚微,因为几乎没有人能够精准地计算出,要完美消解“一票难求”你需要提价多少。[详细]

 

过年回家的需求,归根到底是城乡发展不平衡所带来的刚性需求。

 
     

中国铁路“独家供应”,涨价也改变不了供给格局

一开始时提到,经济学原理说,价格上涨总能吸引更多人加入供给,从而使价格慢慢被拉下来,但这个假设在中国显然不成立。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铁路运输市场并不是开放的,不是你有钱想铺铁路就铺、想开火车就能开。在大多数市场,没有人会抱怨“被高速”、“被高铁”,因为可选的替代品相对充裕。但正如高速列车(动车组)挤出普通列车一样,供给其实是受限制的,可供选择的出行方式也是非常有限的。[详细]

“铁老大”说了算格局下,运力越低反而更有利

从长远来看,涨价依然是负面效应大于正面效应,最终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乘客继续“哑巴吃黄连”。由于一家独大,铁路没有太大动力去提升运力。(实际上,中国春运的运量远远大于平时,如果按照春运运量设计运力,日常运力必然有大量浪费。所以,铁道部门不大可能为了40多天春运,就对运力进行大幅提升。)对于铁路运营方来说,如果涨价真被允许,而铁路运输能力还继续按计划、而不按需求来确定,维持运力不变、甚至降低运力,恰恰才是榨取更多利润的最佳选择。作为理性经济行为体,你会主动“没事找事”提升运力吗?──恐怕不会。[详细]

本专题部分内容参考《一沙一世界:郭凯经济学札记》(郭凯著,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2011年第1版)。

 

吴敬琏等经济学家曾提出,用给农民工群体发放“春运补贴”的方式缓解春运买票难。

 

通常情况下,市场主导的分配都是最高效的。但这场涉及十分之一个中国的春运,因为夹杂了太多非市场的因素,以至于不顾市场分配后果的逻辑,无法完美解决不了“一票难求”的问题。忽视一部分人真实回家需求而进行的涨价,即便能高效地调控人流,也是不近人情的。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陆晓茵|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