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12日,有消息称相关部门正在研究是否发掘乾陵——武则天与唐高宗合葬墓,虽然乾陵管理局很快予以否认,但自06年经济学家张五常提议发掘秦始皇陵以来,乾陵和始皇陵这两座被认为保存最为完好的帝王陵墓一直没有脱离是否挖掘的争议漩涡。而从历史上看,陵墓发掘还是谨慎为好。 [详细]
       
 
     

始皇之后500余位皇帝,但存留帝王陵寝集中于汉唐明清等“盛世王朝”

中国历史上称帝的人数不少于500人,但拥有大规模帝王陵墓的也仅集中在秦汉、唐宋、明清这三个时期。建造规模庞大的帝王陵墓需要动用人力财力,这需要王朝国力的保障,因而像汉唐、明清这样的时代所留下的,有名有姓的帝王陵墓也最多。

史料中记载,有名有姓的皇陵有:汉十一陵和东汉十二陵、唐十八陵、北宋巩县八陵、南宋六陵、明十三陵以及清东陵和清西陵,而元代所有皇帝死后都回葬漠北,“帝陵不起坟垅,葬毕以万马踏平”,所以至今尚未有元朝帝陵被发现。 [详细]

 

《新五代史·温韬传》载:“韬在镇七年,唐诸陵在其境内者悉发掘之。……惟乾陵风雨不可发。”

     

而帝王陵墓多半难逃被盗宿命,明清之前保存完好的陵墓已剩2座

历史上,盗挖帝王陵墓的事一直没有间断。西汉末年赤眉军入长安,除文帝霸陵外,其余帝陵全被盗掘。东汉末年,董卓胁持汉献帝南迁长安,“又使吕布发诸帝陵,及公卿以下冢墓,收其珍宝”。西晋末年,长安饥民又挖开了长安城东南剩下的霸、杜二陵。

唐末黄巢起义,除乾陵外,长安周围的皇陵几乎被发掘殆尽。而后来五代耀州刺史温韬,领兵盗挖唐陵。北宋灭亡之后,巩县八陵都遭到了破坏。元世祖时期,江南释教总摄西僧杨琏真伽与演福寺僧允泽等人在宰相桑哥的支持下,“遍掘诸陵”。 [详细

 

定陵发掘的悲剧最终在考古界形成了帝王陵“百年不动”的铁律

     

冒进发掘曾造成重大损失,万历皇帝“挫骨扬灰”换来“帝王陵墓百年不动”“潜规则”

定陵是共和国历史上第一座也是目前唯一一座经国务院授权,有计划、有组织、主动发掘的帝王陵墓。然而地宫洞开后,无数奇珍异宝在接触空气的瞬间暗淡成灰,三口金丝楠木精制而成的巨大红漆棺椁被人遗弃而毁坏,万历皇帝及其两位皇后的尸骨在接踵而至的文革浪潮中被视为“封建余孽”付之一炬……考古学者们痛定思痛,上书周恩来,最终定下了“百年内不动帝王陵”的“铁规”[详细

   
 
     

技术上仍有无法克服的难题:丝绸纸张保存仍属世界级难题,法门寺丝绸至今保存在冰箱之中

丝绸纸张等纺织物的保护在考古界仍属世界级难题,定陵发掘中就曾出现过丝绸制品出土后化为灰烬的状况,扶风法门寺丝绸虽封入地宫千余年,但多次迎佛开封,出土的大多数丝织物及盛装的箱子朽败、碳化,有些甚至不能触摸,一碰便成了粉末。

当年清理地宫的工作是在初夏进行的,随着天气逐渐变热,考虑到文物的安全问题,文物部门在清理完现场后,立即把这些珍贵的丝绸文物运回西安,暂时存放到冰箱里。“即便是放在0 至10摄氏度的冰箱内,这批国宝仍然会产生霉菌等问题。”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的相关专家接受采访时表示,丝绸文物的保护形势仍然不容乐观。 [详细]

 

扶风法门寺地宫发掘后,部分丝绸制品至今仍存放于冰箱之中

     

发掘中未知状况太多:秦俑发掘中彩色陶俑出土后5分钟就掉漆,没有十足把握发掘停滞20年

兵马俑在1974年被发现以来,头两次两次发掘间停顿了20多年,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原本彩色的陶俑由于埋在地下2000多年,受到各种自然侵害,有的颜色层下的生漆底层已经老化,失去了与俑体表面的黏附力,出土5-6分钟即翘卷脱落。

另外在1970年代末考古发掘仍属“刨土豆”式的粗放型条件下,考古学者们遭遇了许多无法想象的状况,1976年一度回填坑佣停止发掘。1998年彩俑发掘中再次因无法保护色彩而停止发掘。 [详细]

 
     

流程上也难称严谨:考古报告一拖再拖,30年秦俑发掘仅完成两份发掘报告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陕西省文管会先后组织三个大型考古项目的发掘:兵马俑坑、周源遗址、秦公一号大墓,后半坡博物馆和临潼文化馆又合作发掘姜寨遗址。

30多年过去了,除了《兵马俑一号坑发掘报告》、《姜寨发掘报告》外,到2009年时,另外两个报告还在编写中。《新京报》的调查显示,秦俑考古所很多发掘项目都没上交发掘报告。陕西省考古所很多秦陵的发掘项目至今还未出发掘报告,非但并没有遭遇处罚,国家文物局还继续批准新项目。这种情况也造成很多发掘项目同时开工,考古所所长则挂名多个项目的领队,致使逾期出发掘报告的项目越来越多。[详细]

 
 
     

帝王陵墓不只是金银首饰等陪葬品,考古发掘要求尽可能保留墓葬所有信息

帝王陵墓总是伴随着种种神奇传说,乾陵中武则天的玉石棺椁、武后的画像及其手迹,上官婉儿的书法甚至是王羲之兰亭集序原本的秘密或将一一揭开。而秦始皇陵中被“奇器异怪徙藏满之”、“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的描述足以让普通大众兴致盎然。很遗憾的是,对于考古学来说,哪怕是秦始皇陵最外层的那层土丘都与那些“奇器异怪”拥有相同的价值——每一层夯土、夯土的方式或许都是一个历史的见证,那个时代人们老劳作方式的一种线索。

无论是整体全面开挖还是从墓道口打通发掘都是对文物的破坏

中国的帝陵不同于埃及金字塔,金字塔是石块搭建,而中国皇陵是夯土而成,考古发掘完整挖完的话,就意味着要把封土全部搬走。然后把大坑整个挖出来。这样就意味着秦始皇陵也就没有了,就基本意味着这个遗迹最原始的信息已经不存在了。 [详细]

 

“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异怪徙藏满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的传说吸引着罗普大众的想象

 

皇陵墓葬以及那些美好传说总会引起大众的无尽遐想,但考古的意义在于为世人留下文物的所有信息。以人类目前的考古水平尚难称十全十美,在帝王皇陵这样巨大而复杂的设施面前,慎之又慎才是唯一准则。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 冯成
关注网易另一面: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