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5月17日,菲律宾国会引入了一部旨在控制人口增长的生殖健康法案,仅仅因为要求使用避孕措施就遭到了天主教保守势力的杯葛,菲总统甚至称已经做好被逐出教会的准备。人口的高速增长被普遍认为是导致菲律宾贫困的重要原因,如何更好地控制人口,显得尤为迫切。 [详细]
 
     

发展中国家成人口增长主力军,2050年粮食能否养活100亿人只是“谨慎乐观”

2050年,93亿,联合国5月份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假如生育率水平保持在目前的预期水平不变,全球人口到本世纪中叶将接近100亿。在人口增长中起主要作用的是大量的发展中国家,新增加的23亿人口中将有大部分出生在这些欠发达地区,仅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就将增加近9亿1000万人。伴随着高人口增长率的,是对于食物短缺的担忧。按照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预测,全球粮食要在2050年确保供应,还需要再增加70%,届时能否自给自足,目前也只是“审慎的乐观”。除此之外,资源的可持续利用,自然环境承受的压力,都是不可回避的挑战。[详细]

 

1798年,英国牧师兼经济学家托马斯·马尔萨斯在他的《人口论》中预测:人口呈几何增长的趋势,人口增长最终将超过食物供应增长。

     

发达地区人口增长停滞,欧盟国家劳动力短缺至少还需1.5亿新移民

与发展中国家高速的人口出生率相比,一些发达国家则陷入了人口困局的另一个极端:由于长期的出生率低于死亡率,这些地区的人口增长十分缓慢。在欧洲,德国,意大利和瑞典人口负增长的情况十分严峻,英国的人口增长也出现停滞,并逐渐下滑。联合国的人口问题专家认为,欧盟国家在未来的25年中需要吸收1.5亿新移民才能保持工作人口和退休人口之间的平衡。发达地区缓慢甚至停滞的人口增长,加剧了人口老龄化,养老社会化的服务给政府及其公共财政带来巨大的压力,劳动年龄人口的日益萎缩,使不少国家面临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成为影响社会与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目前,全球范围内实行人口控制相关政策的国家已经多达129个。[详细]

 

据联合国预测,2050年全球人口将超过90亿,欧洲人口估计约为7亿,非洲约为20亿。(图中1个模拟人代表5000万人)

 
     

人口政策纳入立法和行政体系,只管理协调而不强制执行

鉴于人口问题的急迫性和严重性,很多国家都将人口控制纳入了法律体系和政策法规。有些国家明确指定了人口政策,有些则将其作为长期发展规划中的一部分,通过修改法律,建立高级机构以制定政策和协调相关规划则是重中之重。墨西哥在1974年颁布了《普通人口法》,制定了旨在影响国家人口总量,人口动态以及年龄和性别结构的政策,70年代在宪法中制订的条文,不仅保证了个人有决定其希望的子女数目和生育间隔的权利,也鼓励人们负责地实行计划生育。 [详细]

印度是第一个官方推行计划生育的国家,但是七十年代初暴发了强制切除输精管的丑闻,引起公众的愤怒,此后推行的人口政策相比之下趋于温和。1976年,印度的马特拉施特邦通过的《限制家庭规模法》规定,对已生育3个孩子以上的,55岁以下的男性和45岁以下的女性实施绝育手术,但到了总统处未获得批准。1977年,印度政府强调印度反对在全国或邦一级实行强制性措施。

 

目前日本人口出生率日益降低,甚至在未来将可能因为人口的极度减少而导致种族决灭.

     

政策引导只有鼓励没有惩罚:匈牙利产假三年,香港子女免税额每人3万

为了缓解低出生率,发达国家可谓费尽心思奖励生育,通过制定优惠性政策引导民众。在匈牙利,政府恢复了“三年产假”政策;在德国,政府计划为接受试管受精怀孕的家庭提供一半的补助金额,在香港,政府鼓励生育,子女免税额达到每人3万。

类似的鼓励政策不仅用来促进生育,在降低出生率上同样适用。上世纪70年代,印度政府曾一度因对男性强制实施输精管切除术而引发公众强烈不满,如今的印度实行更多的是奖励性的政策。2009年8月份起,很多地区极力推广带有现金补贴形式的“蜜月一揽子计划”,鼓励使用各种避孕措施以推迟首次生育的时间。印度的中央政府很少出台惩罚性的措施,即使在1976-1977年"紧急状态时期",许多限制性的措施也是地方政府做出的。纵观全球,尽管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重视人口控制,但实行惩罚性政策的国家少之又少。[详细]

家庭计划协会是服务性组织,旨在普及避孕措施优化生育规划

在实行人口控制的国家中,家庭计划是最常见的措施。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计划生育,“家庭计划”(family planning)是指以家庭为单位,由夫妇自主地决定生育子女的数量和生育间隔,政府或家庭计划生育机构提供指导和适当的辅助措施。家庭计划由民间的家庭计划协会主导,政府提供必要的援助,在生育的时间规划,性教育,避孕措施等方面提供服务,引导民众科学合理地生育。 [详细]

家庭计划虽然倡导自主生育,但是其推广和普及对于人口控制并非毫无帮助,很多育龄夫妇意外怀孕,只是因为缺乏必要的避孕措施。旨在协调和援助各国人口问题的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在其最新的世界人口状况报告中提到,世界各地想要避孕但却无法避孕的妇女,超过2.15亿,非洲的一些偏远地区,由于资讯的匮乏,很多人根本没法接触必要的避孕知识。

经济发展也会影响家庭规模,一年16000美元抚养费用让生儿更谨慎

除了国家政策的直接影响,通过发展经济,健全社会保障,普及教育,都能对人口变化产生影响。从全球范围看,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都出现了这样一种现象:当人们富裕以后,家庭的规模会随之而变小。在各国内部,同样如此。很多肯尼亚的有钱人最多只有三个小孩,而在穷人家里,八九个小孩也十分常见。 [详细]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生育率也会相对下降,因为农村的生育率往往高于城市的生育率。经济社会的发展,住房压力增大,抚养小孩的成本提高,也使育龄夫妇在生育之前变得更加慎重。美国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将一个小孩抚养成人,每年平均要花16000美元。

 
 
     

墨西哥:40年人口增长率从3.5%降至1.02%,计划生育基金会获联合国人口奖

上世纪70年代,墨西哥总人口超过5000万,人口增长率达到3.4%的历史顶峰,平均每对夫妻生育6个孩子。为了减缓人口的增长,墨西哥立法将人口控制纳入法律体系,政府广泛宣传优生优育。民间组织,非盈利的服务性机构——计划生育基金会也发挥了很大作用。近年来,该组织成功实施了138个教育项目,帮助成千上万青少年和贫困妇女增加了对性卫生和生殖卫生知识的了解,以低收费方式提供生殖保健和避孕咨询服务宣传,优生优育的好处,在2000年还曾因其突出贡献获得联合国人口奖。通过多种手段的实施,到了今天,墨西哥的人口增长率只有1.02%,人口总数为1.06亿,远低于此前预计的1.5亿。[详细]

泰国:人口控制的成功典范,人口增长率15年下降一半

泰国同样在人口控制上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并被广泛当做计划生育的典范,其成功主要归功于良好的合作和市场的创新。为了引起公众的广泛注意,泰国计划生育的领导组织了一系列宣传活动,推广各种新式节育技术,提供只有接受计划生育政策的家庭才能享有的贷款,传递给民众这样一个信息:实施计划生育是改善生活质量的一种途径。自泰国政府1971年宣布实施人口政策以来,泰国的人均收入几乎翻了一番;与此同时,人口增长率也在15年中下降了一半,从3.2%降至1.6%。 [详细]

伊朗:15年人口增长率下降2%,出生率下降速度史上最快

在伊斯兰教国家,受宗教生育观的影响,人口普遍增长较快,因此伊朗历史上曾两次实行计划生育。尽管不实行强制性的政策,但在医疗和教育上提供的优惠给民众在生育上提供了积极的引导。男性参与、提高识字率以及计划生育与初级保健相结合,包括免费提供避孕药具,同样功不可没。而伊朗的宗教领袖也积极配合,参与倡导小家庭运动,支持和鼓励使用各种避孕方法。尽管穆斯林生育文化顽强,伊朗的人口增长率还是从1986年高达3.2%下降到2001年的1.2%,成为有史以来出生率下降最快的国家之一。 [详细]

 

2010年12月8日,旨在探讨人口问题的“亚太地区应对计划生育新挑战磋商会议”在泰国首都曼谷开幕。

 

人口增长的控制已经成为世界性的问题,即使不靠强制性的手段,政策鼓励和教育普及等社会性的政策也能有效控制人口。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林航|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