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俄罗斯图-134飞机6月20日深夜紧急迫降坠毁,空难造成44人死亡。近20年来,曾与欧美大飞机成鼎足之势的图式客机成为空难频发的机种,尤其是图154型,更是在30年来摔掉了近60架。回顾图式客机乃至整个苏联航空工业历程,“空中杀手”的产生并非“天气原因”或者“操作失误”那么简单。[详细]

 
     

客机发动机后置劣势多,80年代后逐渐被民用航空抛弃

图式系列飞机,尤其是以早期154、134等所采用的发动机“发动机尾吊”式布局是客机发动机布局较早出现的方式,发动机安装在飞机机身后部虽然带来了气动布局的简化,却在技术上存在隐患。采用相同布局的英国“三叉戟”由于发动机舱后置,飞机的水平尾翼必须提高,这样一来却面临飞机在操作上的失速问题。

“发动机尾吊”还有其他缺点:发动机的安装打断了机翼主梁的传力路线,使受力系统的设计变得复杂,加大了机翼根部的结构重量,甚至在俄罗斯另一种客货两用飞机伊尔62上,为保持飞机重量平衡,必须用水箱在机头部位增加重量。此外,由于发动机安装在机翼结构之内,使维护发动机的通路不开敞,可接近度低,增加了日常对发动机维修的困难等。[详细]

 

图-134客机北京时间21日2时30分从莫斯科起飞,在彼得罗扎沃茨克机场附近的公路上“硬着陆”,导致机身解体并起火。。(网易图集)

     

图系客机电子系统落后,客机操作人数2倍于欧美客机

由于民用电子技术和加工能力的差距,俄系客机往往操作更加复杂、困难,如图-104,机组需要6人,而同类西方客机只需4人;图-134需3-4人操纵,同期西方同类客机则已初步实现“2人制机舱”,操作的复杂,往往导致驾驶俄系客机的机组人员更易疲劳,操作失误的概率也会大大增加。

另一方面,设计工艺的匮乏还使俄制飞机年使用寿命短,每年只能使用750至900小时,与之相比西方飞机 每年可使用4000至4500小时;俄飞机耗油量比西方飞机的高30%。[详细]

 
 
     

“图”式飞机设计师早年遭受政治迫害,飞机研发“屁股决定脑袋”

“图”式飞机总设计师,图波列夫设计局总设计师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图波列夫在前苏联大清洗时代曾遭受政治迫害,一度关进监狱,后来死里逃生的图波列夫变得在政治上谨小慎微、曲意奉承,为此不惜违背科学规律。以著名的“民航飞行棺材”图-144超音速客机为例,该机型之所以最终半途而废,很大程度上是图波列夫屈从领导人意志,强行抢在英法“协和”客机前一个月首飞,去争夺“第一架超音速客机”殊荣。

在那次政治意味颇浓的“较量”中,图-144在最后一次爬升过程中,突然转为猛烈俯冲,随后飞机在空中解体,机上6名机组人员、地面8人遇难。重大事故之后,前苏联推迟了该机交付民航使用的时间表并对图144进行重新改进设计。改进型的图-144D在测试过程中,燃油管路破裂,飞机在3000米高度出现火警,折返后在平地上以机腹接地迫降,两名随机工程师遇难。连续两次意外事件导致图144在投入航线不到半年就逐步淡出世界航空舞台。[详细]

对自家产品没信心:“为国争光”的图-104不敢让赫鲁晓夫乘坐

为国“争光添彩”的同时,深谙其中命门的业内人士却显然对自家产品没有信心:图-104执行著名的“伦敦使命”时,离完成试飞、投入航线服役还有半年,图波列夫也不敢让赫鲁晓夫乘坐,却让3架预生产型飞机满载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演员赴伦敦演出;图-114执行访美专机任务时同样未完成试飞科目,为了让赫鲁晓夫放心乘坐,图波列夫不惜让当飞行员的儿子阿里克谢·图波列夫同机赴美。

 

图-154客机自1968年面世以来,涉及最少30次空难,失事率达3%。这种飞机中国7年前已全面停用。

 
     

只有买不到波音和空客的国家才买图式,人为事故风险高

由于工艺的差距和设计理念的落后,俄系客机看似结实,维护保养人机功效很差,即便训练有素的地勤人员也会十分吃力。买飞机的国家又大多在配套技术和设备维护上较为落后,这无形中更增大了图系客机的故障系数。例如1994年影响巨大的图154咸阳坠机事故,经事故调查是操作系统的维修差错。而1999年西南航空图154坠机,则由于大修厂升降舵操纵连杆装配错误。

延续冷战时期格局,俄制客机还受限于民航项目被欧美人为规定的许多“门槛”和“限制”。尽管俄罗斯是少数拥有大飞机制造能力的国家,但基本上也是和第三世界国家打交道。伊朗为了对抗美国对其航空业的制裁,该国只能大量购买俄罗斯飞机代替老化的美制和欧制客机。而准备替换图-154的新一代主力机型图204/214自1996年来只造了68架,除了硬着头皮购买的俄罗斯国内航空公司外,外国客户只有第一个贪便宜“吃螃蟹”的埃及开罗航空,和除了苏系客机别无选择的朝鲜航空两家。 [详细]

高龄服役致“苏联最可靠的客机”沦为“最不安全的飞机”

前苏联解体后,航空工业经历了大混乱、大萎缩,至今也未恢复元气,原本就声名狼藉的维修服务变得更糟糕,而于此同时,图-134/154却“年事已高”,需要更好的维护和售后服务。但随着,欧盟、中国等先后放弃了图-154,图系飞机的“生存空间”变得更狭小,主要局限于前苏联境内,以及一些小国、穷国,些国家的零部件供应和维修条件更差,后果自然可想而知。

如今被称为“乘客杀手”、“飞行棺材”的图-154,在服役的头20年里几乎未发生过机毁人亡的重大事故,被誉为“苏联最安全可靠的客机”,但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这种客机就频繁坠毁,并酿出中国民航史死亡最多的“咸阳空难”、导致170名乘客全部丧生的“8.22”黑海空难,和导致波兰总统等一大批高级官员丧生的“4.10”斯摩棱斯克空难等“经典”惨剧。[详细]

(特约撰稿:旅加学者@陶短房

 

据官方统计显示,近年全球最差的空中交通安全纪录,有一部分由俄罗斯和其它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持有。以至于俄总统专机最近都舍弃图式飞机,改用法国机。

 

纵观图系客机发展史,冷战竞赛、苏联解体等政治要素总是在关键结点上,使原本的梦想偏离了科学道路,进而滑向“空中杀手”的深渊。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冯成|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