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近日,两名韩国海警在黄海海域执法时与中国渔民发生冲突,一名海警受伤,另一名海警身亡。韩国国内不少民众举行了游行示威。有观点认为,韩国方面不够体谅,小题大做,事实果真如此么?[详细][微争议:越境捕鱼,中国是否需要道歉?]
 
越境捕鱼
     

大规模赴韩捕鱼始于2000年,2004年至2008年5年间逾2千艘渔船进入韩方水域捕鱼

黄海“北方限界线”(NLL)韩方附近海域是优良渔场,该渔场品种丰富,盛产梭子蟹、比目鱼和贝类。该渔场也曾一直是中国、韩国、日本等国渔民的传统捕渔作业区。但在2000年前,中国渔民并没有大规模的“组团”去该渔场作业,传统作业也未与韩国民间与官方发生冲突。而大规模赴韩捕渔,始于2000年左右,至2003年10月24日首次升级到“矛盾激化”。

自2001年《中韩捕鱼协定》签订以来,中韩两国的渔民就不能再随意到规定的对方的专属地区进行捕鱼,但中国渔民屡屡“犯禁”。据韩国海洋警察厅公布的资料显示,从2004年到2008年5年间,共有2196艘中国渔船未经许可进入韩国专属经济区内进行非法捕鱼。在此期间被捕的中国船员达20896人。[详细]

非法捕捞使韩国渔民捕捞量下降近半,仁川渔民称若政府不管便要采取暴力手段

2003年10月24日,因不满中国渔民前来作业。延坪船主协会发动60多艘韩国渔船集体追逐在延坪岛附近捕捞的中国渔船。此事导致韩海军第二舰队紧急出动5艘巡逻艇,直到开炮警告后,才制止住韩国渔民向北追逐的过激行为。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600多艘渔船从黄昏7时开始至第二天黎明,围绕着延坪岛挑灯夜捕,由于大规模开灯聚集,甚至一度影响到岛屿居民睡眠。

中国渔船利用比韩国渔网更密规格的水底拖网,不分大小捕捞梭子蟹、比目鱼、贝类,如此规模的捕捞,首先威胁到了韩国渔民的生计。据韩国瓮津水产业协同组表示,2003年9月份延坪面梭子(韩国渔民)蟹捕捞量仅为255吨,与2001年和2002年同期的630吨和555吨相比,还不到一半。当时的韩国渔民开始纷纷向韩政府致信,要求处理中国渔民的捕捞行为。甚至有渔民发出极端威胁,“既然国家不闻不问,那我们自己解决,利用私制炸弹炸毁中国渔船”。[详细]

 

当地时间12月14日上午10时,被中方船员刺死的韩国海警李清好的遗体告别仪式在仁川海警码头举行。

 
     

由铁棍、钢管、斧头、镰刀构成的“抵抗”,在5年里造成韩方死亡2人,28人受伤

据台湾《中央日报》报道,非法捕鱼被捕后须缴纳3000万-5000万韩元(1人民币元约合172韩元)的罚款。这对中国渔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一旦被抓到,几乎倾家荡产,所以在面对韩国海警追查时,渔民们“会誓死抵抗”。据媒体报道,韩国海警接近中国渔船后被扔石头是常事,甚者还有用斧子、钢管、镰刀等进行有组织的“武装抵抗”。2008年9月,1名韩海警在强行登船时被中国船员用钝器击中落水身亡,当年12月14日,韩海警在登船检查时遭船员铁棍袭击。在过去五年中,韩国方面因同类事件死亡2人,伤28人。但渔民也为此付出了代价:2010年12月18日,韩海警执法船冲撞中国渔船,10名船员落水,其中2名中国船员营救不力身亡。今年3月,韩国海警在执法中首次开枪,击伤一名船员腿部。[详细]

“结帮”捕鱼成趋势,2008年4名韩国海警被中国渔民联合扣押

为了对抗韩国海警监察,前往韩国海域捕鱼的渔民已经学会结帮而行,少则4艘,多则十余艘渔船以相互捆绑的方式抵抗韩国海警。这种“团结”甚至曾改写海上的博弈局面——木浦海洋警察署3003号舰2008年9月23日在盘查非法捕捞的中国船只时,该舰艇4名海警曾遭中国渔民监禁,并被殴打致伤,最后以“交换人质”方式获释。两天之后韩国海警强行盘查另外一艘中国渔船时,因与渔民发生冲突,一名海警落海遇难,两事件曝光后在韩国引起极大震动。[详细]

过去5年里,橡胶子弹、催泪瓦斯等非致命性武器仍然无法遏制渔船越境

2003年延坪岛海上事件后,韩国海警的执法也越趋强力。2004年10月,韩国海警对一艘中国渔船的查扣出现在了韩国媒体各大版面,2005年6月的行动中,韩海警开始乘橡皮快艇追捕中国渔船。但在早期执法中,韩国海警沿用着海洋执法准则,以橡胶弹、电子攻击枪等非杀伤性武器为主,韩国国内媒体曾一度以“手段软弱”批评海警。但在2009年后暴力抵抗不断出现,海警安全受到威胁时才被获准使用枪。此次事件后,韩国海洋警察厅厅长表示,事件“非常严重”,未来将采取强有力的措施。而以后再发生中国船员暴力抵抗的事件,海警从双方开始接近阶段就积极使用枪,以此减弱船员的抵抗意志。”[详细]

 

因近海无鱼,中国渔船常“组团”赴韩捕鱼。

 
     

韩国经常挑事渔民反抗是英雄?中国渔民“非法”在先

从近年来的案例看,屡屡发生的扣押中国渔船并非韩方挑事,而是中国渔船“非法捕捞”在先。既然是非法作业,就不存在韩国挑事,中国渔民是“反抗英雄”的说法了。事实上,韩国也不是针对中国,韩日等国家之间也时常发生渔业纠纷。虽然渔民并非恶意攻击,但对韩国方面的“武装反抗”并不光彩。韩国媒体称,为阻止韩方管制人员靠近,中国渔民在船舷插上刀刃等凶器,甚至手拿棍棒、凶器,不惜使用武力。本来就是非法捕捞,面对执法动武反抗,还刺死了执行公务的海警,“英勇反抗韩国挑事”并不是正确的评价。[详细]

捕捞环境恶劣渔民值得同情所以韩国要理解?同情也不能犯法,“即使自家再穷,也不能偷别人东西”

中国渔民屡闯禁区非法捕捞,确实也是无奈之举。一方面,中国渔民的传统作业渔场又多位于朝韩及日本专属经济区一侧,导致合法捕鱼范围非常狭窄。而另一方面,对渔业资源的过度捕捞,海洋污染、海滩围垦破坏等因素,使得我国近海渔业捕捞资源衰退,确实也面临了无鱼可捕的窘境。

但捕捞环境的恶劣和犯法是两码事,道理就跟“即使你再穷,也不能偷东西”一样。《中韩捕鱼协定》是中韩双方共同签订的,旨在解决过度捕捞这一世界性的难题,双方也都认可协议规定。类似协议日韩等国家之间也都有。今年1月份,曾有韩国渔船进入日本专属经济区遭日方扣留,韩国海洋警察厅5001舰曾赴现场,双方沟通和共同调查后,也确认韩国渔船确实侵犯日本专属经济区。而在渔民非法捕捞刺死韩国海警后,反过来质疑韩国民众不同情中国渔民,则是对韩国民众过于苛刻的要求了。[详细]

民事纠纷被韩方政治化?被刺人员是公务人员,示威在韩国也是家常便饭

连日来韩国各地区都爆发了民众的集会示威,韩国警方,水产业协会,总统李明博等也先后对海警殉职案表态。这不意味着韩国方面“把民事纠纷政治化”。被刺死的海警,属于执行公务的相关人员,因此此案不属于简单的民事纠纷。而韩国团体在使馆面前抗议示威,也是民众情绪的正常表达。据报道,韩国每年平均发生抗议示威11000次,大规模出动防暴警察85次。反日,反美,反新政,无所不有。此次示威也只是众多抗议的一回,无需过度解读。[详细]

韩国人被中国印象蒙蔽误读中国态度?中方表示遗憾称事件不幸,有媒体反指责韩小题大做

韩国民众反应激烈,有人认为是他们被韩国媒体所渲染的中国印象蒙蔽了。此次事件后韩国媒体反应相当激烈,《中央日报》在头版文章中把非法捕鱼的中国渔民称为“海盗”;《国民日报》则声称中国的最初回应让韩中所谓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黯然失色,“不能放过傲慢放肆的中国”。从海警被刺死到现在,中方表态称事件不幸并感到遗憾,有媒体却反而指责韩国受伤感和屈辱感过高,心胸不够开阔。[详细]

 

因海警是公务人员,韩国政府出面并高调关注不可避免。中国外交部也对海警被刺死表示了遗憾,并称这是一起不幸的事件。

韩国民众未必知道中国渔民的生存环境,即使知道,也未必能有这样的大局观。假设一艘韩国渔船非法进入中国专属经济区捕捞,中国海警执法被韩国渔民刺死,国人的情绪也会更多的是愤怒而不是同情。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 冯成 林航| 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