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没有哪个民族像日本人一样时刻准备着遭遇地震,但关心这场强震的人却不仅来自日本。跟着海啸移动的航拍画面、颤抖着却极力保持镇定的主播,让全世界都得以获知来自日本的最新消息,同时也让习惯于围观灾民呼天喊地的观众,见证了NHK真实而专业的灾难报道。[详细][特刊: 地震“塑造”日本]
 
pic
3月11日,全世界观众再一次通过半岛电视台再次见识了NHK的“实力”。NHK在全日9个基地配置的11架直升飞机(2008年数据)和东京直升飞机场24小时候命的机组人员,让从灾区上空拍摄和传送图像成为可能。
pic

很多人记得历次地震中NHK各分社中剧烈摇晃的录像,这得益于NHK独立开发的记录装置,它曾在1995年阪神大地震时将神户分社内剧烈摇晃的录像传遍了全世界。

 

     

法律规定媒体灾难报道责任,NHK被指定为“法定报道机构”

日本《播放法》(1950年)规定,当自然灾害即将或已经发生时,广播电视机构必须为防止灾难发生或减轻受灾程度做相应报道,而NHK(日本放送协会)则是被《灾害对策基本法》(1961年)规定的“指定公共机关”,必要时都道府县及市町村的长官均可向NHK提出播放要求。作为“法定报道机构”,NHK制定了自己的《防灾工作计划》。但NHK表示,迄今每次灾难报道没有一例是在要求下播报的,以此说明自身的自主性和独立性。 [详细]

娱乐记者也曾出动报道阪神地震,震后日媒均开始设立应急报道方案

阪神大地震是日本战后第一次大地震,但当时日本人都不认为那个地点会发生地震,很多日本新闻机构甚至没有任何应急方案。地震来袭时,所有媒体出于职业精神也纷纷扑到神户和大阪报道,但由于人手不足,新闻部以外的报道组也全数出动。包括当时负责娱乐新闻报道的台裔主持人蓮舫(现为菅直人政府的行政革新大臣),也曾在阪神地震期间担任过特别报道员。现在各家日本媒体成型的灾难报道体系、以及媒体间建立“紧急事态下的互相支援协议”的做法,也是1995年后逐渐发展起来的。[详细]

 
 
pic

地震后,日本首相菅直人早上6点就出发到灾区和核电机组视察,从早到晚的行程持续了十几个小时。此间,日本媒体并未全程跟踪报道,而只是“蜻蜓点水式”地带过。

 

 

pic
日本媒体在阪神地震中的报道曾间接促使了不尽责的首相村山富市的下台,但对于最先在阪神地区救灾的团体之一、日本著名黑社会组织“山口组”的救灾行为,却出于“不为反社会组织做软性宣传”,做了低调得不能再低调的报道。此举后来也引发一些对灾难报道的反思。
     

30秒内告知震情,准确告知民众震级是否在6级以上

自然灾害发生时,媒体的首要任务,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公布真相。早已习惯了地震的日本人,只要一有震感,很多人第一时间就会打开电视,通常30秒内电视就会进行地震速报,告诉人们什么地方发生了地震;两分钟后,则会出现比较详细报道:震源、离震中、地震强度和震级多少(包括震中附近震级)。一般来说,6级以下地震不会在日本造成(重大)伤亡,不少日本人甚至不把6级以下地震当回事。“快、准、狠”地告知地震级别,成了日本媒体地震报道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一环。 [详细]

电视直播专注灾民和灾情,只提醒不煽情

东北大地震过后,日本电视台的新闻报道显得特别平静。有在日的中国留学生感慨,电视台的报道“有信息量却不侵犯个人,有数据不煽情,有各种提示却不造成恐慌”──并且,所有这些基本上都在灾难发生后不到一小时内完全就绪。“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往往是中国地震报道最突出的主题。而在日本,尤其是地震发生头一周内,媒体往往只播放捐款信息而不对捐款活动、捐款方大幅报道。例如对企业捐赠的报道,日本媒体往往是只以快讯告知民众索取物品的渠道。[详细]

尊重遇难者“死的尊严”,日本灾难报道回避血腥场面

相信很多人都有此体验,NHK在报道自然灾害导致的伤亡事件时,从来不会播放“血腥场面”。在包括日本在内的国家,灾难若要播放可能引发不安的画面,是要经决策层讨论的。日本电视台在报道遇难者时,绝不会直接展现死者惨状,而是尽量其生前微笑着的照片。

NHK前会长海老泽胜二将这种做法解释为对生命的尊重:每个人都希望将自己美好的一面展现给观众,哪怕不幸死去也希望自己能死得有尊严;而从受害者家属角度看,若播放遇难者死前惨状不仅对死者不敬,也只会进一步加深生者的痛苦。即使传播学角度看,血腥画面只能产生恐惧、却无助于防灾教育。[详细]

“把话说清楚了!(核电堆心)到底会不会(熔解)?”

大地震过后至今,日本人最关心的莫过于受损核电机组的威胁。当东京电力公司副社长藤本孝等官员在电视上向国民鞠躬谢罪时,场下记者却大声逼问核电机组堆心是否会熔解。最初,藤本回答“目前尚不清楚”,模糊的答案让记者不禁再度大声吼道:“把话说清楚了!到底会不会?”、“别含混言辞!”。最后,藤本不得不坦白,“情况是严峻的”。与政府主动迅速的信息公开一样,第一时间的到位报道也同样重要——当政府支支吾吾时,媒体的穷追猛打,往往能让国民平静地对待消息(哪怕是坏消息)。[详细]

 
 
pic
为了掌握地震录相信息,NHK在日本全国400多处(电视台大楼、车站、机场和繁华街道的建筑物)设置了机器人摄影机,更开发有地震仪、照相机和记忆装置联动的装置,可再现地震时发生摇晃的场景。(图为阪神地震时NHK录得的影像资料)
pic
东北大地震后数小时内,日本的电视频道无一例外全部滚动出同样的内容,有的播放画面、有的放出示意图。但除了主播戴上了安全帽和画面上滚动播报的实用信息外,震后新闻报道几乎与日常报道毫无区别。
     

灾难报道不为报道悲伤,更要培养防灾意识、讨论防灾减灾政策

中国内地、乃至台湾媒体的“灾难报道”,往往都只注重受灾当时的情景,而对平时防灾、灾难时减灾和灾后复原重视程度较低。阪神地震后,越来越多的日本媒体人反思,对受灾状况给予事实报道、通过记者对灾区采访营造视听氛围是不够的,真正的灾难报道不仅应报道现场,还要对何种政策才能真正帮助灾区复兴进行探讨。

NHK阪神大地震十五周年特辑《Megaquake》的制作人近藤诚司就表示,这种做法是只做到了报道事实、报道悲伤甚至只称得上炒作,没有体现新闻报道对灾民的帮助。他认为,媒体应该时刻思考地震报道所传达的信息——报道这些现象到底有何意义、又有哪些可能的解决方式),才能让民众对灾难有所警觉和思考防灾措施。[详细]

防灾报道常规化,不地震时电视台也常常讲解避震实用信息

日本灾难报道的转型,是通过从“功利的信息产业”回归到社会推动者来实现的,前者只关注突发性事件、能抓眼球的报道,后者更注重潜移默化的内在作用。阪神一震后,日本媒体除了对每年9月1日法定防灾日的地震防灾演习浓墨重彩报道以外,也在平时电视节目中加大了讲解地震避难的内容比例:城市里有哪些避难地点、避难路线是怎样的、以及地震后交通中断时走哪些路线最安全等等;让受众耳濡目染地掌握更多避震、防震知识,在地震来袭时也能正确地帮助他人。[详细]

(感谢日本媒体工作者桥本隆则、日本东海大学教授叶千荣及日本问题专栏作者刘柠对本专题的协助)

 
 

客观地说,日本媒体对地震报道的专业化、以及他们对新闻伦理的充分讨论,与日本频遭自然灾害的现实密不可分。但日本媒体对报道的准备充分、对准确无误传递信息的追求和对如何引起公众注意、但不引发焦虑情绪的平衡,则值得所有灾难新闻报道借鉴。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陆晓茵|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