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截至2010年9月末,中国外汇储备已达2.64万亿美元,独占全球外汇储备的1/3之多。中国人向来看重各种“世界第一”的名号。但看重归看重,还要看这个“老大”当得是否有价值。那么,“外汇储备第一”的名号,到底给中国带来的是名还是实?[详细]
 
     

巨额外汇储备是国力的象征,还是麻烦的开始?

2006年2月,中国外汇储备以8537亿美元超越日本,突然当上了美国政府最大的债权人。世界舆论于是为之哗然。事实上,在西方世界老牌帝国夕阳西下之时,另一个新生力量冉冉而起,西方难免钦羡。在国外舆论的鼓噪下,国内竟有颇多人相信外汇储备确乎是国力象征,乃至可以作为昏睡百年后再度崛起的重要证据。

两年后,中国外汇储备更一举超过世界主要7大工业国的总和,达到1.76万亿美元时,国内舆论狂欢之后才有了一点点警觉。及至2009年4月,中国成为全球第一个超过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国家,独占全球外汇储备的三分之一。第一的帽子牢牢粘在头上,不仅完全甩不脱,且已经成为别国攻击中国政府保护贸易、操纵汇率的主要口实。巨额外汇储备增速日益加快,带来的一系列麻烦也开始完全显露。

 

据日本官方公布数据,中英两国2010年1到8月购买日本债券情况的对比。(图:经济学人)

     

华而不实的外汇储备源于普罗大众血汗的喂养

笔者在2006年中国甫一获得“外汇储备第一国”荣誉称号之时就曾专门撰文“外汇储备刺痛中国”指出,“奇迹”本身并不可喜。中国外汇储备的超速积累,不仅源于“血汗工厂”(劳动力的低工资、低福利)的“廉价输送”(人民币币值长期低估),还源于“只进不出”的“中式重商主义”传统。而中国付出的代价则是沉痛的——自然资源的耗竭、美好山川的污染、国民的长期低工资和低福利……换回的却是除华而不实的“外储第一”名号,以及外国居民,尤其是美国人对中国的大量“名义负债”。更糟糕地,随着外汇储备潮涨,逐浪而来更具流动性和不稳定性的外国资本,更在精明地避开实体经济领域,进入股市、楼市,侵蚀着中国经济并不强健的肌体。

 

“只进不出”的思维下,中国对外汇储备的“胃口”似乎无穷大。

     
 
     

外汇储备成人为操纵代名词,是世界金融界的“众矢之的”

之所以要提尽快遏制,原因在于中国外储增量的过快增速:中国从建国开始,用了46年的时间才积累起1000亿美元外汇。但从1000亿美元到1万亿美元,只用了1996到2006年10年;从1万亿美元到2万亿美元,用了不到30个月;从2万亿美元到2.5万亿美元,只用了17个月(据路透社报道估计)。如果没有因次贷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后半程的加速趋势还会更加明显。

现在,巨额外汇储备最直接的负面作用,就是引逗了西方世界的目光,成为保守派与自由派政客们面对社会、经济窘境的共同说辞。以美国中期选举季为例,几乎每个竞选者都在指责对手帮助中国偷走了美国人的就业,并信誓旦旦要逼迫人民币升值。在欧洲,在南美……这些指责甚至有四海一家之势。中国依靠贸易、资本“双顺差”积累起来的外汇储备,已经成为众矢之的。2.5万亿美元放在这里,就成了人为操纵和有意暗算的代名词。有鉴于此,必须尽早遏制外汇储备快速增长的势头,以避免反复授人以柄。

 

将中国推向“汇率操纵国”一席的,仅仅是美国官员吗?

     

多一分外汇国内就多印一分钞,助推通胀以及资产泡沫

其次,随着规模膨胀,有效管理外汇储备日益成为艰深的难题。一方面,美元指数回落在危机后呈现加速状态,且美国政府已有启动第二轮定量宽松政策的明显意图,这将使得中国人民胼手胝足积累起来的国家财富,面临急剧缩水的危险。另一方面,世界上也没有一个国家曾管理过两万亿美元以上的外汇资产,在如此巨大的规模和快速的增长面前,难免手足无措,缺乏可操作的保值和增值手段,任何关于多元化配置的想法在现实中都很有些知易行难。

最重要的麻烦还在于因外储存在所导致的中国国内流动性泛滥。从理论上讲,外汇储备每一个美元都对应着央行负债。外面积累多一分,国内的基础货币投放就多一分。十年来,黄金的涨幅为350%,石油的涨幅为200%,中国央行释出的货币供应量却扩大了450%。如果用M2/GDP作衡量标准(比值越大,说明经济货币化的程度越高),中国目前是1.8倍,而美国只有0.6倍,日本、韩国不过是1倍左右。这直接引致了近几年的资产泡沫化,最具体的例子就是房地产,过去十年国内住宅均价上涨了超过五倍。如今,普罗大众血汗喂养长大的外储怪兽正日益明显地体现出反噬特性:流动性助推房价、房价助推通胀、通胀抬高生活成本、生活成本降低幸福指数。

 

有西方经济学家戏称,中国的胃口可以很大,但问题是有没有足够大的“船”可容下它所需的“食物”。

     
 
     

外汇储备并非国家私产,要用之于民众才有价值

事实上,外汇储备本质上非国家私产,而只是暂时操之于政府。它不但不是什么“庙堂神器”,如果不用之在民众身上,其价值也体现不出来。所以,在外汇储备问题上,最根本的出路,还是政府要转换思维。

一方面,政府不能把外储的留存和使用权攥在手里,应该实施还汇于民的举措,例如,可以考虑在战略上放开管制,把更多外汇储备资产配置在民间,投入在市场,这也有助于改变人民币内部贬值、外部升值的吊诡局面。另一方面,按照刚结束的五中全会促进公平正义的指导思路,政府完全可以通过投入部分外汇储备来弥补社保、医保、教育亏空和欠账,提升民众的生活福利和保障水平,乃至不妨考虑使用外汇,为公众对外购买各类保障服务来体现关爱善意。

 

对于普通人来说,“外汇储备第一”只是个不能吃的头衔。

     

应鼓励引进生产力,而非买国债等虚拟资产

实际上,外汇储备的使用跳出外储配置币种多元化的传统思维模式,以买资产、促进口来取代买外币乃至买股权。原因是,在人民币相对于其他货币出现整体升值的情形下,通过持有外币标价的其他国家国债、政府机构债、股权等虚拟资产,不仅存在决策风险,也根本无法消除人民币升值引起的外汇储备资产损失。最近5年,因为人民币升值而产生的外汇储备损失,保守估计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而鼓励各类机构和居民从国外进口设备、商品、粮食、资源和技术等,将既可以引进生产力,又可以提升民众生活水准,还可以快速降低外汇储备余额,提高利用效率。(本期特约撰稿:沈洪溥)

 

当外汇储备已近乎成为一种“诱惑”时,减持还会是一种选择吗?

 

2.6万亿美元的天量外汇储备,并不一定就是国力的象征。如果只是单纯的用来购买他国国债等虚拟资产,不单别国怨声载道,外储这只“资本怪兽”对国内经济的反噬性也会迟早显现。这种“有名无实的第一”,对中国经济和普通居民来说,并非益事。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责任编辑:谢云巍 陆晓茵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