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北京时间12月2日,2018和2022年世界杯主办国即将揭晓。就在投票前夜,英国BBC爆出国际足联高层丑闻,国际足联紧接着宣布不会对BBC揭露的黑金案进行调查。实际上当各个组织各个机构都更开放更透明时,国际足联面对一个又一个的黑金丑闻却刀枪不入、屹立不倒。[详细]
 
     

凭一届世界杯进账约87亿美元,国际足联身份仍是非营利组织

当1904年国际足联在巴黎成立时,宗旨是促进国际足球运动的发展,发展各足球协会之间的友好联系。其性质是一个非营利组织,然而通过一届南非世界杯,国际足联就将收入至少87亿美元。相比韩日世界杯时2.6亿美元盈利和德国世界杯时1亿欧元盈利,国际足联吸金能力如今已经有了质的提高。

而且未来4年他们也很可能继续保持这个领先地位,并有可能因总收入突破100亿美元,成为第一个营收总额进入世界500强的非营利组织。然而过去几年,国际足联官司缠身丑闻不断,但至今没有一桩阻止过它的日常运转,也没有司法机构彻底介入其中。原因只有一个:它是非营利组织。[详细]

 

南非世界杯后FIFA收入达87亿美元。

     

非营利组织不受所在地瑞士《反腐败法》约束,多起腐败案不了了之

中国法学会体育法学研究会专家张笑世对媒体表示,从体育法角度来讲,国际足联缺乏必要的监督和管理,最主要原因是国际足联的身份非常特殊,它是一个民间组织,这就可以让它躲过很多监管。如果要对国际足联进行监察,就一定要依靠所在地的司法部门。

国际足联从性质上仍属于非营利组织,而其总部所在地瑞士的《反腐败法》对非营利组织没有约束力。该法有“非盈利组织不适用贪污罪”的条款,所以是否该调查国际足联的腐败找不到法律依据,甚至在ISL公司倒闭、贿赂名单披露之后,国际足联高官仍“逍遥法外”。因此,瑞士必须拿出足够的证据让法院相信,国际足联“利润惊人”。据报道,瑞士体育部长已亲自牵头调查国际足联丑闻,他表示,由于很多国际组织的总部设在瑞士,因此瑞士有责任预防和制止贪污。[详细]

 

布拉特丑闻缠身却屹立不倒。

     

非营利组织审计监管宽松,布拉特工资仍是世界之谜

账目公开是最直接的改革,也是对其最直接的监督,但国际足联一直坚决抵制账目公开。并且这种抵制不会受到法律制裁,作为跨国的协会性组织,虽然涉及大量的盈利收入,其属性却不是任何一类公司、企业,而是一家非营利组织,所以其缺乏明确的监管机构和权力制约。 在南非世界杯落下帷幕时,除去国际足联为参赛队所提供的总额4.2亿美元的奖金,以及他们大约80多亿美元的收入之外,其余具体的财务数据石沉大海。

国际足联的账目极不透明,所以至今没人知道,国际足联挣的钱是怎么花的?其账面上究竟有多少存款?布拉特的工资到底是多少?所有国际足联雇员的薪金都不必透露,包括主席布拉特。据每次猜测,布拉特的账面工资大概在200万美元上下,且不包括各种高额报销和补贴。[详细]

 

所有国际足联雇员的薪金都不必透露,包括主席布拉特。

     

除非“内鬼”主动告发,国际足联账本永远无法曝光

实际上,2005年欧洲地方法官也曾突袭国际足联,搜获国际足联的财务记录。但这个最有可能实现破冰效应的举动,结果也无疾而终。没人知道法院在这些账目里究竟发现了什么,因为首先在这样的行业协会内,只要没人主动告发,就没有任何可能让国际足联的财务细节在法庭上曝光。

2002年约翰松在主席大选中挑战布拉特,是国际足联内部监控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可这次看似汇集诸多确凿证据的问责,最终因布拉特利用贿赂赢得大选而销声匿迹。布拉特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体育组织者缝制了庞大而缜密的黑金巨幕,足以遮蔽所有的阳光。[详细]

   
     
 
     

“任何事务不得求助普通法庭”,自设道德法庭“自律”

阿维兰热在1974年当选国际足联主席之后,彻底改变了其运作机制,国际足联从一个纯粹的业余行业协会成长为跨国托拉斯。身为巴西独裁军政府的形象大使,阿维兰热将国际足联从英伦自治遗风浓郁的业余行业协会,变成独裁帝国。

在司法方面,国际足联只求助于自己的“司法机构”:纪律委员会和上诉委员会,但国际足联的所谓司法实际上只能判定足球运动本身的对错,而且FIFA对于民事法案的态度是:“除非国际足联规程特别规定,任何事务不得求助于普通法庭。”那么对于组织层面出现的纰漏和腐败现象,国际足联又用什么机构来处理呢——“道德委员会”,这与真正的司法和法律毫无关系。[详细]

 

国际足联有自己的“司法机构”。

     

凭借其性质和瑞士宽松的法律,能屏蔽绝大多数法律质询

但一个每年收益超过10亿欧元,入盟数量甚至超过联合国,控制着世界上最大的、最赚钱的一系列赛事的庞大组织,不借助司法,仅凭内部约束能达到清廉的效果么?在2006年前,这是毫无可能的事。在2006年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成立后,这种内部监控和约束也只是在纸面和程序上成为可能。

理论上,想要从外部实现对国际足联内部的监控,可以借由国际足联所在的瑞士苏黎世地方法庭,甚至上溯到卢森堡的欧洲法院。即便是在体育领域内,也有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然而,鉴于阿维兰热和布拉特的独裁为国际足联造成的独特管理方式,以及其自身非常特殊的非营利组织性质,事实上是完全对外封闭的“独立王国”。一个“业余行业协会”、一个非营利组织,就足以屏蔽绝大多数来自法律程序的质询,尽管国际足联实质已成跨国托拉斯。[详细]

 

国际足联实质已成跨国托拉斯。

     

庇护下属各国足协,曾威胁巴西若查处巴足协腐败就将巴西队禁赛

实际上国际足联已经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超国家的权力组织”,它的“行规”和“内部司法”居然比个别国家的法律都更不容置疑。1997年,阿维兰热发出了一个令全世界震惊的通牒:如果巴西政府和议会一定要以惩治腐败的名义追究巴西足协的罪责,国际足联将开除巴西的会员资格,巴西队就将遭到禁赛从而无法参加1998年的法国世界杯。

不久前,伊拉克和文莱足球先后因为“政府越权干涉足协内部”而受到了国际足联的严惩,而惨遭国际足联的全球禁赛。在国际足联的“司法体系”下,几乎所有问题都只能在自己内部解决,而无需各国司法部门帮忙。[详细]

(本文部分材料摘自詹宁斯所著《FIFA黑幕》一书)

 
 

国际足联游走于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法律体系之外,国际足联就像一个地下王国,足以遮蔽一切阳光。然而这又有什么所谓呢?足球是最好的麻醉剂,只要世界杯每四年照常进行,没有人会去追究这个地下王国是否罪恶。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责任编辑:谢云巍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