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911十年特别策划


系列一:美国是否衰落?

系列二:反恐战争,越反越恐?


系列三:文明冲突不可调和?

 
系列四:911后的美国不再自由?
 
系列五:“军事干预”合法吗?
 
9/11后,评论家们从故纸堆中翻出亨廷顿的书,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宣称“文明的冲突”预言成真。历史看上去不仅没有终结,反而因9/11走向混沌。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教文明之间真的存在所谓文明的冲突吗? [专题] [特别策划:长达十年的纪念]

     

文化是现代世界冲突的主要力量,尽管政治、经济、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依然重要,但是文化压倒一切。文化对人性而言至关重要,跨越国界的限制。文化冲突正在破坏文明的断层。因此,文明之间的冲突将是现代世界冲突演化过程中的最新阶段

——亨廷顿

  福山:还没有找到比民主制更优越的社会制度   
斯蒂格利茨
弗兰西斯·福山:哈佛大学教授,《历史的终结》 作者。曾师从亨廷顿。

历史经历了封建主义、君主政体、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后,西方文明的核心价值观——民主和自由市场已经在所有竞争体制中取得了成功,世界上的多数人都已认同自由民主主义政府,世界将会见证西方自由民主作为政府形式的最终形式。自由民主主义是人类思想进化的顶峰和最后选定的政治形式、从而也就是人类历史的终结点。

 

不少评论家认为911事件说明我的“历史终结”论断是错误的。然而我所说的“历史”指的是以民主和资本主义为特征的现代化进程。相比较其他体制,还没有找到比民主制更优越的社会制度,因此向现代化演进的“历史”在西方民主国家“终结”了。全世界将向着民主体制演化,民主是终极目标。尽管发生了911,但是历史小波折不会改变大势。事实上现代化是普世的。反现代化的极端伊斯兰仅是伊斯兰世界的极少数。反西方也仅仅是反以色列的表达。当前的文化冲突更像是19世纪欧洲列强争霸的样子。 [详细]

 

  帕慕克:是否喝咖啡也体现着文明的冲突  
斯蒂芬·沃特
帕慕克 :《我的名字叫红》作者,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我不相信西方和穆斯林的极端分子都在把我们推向穆斯林和西方或者东方和西方的战争。但不幸的是,文明的冲突是存在的。在我的家乡土耳其,60%的人是保守的,或者说是向往传统穆斯林的生活方式的,另外40%则向往西方的生活方式。文明的冲突无处不在,体现在每一个细节上。就拿喝咖啡来说,年轻人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喝一杯浓郁的美式咖啡,但保守的穆斯林认为,先知从没有喝过哪怕一滴咖啡,喝咖啡是西方邪恶的文化,以及对传统伊斯兰生活方式的亵渎。不仅仅是喝咖啡,对摇滚乐的疯狂,公共沙滩上的比基尼以及以金钱和地位作为成功标准的外来价值观,无不与传统的,延续了数千年的伊斯兰文化格格不入,也无不体现着文明之间激烈的碰撞和冲突。 瑞典文学院授予帕慕克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公告中说,帕慕克的获奖理由是,作者在追求他故乡忧郁的灵魂时发现了文明之间的冲突和交错的新象征。 [详细]

 

  马凯硕:人口最多的伊斯兰国家告诉世人:民主是普世价值且没有倒退  
约瑟夫·奈
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

民主的普世价值在伊斯兰国家同样可以得到充分的印证。美国知识分子指责9/11袭击导致了美国的民主倒退。可印尼同样遭受过严重袭击——9/11爆发一年后,2002年10月12日的巴厘岛爆炸。但印尼仍然巩固了自己的民主。印度尼西亚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国家,已经成为伊斯兰世界中民主和自由的灯塔。事实上,2005年自由之家宣布印尼已经实现了从“部分自由”到“自由”的过渡。 1998年在排华骚乱中逃走的华人,许多又回到了印尼。中国的语言和文化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压制后终于可以自由地表达,这样的进展不能不令人赞叹。而与此相对应的是,伊斯兰世界中更世俗且更接近西方制度的土耳其在是否允许自由表达库尔德人语言和文化的问题上始终徘徊不前。印尼的例子告诉世人,民主可以在伊斯兰国家存在,没有疑问。[详细]

 

  911后半年,皈依伊斯兰教美国人超过过去8年总和  
查尔斯·沃尔夫
阿卜杜拉斯罗涩(ABDOLKARIM SOROUSH): 伊朗宗教理论家
在美国这样一个文化如此多元的国家,一些看似可以证明文明冲突的事件很多,但同时可以作为文明冲突反正的事件也很多。911两年后的一次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人相信911并不能只怪罪个人极端分子,伊斯兰教和极端主义是密不可分的--穆斯林们有一个错误的上帝,伊斯兰教教义鼓励信徒们频繁使用暴力,并与西方主流的民主价值观格格不入。

 

但华盛顿特区一位清真寺的负责人称,911后半年,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皈依伊斯兰教,半年时间入教的人数超过了过去8年人数的总和。申请来清真寺演讲并参加活动的人增加了4倍。“我在美国的20多年里,从没有见过这么多人对伊斯兰教如此着迷”。 在最近一次关于世界价值观的调查中,11个伊斯兰国家对民主和言论自由的认同和西方国家基本相同,有的甚至超过了西方国家。民主在土耳其和印尼的成功反驳了文明冲突论,民主作为一种公认的普世价值观在伊斯兰世界同样适用。事实上,所谓的文明冲突并不存在。 [详细]

 

  法土拉•葛兰:教育可以弥合任何文明间的冲突  
约瑟夫·约费
法土拉•葛兰(FETHULLAH GULEN): 土耳其宗教领袖,作家

的确,穆斯林由于几个世纪的对科学和教育的漠视导致其信徒容易产生极端思想,但知识和教育可以弥合任何一种文明之间的冲突。事实上,随着新时代受到良好教育穆斯林的成长,这种情况已经在发生改变。亨廷顿的理论是基于原教旨主义和极端情况的,例如他描述北约国家和华约国家的冲突,事实上,当时不管东方国家还是西方国家都有很多恪守中立的国家。在历史上,从没有任何一种主流宗教是以冲突和渲染暴力作为基础的。

 

在伊斯兰教义中,战争是仅次于偷窃的第二邪恶的事情,只有拥有充分的道义上的理由,战争才具有被伊斯兰教义认可的合理性。如同当初基督徒发动十字军东征时也面临教内反战者的抗议一样,绝大多数的穆斯林对暴力和恐怖非常反感。基地组织和本拉登并不能代表整个伊斯兰世界。

 

  乌戈·潘尼扎:伊斯兰的价值观与西方主流价值观并无本质不同  
戴维德·贝尔
乌戈·潘尼扎(Ugo Panizza ) 贝鲁特美国大学访问学者

伊斯兰教作为一种可以改变人们价值观和行为方式的宗教,与基督教并无本质不同。去年我领导一个团队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进行过详尽的调查,黎巴嫩不存在唯一的国家信仰,基督徒和伊斯兰教徒的数量大体相等。不同于美国那样的“大熔炉”国家,黎巴嫩各种教派的信徒基本过着互不影响的生活,因此极为适合做此类调查的样本。

 

调查的结果显示,黎巴嫩国内的什叶派,逊尼派和天主教徒在大到民主诉求,小到对儿子的偏爱和对女性的歧视等价值观上,并没有太大区别。亨廷顿误解了伊斯兰教且对大多数伊斯兰国家的现状没有深刻了解,纸面上冷冰冰的数字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相比之下,福山的观点更加接近伊斯兰世界的现实。[详细]

编辑:李狄皓|视觉:冯成|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