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受到近期一系列负面事件影响,慈善会和基金会接收捐款数额近两个月来减少近9成。最近也有民政部官员称,媒体穷追猛打会伤害慈善事业,而这种言论不仅将官办慈善和民间慈善相混淆,对于媒体监督,也纯属过份担忧。[详细]
 
     

7年时间社会捐赠从不足30亿成长到近千亿,慈善丑闻拦不住“从善如流”

不足30亿元、31亿元、100亿元、181亿元、223亿元、1070亿元、400亿元、700亿元——这就是中国社会捐赠总额在2003年至2010年期间虽有曲折,但总体急剧攀升的趋势。

最高峰是2008年的1070亿元,当年的汶川大地震最大限度激活了中国人的捐赠热情。2009年一度回落至400亿元,则是因频频曝光的慈善丑闻伤了国人的心。但仅过一年,到了2010年度,社会捐赠总额再攀高峰,回升至700亿元。如果说2008年捐赠第一高峰有汶川大地震做背景而非常态,2010年的史上第二高峰则无疑呈现了当下社会捐赠的正常水平。 [详细]

151亿VS121亿:捐助总额未受影响,社会捐赠总额也未下降

就在红会、青基会这些传统官办慈善机构备受质疑、收捐赠数额大幅下降之时,点对点直接捐赠给个人的款项却大幅提升。不通过公益组织的捐赠数额仅为3887万元,但6-8月政府接收的捐赠总额上升到90亿元,点对点的个人捐赠数额大幅上升,达到1.27亿元。 [详细]

跌的是官办慈善捐助,个人“点对点”捐赠已从3887万元暴增3倍至1.27亿

而另一方面,据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统计,今年监测到的社会捐款总量未发生明显波动,以社会捐款总量为例,3月-5月为151亿元,6月-8月也达121亿元。尽管很多人表示不再捐款,但数据显示以个人身份捐赠额波动很小。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副司长徐建中也在前不久表示,从监测数据来看,社会捐赠总额并没有下降,只是慈善机构接受的捐赠少了,“这说明社会公众关注慈善的意识,参与慈善的行为都在高涨”。[详细]

 

巴比式慈善: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详细]

 
     

9成受访者从未收到过慈善机构信息反馈,“有钱能否用在刀刃上”成疑问

唯上不为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工作程式化、内容固定化的官办慈善因其官僚化的工作方式和慈善显得格格不入。2010年底,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发布的《2010年度中国慈善透明报告》显示,近九成受访者表示从未接受过慈善机构的信息反馈,54%的捐助者对状况不满,而建立万通公益基金会的冯仑,在采访中也提到,由于国有公益慈善机构缺乏专业的公益事业管理经验,而“效率低下”。 [详细]

慈善不透明,难逃腐败隐忧:官办红会上亿经费不公开;汶川救灾物资在商店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与慈善机构相关的事件,“钱进了谁的腰包?”是公众最关心的话题。更加重要的是,2007年红会公报数据显示,红十字会每年接受财政拨款近3亿元,与其接受捐赠收入相当。当年红十字会总会从政府部门共获得拨款逾2亿元,占其全部经费的46%。整个红十字会系统则共获得政府拨款逾6亿元。而这些钱如何管理、去向如何,都没有下文。

而红十字会的问题早在2008年汶川地震后就已显露端倪。地震救灾中红十字会先是曝出“万元帐篷”争议,时隔不久三亚红十字会副会长兼秘书王骊态度恶劣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几天后又有人在成都高档住宅区看到了印有科威特红新月标志的帐篷,更有人举报红会工作人员采购1万元药品开5万元发票.....玉树地震后,《青海省玉树抗震救灾捐赠资金管理实施办法》要求把玉树捐款直接拨付青海省政府,更有官员直称,“我们不需要志愿者”,“捐钱过来就可以了”引起舆论哗然。[详细]

壹基金难产暴露民办慈善门槛高,官办垄断慈善成中国特色

长期以来中国慈善事业的垄断机制。慈善机构门槛太高,审批手续(政府部门主管)和注册原始基金(公募与私募基金会分别为800万与200万)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中国内地正式注册的慈善基金会目前只有几百家,而只有中华慈善总会与中国红十字会等7家慈善机构是捐赠全额免税的慈善组织。2010年,李连杰的一场抱怨,第一次让大多数人了解到民办慈善需要挂靠的尴尬处境。 [详细]

而官办慈善一家独大的态势也就不足为奇。清华大学教授邓国胜指出,中国慈善会系统的会长基本上都是原民政部部长、副部长,地方慈善会也都是在民政局之中,大型公募基金会基本都是官办。而在美国,只有政府赞助的资产组织,并无官办慈善机构。 [详细]

 

很难想象,若换作其他人,壹基金的命运又会是怎样?

 
     

公众“倒逼”中红十字会试水网络查询,慈善信息发布机制酝酿重大改革

8月初,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捐赠信息发布平台近日正式上线,首次公布了总会接收的数十万笔青海玉树地震捐款,虽然上线后的系统漏洞百出,数额也有“驴唇不对马嘴”的情况发生,但这也说明在巨大社会压力下,红会已经开始着手进行捐赠信息公开改革。而也就在前不久,民政部公布《公益慈善捐助信息披露指引(征求意见稿)》,开始着手从接受捐赠机构信息、募捐活动信息、接收捐赠信息、捐赠款物使用信息以及机构财务信息。至于结果如何,还有待时间检验。[详细]

不但慈善,整个社会的进步都需要媒体“穷追猛打”

1890年代至1920年代的美国被称之为“进步时代”(Progressive Era),而这一时期在美国报纸上呈现出来的却是一个混乱、肮脏、充满政党攻讦、黑幕交易的图景。[详细]

以林肯·斯蒂芬斯、艾达·M·塔贝尔、厄普顿·辛克莱、内莉·布莱等记者组成的庞大揭黑团队,将黑幕、食品安全、族群矛盾、性别歧视等多个领域毫无保留地呈现给了美国受众,FDA、司法改革、反托拉斯等一系列政府改革和社会进步在19世纪末到二战前的美国发生,最终一扫笼罩在美国上空的“黑色风暴”。[详细]

 

内莉·布莱对于疯人病院的探访,推动了20世纪早期美国疯人院诊疗的改革[详细]

媒体监督不会伤害慈善,只会伤害既无公信力又无透明度的官办慈善。好在,中国特色的官办慈善从不代表中国慈善的全部。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冯成 |另一面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