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基地”组织在16日发表声明,扎瓦希里成为拉登接班人。扎瓦希里也再一次表示要发动新一轮报复行动,“斩首行动并不能遏制”的论调再次挤占欧美各大媒体评论专版,担忧之声不绝于耳,而事实果真如此么?[详细]
 
     

“使用自杀炸弹是任何一个巴勒斯坦人的民主权利”——谢赫·艾哈迈德·亚辛,哈马斯精神领袖,前领导人。

“哈马斯是一个温和、开明的组织,愿意与任何人进行谈判。”——哈立德·马沙尔,哈马斯现任领导人。

     

军方领导和精神领袖先后被斩首,哈马斯不再搞自杀性爆炸袭击

2004年,亚辛,巴勒斯坦重要政治派别哈马斯的精神领袖在以色列的定点清除行动中被“斩首”。一个月后,亚辛的继任者再次被“定点清除”。而哈马斯的武装力量领导人厄运自2002年就已开始:哈马斯重要的武装力量,“卡桑旅”的两位直接领导者也在2003年前后被陆续“斩首”:02年7月,谢哈德在加沙被斩首,穆卡达次年被以色列导弹炸死。

2002年以色列全年遭遇近60次自杀性爆炸袭击,平均每月,都会发生一起由哈马斯直接领导的恐怖袭击。平均每起造成10人以上死亡,40人受伤。而在穆卡达被刺后,整个2003年袭击事件直线下降,全年恐怖袭击只有5次。2004年亚辛遇袭身亡后,哈马斯再未对此后任何自杀袭击宣布负责。而从05至10年间,据推测与哈马斯有关的自杀性袭击事件仅有一次。[详细]

 

亚辛死后,以色列一度盛传会遭到疯狂报复,但6年过去了,不但自杀性爆炸式微,哈马斯也改变了政治诉求

     

扎卡维之后的伊拉克抵抗武装领导层频遭“连锅端”,伊拉克安全形势趋缓

2006年6月8日,“基地”组织三号人物扎卡维在袭击中被打死。进入2010年,伊拉克反恐捷报频传。反美武装中层干部连连落网。伊拉克安全部队仅一次突袭就逮捕4名恐怖分子领导人。3月18日又一次突袭捕杀6名基地领导人。而这次突袭中,美伊军可以说是将反美武装高级领导层整个连根拔起。

伴随近一步的清剿行动,斩首效果也已开始显现,非政府组织“伊拉克罹难人数统计”组织2010年报告显示,2010年伊拉克近4000人死于暴力,人数跌至2003年美军入侵以来最低点。[详细]

 

伊拉克总理马利基展示被杀的恐怖分子头目的尸体照片

     

基地与塔利班被“斩首暗杀”成功遏制,04年以来未发动任何一次成功的恐怖袭击

在本·拉登之前,美国的“斩首”行动自2004年起就已拉开大幕,中情局开始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境内对基地骨干分子进行“斩首”,奥巴马上任后,118次暗杀行动更是创下了新的纪录。2010年,美国和巴基斯坦特工联合逮捕塔利班总司令兼二号领导人巴拉达尔。逮捕成功后,美方并未放出任何消息,抓紧进行秘密审讯,以扩大战果。不到半个月,塔利班已超过20名领导人被捕。其中在塔利班由奥马尔等15人组成的“塔利班最高委员会”中,已有7人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被逮捕。

而回顾2001年9·11事件之后的恐怖袭击情况不难发现,自2004年以来,基地组织未能发动起一次成功的恐怖袭击。[详细]

 
 
     

对抗大国必须要有财力保障:塔利班对抗苏联,靠的便是中情局每年5亿美元的军火驰援和“训练经费”

在苏军入侵阿富汗最初18个月里,美国中情局就建立了向阿富汗游击队秘密运送武器的庞大网络。该网络由美国和沙特阿拉伯提供资金,埃及负责训练武装人员,巴基斯坦负责运输,中情局负责居中协调。

为了将近30亿美元的军火通过庞大的秘密运输网运送给阿富汗游击队,中情局甚至购买了几千头田纳西州的毛驴,这些毛驴远赴南亚,从巴基斯坦通过崎岖的山路向阿富汗运送武器。此外,中情局还向游击队提供了近20亿的阿富汗假币,供抗苏游击队用于贿赂政府官员,瓦解亲苏政府组织,动摇政府军心。 [详细]

 

据报道称,本·拉登掌握着基地组织的重要募款渠道

     

财主“拉登”之死不利基地募金,将对塔利班基地资金产生重要影响

本·拉登的个人财富估计在3500万到2.5亿美元之间,这笔财产足以让他把疯狂的想法变成现实。并且,在个人海外资产被冻结后,靠着威望和手腕,本拉登已经建立了较为成熟的募款网络,慈善组织、鸦片生产和美国敌对势力都会成为筹资渠道。

但是,基地组织中心领导层接受的慈善捐款和汇出的资金都需要通过银行。有分析指出,拉登针在自己募集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许多海外捐赠款项只有他本人知悉,原本金融封锁已经导致恐怖组织从中央集权的集团分裂为松散的个体武装。而随着本拉登本人的死去,基地和塔利班资金渠道上重要的一环已经缺失,这将使基地组织主要领导人丧失指挥和组织行动的能力。[详细]

 
 
     

亚辛之后,哈马斯不但内部分化,也使得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陷入内斗

自1994年成立以来,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一直由阿拉法特领导的法塔赫掌控,坚持彻底排犹的哈马斯一直拒绝参选,不承认奥斯陆协议。但由于阿拉法特的“兄弟”亚辛对维护巴解内部团结的呼吁,哈马斯与阿拉法特的法塔赫至少维持着表面上的团结。

2006年后,哈马斯不但内部发生分裂,强硬派不但直接向以色列进攻,更是主张与法塔赫“划清界限”。2007年哈马斯和法塔赫成员间爆发直接冲突,哈马斯将法塔赫成员赶出加沙。而整个巴勒斯坦解放运动阵营一直在为加沙控制权、约旦河西岸自治权利争夺不休。[详细]

 

可以打败基地的,不是外国士兵,而是穆斯林自身

     

拉登之后,美国已经开始将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区别对待”

分析人士已经在预测,拉登之后的基地和塔利班也有此类变化趋势。6月17日,联合国15个安理会成员国通过决议,分别制裁“基地”组织和塔利班。这个做法的目的是分别处理塔利班和“基地”组织,鼓励塔利班加入阿富汗的和解进程。在这之前,对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制裁都由同一个委员会负责。

而这一决议案的通过是美国推动的结果。2天后,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更是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美国已经着手与塔利班进行谈判。[详细]

 
 

恐怖组织领导人在充当精神领袖,维系组织强大向心力的同时,往往也是组织财源的重要保障。接二连三的斩首行动不仅影响到了组织的财源,也使得组织内各种利益派别的矛盾凸显,甚至走向瓦解。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冯成|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