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马云日前在媒体会上解释了因支付宝股权问题与雅虎、软银发生纠葛的来龙去脉,但似乎很难改变绝大多数既有立场者。如果说因为胡舒立那篇《马云为什么错了》引起的舆论风暴使马云选择面对公众,风暴渐熄时人愈清醒,其中至少还有3个问题马云没有讲清楚。[详细][专题:企业家自辩就那么几招]
 
     

“协议控制”在中国互联网企业长期合法存在

“协议控制”模式(又称VIE架构)源自新浪网纳斯达克上市时所创造,后被普遍运用于互联网、出版等“外资禁入”行业的企业境外红筹上市,由于其不涉及对境内权益的收购,逐渐被其他“非外资禁入”行业的企业所采用,以规避关联并购审批。目前而言,许多律师事务所为新起互联网公司海外上市提供法律意见时,都对协议控制形式提供了“合法有效”等正面明确的法律背书。监管部门一直对此避而不谈,这在客观上默认了“协议控制”的合法性。[详细]

央行仅在给支付宝的书面承诺要求中提出不能有“协议控制”?

尽管马云强调雅虎和软银对两次股权转让的事情是知情和允许的,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两次股权转让的前提是外资通过“协议控制”仍然是支付宝的股东。正是他在今年3月单方面终止了“协议控制”,才引发剧烈反弹。问题是,促使马云不得不出此下策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央行对支付宝的资质究竟是如何规定的?

在支付宝CFO井贤栋的讲述中,对股权结构产生颠覆性冲击的监管政策来自于央行在2010年6月发布的二号令,明文规定“对外资支付机构要另行规定(上报国务院另行批准)。另在今年3月央行专门发函支付宝要求说明是否存在外资成分和协议控制情况,并书面承诺不存在外资和协议控制情况。前后对比不难发现,如果说雅虎、软银坚持的“协议控制”在二号令之下还有操作空间的话,在3月的书面承诺要求中,“协议控制”的路径已经被堵死[详细]

禁止“协议控制”难道是对支付宝的特殊要求?

目前,尚未能从官方渠道拿到央行对于支付宝书面承诺的文件,这就意味着,央行从未公开表示禁止存在“协议控制”的公司申请牌照。这同时也产生了两种假设,如果确实如马云所说,央行通过书面承诺的形式对“协议控制”提出了明确要求,那么马云选择以合规的资质(终止“协议控制”)申请牌照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央行禁止“协议控制”不是明文规定,那相当于马云祭出的只是冒牌“尚方宝剑”?这显然超越了公司治理的底线,即不能拿莫须有的潜在威胁作为影响决策的依据。

此外,从相反维度来看央行要求的书面承诺可能还存在另一种质疑,为何对“协议控制”的禁令不是公开的、普适性的条例?而单单出现在给支付宝的书面承诺要求中?这是否意味着对于占据第三方支付市场最大份额的支付宝有着“特殊要求”?这样的书面承诺究竟有什么法律层面的效力?已经拿到牌照且保持“协议控制”股权构建的财付通,究竟是政策宽严不统一的结果,还是明知违规还铤而走险?[详细]

 

中国人民银行向国内27家第三方支付企业颁发了首批《支付业务许可证》

 
     

解除“协议控制”议题上董事会成员意志如何体现?

马云在媒体会上确认,支付宝终止和阿里巴巴集团的“协议控制”(即真正的单飞)未获得雅虎及软银的同意,是管理层单方面作出的决定。支付宝终止协议控制后向央行递交了公开声明,第二天即召开董事会和雅虎及软银谈补偿的问题。目前从支付宝方面透露的消息是,2011年第一季度后支付宝业绩不再合并至阿里巴巴财务报表,这或可认为雅虎、软银与阿里巴巴之间的“协议控制”已经失效。另有报道称雅虎与马云之间股权赔偿方案正在进行也间接印证了目前分道扬镳的关系。

但关键问题是,马云代表的管理层是如何单方面解除“协议控制”的?在涉及支付宝股权结构这样的重大事项上,董事会其他成员的意见如何体现?可以想象的局面是,要么雅虎、软银都签字同意解除“协议控制”,支付宝顺利拿到牌照;要么拒绝签字,支付宝还在“协议控制”下。这两种情况,哪一个都属于正常的经营决策。但是,声称代表董事责任的马云偏偏走了“单方终止”这步棋。 [详细]

 

阿里巴巴集团将在未来五年内,继续向支付宝投资50亿元人民币打造更完善的支付服务和诚信体系

     

单方面决定重大事项显然违背董事会章程

根据阿里巴巴招股书披露,阿里巴巴集团须取得雅虎、软银及管理股东批准的事宜包括订立涉及专卖、出售、或其他转让阿里巴巴集团及其附属公司所持主要有关支付宝、淘宝及中国雅虎的资产。“协议控制”的取消意味着资产出售,马云单方面决定显然违背了董事会章程。更有意思的是,如果“协议控制”还没有真正解除,那么马云一方无异于在向央行等监管机构扯了一个“支付宝协议控制问题已经解决”的大谎。

时至今日,公众并没有看到任何关于“协议控制”是否真的已经解除的证据。 [详细]

 
 
     

议事规则没有设置,未尽董事局主席义务

即使假设央行确实明确要求支付宝不能搞“协议控制”、马云单方面解除“协议控制”不违规,在必须要做出抉择的最后谈判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仍然值得追问。马云在解释谈判大门如何关闭时,将责任放在雅虎和软银的拖延上,他指出这两方不表态,既没有说反对、也没有说不反对。“制度的不完美”使得只好让他来承担犯错的责任。

但这样的辩解某种程度上与马云中国优秀企业家代表这一身份极不相称。作为董事局主席,管理层代表,马云怎么可能不明白董事会议事规则是可以规定的。提前告知议程,逐项讨论,组织表决,在规定时间内不发表意见即为认同等等制度的设计肯定是可以得出一个明确答案的。

审议事项和表决环节一人一票,雅虎、软银不可能不表态

根据公司法规定,在董事长认为必要、三分之一以上董事联名等四种情形下应当召集临时董事会会议,会前要提供会议议题以及有助于董事作出决策的相关信息和数据。在审议事项和表决环节实行一人一票制。董事对所议事项的意见和说明应当准确记载在会议记录上,作为追责和免责的依据。以上通行规定加上公司对特殊事项的特别规定都明确保证了,在支付宝股权变动事宜上,雅虎、软银都可以且必须充分表达意见。

比如说,马云就明确规定截止期内不回复意见即为赞同“解除协议”,最后就可以向大家清楚明白的公布雅虎、软银到底是什么态度?但实际操作中,坚持要拿到的牌照的马云可能根本就不希望得到坚持“协议控制”这个答案。起码在这点上,马云未尽到董事局主席的义务。[详细]

 
 

记者:但是你为他们做了这个选择?

马云:必须的,不是为他们,而是为我们大家,为公司做出这样的决定。

真正的问题是,无共同利益,不尊重资本,哪里有大家?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鲁欣|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