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一个艰难、不完美但必须要做的决定。”这是马云昨日中对支付宝股权转让协议作出的最终解释。连日来雅虎遭遇集体诉讼、中国企业商誉受损、公众关于契约精神的热烈讨论都无法改变支付宝变成内资“私奔”的事实,马云每一次的费心解释都无异于给被深埋的利益关系“画皮”。[详细]
 
     

在5月中旬的公告中,雅虎称阿里巴巴集团将支付宝在线支付业务转移给其他公司并未获得董事会或股东的批准,甚至他们都不知情。昨日的媒体会上,马云再三澄清董事会于2009年7月24日达成“授权管理层获取支付牌照”的纪要,他获得了董事会的授权。但根据网易科技的调查,授权的前提是不能违反雅虎、软银与阿里巴巴之前的协议控制,马云对单方面摧毁了这个前提不愿多谈但也承认。

也就是说。雅虎和软银认同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对支付宝发展的重要意义,也同意在“协议控制”之下股权转让,于是出现了2009年8月和2010年3月末先后两次股份转让的事实。但即便看起来雅虎、软银“失去”了阿里巴巴的股份,但只要“协议控制”在手,他们仍然是支付宝实际意义上的“股东”。真正让雅虎、软银出局的就是“协议控制”失效,并非两次股权转让。

【延伸阅读】:马云确认单飞未获雅虎软银批准(网易科技)

 

支付宝重组公告发布后,第一大股东雅虎股价下跌了5%,并遭遇股东集体诉讼

 

马云解释说五年来阿里巴巴都是依据董事会纪要决定相关事宜,“成立淘宝也是我跟孙正义的君子协定,成立支付宝、阿里云,都是纪要。”但此间律师强调,阿里巴巴集团和Alipay都是开曼群岛注册公司,按照当地公司法,一般都是以董事会为中心取向。资产处置行为是否需要经过董事会,取决于具体额度等情况,对此公司章程可能有更为细化的规定。

目前外界并无从知晓董事成员为了实现共同目标,对于方法(股权重组)是否明确表示认同,亦没有雅虎和软银同意股权转让的相关文件对外披露。不过雅虎公告消息后,马云方面立即表示可坐下协商重组后的利益分配,或可表明当初“铤而走险”的心态。[详细]

 
 
     

面对商业利益的诱惑,首批拿到支付牌照已成为共识,但实现路径却出现了分歧。软银和美国雅虎则要求用VIE(协议控制)的方法来获得牌照(即绕过央行对牌照的监管制度)、但马云认为必须要在合法前提(纯内资)下行事。这一分歧被马云看做他与两大投资者之间的矛盾焦点。

所谓“协议控制”,是离岸公司通过外商独资企业,与内资公司签订一系列协议来成为内资公司业务的实际收益人和资产控制人,以规避《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对于限制类和禁止类行业限制外资进入的规定。新浪正是最早实施“协议控制”模式并成功上市的范本,后继者包括空中网、百度等互联网公司。

马云坚持支付宝纯内资的理由在于要保证支付宝重组100%合法。有报道称,今年首季度央行发文问支付宝是否有外资,若有,申报,若没有,声明,马云在董事会提出终止协议控制孙正义和杨致远没有同意,认为VIE仍可行,申报前夜,马云单方面终止VIE。在正常的公司治理结构中,股东并没有权力单方面中断协议控制过程,这种做法将伤害投资者利益,有违契约精神,即使是为了争取获得支付牌照这样的共同目标。[详细]

 

“协议控制”模式源自12年前新浪网纳斯达克上市时所创造,后被普遍运用于互联网、出版等“外资禁入”行业的企业境外红筹上市

     
 
 

针对“协议控制”的合法性,马云说“央行到现在还在问我们到底有没有协议控制,别人肯定有协议控制的,我不管,别人犯法,我们不能犯法,我们不能这样做。”面对国家,马云总是愿意扮演成“守法良民”。但通过“协议控制”申报牌照果真违法么?显然不是,南方周末的报道披露财付通的股东为本土企业深圳市世纪凯旋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外资控股的腾讯控股有限公司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这两家公司与其上市业务部分存在协议控制关系。

法无禁止即自由,事实上,在过去十多年中,“协议控制”成为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满足监管要求的标准模式,阿里巴巴还曾是此中“模范”。2007年在香港上市时,阿里巴巴招股书明确表示,在国内对外商投资互联网行业有所限制的情况下,阿里巴巴透过马云、谢世煌所拥有的杭州阿里巴巴广告有限公司经营中国交易市场网站,上市公司依靠杭州阿里巴巴的许可证在国内经营交易市场网站。[详细]

 
 
     

央行发布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其实不排除外资,只说“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的业务范围、境外出资人的资格条件和出资比例等,由中国人民银行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但马云表示“等不及”,拿不到牌照“淘宝网就会瘫痪”。他无法在获取牌照问题上心存侥幸,“如果我们按外资走,等两三年后另行规定出来,别人都走了两三年,那是怎样一个态势?”

但是,在已将牌照收入囊中后,任何解释只能间接说明重组股权的合理性,但绝非充分、必要条件。一个更为复杂的背景是,马云对于阿里巴巴绝对控制权的信仰,以及最近两年为回购控股权所做的努力。在个人持股不到10%的的集团中,马云一直维持着弱势董事会强势管理层的局面。

消息人士透露,马云曾在2011年初提出以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雅虎手中15%的阿里巴巴集团股权未果。而第一大股东雅虎于2010年10月提出增补一个董事会席位的要求则让马云感受到了“威胁”。此时,通过支付宝问题增加管理层在股权争夺战中的筹码不失为明智之举。[详细]

 

马云在美国接受采访时称,他需要考虑所有股东的利益,还有客户等等。总要有人出来负起责任,将事情推进下去

 
     

视马云为最崇拜企业家之一的巨人网络CEO史玉柱在微博上表示,“控股权如果仍在美国人和日本人手里,就涉及中国国家安全问题了。”他还建议马云做个爱国流氓。尽管马云本人并不接受这种支持,但在和财新传媒主编胡舒立的对话中,他也明确表达对央行考虑未来国家安全的敬重,并认为支付宝不仅仅是支付系统,关系到新一次金融洗牌,言语之中不乏逾越企业利益的深层次担忧。

仅从金融安全角度考虑,并没有明显证据表明网上支付涉及国家安全,银行业对外资开放也已成事实。全球最大的在线支付提供商PayPal构建于现有银行账户和信用卡的金融结构之上,在全球190个国家和地区有超过1.3亿的用户,可进行16种外币交易。华兴资本CEO包凡反问,“腾讯有6亿用户,百度是互联网最大的入口,新浪是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人人拥有数千万的学生,是不是每个都涉及国家安全,每个都应该让他们外国股东滚蛋”。

退一万步讲,认定雅虎、软银在支付宝中所扮演的角色到底是不是危害国家安全,那也是有关部门的事情,马云不能越俎代庖。在这背后,其实是国人极为熟悉的“民族主义”作祟。宗庆厚2007年与达能掀起商标争夺战中曾煽动民族情绪回应“中国人民已经站起来了。”该案于2009年达成和解,曾经是美国永久居民的宗庆厚被认为是不按市场经济规则行事的投机者代言人。蒙牛可能因股权被抵押导致被外资兼并时,牛根生借助人脉以民族品牌的名义含泪集资,夺回控股权。但在三聚氰胺事件中,蒙牛显然并没有真的替民族利益考虑过。 [详细]

 

胡舒立发表社评《马云为什么错了》引发大讨论,马云随后通过短信、电话等形式与胡舒立沟通达两小时以上,称其在基本事实不了解的情况下就开始评论了

 

当一个恶的结果已经种下,一万个善的理由都无法将其粉饰,硬要如此,那便是伪善。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编辑:鲁欣|另一面(微博)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