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普通人对精神病院一直存疑:患者在医院里有没有尊严?接受什么样的管理和治疗?最近四川资阳精神病医院受到网友关注,他们的病友不仅精神饱满唱革命歌曲,还组织比赛。近日,网易新闻走进四川资阳精神病医院对话院长陈德平。

提到他们刚举办过的红歌比赛,资阳精神病医院院长陈德平说:“唱红歌只是治疗精神病人的辅助手段,你只要看到这个照片就会非常感动”。他还表示,网友对此事的争议是因为他们对精神病医院不了解,病人只要唱起他们熟悉的红歌“就会觉得不一样”。

嘉宾简介
aaa

陈德平,资阳精神病院院长。

图集

更多

  四川省资阳精神病医院是民政局下面的一个独立事业单位,最初五几年的时候,它是专门收养“三无”精神病人疗养所,那个时候是叫疗养所。发展到现在,成了一家医院。

pic

11月26日下午,四川省资阳市精神病医院举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歌咏比赛。据《资阳日报》报道,病人想通过唱红歌的方式来表达热爱祖国之情。

pic

资阳精神病医院提到他们刚举办过的红歌比赛依然兴奋不减。院长陈德平说:“你只要看这些照片就会非常感动”。

pic

图为住院病人在练习书法。

pic

病人用报纸练习书法,写道:医患携手战心魔,回归社会。

pic

住院病人在医护人员的指导下练习书法。

pic

住院病人在劳动。

pic

医护人员举行以关爱病人为主题的演讲比赛。

pic

精彩语录

更多

对一些情绪上的变化,用音乐调节(情绪),肯定是有效的。比如说郭兰英唱的《我的祖国》,你一唱了以后,绝对不一样。

(歌唱比赛以后,病友们)走到哪里去,都会讲比赛(的情况),最后还要总结,包括走队形。。

对(批评我们的网友),我不发表任何评论。但是有一点,通过这件事(红歌比赛),能够促进我们社会关注、关爱、帮助这一块的弱势群体。

访谈实录

更多

嘉宾:陈德平

主持:颂杰

 

“一条大河波浪宽”,你一唱,绝对不一样

网易新闻:陈院长,请你给我们介绍一下资阳市精神病医院的发展历史。

陈德平:资阳精神病医院是民政局下面的一个独立事业单位,最初五几年的时候,它是专门收养“三无”精神病人疗养所,那个时候是叫疗养所。发展到现在,成了一家医院。我们医院现在全国民政系统里面,还是很有影响的。治疗方面,有药物治疗,二是工作治疗,三是劳动康复,就是通过劳动锻炼回归社会的功能,包括教他们一些技能,养殖的知识,养鸡、种植果树、种菜、种大棚,各种种植蔬菜的技术,这是我们在处于康复期的病人进行后续的、走入社会的锻炼。

网易新闻:你刚才谈到一种“音乐疗法”,什么是“音乐疗法”?

陈德平:音乐是调节人情绪的一种很有效的工具。“音乐疗法”针对的对象是有选择的,不能像网上炒作的,我们的(红色歌曲)就是治疗精神病人的,那是他们对精神病这种疾病不了解,不认识,对精神病这种疾病的治疗方法也不了解。“音乐疗法”应该是一种辅助治疗,比如说对一些情绪上的变化,用音乐调节它,肯定是有效的。可以现场实验,觉得现在心情不好,可以唱一些稍微高昂一点的,声音拖得很长一点的歌。唱完了之后情绪会得到很好的恢复。

网易新闻:比如说像什么样的音乐?

陈德平:比如说像“一条大河波浪宽”,这是郭兰英唱的《我的祖国》,你一唱了以后,绝对不一样。我们对康复训练期的病人,让他们唱《北国之春》,这是日本的歌曲。还有《血疑》也是日本的。音乐可以起到调节情绪的作用,我们对这些能使用的治疗手段尽量进行探索,去发现。

网易新闻:我看到在你们医院的墙上贴了一些歌曲的歌词,大部分是革命歌曲。革命歌曲一般什么时候让病人去唱呢?

陈德平:(摆手,未回答)。

网易新闻:情绪比较低落的病人,一般会让他们唱什么歌?

陈德平:改变情绪,要适应他的病症。因为音乐还有一个特点,比如说我们给他很多歌曲,让他自己选。他今天觉得很舒服,“就听这个吧。”因为每个人对音乐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为什么有些人喜欢听韩红的歌,有些人喜欢听邓丽君的歌?从情绪上来讲,举个简单的例子,你今天的心情本身就不好,再去唱忧伤的歌,它会带动你,把你纳入到忧伤的意境里去。音乐有这个功能,不然的话音乐如何去感染人呢?就是要用这种特性去感染人。

 

因为好听,想唱就唱了

网易新闻:你(们医院)是把这个唱歌比赛当做一个文化活动吗?

陈德平:肯定,你看我们打篮球、打乒乓球,羽毛球、下象棋、书画、刺绣。这是一个文娱活动的形式。

网易新闻:整个医院参与这个比赛了吗?

陈德平:是啊,每个人都参与的。

网易新闻:包括(比赛用的)舞台是他们自己搭建的?

陈德平:是啊,都是我们自己。你今天来看没有舞台吧?照片上有,现在没有了,我们是用板凳拼起来,固定,这样搞的(舞台)。

网易新闻:最后还要评奖?

陈德平:对,这个评奖就是一种鼓励。你看我们表彰的康复病人,每年都要开总结、表彰会,都要给他们发奖金、发新衣服。这就是满足他正常人的一种向上的情感。

网易新闻:参加这个比赛的(人)不要经过选拔?

陈德平:不选拔,每个人都可以参加,只要你愿意就行了。他是工疗嘛,平时也要唱歌,都要有的。

网易新闻:为了参加这个比赛,平时大家要组织在一起唱歌、训练吗?

陈德平:你只要看这些照片就会非常感动,你知道吗?谁在打拍子?是我们的病友,打得非常投入。那种感觉,你没有到现场是不会有感觉的。只有到了现场才会受到感染。特别让我感动,我们这部分弱势群体,他们的需要,他们的这种快乐,真的很令人感动。

网易新闻:你觉得比赛效果怎么样?对病人的心情有没有什么调整?

陈德平:肯定很好。走到哪里去,他们都会讲比赛(的情况),最后还要总结,包括走队形。其实这就看自己走得不整齐啊或者怎么样,都会总结这些东西。他们组织得很好的,像我们康复区的那些(病人)都非常高兴。

网易新闻:他们参加了这次比赛之后都怎么跟你说的呢?

陈德平:他们说明年还要搞,一定还要搞。

网易新闻:参加这个比赛的歌单是医院定,还是病友自己选?

陈德平:他们自己选的,这个很简单啊,有一些旋律他们熟悉了才能唱,不熟悉他能唱吗?你教他学他也不见得能学那么好。我告诉你们,你们这一代是唱网络歌曲的,而我们那一代呢?你让我们现在听网络歌曲,我们始终是听不明白你们的那个。而我们那个年代,那些歌都是催人奋进的,积极向上的。就像《北国之春》,就是因为好听,所以就唱了,想唱就唱了。

网易新闻:病友们选择最多的歌曲是哪种

陈德平:我看还是老歌多。

网易新闻:比如什么样的歌?

陈德平:什么样的歌都有,有一些好唱的,琅琅上口的。你不能说唱专业性的,那种要求高的他们也唱不了啊,你能唱吗?宋祖英的歌是很好听,你看模仿她歌声的有多少人啊?但是为什么有一些流行歌手唱出来的歌,很多人都会唱,几乎每个人都唱?有一些人甚至模仿流行歌曲比原唱唱得还好。为什么?他难度小,就是这么回事。

网易新闻:年龄大一点的病友来讲,他们比较熟悉的就是革命歌曲了?

陈德平:你说呢?

网易新闻:我看到有一些唱《走进新时代》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陈德平:这多好啊,他们都愿意唱。我们那个年代的人都能背,不知道你们现在能不能背。

精神病医院分为三种

网易新闻:你刚才提到精神病院有三个口的管理,分别是哪三个口? 

陈德平:全国的精神卫生大概分三个板块,一个是卫生系统主办的,是以治疗为主的;另一个是我们民政系统办的,要履行民政职责,收治、收养流浪、乞讨的这种“三无”精神病人。

网易新闻:什么叫“三无”病人?

陈德平:就是无固定生活来源,无固定居住场所,也没有劳动能力的。这是我们民政医院要履行的一个职责。包括精神病患者社会救助这一块,也是由我们来完成的。我们医院收养了那么多社会病人,而且他们就是我们的职工了,我们也是把他们当成我们的职工看待的。

网易新闻:卫生这一块呢?

陈德平:卫生主要是治疗这一块,比如说有专门的精神卫生中心,也有一些综合性的医院也有精神科,比如说华西。还有一个公安部门办的,叫安康医院。这些医院他们收治病人跟我们又不一样了。

网易新闻:所有的病人是怎么分块管理的?

陈德平:对,是首先急性期的,通过药物治疗以后,会转到我们的康复病区去。康复病区待病人稳定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就会把他转到开放病区去。在开放病区觉得行了,他愿意的话,就可以对他进行劳动康复,这样就有工资了。

网易新闻:我看到你们医院里有户外康复区,可以进行打篮球、羽毛球、乒乓球运动。一般什么时候会给病人开放这些区域?

陈德平:天天开放,比如说我们中午休息,3点钟他们就都出来了,到晚上吃饭之前,他们要治疗、吃药了,再回去。

网易新闻:哪些类型的病人可以出来活动?

陈德平:基本上全都可以,除了急性期的,我带你看了我们开放型的病区,他们是需要有家属陪伴的。

网易新闻:急性期的病人基本上还是不可以出来了,是吗?

陈德平:急性期病人还处在治疗阶段,不过那种病人很少。

出现争议,是因为大家不了解精神病

网易新闻很多的精神病人都得不到及时的救治,您认为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陈德平:现在我们的社会对精神病还是不了解,在网络上也可以看到。在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也不能说他是歧视,因为他不了解。但是确实有些人对此不了解,他们很难像你们这样进行深入的,走入我们这样专科性的精神病院,实地考察我们精神病人的生活、治疗和他们的康复。

很多人一说精神病,都和蓬头垢面、打架、伤人、毁物,和这些联系起来。所以在这方面,我们还需要社会上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一块,更多的人来了解。

网易新闻:您刚才谈到很多人不了解精神病院的运作。网上有的时候会出现这种(言论)----说精神医院的护理人员会有体罚、打病人的情况。

陈德平:我们医院肯定没有。为什么没有?第一,现在的“医患关系”大家都是很关注的,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引起的纠纷必然很多,但是我们医院基本上没有这方面的纠纷。为什么没有?因为我们确实把精神病人当成了我们应该关照、关爱的特殊人群。我们对医生、护士的职业道德、对他们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

能够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医生、护士都是非常崇高的,他们的待遇和其他的综合医院相比是很低的,但是确实他们从事的这份工作很崇高。很多病人(被收治)之前是流浪的,谁也不知道他是谁,你看我们现在资阳,在这里找不到一个(流浪病人),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资阳有一套完整的社会救助体系。

网易新闻:很多人对精神病的了解不多,可能是因为法律方面的缺失

陈德平:我看到一个消息,是说在全国,新增加了一个立法范围(包括了精神卫生),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好像有几个省已经有这方面的规范性的东西了。比如说广东也有、上海、北京也有。这些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出台了一个类似于《精神卫生条例》之类的东西。这个是一个法制的雏形。关于这个问题,全国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专家一直都在努力。我听他们上次学术会上在讲,这个立法的稿已经改了17稿了,现在咱们还没有定稿,但是我相信它会出来的。因为我们国家已经在重视这一块了,非常重视。

网易新闻:一些大城市的《精神卫生条例》都已经出来了,为什么全国性的法律这么难以制定呢?

陈德平:立法的问题是一个系统工程,它不是说你有一个什么意见、一个建议就可以写进去的,它有很多东西,既要符合立法的程序,同时内容也要符合实际,既要符合当前的实际,也要符合今后长远的,不能说今天把这个法立出来,明天就不适用了,那就变成一个“通知”,通知完了就完了。

立法之所以这么复杂,我想也许是有这方面的原因。精神卫生立法,之所以要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因为它还有法律与法律之间还有进行衔接。

在精神病医生面前,精神病是装不出来的

网易新闻:对精神病医院医生的考核是通过什么进行

陈德平:我们的考核是一个综合系统,主要是他的医德、医生、医术这些方面,医院有一套完善的管理制度。

网易新闻:经济方面会不会做一些考核?

陈德平:不考虑。你如果去考虑医生的经济效率(就不合适了),因为我们医院的性质还是以社会效益为主,叫福利医院。

网易新闻家属如果送病人过来的话,也愿意交钱。你们怎么鉴定这个人是不是精神病,是否可以收治?

陈德平:精神科医生他有他的诊断方法。也不是说谁要装成精神病,在精神病专科医生面前你也装不出来的。

网易新闻:有部描写精神病院生活的影片《飞跃疯人院》,里面有个矛盾--“精神病人自己说“我不是精神病人”,但他越这样说,别人觉得他精神病人。这种矛盾怎么解决呢?

陈德平:医生诊断与治疗,不是说今天你说你有(精神病就有),他要进行一个观察,观察很重要。还有一个,抗精神病类的药物对诊断也很有效。比如说你是正常人的时候,给你用抗精神病的药,可能一个小剂量的你也承受不了,但是这个药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才会慢慢的显效,这个药你能承受。所以说在精神病专科医生面前,精神病是装不出来的。

“有些人拿精神病人开玩笑,我对此只能无语”

网易新闻:以前有一个摄影家,叫吕楠,他拍过一些关于精神病人的照片,里面有一些话就说“精神病人也有他的尊严”。你亲身接触的这些病人,他们这种尊严感是什么?

陈德平:你看我到每个病房去,他们为什么都叫我,都对我很熟悉?这就很简单,大家都是相互尊重的。我们的医护人员非常尊重我们的病人,我们的病人也非常尊重我们的医护人员。

网易新闻:大家对精神病院有很多误解,你觉得最需要了解的是哪些方面?

陈德平:最需要了解的就是这些人群,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弱势群体。精神病患者的家庭非常贫困,精神病患者家庭面对外界的压力,也是非常困惑的。所以说真正的要理解他们,更多的去关心他们,而不是把他们那来调侃。调侃别人这是个人的权力,但是拿精神病人来调侃绝对是(不应该)的。至少应该多一分爱心嘛,多一些爱心,爱心多一些,调侃就会少一些。我是这样认为的。如果你没有爱心,又找不到笑料的素材,就拿精神病人开玩笑,我对此只能无语。其他的人,大家有这种正常人的感知、感觉的人,你们自己去评价吧。

网易新闻:像我们具体到“音乐疗法”,病人他能够坚持把一首歌唱完吗?他能够理解这一首歌的含义吗?

陈德平:许多人对精神病这一块的理解,就觉得好像病人什么都是紊乱的,实际不是的。他有一些情感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而且某些时候,比正常人的情感还要更加正常。比如说他对人的尊重,有时候远远高于一些所谓的“很有修养的”或者是自认为自己很有修养的人。也许他们并不如精神病人面对情感那么真诚,非常真诚。我告诉你,你知道吗?我去查房的时候亲身感受到了一个病人的情感,他摸我的衣服,问我“陈院长,冷不冷?”我说不冷。这些都是非常令人感动的。

网易新闻:有没有医护人员因为对病人不好被解聘的?

陈德平:有。我们新进了一批工作人员,他们有的对这份工作不认真,我们解聘了好几个。

网易新闻: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陈德平:就是对病人不负责任,这个不负责任包括对病人的理解、认识。有些人不热爱这个工作。比如他说“我学护士不是我要学的,是我妈让我学的。”这样的话他到了这个岗位以后,就觉得这个岗位不好,所以工作就不认真。对这种人很快工作就解聘了。

网易新闻:你觉得“唱红歌”的新闻出来以后,为什么有这么多网友发出批评

陈德平:他们可能没有像你们这样深入的了解我们这部分病人,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像你们这样进行了深入的了解以后,我想你们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为什么?你们了解。对他们(批评的网友),我不发表任何评论。但是有一点,通过这件事,只要能够促进我们社会关注、关爱、帮助这一块的弱势群体,特别是你们来进行实地的考察、来看,我给你们的照片不是假的,不是说知你们今天要来,我现去照的,肯定不是,不是做假的,做假也来不及。

我们那个舞台就是病人搭起来的,你看这个照片难道不感动吗?所以我对这个问题也不去评价,评价它干嘛呢?但是有一点我也很高兴就是能够引起你们的关注,今后可以推动我们全国精神卫生事业的发展。

更多“另一面”访谈

更多
编辑:刘颂杰 夏小兽 宋潇  视频:林琳 易腾出品:网易新闻另一面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