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中广网 网易 联合对话

李小林:带着中国工人上美国国会

本期嘉宾

李小林 李先念之女、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

热点问题

问:您是什么时候通过什么程序被推选为全国政协委员的?

答:我是第十届就担任了全国政协委员,到现在已经有8年的时间了。我们对外友好协会本身就有两位领导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一位是我们的陈昊苏会长,还有一位就是我,这已经成为一种程序了。

问:有没有人因为您是全国政协委员,向您求助的?

答:这个好像真的没有,我们都是主动跟他们了解情况。作为政协委员,职能就是参政议政,帮助国家建言,提出一些我们想说的话,供我们的领导、中央或者是政府参考。

问:政协委员的发言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民意?

答:其实我们3000多名政协委员本身就是从基层来的,很多人都是我们国家的精英,不可能提出来一些脱离群众或者脱离民间心声的提案,只是说提案的深度或者是广度,参考价值到底有多大,这个需要进一步提高。

代表观点
  • 经历:留学美国对我一生都非常重要

    美国的教育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鼓励你创新,可以说根本不存在“守旧”这个词,大家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寻找着自己发展的道路,所以最大的印象和体会就是美国的教学,是鼓励人们创新的一种教学体制。 [详细]

  • 交流:带着中国工人上美国国会

    中国物美价廉的产品实际上也是美国人民的需要,但是由于他们的意识形态,把所有不好的问题都扔到中国这个“筐”里头,这对我们是非常不公平的,所以让我们的工人去美国国会讲讲我们的感受。[详细]

  • 成长:“谁敢经商就打断你们的腿”

    我爸爸当财政部长,管计划、计委后来又管外交,有多少个文件和项目是从他手里批过去的?如果我们那个时候去搞点不正当的,那还是很有条件的,可是我们家确实没有一个人去做这种事情。 [详细]

访谈实录

嘉宾:李小林

留学美国对我一生都非常重要

主持人:我注意到,您曾经在美国留过学,是什么时候去的?

李小林:我是在1982年和1983年,在美国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习美国历史,并拿到了硕士学位。

主持人:那次学习的经历对您的影响大吗?

李小林: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当时中国刚刚实行改革开放,中国在方方面面可以说和美国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我们那个时候也没有今天这么开放。我在武汉大学读书的时候,只有一位美国老师,早晨只能听到自己的英文广播,也没有这么多的电影、杂志、书刊、报纸,所以学习的条件相对来讲还是比较封闭的,突然一下到了美国,我们的教学体制和美国的体制也完全不一样。

我为什么说美国的读书经历对我一生当中都非常重要呢?美国的教育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鼓励你创新,可以说根本不存在“守旧”这个词,大家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寻找着自己发展的道路,所以最大的印象和体会就是美国的教学,是鼓励人们创新的一种教学体制。

带领“实话实说代表团”,工人农民进国会

主持人:最近中美关系出现了一些摩擦和波折,您如何看待现在这种状况?

李小林:现在中美关系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有些是属于意识形态的问题,有些是属于双方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存在着不同的意见,比如贸易的摩擦问题。只能这样讲,作为我们多年来从事中美民间交往的人士来讲,我们认为民间交往的力度应该进一步加大。因为美国的国会议员是民选的,美国的总统也是民选的,他们认为自己是代表着美国的民众和国家的利益的,我们认为我们应该代表我们中国的国家利益和老百姓的利益,所以就发生了一些碰撞。双方还是应该冷静下来,共同寻找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但是这也说明我们在宣传上和一些民间交往上的力度还不够,还需要进一步加大。

主持人:就友协来讲,您准备采取一些什么样的措施?

李小林:我们大概在4月份准备带第五批“实话实说代表团”去美国,但是它不是崔永元的那个“实话实说”,而是我们的“工人、农民进国会”,到国会议员那里去进行交流,我们准备带我们轮胎厂、纺织厂的工人到美国。

我们就是想不明白,你的经济不好,怎么能够无缘无故赖到我们中国产品的头上?我们觉得中国物美价廉的产品实际上也是美国人民的需要,你即使不用我们的产品,也可能去用印度或者其他国家的,也并不能提高你们自己的就业率,解决你们的失业问题。但是由于他们的意识形态,把所有不好的问题都扔到中国这个“筐”里头,我觉得这对我们是非常不公平的,所以我们也让我们的工人去讲讲我们的感受,我们在中美贸易的平衡上实际还是做出了不少贡献的。美国曾经有一个作家写过“没有中国产品的一年,他将生活在沙漠里”,其实中国的产品已经深入美国市场,也很受美国人民的欢迎和喜爱,但是不要把它意识形态化。美国历来讲自由贸易,为什么这个时候就不自由贸易了,就搞贸易保护主义了?我觉得他这是双重标准。

“不倒翁”李先念,不争名不争利

主持人:外界都说李先念主席是一个“不倒翁”,行事比较低调,他这种做事的风格对您有多大的影响?

李小林:我父亲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不争名也不争利,他永远把国家的利益和党的利益放在最高的位置上,有很多东西我们越活到我们这个年龄的时候,越往回看就越觉得他很伟大。有人说他是“不倒翁”,毛主席还说他是“将军不下马”。他的西路军可以说当时在甘肃的倪家营子一带打得非常残酷,就剩下五、六百人,我父亲把他们带回到延安。倪家营子那个地方几乎没有什么树,马匪骑兵非常厉害,红军那个时候是单衣单裤,连续三个月没有一天吃过一顿饱饭,或者没有一天能睡一个安稳觉。这样的话我觉得一天两天可以,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都是这样,没有坚定的革命意志是不可能坚持下来的。

最主要是他带着五、六百人回到的延安以后,被连降了六级,从一个军政委降到了一个营长,要换了一般的人根本就觉得这个事情太想不开了:冒着生命危险把队伍带回延安了,但是最后还受到这样的处理。最后毛主席听说以后说这样对他是不公平的,又把他恢复到新四军五师当师长,他去的时候只有两、三个人,没有两、三年的时间就发展成几万人,又发展出一支革命队伍来。

我爸爸一生从来都无怨无悔,他心里当然也不会是非常接受这样的现实,但是他从来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通过组织反映自己的想法。这次胡主席在我父亲诞辰100周年的时候做了一个很重要的讲话,就把这一段历史充分肯定了,说他们是执行中央的指示,而不是为了分裂主义路线,我们非常感谢胡主席对他这一段的历史给了一个非常清楚的界定。

毛泽东说,“你不干,那我只好把宋子文请来了”

中原突围又是一段故事。我们三万人拖住了国民党三十万人,有人说这是打响了解放战争的第一枪,毛主席当时是以为中原这一力量要被牺牲了,因为太多国民党军队了,但是没有想到我父亲带着这三万人突出来了,毛主席就觉得我父亲还是有指挥才能的,所以毛主席就讲他是“将军不下马”,还是很欣赏他的才能和为人,以至于在1949年中国解放以后,我父亲是第一任湖北省省长、省委书记和军队的一把手。

毛主席非常会用人,从哪里来,就把他派到哪里去,就像我们会长陈昊苏的父亲陈毅元帅,就派回到上海当市长;彭真同志就是在北京市当市长,从哪里来的,都给你布置好了,所以我父亲到了湖北以后,很快就把百废待兴的这种局面打开了,包括解决粮食问题、土匪的问题、水利建设的问题,因为他毕竟是一个农民出身的干部,很了解当地老百姓的情况。湖北省“荆江分洪”也是我父亲当时的一个成绩,所以毛主席就在1954年的时候决定让他到中央任职,主要是让他当财政部的部长。

我爸爸只念过三年私塾,而且他跟我说“我在抗大的数学根本不及格,只得了2分”,但财长是整个中国的财政都要他来管,所以我爸爸就坚决不干,后来毛主席就说了“你不干,那我只好把宋子文请来了。”我父亲才赶鸭子上架当了这个财长,没想到一当还当得挺好,连当时的薄一波后来都说“当时我真替他捏一把汗,没想到他还真管得挺好”。

主持人:他在政坛的地位比较稳定,跟他低调的行事风格是不是有一定的关系?

李小林:对,我爸爸这个人是农民嘛,历来都认为自己是农民干部,他总在讲打仗他是跟徐向前元帅学习的;理财是跟陈云同志学习的;外交是跟周恩来总理学习的,他把他们视为自己的老师,最主要的还是紧跟着毛泽东主席,作为第一代的领导核心,他非常尊敬毛主席,这就叫理想和信念。

父亲从来不跟家人谈国事

主持人:1976年粉碎“四人帮”的时候,您当时应该已经大学毕业了?

李小林:对,我已经回到北京了。我爸爸这个人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从来不跟家人谈国事,他当时就讲,最大的保密就是你啥也不知道,不跟你说任何事,你就保住秘了。当时的情况我们真的不是很了解,因为他从来不在家里谈国事,在家里就谈家事,不谈国事。后来胡主席在讲话里面也做了一个很好的界定,说他和当时的华国锋主席、叶剑英元帅在粉碎“四人帮”的时候起了重要的作用,使邓小平复出,我们改革开放才能像现在这样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主持人:当时在家里有没有感觉到气氛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李小林:我爸爸这个人在家里从来也不多言多语,而且要求我们也非常严格,你看他每天都在沉思,好像在想着什么事,但是你很少看到他有非常高兴的时候,他开怀大笑的时候比较少,所以我们也不敢多说话,这是事实,你问我哥哥姐姐他们都会这么讲。

父亲说,“谁敢经商就打断你们的腿”

主持人:他虽然主管经济20多年,但是一直要求你们不许经商?

李小林:对,我写一篇文章《大爱》,因为我父亲说“你们谁敢经商就打断你们的腿”。我曾经跟他吵过一次,也不叫吵,就是争执,我说“你又不许我们当官,也不许我们出名,还不许我们经商,那我们怎么活着?除非你把我一辈子放在你的战车上让我跟着你走”,但这又是不可能的。可是他确实在那个时候,在很多人都在经商的情况下不允许我们经商,所以我们家的哥哥、姐姐、我,我们都没有经商。

主持人:有没有问过他主要的考虑是什么?

李小林:因为他觉得往往一经商,人家就会觉得有“权钱交易”,容易使老百姓感到心理不平衡,觉得你们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你总比别人享受更多的优惠。你想我爸爸当财政部长,管计划、计委后来又管外交,有多少个文件和项目是从他手里批过去的?如果我们那个时候要是说去搞点不正当的,那还是很有条件的,可是我们家确实没有一个人去做这种事情,大家都觉得那就是国事,跟你家里没有任何关系,家里人也不应该参与任何这样的活动,所以他要求我们非常严格。

国家代表系列专题

编辑:刘颂杰 任冠军 宋潇  出品:网易新闻另一面

返回顶部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