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在中国发射第一个太空实验舱“天宫1”号之际,网易探索通过电子邮件独家采访美国著名航空航天作家帕特·道金斯,作为曾经采访过第三个登陆月球并管理国际空间站宇航员的资深新闻记者,他是如何看待国际空间站这种大型太空工程,并展望在未来太空探索领域中国的前景与可能,他认为中国借助新的科技可能会成为首先送人登上火星的国家。

嘉宾简介
aaa

帕特·道金斯:美国著名航天航空作家、资深记者,曾报道103次NASA太空任务,并与第三个登上月球的宇航员对话。当前任职阿拉巴马公共电台要闻部主任。

核心观点

Q1. 作为一位报道过103次NASA太空任务的资深航空航天新闻记者和作家,您怎样看ISS这个项目?您认为国际空间站能为人类做什么,其价值何在?

帕特·道金斯我认为是国际空间站教会了NASA怎样在太空中建设并管理一个大型的建筑工程。同时,美国也学会如何与其他国家如俄罗斯,欧盟国家,加拿大以及日本等建立合作。

Q2.在您采访历史中,宇航员对ISS是怎样的感情和态度?他们怎样看待国际空间站?

帕特·道金斯美国的宇航员们只是希望在太空里傲游。最近这次航天飞机发射任务对宇航员来说,意味着这是目前唯一能在太空工作的机会。

Q3.在布什时代,ISS被视为从地球到月球的一个跳板。有评论认为,把ISS当作太空探索的跳板是短视的行为,您怎么看ISS曾经的这个定位?

帕特·道金斯“跳板论”我认为没什么道理。布什总统只是希望建造一个新的太空舱并且通过运载火箭把宇航员送到月球上去。火箭是用于航天飞机太空固体火箭助推器的大版本。

Q4. 您曾经跟阿波罗登月的一位宇航员对话过,还记得他是如何看待国际空间站的吗?

帕特·道金斯NASA宇航员皮特·康德拉也曾经搭乘“阿波罗12”号飞往月球,成为第三个登陆月球的人。在1973年,康德拉被任命指挥管理NASA的第一个空间站“太空实验室”。他曾经告诉我,执行这次任务对他来说,比在月球上行走感觉更棒!

 

Q5.您怎样看待NASA选择与商业性航空组织,例如与SpaceX公司合作?

帕特·道金斯曾经有一部美国的老电影叫做《2011年太空漫游》。这部电影传达出来的信息是,当人类宇航员开始探索深空的时候,做太空中的生意是能赚大钱的。NASA正要做的同样的事情,就是给私人宇航集团机会,让他们运送宇航员进入国际空间站,从而NASA可以匀出足够的时间和金钱把精力放在更大的太空项目上,例如登陆火星。

Q6.一旦几个国家宣布终结ISS的寿命,除了坠毁它还会有其他选择吗?

帕特·道金斯当年俄罗斯做出和平号在2001年终结其使命并坠毁的决定的时候,NASA的宇航员就感到了一些哀伤。一些NASA的工作人员曾经计划用航天飞机带回一些和平号的残片回到地球,让这些部分能够在博物馆中展览。还有一些建议认为,应该将和平号推送如一个更高更安全的轨道中,直到有一天找到解决方案,能够将它带回地球我想,国际空间站如果“寿终正寝”的时候,应该也会面临“和平”号同样的命运。

Q7.您怎样看待中国即将发射的的天宫一号?

帕特·道金斯我想这应该是一次令全中国人民感到振奋的时刻。2003年中国第一次进入太空的太空人杨利伟,让中国成为可以载人进太空的3个国家之一。

Q8. 中国将要送宇航员进入太空建设天宫项目,你怎样看待国际太空竟赛?

帕特·道金斯中国正崛起成为新一代太空任务执行者和探索者,将会从最新的科技汲取力量,或许成为让人类首先登陆火星的国家。  

 

Email连线实录

嘉宾:帕特·道金斯

提问:网易探索

一、空间站的定位、作用、意义

网易探索:作为一位报道过103次NASA太空任务的资深航空航天新闻记者和作家,您怎样看ISS这个项目?您认为国际空间站能为人类做什么,其价值何在?

帕特·道金斯:我认为是国际空间站教会了NASA怎样在太空中建设并管理一个大型的建筑工程。同时,美国也学会如何与其他国家如俄罗斯,欧盟国家,加拿大以及日本等建立合作。例如,欧航局曾经想要建造“凡尔纳”号货运飞船为国际空间站运送供给,但当时设计工作其实是在国际空间站早已进入预定轨道后才开始的,这就意味着不能测试“凡尔纳”号的全部组件以确保它可以保证完美地跟国际空间站对接。但在各国的共同努力下,它成功了,而且取得了惊人的成功(对接后,飞船还将利用了自身动力提升国际空间站运行轨道,使国际空间站处于更安全位置)。

网易探索:国际空间站自从诞生以来,一直存在着“认同危机”,美国大众对于国际空间站是什么态度,是否对此项目充满鼓舞和崇拜的情绪还是会有质疑和指责的态度?

帕特·道金斯:美国大众对美国宇航局的太空项目上的兴趣总是随着重大事件的发生而转移。当NASA在六月执行最后一次太空飞机发射项目时候,美国媒体铺天盖地都是对此新闻的报道。我就曾应邀为英国广播电台(BBC)以及中东的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 TV)执行过这个项目的报道任务。而当NASA总是在做一些例行公事的项目时,美国民众对此没有特别大的兴趣。

网易探索:在您的新闻职业生涯中,有哪些关于太空任务的深刻记忆?尤其是关于宇航员、太空生活及ISS的?

帕特·道金斯:我的第一次太空发射报道是在1986年,关于挑战者号爆炸的。众所周知,这次航天飞机事故导致7名宇航员死亡,其中包括一名学校老师克利斯塔·麦考利芙。这篇报道在NASA和美国人中产生了很大的反响。没有人会认为一架航天飞机会发生爆炸。而更鼓舞人心的报道,则是人类宇航员在太空中解决各种难题的,一个航天飞机的机组人员修理好了著名的哈勃太空射线望远镜,就像为一个视力模糊的近视眼安装上一个“眼镜”。在接下来的太空任务中,三名宇航员拯救了一个通讯卫星,他们穿着沉重的宇航服在空间站外进行了太空行走……这些都是巨大的冒险,但就是这些让美国宇航局感觉棒极了。

网易探索:在您采访历史中,宇航员对ISS是怎样的感情和态度?他们又是怎样看待国际空间站、如何看待自己所执行的太空任务?

帕特·道金斯:在我看来,美国的宇航员们只是希望在太空里傲游。最近这次航天飞机发射任务对宇航员来说,意味着这是目前唯一能在太空工作的机会。最近为NASA执行太空穿梭任务的俄罗斯“进步号M-12M”火箭发射失败,并没有成功地进入预定轨道。俄罗斯这种型号的火箭,目前是唯一能为国际空间站运送宇航员和货物供给的方式,但这次失败也让NASA对俄罗斯运载火箭的稳定性和安全性产生了动摇。

网易探索:在布什时代,ISS被视为从地球到月球的一个跳板。有评论认为,把ISS当作太空探索的跳板是短视的行为,您怎么看ISS曾经的这个定位?

帕特·道金斯:“跳板论”我认为没什么道理。布什总统只是希望建造一个新的太空舱并且通过运载火箭把宇航员送到月球上去。火箭是用于航天飞机太空固体火箭助推器的大版本。当时对用大火箭运送宇航员直接登录月球的想法遭到了驳斥,被认为这种火箭无法直接飞往月球并且会威胁到宇航员的生命安全,因此它被舍弃了。

网易探索: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人类返月计划被叫停,美国要将目光投向更遥远的火星,您认为ISS在这一新的任务中,ISS将会发生何作用?

帕特·道金斯:在美国宇航局开始建造一个新的,能够比国际空间站还要远离地球并能进入深太空的大火箭之前,国际空间站会让宇航员保持在目前的轨道上。在1972年阿波罗计划之后,美国宇航局逐渐经停止了探月行动。在未来几年,建造一个大的火箭是送人登录火星的第一步。

二、关于载人航天

网易探索:可以给我们讲一下你采访过的宇航员在太空中的故事吗?关于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中较为令人印象深刻和有趣的部分。

帕特·道金斯: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在太空工作,NASA曾经认为这一点是不可能的。空间站的组员们穿着厚重的宇航服漂浮着工作,宇航服的外部还链接者长长的电缆线。仅仅在5年以前,太空行走和工作被认为仍然是难度很大的,但是在国际空间站,NASA掌握了这一技术。

网易探索:NASA已经唤醒了他们的机器人宇航员Robonaut 2,为什么NASA要用机器人取代人类宇航员?

帕特·道金斯:NASA经验丰富的太空漫步者曾经说过,在国际空间站或在航天飞机上工作是非常辛苦的。宇航员们需要穿着大约300磅中的太空服,并且出舱之后一干就是八个小时。后而笨拙的手套让他们的胳膊感到疲倦,甚至出现过在穿着厚厚的太空服工作的时候,宇航员伤到他们的肩膀。而把一些工作交给宇航员R2去做的话,可以让空间站的宇航员生活得更轻松一些。

网易探索:您曾经报道过103次航天飞行任务,其中有十次是航天飞机对接和平号空间舱的。您如何看待俄罗斯实验舱?如何评价各国的宇航员?

帕特·道金斯:早在1995年-1998年的时候,通过10次航天飞机飞往早期的俄罗斯“和平”号空间站,NASA学会了建设国际空间站。美国的宇航员在和平号上生活了28个月,在“和平”号上逗留的期间,处理了很多紧急突发事件,其中有一次一架无人驾驶的“进步”号航天飞机在对接过程中,撞击到和平号,这次撞击导致了严重的空气泄漏。NASA宇航员和俄罗斯宇航员解决了这次危机,保住了和平号空间站。

此后的和平号任务中,美国宇航员杰瑞与他的俄罗斯宇航员搭档们还遭遇过一次舱内火灾。舱内的氧气发生装置因为故障着火,大约三英尺长的火焰像喷灯一样喷涌出来。到处是烟雾,全体队员几乎要放弃空间站搭乘救生飞船离开。杰瑞他们最终熄灭了这场大火,再一次拯救了空间舱。

日本方面则向NASA证明了他们是有价值的国际合作者。日本的“希望”号隔离舱是国际空间站上最大的科学实验舱。日本宇航员也在太空从事了许多重要的试验工作。1997年,宇航员上井隆雄完成了太空行走,在漂浮状态下修补了一颗坏了的卫星。

网易探索:我们看到俄罗斯的“进步”号货运飞船出现事故频率很多,除了2010年与ISS对接失败之外,最近它又在一次执行发射任务时没能进入预定轨道。国际媒体分析认为,俄罗斯在太空探索领域出现的问题说明,该国的人才出现的断层,缺乏年轻的航空航天专业人才。您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和分析?

帕特·道金斯:奥巴马总统期冀在NASA终结航天飞机项目之后,能够有私人性质的航空公司来建设新的运载火箭以及太空飞船,将宇航员送入国际空间站。一些这样的工程师在上世纪20-30年代就开始致力于研究新的太空舱,这些新的太空飞船可以带着年轻的宇航员进入太空项目。如果NASA为火星任务建造他自己的大型火箭,他们将更需要下一代太空工作者来让这个项目成功进行。

网易探索:从技术层面来讲,在国际空间站的建设过程中,飞船与ISS对接是一个非常精确的工作环节,2010年就出现过俄进步号货运飞船与国际空间站对接失败,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帕特·道金斯:航天飞机等飞行器与空间站的对接是各国需要掌握的非常重要的一项技术。当中国发射他的天宫1号空间站的时候,目标之一就是测试神舟飞船与其对接,然后中国会将宇航员送往空间站生活和工作。同时,能够让无人飞船与天宫一号实现对接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食物等供给让太空任务变得更长。俄罗斯曾经通过他们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发射的“礼炮”6号和7号太空舱,掌握到了对接技术。这两个太空舱一个各有一个前门和后门,机组人员可选择飞船对接前门或后门。这是一套很棒的系统。最近俄罗斯为空间站发射的项目失败其实挺严重的,因为目前俄罗斯飞船是为国际空间站运送食物、燃料的主要途径。

网易探索:您曾经跟阿波罗登月的一位宇航员对话过,还记得他是如何看待国际空间站的吗?

帕特·道金斯:1969年在阿姆斯特朗登月成为第一个在月表行走的人类之后,NASA宇航员皮特·康德拉也曾经搭乘“阿波罗12”号飞往月球,成为第三个登陆月球的人。在1973年,康德拉被任命指挥管理NASA的第一个空间站“太空实验室”。

“太空实验室”在飞往预定轨道的时候受到损坏,这个实验舱失去了它的一个太阳能电力法点半,一大片保护屏也被撕破了。康德拉与机组成员成功地进行了太空行走,修复了这个太空实验舱。他曾经告诉我,执行这次任务对他来说,比在月球上行走感觉更棒!30年前,他去世了。

网易探索:在NASA停止航天飞机项目之后,美国如何向ISS接送宇航员以及物资供应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NASA透露在此之后,与ISS的联系将通过俄罗斯宇航局的航天飞机执行。这样的抉择是否会让ISS收到外交关系的影响?

帕特·道金斯:“商业太空的士”应该可以降低美国宇航局向国际空间站运送物资的成本。现在,为了向空间站运送物资已经花了NASA3000美元/磅。降低太空飞行的成本可以增加多次飞行的机会。“商业太空的士”是向国际空间站运送宇航员和货运飞船的唯一途径,这其中包括来自NASA国际合作伙伴,例如俄罗斯、日本、欧盟以及加拿大的人员。

网易探索:您怎样看待NASA选择与商业性航空组织,例如与SpaceX公司合作?

帕特·道金斯:曾经有一部美国的老电影叫做《2011年太空漫游》。在这部电影里,一个人通过泛美航空公司创建的太空飞机飞往太空。他参观了一个太空空间站,这个空间站隶属与希尔顿酒店集团。泛美与希尔顿,都是真实的公司。这部电影传达出来的信息是,当人类宇航员开始探索深空的时候,做太空中的生意是能赚大钱的。NASA正要做的同样的事情,就是给私人宇航集团机会,让他们运送宇航员进入国际空间站,从而NASA可以匀出足够的时间和金钱把精力放在更大的太空项目上,例如登陆火星。

三、空间站的未来

网易探索:国际空间站可能在2016年后停止使用,如是这样请问您怎么看待国际空间站的未来?

帕特·道金斯:奥巴马政府曾经宣布2020年将要开始探索小行星,而且可能在2030年的时候将人类送往火星。该计划将要在2020年终结国际空间站的使命,这样宇航局就可以将钱投入到小行星和火星的探索中来。这个有些令人羞愧,因为国际空间站才完全建好没几年,而且当它飞过夜空的时候,地球上的人还可以看到它。

网易探索:一旦几个国家宣布终结ISS的寿命,除了坠毁它还会有其他选择吗?

帕特·道金斯:其实,当年俄罗斯做出和平号在2001年终结其使命并坠毁的决定的时候,NASA的宇航员就感到了一些哀伤。一些NASA的工作人员曾经计划用航天飞机带回一些和平号的残片回到地球,让这些部分能够在博物馆中展览。还有一些建议认为,应该将和平号推送如一个更高更安全的轨道中,直到有一天找到解决方案,能够将它带回地球……而最后的方案是选择让和平号在大气层中燃烧,并最终在大西洋上坠毁。我想,国际空间站如果“寿终正寝”的时候,应该也会面临同样的命运。

网易探索:您认为人类还会建造类似ISS这样的多国大型空间站吗?

帕特·道金斯: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曾经邀请很多国家参与国际空间站项目。他的这项计划是美国、俄罗斯、欧盟、加拿大以及日本联合起来在太空进行与战争无关的研究。这让NASA学会了与异国文化相处,这些文化习惯也令做事风格迥异。例如在航天器设计和建造阶段,NASA习惯做大量的文书工作,而俄罗斯对太空项目则只记录非常少的文书,这一点令NASA感到很诧异。当然,俄罗斯的空间站试验舱部分也运行得非常好。

网易探索:对于太空探索的未来,你有什么远见?

帕特·道金斯:每一个人都梦想发现在遥远的恒星周围发现一颗类地行星,也许这颗星球上也存在着高度文明的生命。如果我们确定这些,那么这个地球上许多的战争将不足一提。在太空中的宇航员经常说,当你身在太空里的时候你会明白:太空是无国界的疆域。

四、中国的空间站

网易探索:您怎样看待中国即将发射的的天宫一号?

帕特·道金斯:我想这应该是一次令全中国人民感到振奋的时刻。2003年中国第一次进入太空的太空人杨利伟,让中国成为可以载人进太空的3个国家之一。天宫一号的发射是中国建立永久性空间站的第一步。在1970年代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美国和前苏联首度发射了他们的“天空实验室”和“礼炮空间舱”,而现在我很高兴看到中国也将发射第一个空间站。

网易探索:您认为中国天宫一号会成为国际空间站将来的组成部分吗?

帕特·道金斯:曾经美国认为他们永远都不会跟俄罗斯合作太空项目,究其原因有恐惧和不信任两方面原因。但是,当双方同意合作之后,却发现这是双赢。例如,俄罗斯太空飞船将人类运送到空间站。当2003年俄罗比亚号航天飞机解体事故发生后美国着手调查事故原因时,俄罗斯的太空船是目前唯一运送宇航员进入国际空间站的方式。而当俄罗斯货运飞船发射失败后,还会有欧盟和日本的货运飞船可以继续为国际空间站输送供给,这对各国的情谊有好处。

网易探索:中国将要送宇航员进入太空建设天宫项目,你怎样看待国际太空竟赛?

帕特·道金斯:在太空探索的领域,中国人有许多值得骄傲的大事。太空人杨利伟就像是NASA的宇航员艾伦·谢泼德、俄罗斯的宇航员尤里·加加林一样的人物。这三位,都是他们国家第一个进入太空的功臣。中国太空项目的价值在于它是崭新的,因此充满更多的生命力;而美国宇航局的航天飞机则是上世纪70年代设计制造的,国际空间站也是在上世纪90年代设计的,这些都显得老而陈旧了。中国正崛起成为新一代太空任务执行者和探索者,将会从最新的科技汲取力量,或许成为让人类首先登陆火星的国家。

注:帕特·道金斯是美国阿拉巴马州公共电台要闻部主任,知名航天记者、航空航天作家,他曾报道过103次NASA太空任务,出版过《Trailblazing Mars: NASA's Next Giant Leap》(翻译:YAN)

出品:网易探索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