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自2012年12月以来,成都市乃至四川省,反腐力度空前。当地政商两界的重量级人士,被调查者众多。在国资民营企业领域,张俊、何燕、刘汉等多位重量级人物遭调查;在政界,郭永祥、李崇禧等人均牵涉官商勾结利益链。本文特此盘点官商勾结的几种“生意经”。

“黑白”两道通吃 项目获政府支持


    刘汉是个复杂的人。一方面,他捐资助学,甚至还捐了上亿元给云南治理滇池;另一方面,广汉、绵阳、什邡当地人都知道,他是混黑社会出身的。


    据《今日早报》报道,资源矿业大佬、汉龙集团董事长刘汉被警方“控制”,他曾经以512地震中 屹立不倒的“刘汉希望小学”名满天下,捐款两千多万,被誉为“四川首善”,但同时,他也被传为是川中的黑社会大佬,黑白两道都要给面子,旗下豪车无数。他行事凶猛,曾被生意对手买凶暗杀,大难不死,对手却被判死刑;他以近百亿收购海外矿场,而如今却身陷囹圄。可谓传奇人物。

  汉龙集团,顾名思义,就是刘汉、刘沧龙俩把兄弟名字各取一字而成,他们很低调,但也很有钱,财富被估值为180亿,刘汉好豪车,有劳斯莱斯幻影、兰博基尼LP640、宝马645、悍马H2、奔驰普尔曼等豪车。

  在2008年512大地震,震区的校舍纷纷垮塌,但离北川县城15里路的邓家海元村山中的希望小学却不仅教学楼丝毫没有垮塌,而且483名小学生以 及教职员工全部安全撤离。被网友喻为史上最牛希望小学。那所小学正是刘汉捐资兴建的,由其办公室主任句艳东受命亲自监理。此事一经报道,刘汉名满天下。 2010年,刘汉更是以2510万的捐款额成为四川“首善”。

  但刘汉是个复杂的人。一方面,他捐资助学,甚至还捐了上亿元给云南治理滇池;另一方面,广汉、绵阳、什邡当地人都知道,他是混黑社会出身的。

  据当地人介绍,刘汉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过KTV,是当时广汉黑帮的“扛把子”,没他摆不平的事情,后来做金属期货发家,才做起了正经生意,并结识了 诸多高官,在当地更有势力,黑白两道都要给面子,普通官员都得让三分。他先后收购、重组、控制四川第一家上市公司,金路集团;实际控制德阳市天然气公司, 实际控制绵阳丰谷酒业,甚至涉及德阳文庙广场拆迁建商铺。另外,峨眉山半山七里坪别墅群,也是他旗下的宏达集团一大力作。

  据说,刘汉和四川省各级政府保持良好关系,诸多项目得到政府、银行的大力支持,一些亲戚在政府部门和下属公司工作。

  刘汉、刘沧龙生意的成功,也让他们获得了诸多荣誉。表兄弟俩分别是四川省第十届政协委员、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刘沧龙还曾任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还让他们成为了当地不少青少年的偶像看看汉哥多牛逼,读书有屁用,只有像刘汉那样混社会才能成功。

  当然,传闻是否属实,一时还真不好说。但刘汉的确差点被人买凶杀掉。1996年秋天,资本大佬袁宝璟怀疑在四川成都炒期货时,损失9000余万元是 刘汉与证券交易所修改规则所致,便派人去杀掉他,持枪歹徒朝他停放的汽车开枪,幸好,刘汉运气好,大难不死。到了2005年1月13日,袁宝璟被辽阳法院 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而据公开报道,刘汉于90年代中期抓住国内钢材现货和期货市场的价格落差,大量收购成钢、重钢的库存产品拿到期货市场沽空,一举获利近亿元。刘汉还是当地期货市场的大腕,1996年那件案子或许真没那么简单。

  从九十年代中国资本市场的草莽时代拼杀出来,刘汉很不简单。特别是这些年,刘汉指挥着“宏达系”先后入股中国国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四川信托,通过复杂的资本运作,借壳运作了不少项目。

 


    在2008年512大地震,震区的校舍纷纷垮塌,但离北川县城15里路的邓家海元村山中的希 望小学却不仅教学楼丝毫没有垮塌,而且483名小学生以 及教职员工全部安全撤离。被网友喻为史上最牛希望小学。那所小学正是刘汉捐资兴建的,由其办公室主任句艳东受命亲自监理。此事一经报道,刘汉名满天下。 2010年,刘汉更是以2510万的捐款额成为四川“首善”。

 

结识“人脉资源” 频获央企订单


  2013年7月24日,四川省纪委相关人士证实,四川明星电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广元被调查。


  2013年7月24日,四川省纪委相关人士证实,四川明星电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广元被调查。

  据新京报披露,主营业务为普通和特种电缆生产、销售的明星电缆,创办后的发展可谓“神速”。有公开报道称,李广元及其创业团队,不到8个月的时间,“就在一片荒地上完成了明星电缆一期工程建设,当年实现销售收入2亿多元”。

  更“神奇”的是,《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称,2004年,尚未正式投产的明星电缆,就被四川省科技厅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并在投产一年内,拿到了当地电信、石油系统的多个订单,成为主要供应商。

  招股说明书显示,明星电缆的客户多为包括央企在内的大型企业。中核、中广核、中石油、中石化、五大发电集团、中国化工集团等巨头,皆在明星电缆的客户名单中。

  有四川商界人士认为,年轻的李广元能够频繁获得央企订单,或是“背靠大树”。

  “他有着强大的人脉资源。”一位与李广元相识多年的徽商刘振(化名)介绍称,李广元与郭永祥关系非常密切,明星电缆的发展得益于郭永祥的相助,特别在石油化工领域。郭永祥在石油系统工作26年。

  在内部出版的《明星电缆报》上,每期的头版头条多是省市官员视察调研的消息。其中,去年,时任四川省委副书记的李春城来到明星电缆,“听取李广元汇报后,勉励公司要快速做大做强”。

  生意场以外,李广元成功打造出了“乐善好施”的形象。报道显示,李广元曾向其老家安徽无为县的教育系统捐款300多万元,并设立“广元奖学金”。汶川大地震后,其捐赠款物1500多万元。2009年,李广元还获得了“中华慈善奖”。

  3年后,随着明星电缆登陆沪市,37岁的李广元走到了人生最辉煌的时刻。《明星电缆报》的一篇文章写道,“台下顿时掌声雷动,欢呼声此起彼伏,董事长李广元打开手中的香槟,向到场嘉宾敬酒致意”。

  按照所持有的62.6%的股权计算,上市成功的一刻,李广元的身家达到了十多亿元。

 


  “他有着强大的人脉资源。”一位与李广元相识多年的徽商刘振(化名)介绍称,李广元与郭永祥关系非常密切

 

“红顶商人”频接政绩工程 高官为其站台

  他的朋友描述称,邓鸿是红顶商人,在四川政商两界游刃有余。另一个朋友说,他是影子商人。

  2013年11月初,四川省公安系统的一名官员曾透露,日前,成都会展旅游集团董事长邓鸿关押在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看守所。邓被公安机关逮捕,主要涉嫌三个方面,第一是土地倒卖,第二是虚开发票涉嫌逃税漏税,第三是诈骗贷款。

  他的朋友描述称,邓鸿是红顶商人,在四川政商两界游刃有余。另一个朋友说,他是影子商人,向左还是向右,都由不得他。邓鸿希望自己是个艺术家,他只用黄、绿、黑三色作画,他的建筑多以蓝色为主调。

  媒体披露,很多年前,邓鸿曾在媒体面前称,自己最想做的是一个自由人,只是画画、探险、游走四方。他尝试过如此,但一直未能实现。

  2003年9月,投资近20亿元的“九寨天堂”度假旅游项目开业。此后,邓鸿就常常对身边的高管说,把九寨天堂6个项目全部做完以后就退休。

  据悉,邓鸿的九寨天堂项目主要包括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甲蕃古城、 假日酒店、大剧院、神仙池景区和若尔盖大草原生态旅游。邓鸿在这里建筑了玻璃钢架的酒店,整个建筑彷佛隐藏在森林之中,他满意地称之为“消失的建筑”。 2001年,他甚至给刚出生的双胞胎儿子取名“九寨”和“天堂”,这是他与闽小姐所生。据悉两人感情淡薄,分居已十几年。

  邓鸿希望把九寨天堂项目打造成“梦中的天堂”,尽管项目已开业,但仍有多个规划项目尚未开发。他曾经想把诺尔盖花湖开发成一个商业成熟的景区,也想在“黄河第一湾”盖一座高档酒店。

  “邓鸿希望这些项目做好做透,然后就去休息。”叶鹏介绍,他后来却总是身不由己,再也没有资金和精力去完善这个“天堂”。

  就在这一年,成都市政府,甚至李春城(时任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找到邓鸿,让他在成都南 部建一座规模更大的现代化新会展中心。彼时,成都正力推会展经济,每年承接数百个大小展会,沙湾会展中心已经难以满足需求。同时,成都市政府提出向东向南 发展战略,计划将政府单位迁至成都南部。

  四川省政府不久以低价批给邓鸿一块1500亩的土地,用于兴建新会展中心。“他已经不想做了。他是一个蛮能享受生活的人,很自在的人。”叶鹏介绍,但是邓鸿“不能不做这一项目”。成都上述不愿具名官员称,此时的邓鸿“确实身不由己”。

  九寨天堂后续多个项目尚未开发完,邓鸿便开始投建新会展中心。2003年12月,成都新国际会展中心“世纪城”正式动工,2008年初,工程主体全部完工,时任市委书记李春城出席开业典礼并宣布新项目开业。

  新会展中心号称投资50亿元,资金主要是邓鸿通过银行信贷筹集。这一项目因为拿地价格低于市价, 屡被外界质疑。“我们的价格是70万元每亩。”会展旅游集团一名副总裁称,当时除了他们,没有企业愿意承接新会展中心项目,所以价格相对优惠。不过,成都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介绍,邓鸿是以28.83万/亩的极低价拿下新会展中心土地的。

  在这一地块,除了修建展览场馆,邓鸿还修建了多个高端酒店、商业街和写字楼,开发了世纪城住宅区。区域内还有多处属于龙湖地产[-1.81%]和棕榈 泉房产的商业住宅。据《新世纪周刊》报道,邓鸿甚至曾在2010年中央对房地产宏观调控前,将部分地块高价卖给前两家企业。

  2003年,四川省政府还派给了邓鸿另一项任务,在四川白河开发“川金丝猴保护区”。双方已经签订协议,但邓鸿最终并没有开发。那时,邓鸿所有的资金、精力已经完全投至新会展中心,之后又开始投建环球中心,再无暇顾及“九寨天堂”的后续建设和开发保护区。

  “说白了,新会展就是政府让他建的,给他优惠政策,政府需要这样一个开发商。”叶鹏认为,邓鸿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背后扶持。“他做的是政府项目,政府想做这么一件事情,就让他来做。”

  在成都一家会展公司总经理谭益看来,邓鸿的项目得到的政府支持力度最大,因为他“更有背景”。

  新会展中心启动之后,邓鸿迎来了新搭档刘洋。刘洋在公司的职位是董事、执行总裁。2008年以后,邓鸿出席公众活动,刘洋常在一旁作陪,甚至代表邓鸿出席。

  “邓鸿找刘洋合作,也是因为他有人脉。”会展旅游集团前高管叶鹏说。刘洋得到了公司5%的股权。刘洋曾是四川泸州叙永县一名共青团干部,鲜有企业经营经验。

  邓鸿被抓后,刘洋也被带走“协助调查”,至今音信全无。

  邓鸿的多个朋友认为,他是一个名符其实的“红顶商人”,擅于平衡各方关系。在很多公开场合,邓鸿 都毫不吝惜向政府表达感谢之情。与朋友吃饭时,他经常会得意地向朋友表示自己与很多领导很熟,这些领导会专门去看他的建筑。到后期,他几乎言必称领导。 “像李春城等,都是大官。”李继祥介绍。

  朱成觉得邓鸿进入了一个“江湖”,一路走来,有太多风险,身不由己,“甚至他做的项目本身就有很多犯险的东西。”

与国企抢食命脉工程 倒手项目获高溢价

  活跃于石油、水电、文娱、房地产等领域的神秘港商吴兵,已经与外界失去联系。多路消息指出,其在2013年8月1日于北京西客站被带走调查。

  据《财经》杂志报道,神秘商人吴兵在四川可谓政商两道通吃的传奇人物,以高层人脉广阔著称。“说起人脉,这个规模的商人多少都会有,但是吴兵能量极其巨大。”一位接近四川省高层的商界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他甚至可通过关系安排与省领导见面。


  与吴兵有接触的法律界人士确认,吴兵与业已被查的四川省原副省长郭永祥过从甚密。在这位人士的印象中,吴兵手腕凌厉,擅于揽取土地与各类项目,或自行开发,或以高溢价转卖给国企。


  中旭投资的早期手笔之一是投资成温邛高速公路。


  1998 年9月,经成都市经委、外经贸委批复,成都蓉港成温邛(成温段)公路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总投资2.25亿元,甲方成都成温邛公路开发 有限公司代表政 府,以其拥有的价值2.25亿元的318国道成温段经营权入股,乙方中国路桥(集团)总公司和丙方中国基础建设(成温)有限公司分别向其支 付4500万 元、5625万元。而在股权分配方面,合资公司注册资本9000万元,其中三方分别为5850万元、900万元、2250万元,分别占股 65%、 10%、25%。


  成温邛公路于1995年改建成功并通车,为二级公路,全长76.74公里,其中成温段约为28公里,以成都市区二环路为起点,途经青羊、温江、崇州、大邑、邛崃五区市县。


  由于当时这条公路的日均车流量已达极限,不能满足需要,成都市决定引资修建高等级的成温邛高速。


  2002年10月,吴兵控制的中旭投资入场。甲方将占注册资本金16%的股份、乙丙双方将合计35%的股份悉数转让给中旭投资。股权转让价格以当时的评估净资产9000万元为基础,以1∶1的比例转让,即获取51%股权的中旭投资支付的对价为4590万元。


  改组后新公司更名成都成温邛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下称成温邛高速公司),董事长由中旭投资代表王志强出任。


  吴兵的职业经理人王志强毕业于抚顺水电学院,曾在水电部七局成都、北京办事处工作,2000年进入中旭投资。


  同时,经过吸并相关公司与增资,新公司的注册资金增至46480万元,双方股权比例不变。其中增资部分,中旭投资以现金形式投入14524.8万元。


  投资高速公路有两大好处,一是通过收费获得不错的现金流,二是通过抵押拿到巨额贷款,前提是要有足够资金腾挪。入主后,成温邛高速公司以收费立项批文为质押担保,借道成都市交通局向国开行贷款8.6亿元用于成温邛高速的建设。


  成温邛高速全长66.1公里,省交通厅批复成温邛高速的概算为12.12亿元,其中资本金4.64亿元,银行贷款7.48亿元。


  建成的成温邛高速在2005年1月开始试收费,但被不断质疑收费太贵。为了发展沿线青羊、温江、崇州、大邑、邛崃等五地市民的出行,并带动沿线的经济发展,很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多次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要求免费。沿线四县区甚至自愿每年共出资1亿元补偿投资方。


  为此,成都市政府不得不清退中旭投资。2008年3月,成都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2.8亿元的价格接收中旭投资所持的51%股权。表面上看, 中旭投资在 这笔股权交易中获利  约为9000万元左右。其中三年的收费巨大,此外,中旭投资还按比例获得了提前分配的利润,该部分利润有多大,不得而知。


  几乎是在参与投资高速公路的同时,2002年12月,吴兵在雅安市石棉县开始了对水电项目的投资。


  当时,石棉县正掀起水电开发第二轮高潮,鼓励包括民间资本在内的一切资本参与水电投资,在省内率先实行水电资源有偿转让。川投、国电、中旭投资等企业,竞相进入开发。


  吴兵注册成立四川蕴和、四川天丰水利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四川天丰),后者的其中两位股东为詹敏利、朱莉萍,日后在吴兵诸多其他公司任股东。中旭投资与这两家公司一起投资组建了四川大渡河龙头石水力发电有限公司,开始在大渡河流域建设龙头石水电站。


  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之际,国务院颁发5号文件对全国大江大河进行了划分,提出“一条江以一家公司为开发主体”,鼓励梯级开发,其中大渡河归国电公司。但文件并未对流域上具体电源点的划分做出更细致安排。因此各发电企业争相将触角延伸至“他人地盘”争抢电源点。


  2003年1月12日,大渡河公司高层与四川省政府签订大渡河开发战略协议。仅过半年,大唐、华电、中旭投资就在大渡河争夺电源点,后者将龙头石水电站揽入怀中。


  能从央企口中抢食,显非一般民企所能做到。一位当地业内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吴兵在做好前期规划之后,最初并不想自己开发,欲转手卖掉,而 且当时有人 前往接洽询价。“根据当时状态下的市场行情,吴兵转手可以获得10亿元。”这位业内人士回忆,“但是水电开发国家有严格规定,不允许拿到项目就 转手卖 掉,必须自己开发。所以当时没有转让成功。”


  “当然这跟四川省对于水电的发展思路调整有关,他们可能不愿意国企进来一家独大。”上述当地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水电项目因为投资巨大,建设周期很长,一般都由实力雄厚的国企进行开发,这个项目能够最终被私企斩获,与吴兵的能量“有很大关系”。


  龙头石电站于2008年投产发电。据公开资料,多年平均发电量31.21亿千瓦时,而四川省物价局批复的电价为当时的标杆电价0.288元/千瓦时,以此估算,电站每年的发电收入为8.99亿元。


  国务院“一条江以一家公司为开发主体”的原则自有道理。一旦不同投资主体抢滩、腰斩江河后,由于不同季节不同时段的电价各异,各家为追求最大经济效益,就会强行按自身要求发电,全流域水能的利用效果将大打折扣,资源利用效率会变得低下。


  “我们也制定了梯级、滚动开发战略,预备先难后易。”国电大渡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人士曾于2011年告诉《财经》记者,“无奈其他集团利用 时间差,将优 势资源抢了去。”该公司大岗山电站就面临与龙头石电站的水头(任意断面处单位重量水的利用效果,影响发电量)矛盾,后者多占3米,却因装机容 量过小无法 达到最佳发电效果,国电只能望水兴叹。


  2012年,四川省电监办批复了龙头石水电站增容项目。四台17.5千瓦的机组分别增容至18千瓦,改建完成后,其装机由70万千瓦增至72万千瓦。


  在大渡河的支流松林河,中旭投资还与四川天丰、花样年成都联合注册成立四川松林河流域开发有限公司。


责任编辑: 网易新闻专题组   时间:2014-01-16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