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夜到白天

从黑夜到白天

中国同性恋群体首次出镜

走进黑夜王国

中国同性恋群体首次出镜

“我们的王国里,只有黑夜,没有白天。

天一亮,我们的王国便隐形起来了,因为这是一个极不合法的国度:我们没有府,没有宪法,不被承认,不受尊重,我们有的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的国民。”

——白先勇

一个人不能做真实的自己,带着面具生活,被逼婚、看着自己的爱人被迫和另一个结婚,或是遇见自己喜欢的人,不顾一切地热恋。同性恋问题只是一个感情问题。

在《从黑夜到白天》这个项目里,我们来面对一个个同性恋者,讲述他们的故事。

  • Q:

    网易:这个项目是怎么开始的?

    A:

    玛鲨苗酱:我们原本只打算拍一组在上海的同性恋者肖像,后来逐渐深入这个群体,接触了各种各样的人,最后去了11个城市,完成了一次非常有趣的拍摄之旅。

  • Q:

    网易:标题《从黑夜到白天》有什么含义?

    A:

    玛鲨苗酱:白先勇在《孽子》中写过一句话“在我们的王国里,只有黑夜,没有白天”。同性恋群体长期生活在黑夜中,但互联网普及后,特别是近5年,变化很大。现在仿佛是黑夜和白天的交界处,一些人还藏在黑夜深处,一些人已走出黎明。这是一个充满故事的阶段。

  • Q:

    网易:异性恋为什么要关心同性恋呢?

    A:

    玛鲨苗酱:统计显示约3%的人口是同性恋,且分布没有规律,意味着你的班集体或家族里可能就有一个同性恋者。他/她可能是你的同桌,也可能是你的亲人。你不知道,是因为他/她一直戴着面具压抑地活着。另外,现在大多数同性恋者隐藏着身份,假设有一天我们的子女要和一个同性恋者结婚呢?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变成同妻。

  • Q:

    网易:同性恋和直男癌是什么关系?

    A:

    玛鲨苗酱:一种对立关系。所谓“直男癌”,就是作为传宗接代的男性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不仅针对同性恋,也针对女性。现在世界上女性权益发展最好的地方,西欧和北欧,那里的同性恋权益也走在最前。卢森堡首相和冰岛总理都是同性恋者。但还有十来个地方至今对同性恋者判处死刑,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查一下是哪些地方。

  • Q:

    网易:作为异性恋接触同性恋者的生活,是怎样一种体验?

    A:

    玛鲨苗酱:同性恋者总希望获得理解和平等对待,但很多人不敢公开身份,让人无从了解;而异性恋者往往自以为很了解他们,而主流社会对这个群体的认识是比较混乱的。比如,“同性恋是搞时尚”(很酷),“同性恋是种病”(很惨),“同性恋太招摇了”(高调),“同性恋见不得人”(隐秘),“同性恋是变态”(反感),“搞基”、“腐女”(卖萌),“同性恋不结婚生子违反自然规律”(鄙夷),“同性恋结婚生子是骗婚”(谴责)。 这些混乱的认知是从媒体的片面报道、道听途说和主观臆断而来。我们感觉,同性恋和异性恋之间有一道巨大的鸿沟。

  • Q:

    网易:是怎样的一道鸿沟?

    A:

    玛鲨苗酱:情感上的。媒体上对同性恋的讨论,给人感觉这是一个生理问题、伦理问题或社会问题。但我们的感受是,本质上这是一个情感问题。一个人不能做真实的自己,带着面具生活,被逼婚、看着自己的爱人被迫和另一个结婚。或是遇见自己喜欢的人,不顾一切地热恋……这些感受不论异性恋还是同性恋都懂,有情感上共鸣。有了共鸣,鸿沟就会消失。

  • Q:

    网易:你们觉得,在这方面同性恋者可以做些什么?

    A:

    玛鲨苗酱:主流社会把同性恋作为一个群体,一个异类来看待。但同性恋者首先是一个人,性取向只是他们的一个属性。这种属性让他身处困境之中。而有些困境,如逼婚,异性恋同性恋都会遇到,其实大家没有真正无法沟通的阻隔。出柜是一种沟通方式,我们很感谢所有与我们真诚对话的同性恋者,是他们让我们撇除了从前的许多想象和自以为是。但沟通不止于出柜。

  • Q:

    网易:也包括谈起一些负面的东西,比如同妻?

    A:

    玛鲨苗酱:我们在剪辑拍摄素材的时候,发现许多人讲了那么多内心深处的话,包括对妻子的愧疚,对家庭的亏欠等等。有的人看了可能会不舒服,认为这不利于同性恋群体的形象,但这种坦诚和真实恰恰是非常重要的,可以理解为在人际关系中更有担当,而不只是做一个受害者。

  • Q:

    网易:剪辑纪录短片的时候,你们如何选取素材?

    A:

    玛鲨苗酱:我们拍了几百个小时素材,装在5个硬盘里。这些故事复杂多样,但我们希望剪得短而有力。最后确定的原则是,只讲人之常情。成长、父母、爱情、婚姻、家庭、孩子……不管什么性取向,人生无非这些问题。同性恋者的身份,只是将他们置于了一种特殊的困境之中。

  • Q:

    网易: 这一路的拍摄有哪些困难?

    A:

    玛鲨苗酱:没有任何经费支持,还经常遭人猜疑、冷眼和放鸽子。在北上广深还好,到了中西部地区,能明显感到同性恋者及其家人对外人的恐惧和排斥,但也有很多同性恋者给了我们热情的帮助。另外,沙发客社区的网友接力为我们提供免费的住宿,我们睡沙发走完了这一路,这个我们在纪录片的结尾做了特别感谢。

  • Q:

    网易:两个人如何完成全部拍摄?

    A:

    玛鲨苗酱:一个人与拍摄对象聊天,戴着监听耳机,监控声音效果。另一个人控制光线,同时操作两台摄影机。我们的拍摄装备超过40公斤,装在一大一小两个拉杆箱里。一路拖下来,其中一个不堪重负,把手轮子全坏了。拍摄中我们最害怕的情况不是采访遭拒绝,而是:没有电梯的楼房。

  • Q:

    网易:有些人会说“报道同性恋就是在宣扬同性恋”,你们怎么看?

    A:

    玛鲨苗酱:一部分媒体喜欢炒作同性恋话题的确令人反感,但对这个群体的客观报道一直是很少的。

  • Q:

    网易:还经常看到有人说“宣扬”同性恋会把人教成同性恋……?

    A:

    玛鲨苗酱: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几十年前,在没有任何同性恋“宣传”的时候,理应不存在同性恋。而我们的采访中,就有不少那个年代的同性恋者。信息的匮乏并没有让他们成为异性恋,反而让他们延迟了自我认识,同时异性恋也无从了解这个群体,发生了许多无奈遗憾的事情。可怕的不是信息公开和流动,而是人们不肯放下成见去听去看。

  • Q:

    网易:说说你们的后续项目?

    A:

    玛鲨苗酱:这个项目中的一个角色,阿根,他的故事很丰富,短片里呈现的只是一小部分。我们拍了大量素材,准备制作一部长片,现在一边筹钱一边继续拍摄。 另外有两个可能的项目:一是中老年同性恋者项目。他们隐藏了一辈子,很多人将带着面具走向生命终点,但是他们的经历很珍贵,有深刻的时代印记。 二是与婚姻经历的同性恋者,无论是哪种形式的婚姻。婚姻总是问题的核心,这里面有太多故事。这两个项目都异常艰巨,所以我们希望在这里征集一下,希望有故事的人们能写邮件来和我们聊聊天:masamojo@163.com

  • Q:

    网易:我们该如何治愈直男癌?

    A:

    玛鲨苗酱: 直男癌是一种优越感。优越感让人舒服,但它是有恶果的。同妻是另一个恶果。如果社会对这个同性恋群体的压力依然这么大,将出柜者视为变态,许多人只能选择结婚来隐藏身份。很多同妻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同性恋之后,还是不愿离婚,因为强大的社会观念说“离婚的女人不值钱”。 作为80后、90后,特别是有女儿或将来可能有女儿的年轻人,“直男癌”观念应该是我们共同要反对的。 直男癌的优越感有时候并不是恶意,更多的是狭隘。越来越来多的同性恋者能站出来,让人们看到这个世界丰富美好的多样性,也在能潜移默化中帮助我们治愈直男癌。

玛鲨苗酱 masamojo@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