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美国宇航局宇航员玛莎·艾文斯已在今年1月退役,作为一名女性宇航员艾文斯曾5次搭航天飞机进入国际空间站执行任务。在谈及中国发射天宫一号实验舱和组建空间站的项目后,她认为应该进行国际合作“进行太空探索,最大的挑战不是技术条件,而是政治障碍”。

嘉宾简介
NASA宇航员玛莎艾文斯

玛莎·艾文斯:美国宇航局女性宇航员,曾5次搭乘航天飞机进入国际空间站。她已于今年1月份从NASA退役。

核心观点

Q1. 中国人对美国宇航员的印象很多是来自电影《阿波罗13号》。您在执行太空任务的时候,有没有经历过一些特殊的情况?

玛莎·艾文斯在我的宇航生涯中,还没有遇到过危及生命的危险,但我们也确实碰到过一些比如实验没有成功按照预想进行的情况,这样,我们就必须使用到我们的紧急处理程序——当有问题发生时,这些程序就可以把问题解决掉。不过,我们没遇到过像《阿波罗13号》那样严重的情况。

Q2.在太空任务中,您曾经碰到过怎样的紧急情况?

玛莎·艾文斯在我第二次进行太空旅行的时候,我们当时要做一个实验,这个实验做得不是很顺利,我们当时是要测试一个系留卫星,系着一条绳子的。这条绳子有20公里长,如果卫星不能准确地运作的话,这绳子就会不停地摆动。当然我们在培训的时候,也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果然它也发生了。卫星停住了,绳子不停地在摆动,我们就按照之前准备的紧急预案来处理这个问题,但是这条绳子我们最后收不回来了,卫星也没办法再放出去了,所以我们当时就停了下来,想想我们应该怎么办。24小时以后,指挥中心那边就给了我们一个指令,叫我们按照这个指令去解决问题。也就是说,我们遇到的问题并不是危及生命的那么严重。从飞行的目的来看,确实遇到了一点麻烦。

Q3.作为一名女性宇航员,您在平时训练或在太空执行任务时,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

玛莎·艾文斯我给你举个例子吧。在我们进行太空行走的时候,要穿太空服,但太空服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大了,虽然它有好几个尺码。另外一点就是,如果你要进行太空漫步的话,你的胳膊一定要很长,能够摸到很远的地方,而且你要非常地结实,很强壮。但是我觉得,女性再怎么训练,也不可能达到男性那样结实的水平。

Q4. 在今年2月底,机器人R2搭乘“发现号”航天飞机进入国际空间站。在您看来,人类宇航员在以后会不会被机器人宇航员取代?

玛莎·艾文斯在所有的太空探索活动中,机器人都有着非常特别的作用。如果要去一个新的地方探索,派遣机器人先行了解环境会比较安全,从而可以评估出,如果人类进入这样的地方,会发生怎样的情况。今天的机器人并不是十分聪明,人类10分钟就能观察了解到的情况,它们要花上很多的时间。比如在火星上的“漫步者”探测器,你能在10分钟内完成的工作,它要用6个月的时间。但是,派机器人上去观察环境,更安全,也更便宜。我们可以通过机器人了解到的土壤、大气信息,对潜在的风险进行评估,方便以后的载人飞行。

 

Q5.您认为航天飞机的退役,会对国际空间站项目造成怎样的影响?

玛莎·艾文斯我们的上一任总统,他的计划是把航天飞机退役后,将原来用于航天飞机的资金用来建造新的航天器,比如新型的火箭或宇宙飞船(包括“战神”火箭和“猎户座”飞船),希望能把人类探索太空的足迹跨越到地球轨道之外,重返月球或向火星等更远的星球进行探索。这是我们6年前的计划。现在的奥巴马总统已经取消了这一个计划(即“星座”计划),但是没有任何真正的替代方案。所以,美国的航天界就希望私人的商业公司能够接下这个任务,用他们的力量来造新的航天器。但是,从商业角度讲,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去完成这么大的工程,建造可以探索太空的级别的航天器。这需要的是举国之力,不是一个公司就能够完成的。对于美国未来的航天计划,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

Q6.至少在2015年之前,美国的宇航员必须依赖俄罗斯的飞船来航天。与此同时,中、印等发展中国家也在雄心勃勃地发展自己的太空计划,例如中国现在就在计划到2020年建好自己的空间站“天宫1号”。您认为,在这场太空竞赛中,美国会从此落后吗?

玛莎·艾文斯我并不知道是否真的太空竞赛。目前而言,世界上有3个国家有载人航空的能力,美国、中国和俄罗斯。但在今年7月以后,美国就不再是其中之一了。美国如果想派航天员进入太空,必须要从俄罗斯或其它国家购买航天器上的座位才行。现在美国只能寄望于私营行业能把这方面的工作做起来,但我也不知道美国航天事业的发展会是怎么样。如果我能够有决策权的话,我会把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力量联合起来,因为我觉得把大家的资源集合起来的话,能够比分开做有更大的好处。比如说现在不同的国家都在修自己的太空站,但如果我们能把这些太空站整合成一个大的太空站的话,就可以让我们的资源得到更好的利用。所以我觉得,我们进行太空探索,最大的挑战不是技术条件,而是政治障碍。如果是我们在管理这个世界的话,我们就能克服这些障碍,但可惜我们不是。

Q7.人类如果想要探索更远的星球,是不是需要速度快于航天飞机的航天器?

玛莎·艾文斯要在太空行星之间进行探索的话,都是要沿着椭圆形的轨道来进行的。比如我在绕着地球转的时候,要保持一个特定的速度,这是物理上规定的速度,让我既不会被地球引力吸引下来,又不会完全脱离它,逃到外太空去。在行星之间切换的话,你就要不停地去计算,什么地方应该加速,什么地方应该减速,但是你的轨道都是椭圆形的,不是随意加速或减速都可以。

Q8. 在您第一次去太空之前,有没有考虑过死亡的问题?

玛莎·艾文斯任何一个从事太空事业的人都明白这是一种危险的职业。我们知道这里有很大的风险,但是我们都愿意接受这个风险,承担这个风险,因为觉得这是值得的。成就会大于风险。我也知道有可能发生不好的情况,比如在我飞往太空之前,我就看到过“挑战者号”的爆炸,亲眼目睹了我的好友的牺牲。我知道这也有可能发生在我的身上。但是我还是愿意去太空,因为我们要执行的任务非常重要。  

 

E-mail连线实录

嘉宾:玛莎·艾文斯

提问:网易探索

网易探索:您曾五次乘航天飞机进入太空,其中有三次是搭乘“亚特兰蒂斯号”,它将是最后一架退役的航天飞机。对您而言,“亚特兰蒂斯号”意味着什么?

玛莎·艾文斯:当我们飞往太空时,所有这些航天飞机在我们心中都有着一个特殊的位置。我曾经有三次是搭乘“亚特兰蒂斯号”,另有两次是搭乘“哥伦比亚号”。失去“哥伦比亚号”,就如同失去了一个挚友。而看到“亚特兰蒂斯号”最后一次飞往太空,我心里其实有种为之骄傲的感觉。

网易探索:美国宇航局已经为退役的航天飞机们安排好了“归宿”,但其中没有任何一艘会落户到休斯敦的约翰逊航天中心。对于这个安排,您怎么看?

玛莎·艾文斯: 在休斯敦,人们对此感到非常不高兴,因为宇航局不仅没有安排任何一架航天飞机到休斯敦,而且连我们训练宇航员如何飞航天飞机的模拟器都没有给休斯敦来进行保存。所以说,休斯敦并没有受到很好的待遇。

网易探索:中国人对美国宇航员的印象很多是来自电影《阿波罗13号》。您在执行太空任务的时候,有没有经历过一些特殊的情况?

玛莎·艾文斯:在我的宇航生涯中,还没有遇到过危及生命的危险,但我们也确实碰到过一些比如实验没有成功按照预想进行的情况,这样,我们就必须使用到我们的紧急处理程序——当有问题发生时,这些程序就可以把问题解决掉。不过,我们没遇到过像《阿波罗13号》那样严重的情况。

网易探索:您曾经碰到过怎样的紧急情况?

玛莎·艾文斯:在我第二次进行太空旅行的时候,我们当时要做一个实验,这个实验做得不是很顺利,我们当时是要测试一个系留卫星,系着一条绳子的。这条绳子有20公里长,如果卫星不能准确地运作的话,这绳子就会不停地摆动。当然我们在培训的时候,也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果然它也发生了。卫星停住了,绳子不停地在摆动,我们就按照之前准备的紧急预案来处理这个问题,但是这条绳子我们最后收不回来了,卫星也没办法再放出去了,所以我们当时就停了下来,想想我们应该怎么办。24小时以后,指挥中心那边就给了我们一个指令,叫我们按照这个指令去解决问题。也就是说,我们遇到的问题并不是危及生命的那么严重。从飞行的目的来看,确实遇到了一点麻烦。

网易探索:对于其他想成为宇航员的女性,您有什么建议吗?

玛莎·艾文斯:我觉得,如果女孩子们想要做传统上认为只有男性才能做的工作,她们首先要克服的是,不要在意别人怎么说。你能不能做一件事情,并不是取决于你的性别。在很多国家,女孩子们可能会受到偏见。我对这些女孩子的建议是,如果你有梦想,就朝着你的梦想去做。除了身体上或培训上的限制,不应该有其他的因素阻止你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网易探索:作为一名女性宇航员,您在平时训练或在太空执行任务时,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

玛莎·艾文斯:我给你举个例子吧。在我们进行太空行走的时候,要穿太空服,但太空服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大了,虽然它有好几个尺码。另外一点就是,如果你要进行太空漫步的话,你的胳膊一定要很长,能够摸到很远的地方,而且你要非常地结实,很强壮。但是我觉得,女性再怎么训练,也不可能达到男性那样结实的水平。

网易探索: 女性要成为宇航员,需要具备怎样的资质?

答:男女宇航员需要的资质都是一样的。你必须能够在一个非常封闭的空间里与他人好好相处。在发生紧急情况的时候,你要能够保持冷静。如果发生计划以外的紧急情况,你需要有快速的反应能力,在短时间内作出正确的选择。第四个要求是,你要同时想很多事情,不仅要专注自己做的事情,还要想到别人正在做什么事情。这样,当别人需要你的帮助的时候,你就能很快地施以援手。

网易探索:在今年2月底,机器人R2搭乘“发现号”航天飞机进入国际空间站。在您看来,人类宇航员在以后会不会被机器人宇航员取代?

玛莎·艾文斯:在所有的太空探索活动中,机器人都有着非常特别的作用。如果要去一个新的地方探索,派遣机器人先行了解环境会比较安全,从而可以评估出,如果人类进入这样的地方,会发生怎样的情况。今天的机器人并不是十分聪明,人类10分钟就能观察了解到的情况,它们要花上很多的时间。比如在火星上的“漫步者”探测器,你能在10分钟内完成的工作,它要用6个月的时间。但是,派机器人上去观察环境,更安全,也更便宜。我们可以通过机器人了解到的土壤、大气信息,对潜在的风险进行评估,方便以后的载人飞行。

网易探索:您认为航天飞机的退役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玛莎·艾文斯:我们的上一任总统,他的计划是把航天飞机退役后,将原来用于航天飞机的资金用来建造新的航天器,比如新型的火箭或宇宙飞船(包括“战神”火箭和“猎户座”飞船),希望能把人类探索太空的足迹跨越到地球轨道之外,重返月球或向火星等更远的星球进行探索。这是我们6年前的计划。现在的奥巴马总统已经取消了这一个计划(即“星座”计划),但是没有任何真正的替代方案。所以,美国的航天界就希望私人的商业公司能够接下这个任务,用他们的力量来造新的航天器。但是,从商业角度讲,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去完成这么大的工程,建造可以探索太空的级别的航天器。这需要的是举国之力,不是一个公司就能够完成的。对于美国未来的航天计划,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

网易探索:至少在2015年之前,美国的宇航员必须依赖俄罗斯的飞船来航天。与此同时,中、印等发展中国家也在雄心勃勃地发展自己的太空计划,例如中国现在就在计划到2020年建好自己的空间站“天宫1号”。您认为,在这场太空竞赛中,美国会从此落后吗?

玛莎·艾文斯:我并不知道是否真的太空竞赛。目前而言,世界上有3个国家有载人航空的能力,美国、中国和俄罗斯。但在今年7月以后,美国就不再是其中之一了。美国如果想派航天员进入太空,必须要从俄罗斯或其它国家购买航天器上的座位才行。现在美国只能寄望于私营行业能把这方面的工作做起来,但我也不知道美国航天事业的发展会是怎么样。如果我能够有决策权的话,我会把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力量联合起来,因为我觉得把大家的资源集合起来的话,能够比分开做有更大的好处。比如说现在不同的国家都在修自己的太空站,但如果我们能把这些太空站整合成一个大的太空站的话,就可以让我们的资源得到更好的利用。所以我觉得,我们进行太空探索,最大的挑战不是技术条件,而是政治障碍。如果是我们在管理这个世界的话,我们就能克服这些障碍,但可惜我们不是。

网易探索:当别人问起您第一次的太空经历的时候,您会想起什么?

玛莎·艾文斯:在第一次前往太空之前,我已经看过许许多多由别人从太空带回来的图片,也和许多从太空回来的人进行过交谈,接受过很多相关的培训。但所有这一切对太空的印象,在我去之前,都是平面的。真正坐在火箭舱,发射升空,离开地球表面,到达太空的时候才发现,我对太空的感觉变得立体了,而且里面还增添了强烈的情感因素。当我看到地球在我下面的时候,这种情感变得非常地强烈,强烈到让我非常吃惊。

网易探索:在您第一次去太空之前,有没有考虑过死亡的问题?

玛莎·艾文斯:任何一个从事太空事业的人都明白这是一种危险的职业。我们知道这里有很大的风险,但是我们都愿意接受这个风险,承担这个风险,因为觉得这是值得的。成就会大于风险。我也知道有可能发生不好的情况,比如在我飞往太空之前,我就看到过“挑战者号”的爆炸,亲眼目睹了我的好友的牺牲。我知道这也有可能发生在我的身上。但是我还是愿意去太空,因为我们要执行的任务非常重要。

网易探索:有些科学家认为,停留在太空的时间过长的话,会对宇航员的健康造成危害,比如他们从太空中回来后,肌肉会发生萎缩。

玛莎·艾文斯:宇航员如果在太空中停留几个月的时间,比如3个月或6个月,会造成骨密度的大量损失(1/7左右)。在太空中,因为失重的关系,所以这完全不会危及到生命。但回到地面后,骨密度的损失会造成骨头变脆。所以我们正在研究各种不同的锻炼,看看如何能够减少骨密度的流失。当宇航员在太空中的时候,我们有跑步机供他们进行有氧运动,还有阻力运动,让宇航员利用自己身体的力量来锻炼肌肉,保持骨骼的强健。在今天,我们的宇航员即使要在太空中待很长的时间,也不会有骨密度的流失,因为他们每天锻炼两个时间。我们还在试图了解,我们每一次长时间停留在太空中时,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这样,当我们需要进行更久的太空任务时,就能知道该如何保持身体的健康。

网易探索:根据您的经验,您认为普通人能否进行太空旅行?这里面有什么困难之处?

玛莎·艾文斯:我就是个普通人,我就进入了太空。在今天来看,不管是哪种类型的太空项目,最大的问题还是费用的问题。比如俄罗斯每年都会卖一个航天飞行器上的座位,收费两千万美元。在美国的话,我还不知道有没有商业公司给进入太空轨道的旅程定价,不知道是多少,但现在,一次15分钟的亚轨道旅程,价格是20万美元。一般来说,普通人负担不起如此昂贵的费用。我觉得在未来,除非有一个非常简单,非常安全的技术能够让人很方便地进行太空探索,就像我们今天坐飞机那么简单的话,那可能就可以普及了。也许在你们的有生之年能够看到这一天,我就看不到了。

有一些商业公司推出近地轨道的太空旅行。现在我们坐飞机从北京到纽约,需要的时间是16个小时,但这种近地的太空旅行只需45分钟就可以来回一趟了,其中你可以体验到15分钟失重的感觉。但是它的高度没有那么高,所以你只能看到地球的部分弧线,和黑暗的天空。你如果是坐普通的航空飞机的话,离地面的距离是11公里,空间站离地面是400公里,而这个近地轨道旅行飞行的高度是100公里。

网易探索:人类如果想要探索更远的星球,是不是需要速度快于航天飞机的航天器?

玛莎·艾文斯:要在太空行星之间进行探索的话,都是要沿着椭圆形的轨道来进行的。比如我在绕着地球转的时候,要保持一个特定的速度,这是物理上规定的速度,让我既不会被地球引力吸引下来,又不会完全脱离它,逃到外太空去。在行星之间切换的话,你就要不停地去计算,什么地方应该加速,什么地方应该减速,但是你的轨道都是椭圆形的,不是随意加速或减速都可以。

网易探索:在太空站里,您的工作和时间是怎么安排的?

玛莎·艾文斯:我们在太空站里面的时间计算就是以我们的任务来开始的。我们的任务一开始,时间就从0日,0 时,0分,0秒计算,我们的所有计划也是按照这个来进行的。比如说,日程规定:“6日,10时,0分,0秒”,起床。然后,“6日,10时,10分,0秒”,早餐。我们每天睡眠时间是8个小时,一日有三餐,还有运动时间。所有日程都是具体到某日,某时,某分,某秒。不过,大部分任务都是规定要在某一天内完成,不会具体到某一个时间点,除非真的要精确操作的,比如说要控制空间站,或者要去部署一个卫星,这样的任务可能是按照某个时间点来给你定计划,但是大部分的任务都是你只要在第几天完成那个任务就行了

网易探索:在您的五次太空飞行之中,有没有哪一次是令您觉得最无法忍受的?

玛莎·艾文斯:没有哪一次让我感觉难受的,因为每次飞行都很美好。

网易探索:在太空中没有人感到孤独吗?

玛莎·艾文斯:我在太空中停留最长的一次也就是两个星期,还不如我这次来中国的时间长。而且我们能跟地面保持联系,可以收到来自朋友和家人的邮件,还能看到地球就在我们的脚下,因为我们并不是真的离地球很远。所以说,我不会感到孤单。那些长期驻留在太空站的宇航员,比如他们要停留6个月的时间,他们可能会因为想念家里人而感到孤独,但他们可以打电话给家里人。

网易探索:到今年为止,航天飞机面世已经30年了。在航天飞机的历史上,总共发生过两次爆炸事故,造成14名宇航员牺牲。总体来看,您认为航天飞机项目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

玛莎·艾文斯:我觉得航天飞机项目是成功的。它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一种航天器。在此之前,所有的航天器都只能使用一次,但航天飞机是可以多次使用的。而且航天飞机上运载的货物量也超过了其它类型的航天器。从技术角度来看,航天飞机是一个巨大的进步。美国政府之所以要让航天飞机退役,主要是因为我们有着更远大的航天计划,希望能够去到更远的轨道。而航天飞机的航程是有限的,它去不了月球,也不能到达火星。从设计的角度来说,我们还可以设计出更加安全的航天器。航天飞机在历史上有过两次重大的事故,它本身的结构也非常复杂。我们也可以设计出比它更节能的航天器。但总体上来说,我觉得航天飞机是一个很伟大的技术成就。

网易探索:《星际迷航》是一部很经典的科幻电影。在这部电影中,宇宙飞船的名字叫“美国企业号”。但在现实生活中,“企业号”航天飞机从未执行过太空任务。这是为什么呢?

玛莎·艾文斯:“企业号”原来是一艘帆船的名字。这个名字被用在很多不同的交通工具。第一艘航天飞机也叫“企业号”。但“企业号”航天飞机本身是用来测试着陆的。设计之初就不是为了把它发射到轨道上,所以它的结构没有按照发射进太空的要求来设计。

在测试的时候,主要是把它放在747飞机的上面,载到一定的高度,甚至没有普通飞机飞的高度那么高,然后把它和747分离,看看航天飞机能否在没有引擎的情况下着陆。航天飞机的体积非常大,几乎和小型飞机的体积差不多,很重,但它飞得没有飞机那么好,而且它没有引擎。它没有专门为进入轨道设计的系统,例如轨道器所需的在轨机动系统、航空电子设备、推进剂系统等,

网易探索:您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个宇航员。当你真的成了宇航员之后,是否发现与儿时的梦想不一样?

玛莎·艾文斯:在我小时候,宇航员是坐着密封舱升空,返回地面时是落在水里的。他们当时进行太空探索是登陆了月球。但是,在我进入NASA后,这里一直没有登月的计划。我是很希望能够登月,我还想去火星呢。但是,登陆月球和火星是需要不同的航天计划及航天器的。小的时候,我肯定不会知道20年后会有什么飞行任务。不过,这对我来说关系不大,因为我的梦想就是要去太空,而我也得到了这个机会。

网易探索:在美国,宇航员曾被誉为“地球上最酷的职业”。现在依然如此吗?

玛莎·艾文斯:不,虽然我觉得当一名宇航员是最酷的一件事情,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不过,它应该能排在前五名吧。

网易探索:您在今年一月份从Nasa退休了,退休后有没有新的目标?

玛莎·艾文斯:我在NASA工作了37年,所以现在的目标就是:放松。至于未来的计划,我现在还没有想好。

出品:网易探索 采访:邓新华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