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唐骏照片
唐骏
新华都集团总裁兼CEO。
6月19日,唐骏宣布正式为“学历门”道歉。2010年,唐骏被指加州理工大学博士学位系造假及所就读的西太平洋大学是一家卖文凭的野鸡大学。
关注我们: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
               


过去两年我一直期待大家慢慢把这个事情忘了


网易新闻:前不久在演讲中就2年前的“学历门”事件道歉,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唐骏:对我来说,我可以去面对它了,过去我自己都不敢比如我去演讲,在提问环节,当学生举手的时候,我点他的时候,心里总有那么一点隐隐约约的担心,他会不会问到这个问题?


网易新闻:为什么2年之后要在这样的场合谈这件事

唐骏:过去两年中,我一直在等待我期待大家慢慢把这个事情忘记了。但后来发现,我需要在一个时刻把这个坎跨过去,但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也不知道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

过去2年,如果演讲主题涉及到这个问题,我就不去讲了。这是我给自己定的一个目标。刚开始搜狐告诉我的演讲题目是《唐骏不得不说的故事》,我在邮件里面说不行,如果你们出这个题目,我就不去演讲了,你能不能叫做《超越自我、超越平凡》。

结果没想到到了现场,看到的大题目是叫做《超越自我、超越平凡》,小标题是“唐骏不得不说的故事”,这意味着来的听众有一种期待,就是唐骏要对这个事件有一个姿态出来我觉得也许是一个时机,所以还不如就通过这个场合把我心里最想说的话表达出来。


网易新闻:之前邀请你去做这个主题演讲的多吗?

唐骏:很多,不光是演讲,还有媒体,都曾经要求我去跟他们进行这方面直接的沟通。我都是回避的方式,有些就干脆不回短信,其实我是在躲避,我知道。


网易新闻:这2年中,有人会当面对你提起这件事吗?

唐骏:很多人还是会或多或少的提及。很多人会告诉我说,唐总,其实我们不在乎你的“学历门”事件。我觉得最可笑的是,有一次我参加一个演讲,一个企业家跟我说,唐总,我和你一样,我也没什么学历,我只是初中毕业,但是我很努力,我照样创立了我自己的企业,所以弄得我真是……给人的感觉就是我唐骏就是初中毕业,去买了一个美国的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然后到中国来了。



“我最蠢的是隐瞒西太平洋大学的学历”


网易新闻:那天你演讲结束之后,听众的反应是什么?

唐骏:我收到很多那天在现场的人给我发的邮件,告诉我现场的感觉很诚恳很坦诚。但毕竟现场我还会有一点语言上的调侃,比如我说我真正尝到了什么叫坦白从严、抗拒更严


网易新闻:你的演讲中提到如果那个时候我服个软,其实事情会和现在很不一样。有人会觉得,服个软我应该道歉之间有差别,“服个软”并非真心道歉。

唐骏:我确实是错了,无论从这个事件爆发到最后的处理,我觉得我都是错的。


网易新闻:你觉得最大的错误是什么?

唐骏:现在想想,最蠢的就是隐瞒西太平洋大学的学历。这反而把我抹黑了,我自己抹自己。如果我说我在名古屋大学读博士,没有拿到博士学位,反而要比西太平洋大学的学历来得有价值得多。


网易新闻:但当年方舟子质疑的不仅是西太平洋大学的学历还包括你创办公司的经历。

唐骏:我自己现在的回应就是,一定有夸大的地方。当时我还把这些公司的执照照片活动报纸全部拿出来,但后来我发现人家会不断地挖有没有漏洞?那肯定还是有,所以我现在也不用辩解,你们的质疑我不回应,我对我夸大的部分道个歉,也就过去了。



没在公开场合澄清我不是加州理工博士,这是我的错


网易新闻:关于这次道歉,方舟子认为你只是承认了不该买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但没有谈到关于之前冒充加州理工学院博士的事情。

唐骏:我没有在任何场合,以任何方式,来说过我是加州理工的博士。


网易新闻:有一次是北邮的演讲,校长方滨兴对你的介绍也是加州理工博士。

唐骏:我当时很尴尬坐在下面,毕竟他是我母校的校长,我没有勇气站出来这是唯一的一次,让我很尴尬的场面,之后从来没有过。


网易新闻:但是也没有在公开场合澄清过。

唐骏:对,这个是我的错。我的虚荣心不是说我要去套一个加州理工,我只是不想把西太平洋拿出来,这是我一个最大的错。如果我是加州理工读博士的话,那我不知道在多少场合会讲起这么一段伟大的事情。


网易新闻:现在网络上关于你的简历,还是说你是加州理工大学博士。

唐骏: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放上去的。“学历门发生前,我们早就跟所有地方都打过招呼,说你们应该帮我把简历中这个部分全部去掉。但各种原因,没有清理掉。



卡拉OK打分机和大头贴不是我发明的


网易新闻:你这次道歉中也并没有回应“唐氏四大发明”的问题。

唐骏:我刚去美国的几年,好听一点就是创业吧,低调一点就是为了谋生。因为我不读书,又没有正式工作,所以就开始寻找赚钱机会我的第一个工作是给一个日本公司做软件,现在叫软件外包。他把活儿给我,我给他做完了交给他。刚开始我一个人做,后来我跟几个人一起做。

卡拉OK打分机就是这个时候做的,具体的编程,包括想法也是我来做的因为我在日本的五年,做的语音信号处理,卡拉OK不就是对声音进行处理嘛,所以我才可以做得出来。


网易新闻:但这个专利不是你的?

唐骏:我是外包的,做好了东西交给他人家说我没有专利,我说对不起,我没有专利”。但我自己觉得这个核心的设计都是我做的,但因为我只是一个外包工而已,专利是不属于我,但是专利是我写出来的至少。所以别人的质疑是有道理的,我当时说这个是有夸张的成分在,但确实是我自己做的东西。


网易新闻:大头贴也是同样情况?

唐骏:大头贴纯粹是给别人做一个软件外包。那个时候已经不是我一个人了,当时是我们一个公司做。



之前在演讲中为了效果会夸大我在美国的经历


网易新闻:但后来在媒体和演讲中,你确实说了这些是你发明的。   

唐骏:现在你们说不是我发明的,我也承认专利不是我的,但这个想法是我的,技术也是我的。


网易新闻:现在演讲中怎么说这段?

唐骏:完全不提了因为有瑕疵。如果说我讲这么一个过程,也没有演讲效果。为了演讲效果我会说,这个标准根据我自己的声音来定的,然后就变成了暗示别人这个发明创造是我的,对不对?

包括我在美国的经历,过去我可能会过分的夸大,比如说我办律师事务所等等。现在我就不讲了


网易新闻:当时为何要那么说?

唐骏:那个时候可能是有一点飘起来的感觉,为了达到这个效果,不这么说也不行嘛,媒体需要这个效果

不过说得好听一点是为了人家,但责任还是在于我,媒体又没让你这么说我最多就是迎合他们所以我不是怪别人,我现在想通了,你不说这个节目也照样播,播了该听的人听,不爱听的人还是不爱听,一样的。



当时坚持不道歉,因为我觉得我没有错


网易新闻:当时为何坚持不道歉?

唐骏:因为我觉得我没有错。我觉得我拿一个野鸡大学的学历,我错在哪里呢?人家不合法也不是我的错。我是受害者,现在把责任推到我头上。

现在我觉得,我就是错的,你干吗要去买呢?用一种错误的心态去获得一个不该要的东西,心态是错误的。


网易新闻:当时怎么知道西太平洋大学的?

唐骏:这所学校洛杉矶,相当于函授学校。我觉得我函授就足够了,根本不需要去做任何学习,所以我就参加了它一个函授项目。

它做的广告是在美国各大航空公司上,因为我经常坐飞机,每家航空公司都有做广告,他们说这是加州政府认可的。如果是一个没有受到州政府授权的学校,它不敢登出广告



西太平洋大学绝对不是“文凭工厂”


网易新闻:它是加州政府认证的这点,现在能查到吗?

唐骏:现在查不到了,这个学校已经被人收购当时我拿到学位的时候,是加州政府当时认可的一个授权机构。更重要的一点,我毕竟在日本读了五年,我在名古屋大学的学分是多少,我让名古屋大学出一份证明,把我原来的论文翻译成英文,他们说这个论文也够了。


网易新闻:函授学历,有人描述就是花钱买学历,是这样一回事吗?

唐骏:有没有这样的现象?一定有,但是真正的函授学历,比如西太平洋大学的函授学历,它指定要看书,看完还要写报告,做作业,当然你可以做假但如果是按照学校的函授规章制度学下来,这个真的不能叫做买学历。所以西太平洋大学绝对不是文凭工厂



“学历门”的时候就跟文化大革命一样


网易新闻:当时你为何不公开解释这些?

唐骏:在当时,你来反驳每一条质疑,质疑会越滚越大说得夸张一点,就像文化大革命一样。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你说什么都是错的,别人就是要抹黑你太容易了。我把这叫做“网络大革命”是谁都可以贴上去的一个大字报。    

当你一个人来面对这么多网民的话,你是没有办法的。


网易新闻:但不同的是,你是可以在媒体上发言的。

唐骏:唯一的差别就是我也可以来说话,但是我相信,这会招致更多的人来进行对你做有理或者无理的指责。

我解释过,我通过媒体来解释,但发现这个解释不但没有帮助我,反而更加激起了大家对我的态度的抨击。



我没有说过“欺骗了全世界也是一种成功”


网易新闻:当时媒体的报道,哪个最让你无法接受?

唐骏:最让我不能接受的是北京的一家媒体Famous,“唐骏说欺骗了全世界也是一种成功”。当时我对中国媒体最大的失望就是这一篇报道。

这个采访是学历门爆出来的前两个星期约好的,我说我不谈这个话题,他说可以。最后他还是提了,我说我可能欺骗那么多人吗?我一路走过来,是欺骗过来的,我说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好了他的标题就改回来了,叫做能欺骗这么多人也是一种成功。这个是对我最大的一个打击。


网易新闻:是在什么样的语境下说的,到底前后文是什么?

唐骏:我就是很生气的语境,我说你不要问我这个问题,但他还是问了,最后被他“破译”成这个意思,所以我就觉得,哦,原来这就是媒体


网易新闻:你没有说过那句话?

唐骏:没有。


同学中只有我一个人没拿到博士学位,很没面子


网易新闻:当时为何需要这样一个博士证书?

唐骏:我是教育部派遣的一百个公费留学生去的日本,在一百个同学当中只有我一个人是没有拿到学历的,其他同学都留在了日本,拿到了日本的博士学位我很没有面子,我希望跟我们同学在一起的时候,大家都是博士其实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


网易新闻:说到在日本的那段经历,很多报道里说,之所以没有拿到学位,是因为后来做论文的时候,教授说这个论文拿到中国可以发表,在日本不行,是这么回事吗?

唐骏:教授就说了一句话,我印象还是很清楚,他说你这个论文我觉得没有什么新意,也没有什么深度,拿到中国去发表差不多,在日本,不可能发表的。当时我觉得,我辛辛苦苦熬夜熬出来的这个东西,结果被他这么一泼冷水。

其实我知道他的前面几句话都是对的,没有深度,没有新意,我都承认。但就最后一句话,说拿到中国去可以发表,在日本是发表不了的我一下子心情不是特别好因为熬夜的缘故,被他这么一说,所以当时就把本子一摔,就开始跟他说,我很尊敬你但是你说这个话就是侮辱了我,而且侮辱我没有问题,你把中国放进来,这个作为教授是不应该的。

在日本,你是绝对不能挑战教授权威的,所以我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挑战他的权威,他也很没面子,当然我更没面子,就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我不可能在他手下可以拿到一个学位。


网易新闻:现在你怎么看当时的决定?

唐骏:当时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冲动的决定,但现在来看是正确的。如果我留在日本,跟我日本的同学一模一样,也是一个平平淡淡的生活,毕竟我到了美国,我还可以闯荡一番,我还有进微软的机会。遗憾的是我没有拿到日本的博士学位,还不如读2年拿硕士学位,白白读了3三年时间,浪费了3年的青春。



我和任何人没有仇与恨,包括方舟子


网易新闻:但我看微博上说,前段时间还跟阪昌教授吃饭?

唐骏:对,我这次去了一次日本,我专门还把他叫出来一起吃饭,不光是吃饭,我还让他做我一个项目的审查委员会主席。因为对我来说,我和任何人没有仇与恨。


网易新闻:对方舟子呢?

唐骏:一样的态度。我不是来挑别人错的,我不是一个法官,有错的地方我就改,没有错的地方我也不需要来反驳,如果你要否定我的一切,我觉得也没有必要,也否定不了。


网易新闻:之前采访肖传国,他到现在还恨方舟子。是怎么做到不恨的?

唐骏:恨了又怎么样?恨了没有用,自己给自己建立一个仇人,仇人的话必须去报仇才有意义,我根本不可能去报仇嘛,就像我日本的那位教授,我恨他恨得要命当时,但今天我还感谢他呢。也许五年十年以后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我现在不做判断。


网易新闻:去年12月李开复先生被方舟子质疑,当时关注了吗?

唐骏:我没有特别关注。但是我通过别人给他转达了(我的建议)。不要去辩解,如果真的跟他辩解,一捅就破,这个东西能没有瑕疵吗?

这个事情可大可小,李开复的功绩你也不用去毁灭它,但整个事件,一定会有瑕疵在里面。


网易新闻:你们私下聊过

唐骏:没有,我只是找人传递给他了,也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传递到。



不应该一个个去挖拿函授学位的人


网易新闻:你现在怎么回头看那一段经历?

唐骏:过去两年,其实心里很难受,刚开始委屈,觉得这个社会怎么这样抱怨对我的不公,可有可无的事把它变成有的。如果社会真的变成这样的话,这个国家就会有问题。把全中国的每一个人全拉出来晒一遍,不就是文化大革命吗?而且当时确实有这个势头,别人告诉我说,港交所有几百个董事要求更新他的董事的简历。


网易新闻:觉得这是不好的趋势?

唐骏:这是不好的趋势,你盯着我就可以了,你想中国人拿到函授的学历的有多少?随便一个省长、省委书记都是博士,我相信都是函授,你没必要去挖这个东西。把过去的全部晒出来的话,那我觉得中国未来的五十年都没有完,一年抓一个,这样抓下去,真是不应该的事情。


网易新闻:但如果有人简历造假,通过这件事他会不敢了,这不算是一个良好的影响?

唐骏:我同意,通过这件事件可以告诉别人,今后无论从学历论文等等,一定要做到干净。但他去改这个东西就意识到他已经是错的了,错了你再打他能达到什么效果呢?无非就是一个媒体效果而已



陈发树只担心我西太平洋大学学位有没有拿到


网易新闻:学历门事发时你任职新华都,当时有没有主动去跟老板陈发树沟通?

唐骏:他主动联系我的。当时我在广州做一个节目,他给我打电话,说这么大的事情弄出来,我只想知道你西太平洋大学的学位是不是拿到了我说拿到了他说好,我知道了。


网易新闻:为什么没有去主动跟他谈?

唐骏:这是我个人的事情,跟公司是没有关系的我在他面前从来没有说过我是加州理工博士这些事,他担心的就是西太平洋大学的学位有没有拿到。“至于说西太平洋大学是一个野鸡大学什么的,其实跟你关系不是那么的大,这是他的原话。


网易新闻:公司高管有没有给你压力?

唐骏:没有。并不是说我在公司里面犯了一个多大的错,对公司的经营不是产生直接影响。但是我是道歉了,在公司的高管会议上,因为我这个事件给公司带来了很多麻烦,向公司和高管们表示道歉。



我在微软的时候,受关注程度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网易新闻:什么时候开始在媒体亮相?

唐骏:第一次亮相应该是在1998年左右。当时我第一次获得了微软公司的比尔盖茨总裁杰出奖,在微软来说每年只有十个人获这个奖,我可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拿到这个奖的,所以受到了媒体的一些关注,那是第一次。


网易新闻:当时微软的管理层受到的关注很多?

唐骏:那个年代微软是一个最受关注的企业,比现在的苹果还要厉害我离开微软的时候,《经济半小时》用30分钟来讲我离开微软这件事情,你就知道这个微软当时受关注的程度,真的是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为什么李开复也那么受关注,因为他是微软出来的,微软两个字,会给你一个很大的光环。


网易新闻:之前提到,当时在微软看不到机会,但有一天门打开后,觉得外面机会真多,看到了哪些机会?

唐骏:当时我决定离开微软的时候,我也跟很多企业去沟通过外企我一概不考虑,因为外企没有比微软好的,我考虑中国的民营企业国有企业,像华为联想,都给了我一些机会,包括政府部门也邀请过我某省让我去做工业厅的副厅长。

原来微软像一个金色的笼子,你在里面待着,确实很多人看着是闪光的,但敞开这个笼子以后,发现原来天地是那么宽阔,当时我就这么一种感受。



民企里,哪怕是总裁,说话也不算数


网易新闻:最后选择的是盛大?

唐骏:当时我做了一个排除法。我觉得未来肯定是互联网时代,我想进入互联网时代中2004年的时候,互联网是一片惨淡,搜狐、新浪都掉到几毛钱了。唯一盛大是有商业模式的,他就是靠游戏收费的模式,这是一个可以做的互联网,所以我就去了。

而且盛大马上就要上市了,我还没经历过一个上市公司整个的过程,我去做一个尝试。当时我想,反正做得不成功,我还可以退嘛,我再回到外企。


网易新闻:这段挑战给带来了什么?

唐骏:给我带来了跟民企沟通的经验。让我全面了解民企是一个什么样的运作模式,我估计盛大跟全世界的民企都是一模一样的。

简单概括就是在民企里面只有一个人是说话算数的,外企里面是每个人说话都算数的,这是差别民企里,哪怕我是总裁,也不算数,最后还要董事长签字的。


网易新闻:适应这种模式吗?

唐骏:我不适应。去了几天我就知道了,哦,原来这么回事,我没必要做决定,我就来帮助陈天桥做好决定就可以了。

过去在微软的时候,我做决定惯了。忽然觉得,与其我花很多的时间去琢磨这个决定,到最后还是被否决,那干脆经过我这一道的东西就全把它放空,我不做任何决定。我原来是当领导者,后来我变成了辅助者,心态也简单了,我在里面相当于参谋、顾问一样的角色。



我离开微软不是因为销售业绩问题


网易新闻:这次演讲中你提到,在微软时,有次发言得罪了南京副市长,当时跟政府打交道顺利吗

唐骏:当时那个副市长跟市长汇报的时候说,南京有做到全国第一。然后市长突然问我(这事),我说肯定不是第一,很绝对的告诉他。

到后来以后慢慢就开始变得顺利了。过去我在上海不需要跟政府打交道,更多的是政府来求我们,因为我不卖东西嘛,无非就是在这里面加大投资,从大中华区技术中心,变成了亚太技术中心,又努力的升格成为全球技术中心,每一次升格,上海市长都会过来。

北京是一个销售部门,你要去卖东西,需要政府来支持才可以卖因为那个时候打盗版是一个最主要的销售手段,政府不支持你,你是卖不掉软件的。自从那个南京事件以后,我们的员工也告诉我,说你怎么可以那样,市长很不开心,领导喜欢听好听的,我就慢慢去改变自己,今后我会婉转的来告诉他我的一些想法。这个是中国官场上的一些游戏规则,当时我是不懂的。


网易新闻:很多的微软前同事在采访中提到,当时离开微软的一个原因是销售业绩上不去,是这样吗?

唐骏:这个说法不对。销售业绩是有问题,这SARS的问题,这个总部是认可的,因为大多数员工都回家了,你还做什么业务呢?那半年的业绩是受到强烈冲击的,都不上班。但是有记录显示,我刚开始就任的时候,连续N多个月创造了历史最好记录,我的邮件都保留着呢。


网易新闻:关于前同事的采访在媒体中有很多从来没有对他们说的给予过回应?

唐骏:从来没有做出过回应,我都不知道谁说出这样的话。一千个员工,肯定有对我不满的。

而且“学历门以后我发现越辩驳越会被继续质疑。你找一个员工说你有不对的地方,太容易了。但我知道我真实的能力和情况。前天是我的生日,很多人还在给我发邮件,已经离开了多少年了。



我是一个普通人,我也追求名和利


网易新闻:你在书里写“知名度就是生产力你是怎么意识到这一点的?

唐骏:其实我没有那么刻意讲过。对知名度,我也追求我一点也不隐讳的,就是名和利,反正我就是普通人这个有好处有坏处,坏处就是坏事会被放大,好处就是你做一些事相对会简单。

 

网易新闻:职业经理人来说,知名度的帮助大吗?

唐骏:有很大帮助,因为这个时候知名度是一种价值的体现。

首先你到了一家企业,给企业就带来知名度了就像我到新华都一样,四年之前谁知道新华都现在至少讲到新华都,很多人会知道,这个跟我加入新华有直接的关系人家找职业经理人,能力没什么太大的差别,但知名度会有一定的关系。而且这个知名度跟你的能力也有关系,知名度在很大意义上是代表能力的一种。


网易新闻:觉得知名度和能力是正相关的关系?

唐骏:是,知名度来自于什么?来自于一个结果我还真的找不出来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企业,也没做过什么,但知名度很高的。



我不需要用公关手段提高曝光度,万一传出去大家会笑话的


网易新闻:作为职业经理人,会不会刻意保持一定的曝光度?

唐骏:我倒不需要做一个曝光度,你做出来业绩,曝光度自然就过来了为什么说我没有公关公司,因为我会反感这种事情的,说你看,唐骏登那个封面,花了七万,有报价的。


网易新闻:为什么这么抗拒?

唐骏:提高知名度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用这个方式,万一传出来,大家会笑话的我的人生还漫长着呢,我不需要因为一个事件,到处买通所有的媒体,说你帮帮忙,给我写一篇正面我的东西,我给你多少钱。

 

网易新闻:多次强调自己是一个普通人,但在读了你的书,或者听了你的演讲后,觉得你很厉害,很多事情并不是普通人就能做的。为何有这种反差?

唐骏:可能跟媒体的报道有一定的关系吧,我经常被别人问到,怎么从一个工程师做到微软中国总裁花了七年的时间,在很多人眼里是比较难实现的一件事情我自己也觉得了不起说实在的,你再让我去复制,可能我也做不到了,至少我很幸运。


网易新闻:喜欢这种反差出来的效果吗?

唐骏:当然,人总是喜欢听评价的,这个我也不否认。但你说把我捧得过高也没有必要,我定位很清晰,我不是伟人,普通人就是会犯错的,大大小小的。

 


诚信是可大可小的一个事情


网易新闻:相信应该也很多人会问这个问题,成功的因素里,学历和能力哪个更重要?

唐骏:学历根本不重要,学历是一个门槛。成功里面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在中国,所谓的成功人士,像马云,像陈天桥,不都是学士学位嘛。我不是鼓励说大家不要去学习至少头一百米是学历,一百米以后怎么走,还是要靠自己。


网易新闻:觉得诚信是一个很重要的成功要素吗?

唐骏:诚信当然是很重要的成功要素,当然这个社会我们也知道,诚信是可大可小的一个事情我记得克林顿说过一句话,我印象很深,他在辩解莱温斯基的案子中说,世界上所有的男人在男女问题上都说过一次谎话,我说的谎话更大一点。

如果我们是用诚信的道德棒子来打的话,世界上谁都可以被打倒但是用诚信去伤害人,不应该去做这是我对诚信的一个理解。


网易新闻:在看来,方舟子打假中,是否用了道德的大棒?

唐骏:就像刚才我说的,道德的尺寸没有人可以把握得住我希望大家尽量以一个真实的东西去衡量,不要过分的用道德大棒把所有的人打倒。



在诚信上我犯过错,但我永远不会承认我是一个不诚信的人


网易新闻:有人因为学历门的事指责不诚信,能接受吗?

唐骏:有没有不诚信,当然有,在这个意义上,我接受批评,但不等于说号召所有的人都去用诚信道德的棒子打人,这个我不接受。我不觉得我是一个不诚信的人,在诚信上我犯过错误,但我永远不会承认,我是一个不诚信的人。


网易新闻:诚信是个道德问题?

唐骏:诚信是个道德问题,但我们不能说犯了错就不诚信,因为每个人在诚信上都犯过错的,这个是肯定的,诚信这个词太敏感。基督说,所有的人都是罪人,(如果)这个成立的话,那我承认,我就是一个不诚信的人。

你可以把它说成原则性问题,也可以把它说成是一个不小心的问题,这个判断不是由你来判断的,只要不触犯(法律),这个刑法是别人来定的,不是我们来定的。


网易新闻:你的底线是什么?

唐骏:不伤害别人。我从来没有去伤害过别人,无论是学历门还是任何一个事,这是我一贯的原则。

 

网易新闻:觉得当年西太平洋博士和今天的这个结果,没有关系?

唐骏: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我是一个教授,我评一个两院院士,这个我觉得关系就很大了,因为是直接关系,对不对。

 

网易新闻:但有人认为学历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也涉及到公平的问题。

唐骏:但是别人拿到的函授学位,你不能过分去否认他,很多大学的学历也是函授的。毕竟人家是读过书的,一概否定函授学历,对函授是一个非常不公平的事。

 


我写书一分钱都没拿过


网易新闻:觉得自己是青年导师吗?

唐骏:从来没当过自己是青年导师。


网易新闻:希望当一名青年导师吗?

唐骏:我不希望当青年导师,但我的邮箱经常会有一些人给我发邮向我提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会耐心解答给他们。


网易新闻:那其实也是起到一个青年导师的作用。

唐骏:这不叫导师,我觉得我是帮助他们,有一个人来倾听他们的声音


网易新闻:介意自己被归为成功学范畴吗?

唐骏:我的一些理念,可以归为成功学的范畴,但我唐骏不需要来做一个成功学。

很多人误解说我高调,我的书名叫做《我的成功可以复制》,其实这个书名不是我要求出的而且这本书我一分钱没有拿的。包括像《唐骏日记》也是,一分钱没有拿,我从来没有想通过写书获利。



陈天桥许下的260万期权已经兑现了


网易新闻:对钱怎么看?

唐骏:我对钱有追求,我现在已经达到了一定的财富,但我还是有追求,这个我从来不隐晦,刚开始我会为了钱,去违背我的做事的方式去做事。

自己做公司的时候肯定会违背一些游戏规则,在微软也是为了钱,为了一个职位委曲求全等等,在盛大也是为了钱说得好听一点,是为了更好融入企业,说得难听一点,不还是为了钱嘛我从来没有过说,我不要钱,我没有那么高尚。

 

网易新闻:当初你到盛大,陈天桥请你出山许下的260万期权兑现了吗?

唐骏:兑现了,他是一个非常这个说话算数的人,而且他也是上市公司嘛。



不需要去向每一个人证明我怎么样


网易新闻:之前做过销售,这似乎不是很符合销售的思维?

唐骏:对,因为是我的书,所以我不愿意去推广,别人的东西我倒更愿意去推广。可能是做技术人的一种想法,觉得不好意思,让你来买我的东西。


网易新闻:可以理解为清高吗?

唐骏:你要说清高也可以。


网易新闻:希望在公众的眼中是什么样的形象?

唐骏:我希望公众说,唐骏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居然还能做的蛮成功的,这是我想要的。


网易新闻:但即便两年之后,绝大多数人想到唐骏,就会觉得是野鸡大学毕业的、买假文凭的人。

唐骏:有的,但我不需要说我唐骏其实蛮有文化的,我也拿过硕士,或者是也读过博士,我不需要去向每一个人来证明我怎么怎么样。




文|王复安 容安 编辑|夏小兽   时间:2012-07-04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在中国从艺的第11年, 日本演员矢野浩二终于演上了梦寐以求的“中国人”角色。在此之前,他因频繁扮演日本士兵而被称为“鬼子专业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