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9月14日下午,日本民主党党总裁选举结束,日本现任首相菅直人战胜了民主党前干事长小泽一郎,成为该党新任总裁。这意味着日本将暂时不会出现4年中第6位首相。自主政长达5年的小泉纯一郎下台后,日本又陷入了频繁换相的“走马灯怪圈”。究其根本,只要日本的政治体制和特有政治生态没有变化,哪怕是象征着政坛新生力量的民主党上台,也难以扭转这一局面。[详细]
日本的“走马灯”政坛
日本选民在路边的观看竞选新闻。1994年,日本引入的小选区制为两党政治打下基础,却未能改变政治家们忙于内斗而无暇兼顾连贯政策的状况。

日本60年换相30位,为西方大国2-3倍
日本无疑是发达国家中领导人任期最短的国家。据统计,日本首相的平均任期是26个月。二战结束(1945年)后,日本曾有过30位首相先后主政。相比之下,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在内的西方发达国家,领导人更迭的数字最少的是8位、最多的是13位,日本国家领导人的更换频率大致为西方大国的2到3倍。日本经济泡沫破灭以来的20年中,更是先后有不下14位首相就任,是意大利同一段时间内总理数量的两倍。[详细]
小泉之后首相成“一年先生”,公众对政府信心骤降
2006年,来自自民党的小泉纯一郎下台,此后继任的4名首相──安倍晋三、福田康夫、麻生太郎和鸠山由纪夫平均在任时间均不足12个月。与日本首相打交道的外国领导人不禁将日本首相戏称为“Mr. One-Year”,往往连他们的名字都记不住。
日本民主党2009年上台以来,不仅没能稳定局面,看上去只是加入了这场恶性循环。在国内,日本国民对“换相”与其说是习以为常,不如说习惯性地对政府失去信心。面对被内斗和丑闻缠身的政治家言之凿凿的政治宣誓,日本公众更多是追问:“我们为什么要让这帮混蛋掌权?”[详细]

首相与政党党魁关系微妙
被认为对中国最友好的福田康夫,也未能“熬”过一年。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辞职时的电视画面。

日本宪法没规定首相任期,但党总裁任期有限
民主党去年经历了艰难的选战最终上台,又迅速经历了刚当上首相不久的鸠山辞职、现任菅直人继任,3个月后为何又出现小泽与菅直人的“党总裁”之争?要理解这一连串选举,首先要了解日本首先的实际任期如何确定。
众所周知,日本首相非直选产生,而是由政党和国会提名,而在国会中占多数议席的政党党魁(党总裁)一般毫无疑问会出任首相。日本宪法虽然规定了日本首相的产生程序,却没明确规定其任期,但各党的党章却是对总裁任期有所规定的。过去几十年一党独大的自民党,就规定党总裁3年一任,原则上只能连任两届。[详细]
要当日本首相,先要稳住党魁一职
对日本政治家来说,党魁的争夺也许才是“真正的战争”。平衡党内利益,让自己脱颖而出,往往是保住首相一职的关键手段。 以本次菅直人和小泽一郎之争为例,民主党党总裁的任期却只有两年,今年6月接替鸠山的菅直人任期刚好到9月份结束,因此必须面临党内选举。如果菅直人败给对手小泽,则相当于拱手相让首相一职,日本又将面临换相。
民主党内选举的投票实际分为3个部分:党员投票,地方议员投票和国会议员投票。在最关键的国会议员投票部分,小泽和菅直人只相差6票,菅直人是“险胜”在地方议员和党员两部分。从政40年的小泽,对国会议员部分的影响力还相当大。据选前日本民调显示,70%以上的日本民众希望菅直人继续担任首相。但小泽在党内拥有运筹资金、组织人才等政治优势,曾让很多观察人士认为他能赢得党魁宝座,菅直人的胜出,未免让不少熟悉日本政坛操作规则的人大跌眼镜。[详细]

日本首相何以常常“闪电式”辞职
稳坐首相之位5年的小泉,被指无视派系政治的“玩法”,不按党内既定游戏规则出牌,却是最像美国总统的日本首相。
被认为带有太多“旧政治”影子的小泽一郎,如舆论的倾向所指,败给了就任首相仅3个月的菅直人。

首相只是政府“总召集人”,却总要当“替罪羊”
日本的民主制度设计,实际上并未赋予首相很大的权力。顾名思义,作为“内阁总理大臣”的首相实际上只是内阁的首席,更像是一个“总召集人”。但这样的召集人,却要为内阁成员的行为负责,可谓随时面临离职的压力。
兼任内阁总理大臣的首相有权决定内阁的人事安排,但如果内阁成员在其决策过程、处理方式等方面曝出丑闻,一切责任又自然而然归到首相头上。例如,小泉的接任者安倍在2007年突然辞职前,其批评者就猛烈攻击他“用人不当”:第一任安倍内阁出现了远藤武彦报假帐丑闻,内阁改组一周后,又有两个农林水产大臣出现类似的问题。[详细]
官僚体制保证国家运行,首相来去自如影响不大
正如专栏作者加藤嘉一指出, “聪明的官僚”与“无能政治家”的结构早已成为日本舆论界的共识。他所说的,正是传统日本政治在运作上“官僚支配”的显著特征,即政治决策往往由强大的官僚层主导,政治家甚至首相都可能被排除在决策过程之外。这也是为什么,日本人能够冷眼对待首相的频繁交替,却不太担心政治运作不下去了。
日本的“官僚”指的是在日本各省厅(相当于中国各部委)工作到退休的公务人员,他们与政客的功能是很明确的:靠家族影响力上台的政治家往往不够专业,而官僚们的职责就是为他们提供帮助。这种“官僚主导型”政治在日本“失落的十年”达到极致,官僚系统的高度成熟让首相、内阁的缺席得以长期持续。小泉可能是近几十年来,唯一一位以领导魅力驾驭于官僚系统之上的日本首相,反过来,这个能力也让他得以稳坐首相位置5年之久。[详细]
公众舆论:用民调和丑闻揭露扳倒首相
如今为人熟知的尼克松“水门事件”,让世界见识了记者如何扳倒美国总统。事实上,这样的故事几乎时刻在第一大报(《读卖新闻》)有上千万读者的日本上演。在日本,小至地方议员、大到一国首相,被媒体揭发的丑闻和民意调查随时可能把他们拉下台。前自民党首相福田康夫下台时,其民意支持率从上任时的57%跌至不足20%;鸠山辞职的缘由之一,就是被媒体穷追不舍的政治献金丑闻。
在日本,一旦首相在某次民调(哪怕民调具有诱导性)中失势,各色评论员、电视台谈话节目、杂志报纸就一哄而上,出于商业需求趁机挑出政治家的毛病,若是能以舆论压力将首相拉下马,则更是能彰显“新闻价值”。面对公众辞职的呼声,如果不能像小泉一样恰如其分地善用大众媒介、为自己“公关”,日本的政治家选择主动辞职反而被认为是更负责任的表现。[详细]

 
  日本首相的频繁更替,反映的是日本民主体制的不成熟。这个体制展现了一个悖论:尽管充满“世袭制”和政治献金,它确实实现了政治家轮番主政;虽然保证了不被信任的政治家无法“安坐其位”,却又造成了政坛的某种“无政治状态”。当政治的公信力由于领导者的频繁更替直逼底线时,日本还能依靠其技术官僚体制走多远,还是未知之数。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第260期:驻韩美军:撤军还是不撤

第259期:性教育,不只是生理卫生

第258期:人命可以如何“定价”

第257期:新婚姻法里不该谈感情

第256期:衡量生活,不仅有GDP

第255期:重刑施以矿主有违法治
责任编辑:陆晓茵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