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河原启一郎
何烈胜
因“鹰式教育”受到关注,被称为“鹰爸”。
9月29日,何烈胜带着4岁的儿子多多登上日本的富士山,并让多多在山上宣誓钓鱼岛主权。此举引发关注和争议。
关注我们: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尽管4岁的多多一开始连“保钓”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鹰爸”何烈胜还是带着他去日本富士山登山,希望以此来宣誓中国在钓鱼岛主权。登山过程中他鼓励多多说——“要坚持,为国家爬山”。
分享到:
               

:带多多去爬富士山,这个想法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何烈胜:爬山早就计划之中,是属于我的鹰式教育的一个部分。登山这件事情本身与中日之间的争端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后来具体登哪座山,什么时间登山,又跟中日有关系。

因为我觉得日本对亚洲国家,包括我们国家的侵略,可以说是犯下滔天罪行,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不反悔而且我认为这个国家的军国主义死灰复燃,他们觊觎我们国家的领土,所以我决定在9月28号到30号左右登顶30号是中国的中秋节,希望钓鱼岛能够与我们祖国团圆,30号又是中日建交40周年,希望日本能够反省历史教训,珍惜中日的和平,所以说这次的登山就选在这个时间。


具体登山是哪天?    

何烈胜:我们27号到日本,28号开始登山,早晨4点钟左右一直到下午,我们到旅社的时候是晚上8点钟了。扣掉等待的时间,我们登山的时间大概在15个小时。



“去日本的旅行社全部退团,最后找人才办的自由行”


问:去日本的签证是怎么办的?

何烈胜:当时我们找的中国青年旅行社,出发前半个月前我们递进签证,第二天他们说公司决定,所有团全部退团,我们就没办法,就转了另外一家。我找的熟人,找到了一个旅行社的老总,他说这个也不能办理,因为现在有风险。


问:他说的风险是指?

何烈胜:他听说好多中国人到日本那边以后连中国话都不敢讲,害怕右翼分子,毕竟两国近期不友好嘛,就说这样影响到旅游,就停办了。后来我又找我一个同学,同学说也办不了。最后没办法,我说请你们帮帮忙吧,后来就找到了现在这个旅行社,他说你个人去我们可以协助你,可以自由行嘛,才勉强办理了下来。



“日本方面将赴日担保金金额提高到三十万”


问:你作为自由行过去办签证,有哪些要求?

何烈胜:一个就是符合旅行社的要求,第二个就是日本方面的要求,后来提出来担保金额要加大。以前是五万,后来加到三十万。反正就是提高难度了。



“我去日本很多人骂我是卖国贼”


问:有人认为,赴日变得困难了,各种保钓活动也是有责任的。你认同这种观点吗?

何烈胜:没有,我觉得签证问题不是官方的行为,比如说我的签证一办,日本很快就通过了。    所以说我觉得中国的旅客应该要给予理解,首先从民族和国家的角度来说,这个时候去的话,对自身安全不利。而且你像我去的话还有很多人骂我是卖国贼呢。


问:为什么骂你?

何烈胜:就是因为不了解我的用意,就说你为什么去日本,为什么要给日本人钱花,促进他们的经济、促进他们的旅游、买他们的商品。


问:你理解这种骂你的行为吗?

何烈胜:我觉得从一个国家的这种民族大义的角度来说,我们半个世纪前饱受日本的侵略,痛失山河,所以这种时候我觉得,你可以不去旅游,或者换一个旅游目的地,对你来说也没有任何的损失。我呼吁很多广大的旅客,应该拥有一点起码的一个爱国心吧,支援我们的政府,支援我们的国家。



“日本是法治国家,我不担心和日本政府之间会有什么”


在登山之前多多写了一封诀别书,为什么要这么做?

何烈胜:当时是这样的,我说要不要给妈妈告别一下,他说需要。写了之后交给我的一个朋友,万一我们能平安回来,就不给她看,万一我们不能平安回来,就交给他妈妈。

我们倒不怕当地的警察对我们盘查,而是因为富士山是日本的一个圣山,在攀登的旺季,每年登山的人有30万,基本上从山脚到山顶是1米1个人,我们怕在宣誓保钓的过程中发生人身意外


:他意识到这一次去日本会有危险?

何烈胜:这个他没意识。我们作为大人要把想得周到,但是我也相信,日本也是一个法治的国家。我倒不会担心和政府之间会有什么,最害怕的是因为我们在野外,害怕出现事故

 


“一开始多多还不知道‘保钓’这两个字是什么含义”


:登富士山的意义他明白吗?

何烈胜:一开始他不知道,他以为是旅游。后来我们跟他讲了侵华日军大屠杀纪念馆也在南京南京在这方面的教育,从小学开始都是非常普及。但是他不明白这次跟保钓有什么关系。然后我跟他讲,保钓就是保卫钓鱼岛的意思。然后他问我钓鱼岛是什么东西,我说钓鱼岛是中国的一座岛,原来属于中国,后来被日本侵占了,所以我们中国要保卫钓鱼岛,要宣誓一下钓鱼岛的主权。


:你对他的这个解释,他是什么反应

何烈胜:他没有什么反应,也就是很高兴,很骄傲。



“多多哭着说不想爬了,我说要坚持,为国家爬山”


:在登山的过程中,多多有没有抱怨说太累了,不想走?

何烈胜:总体是没有的,所以我还是蛮佩服他的,训练多多的训练成果也还是蛮好的。只是到了七合目的时候,雨下得很大,我们登山的雨衣被火山岩划破了,当时他很累,因为他一直没有休息,所以确实有一段时间,他跟他姐姐两个人哭,说不想爬了,然后我说要坚持,为国家爬山,要登上去,我不断地鼓励他。


:有用吗?

何烈胜:非常有用,他也哭了一段时间,大概5分钟后来还是坚持下来了。



“不担心发生意外,因为爬山训练这么多年,就跟走路一样”


:你们最后爬了多高?

何烈胜:爬了3400米,爬到八合目,富士山总共有十合目距离十合目的山顶大概还有300多米,但是不让再爬了,那个时候有几个原因,一个是那个是火山,最近富士山火山一直在活跃,第二个就是山顶的风很大,害怕有危险。那个地方登山运动员也禁止登山,但是即使是这样,我看还有些人还在往上爬。


你不担心带着这么小的孩子爬山发生意外吗?

何烈胜:这个不会担心的,爬山训练了这么多年,就像走路一样的,万一比如说摔倒了怎么办,这个东西你就要小心。我始终拉着他走,而且我们都是手扶着链子上去的,而且也没有前呼后拥的拥堵的现象,一步步往上爬就是了。



“说日本老人救了我们的命,这是荒唐的”


问:网上有说你们遇到危险,被一个日本老人救助了,这是什么情况?

何烈胜:其实不是这样的。所谓的老人,也是一个店家的店主我们过去买吃的,方便面卖50块钱一桶,雨衣要卖120块人民币一件。他当时确实给了我们小孩一个帽子、一个手套,给了他姐姐一件衣服,但其实我们背包里都有,只是觉得不好意思拒绝。

而且我们当时也很气愤,在山脚下卖100日元的方便面,在上面卖600日元,翻了6倍。我收你送我一点东西,也没什么。但网上有声音说,他们救了我们命,这是荒唐的。然后有些人说我们不感恩什么的,我说我们应该感恩,但是第一个我是花钱的,而且花了高价钱的,第二个方面,他本身就是救助站的人,我问问路怎么走,这是天经地义的

而且更为可气的是什么,我进他那个房子的时候,他都不让我进外面下雨了,他有一个榻榻米的地板,他都不让我们坐,他是嫌我们脏吧,身上都是雨雪之类的。而且我不是进他的房子,我是相当于我站在门口,我站在那个门槛上,他都不让我们坐。


问:他制止你们进去他家里?

何烈胜:制止了,而且是激烈制止。我们又试了第二遍因为我们实在太累了,他又制止,都不让我们坐。



别人认为我是炒作,我也觉得很光荣


你把登山的视频放到网上,有人说你是炒作,你怎么回应?

何烈胜:它是一个爱国主义的行动,爱国跟炒作是无关的退一万步讲,我作为一个中华儿女,能够为国家的领土去进行宣传,能够不畏艰险,在日本富士山上为我们中华民族而宣誓,就别人认为我是炒作,那我觉得也很光荣。而且如果是炒作,你去冒着生命危险,拿着真金白银,你能够去登富士山,冒着这种危险,你来炒作试一把?所以我觉得这些人讲话是不负责任的。


问:网上还有人批评你的这种做法,你什么感受?

何烈胜:一开始我也很生气,后来我看了一点都不生气因为这次我和我以前遇到的雪地裸跑这种质疑完全不一样,这次来的质疑的力量是特别大,后来我发现这都是亲日分子或者日本右翼做的


问:你的证据是什么?

何烈胜:日本这个民族,我是特别明白了,我觉得日本的少数人不敢面对现实,所以他不敢面对侵华历史,不敢面对南京大屠杀,不敢面对慰安妇事件,他就是不敢面对现实。连一个小小的孩子,铁证如山,爬上了富士山,他们日本的媒体、民众居然说中国人民忘恩负义,甚至一个日本的右翼分子给我发了一个微博,说我们是蛇,他们是农夫,说农夫与蛇。


怎么确定他是日本的右翼分子?

何烈胜:我一点击他微博介绍上写他来自“海外,日本”。



“让多多在雪中裸跑,我不觉得他不乐意”


问:你的鹰式教育本身也有很多人反对。比如最初你让多多在纽约雪中裸跑的,被称为“虎爸”的姚国华就认为你这种方式可能会对孩子的心理造成影响,因为从视频看,多多并不乐意做这件事,而你们在强迫他。

何烈胜:觉得如果是不乐意,他连那个门都不出。实际上也没哭,只是哭腔,并没有流眼泪。他为什么要这样呢?我觉得是任何一个人的本能反应举个例子,在进入冰水的那一瞬间,浑身受到强冷温度的刺激,这是一个本能的反应。实际上这个视频里面,后面他都是在笑的,我们的视频就没有展现出来,而且大家不太爱看,都愿意看那个哭的。



“我的有些教育手段家里人不支持”


问:你的这种教育方式,家人支持吗?

何烈胜:他们一开始不同意,但是后来看到教育成果还是比较显著的,他们由反对到支持了只要不伤害到孩子的身体、生命健康,他们都支持的。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他们反对。但是大方向他们是赞成的,但是在有的手段方面他们不赞成。


:有没有因为家里人的反对,的想法不能执行的情况?

何烈胜:有,我要求得100分,因为他们抵触 、反对,得了70分,我也认了。你如果不要求,他就得零蛋,你要求了他还能得70分。


问:别人的不同意见,有你觉得合理的吗?

何烈胜:有。比如说假期的时候,我要多多6点钟起来,他们(编者注:指家人)就说,假期的时候白天也不上课了,你把他起床的时候往后推一个小时,后来我感觉他们说得有道理,因为假期的时间还是要休息好。所以我就由6点钟起床改为7点钟起床,这是合理的地方。


问:你不会觉得这样会让孩子太辛苦吗?

何烈胜:辛苦与安逸,我觉得是相对的,当你适应了所谓的这种辛苦,习惯成自然,他就不觉得很累。



“狼爸打孩子打得非常科学”


:在一个微访谈里面,你说你反对狼爸肖百佑的教育方式的,是这样吗?

何烈胜:一开始我是不支持的但是后来我仔细看了肖老师的书,听了肖老师的讲座之后,我觉得他的打是非常非常科学的,他并不是蛮打、乱打,或者什么,而是借鉴一种手段。他的文化底蕴很深厚,他的教子很严谨,而且对孩子的爱是无私的、高尚的,而且他打并不是乱打,他真的是打得有科学。与其说是打,不如说是吓唬小孩。当然,他有一些戒律,用鸡毛掸子打手心三下,他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是很平静的,孩子,你错了。就像你违章停车,给你一张罚单,请到那边交钱,他是这样的。而且孩子跟他的关系也很亲。


:但他这种教育方法,也很多人反对。

何烈胜:其实我觉得反对不反对,取决于一个人的价值观,你究竟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快乐的小鸡,还是成为天空翱翔的那只鹰,如果你想成为那只鹰,首先要经过艰苦的训练要能够腾飞,一定得付出。


:但孩子以后到底是成为小鸡还是成为鹰,不是应该让他们自己选择吗?

何烈胜:我觉得这是不对的,因为世界上所有的人,任何的价值观都是父母传递给孩子的,而且我认为是100%,除了社会因素之外,其余的都是父母传递的。包括父母所谓的,今天让孩子应该自由的成长,我打双引号的自由,这个本身也是父母的一个感受,他得出来这个结论,结果是不一样的。


(更多)

文|容安   时间:2012-10-10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尽管4岁的多多一开始连“保钓”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鹰爸”何烈胜还是带着他去日本富士山登山,希望以此来宣誓钓鱼岛主权。他教育多多说——“为国爬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