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葛剑雄:教育部用什么支持南方科大?

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说“中国大学的问题,根本原因是行政控制一切”,而这个人人皆知的弊病,在行政权力明显大于学术权力的中国教育界,一直无法得到实际推动,对话葛剑雄,谈谈他正在经历的复旦大学章程制定,及他对教育界“去行政化”的感受。

葛剑雄

关注他的微博

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 复旦大学博导。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学风建设委员会副主任。 

  • 建言:学前教育问题

    在2011年教育规划纲要里,政府没把学前教育规划到纲要里,现在上幼儿园比上大学还难、这对于整个国家教育是不利的,也是不公正的,所以要提一提。

  • 建言:委员提案效果很难统计

    有些提案我认为解决了一部分,有些效果很难统计,应该说,很多部门还是很重视的,但最后的结果怎么样,我们往往没办法跟踪。

  • 建言:大学无法单独去行政化

    我们整个国家都是行政化的。如果上面的体制不改变,现在(大学)离开行政化是寸步难行。

嘉宾:葛剑雄



    复旦大学的教育改革大家不要解读过剩

主持人:去年底今年初复旦高调宣布进行高校改革,您能不能以复旦教授的身份说一说整个事情经过呢?

@葛剑雄:据我的看法,媒体报道可能有点偏高了,这其实是我们校长发表了一下他的理念。

(改革)并没有正式、完全地推诸实践我们校是部属大学,需要教育部授权,哪些权可以给你学校,否则校长说归教授管,教育部不同意怎么办?到现在为止教育部并没有明确(表示)改革给你多少权。

(但)今后新的学术委员会中,行政要退出,我想这部分是有的,但其他事情他未必做得到。所以大家不要解读过剩,认为复旦已经开始全面改革了,只是校长宣布了他的理念,要把它付诸于实践,恐怕还需要一个长期过程。

主持人:行政化对大学来说最坏的影响是什么

葛剑雄:学校、院系,教授委员会甚至到一个学者,很难从学术规律、办学规律出发处理事情,实际上就丧失了学术自由个人不得不依附于行政。现在不是说嘛,很多年轻有为的教授如果有个行政官职做,他就会愿意做,这个职务的重要性超出了他作为教授的重要性,本来行政系统为教授以及教学科研服务,现在为什么倒过来了?无非就是因为他手里集中的权力比较大,实际待遇比较好,前途好,社会影响力也比你大

主持人:行政系统对于大学的影响平时我们好像也能看到一些,包括此前一些教授因为自己的言论、授课内容被禁止上课,这是否是行政权力干涉学术的一种(体现)?

葛剑雄:禁止一个教授在课堂里讲某些东西,不许他上这门课,这个现象本身是正常的。但问题是谁来禁他,如果教授委员会认为他上课时言论不当,这门课和我们的基本价值观念冲突,违反了大学精神,不符合大学章程,(禁课)是可以的但不是哪个领导或其它非教育科研部门做的决定,问题在于这些由谁决定,在国内有时是某一个领导,或者教授打个小报告,这是不正常的


大学“去行政化”最难的在于高校根本没有权 

主持人:您曾经说过中国高校的根本问题是,行政力量控制了一切,您能从制度上介绍一下行政力量是怎么控制高校一切的吗?

葛剑雄:中国公办大学本身是在行政系统里的,归教育部管,里面的人比如校长、书记,副部级干部,由中组部管校长由国务院任命,这个体系的权力来源是什么--中央领导部门。教育部的经费谁给的?国务院拨的,学校经费哪里来的?教育部给地方,所以它的权力来自教育部,任命也是这个学校的一切都在行政体系里。还有一个因素,原来正常经费是学校主要的财政来源,这些年都倒过来了,教育部拨款,只占到20%,剩下的钱需要通过211项目基金而来,这些钱掌握在学校的行政部门手里,学校行政部门上面是教育部的行政部门,这样行政部门的权当然就越来越大了。所以我们讲的“行政化”不是指要不要行政管理、行政人员,而是一切都由行政做决定,权力都控制在行政部门,有人谈“教授治学”、“教授治校”,或者“民主办学”、“自主办校”,这些都谈不上。

主持人:很多高校反复在试验去行政化,迄今为止没有听到成功的消息,您觉得在高校去行政化的过程中,哪一点最难呢?

葛剑雄:最难的在于高校根本没有权,还有一点在于我们整个国家都是行政化的甚至国家领导人也在说要“去行政化”,“去行政化”就从你这里开始,怎么你叫我们“去行政化”呢?果上面的体制不改变,现在我们离开行政化是寸步难行。

主持人:存在一个如果大学单独“去行政化”,在现在的体制里没办法争取更多资源的问题?

葛剑雄:绝不可能。现在听说深圳市政府市委要专门开会研究南方科大的地位,那还不如给他行政算了,否则什么比照什么,不还是行政化吗?我国全国范围都是这样,各行各业、各个方面都是这样,单独靠大学来摆脱是摆脱不了的。(比如南方科技大学)到深圳买汽车,人家就会问了“你是什么级别?”本来他很好,是院士,或者原来是副部级就好办,但去行政化了,那我凭什么给你?甚至是开会位置,深圳的学校,包括职业大学,都是按(行政级别)排,有次把他排在职业学校的最后,后来市政府知道了,说不行要排在前面,那不还是级别嘛    

   

教育部究竟在哪几点上支持南方科大? 

主持人:南方科技大学也宣布了要独立招生,您怎么看它成功“去行政化”的可能性

葛剑雄:我很钦佩朱清时校长,他的确是为了改革破釜沉舟,他是位院士,原来是副部级校长,他都不干了,去干一个充满了风险的新学校,但仅仅靠他努力是不可能的,现在迫切需要的就是教育部究竟给他多少权,而且一定要是教育部(给),深圳市没办法给。还有一点我们头脑要清楚,朱清时的试验是个特例,不能够把它作为普遍经验,就算他试验成功了,也不具有普遍性,因为深圳市的目标是要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办一个研究型大学,他的目标是办成一流的,这个经验即使成功了,也只是在小的范围里,没有普遍性。比如现在他们招生,普遍都是从高中二年级招,这是不可能的,现在他们答应每年给他们一万块钱奖学金,钱从哪来?深圳市给可以,但大家都学可以吗?不可能的。现在教授治校,我是一直讲,我简直不明白大学在目前的体制下如何教授治校,教授有这个权力吗?他们可以作为试点,但试点成功了是否就可以推广?也不可能。我们珍惜他们的试验,也希望他们能创造成功经验,但他们是一个特殊的经验,中国不可能普遍这样做,只能实行从上而下的改革,逐步逐步做到。

主持人:教育部在26日表态支持南方科技大,但我们没有明确看到支持什么。

葛剑雄:我看到了,教育部发言人讲了这个。(具体支持)哪几点(没有讲),比如是否同意他用这个方法(独立)招生,不同意的话给他哪些权,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教育部究竟在哪几点上给他支持。当初深圳特区为什么办得好?中央是明确出了(条件),在这块范围里有多少权,没有这点怎么改革?自己闯?怎么闯?我们是中央集权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给教育的这些权是讲得清清楚楚的,哪些可以给,哪些不可以给,要一起行动。一方面我们希望朱清时的试验能成功,但另一方面也不要寄予过多希望,因为中国大学不可能都办成这样,现在他给聘请的教授以很高待遇,其它大学行吗?我也怀疑深圳市给钱能否持久,万一哪天市政府给的钱少了,怎么办?    

网易新闻:好的,谢谢您。
   来源:中国网  

责任编辑:夏小兽NN014 出品:网易新闻中心   转发到微博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