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河原启一郎
陆忠
福建首例同性婚姻者
陆忠和刘万强的同性婚姻因其高调,和“福建首例”的头衔而受到广泛关注。
关注我们: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同性恋人陆忠和刘万强的婚礼,成为他们所在小镇的最大新闻。陆忠笑说因为众多围观,导致城管出动。陆忠直言他是”一个传统保守的人“。但他并不希望所有同性恋者都效仿他们,因为”每个人的生活是不一样的“。
分享到:
               



“闹洞房那天,公安局城管到处抓我们,最后只好躲了”


网易新闻:在大环境没有认可的情况下,为什么坚持选择一个婚姻?

陆忠:我这个人比较传统,比较保守,就是单纯想要一个婚礼,(感觉)这样子才有一个家。


网易新闻:之前对婚姻有什么样的想象或者期待?

陆忠:期待的可好了,但后面现实就不如意。


网易新闻:哪里不如意?

陆忠:我们的结婚还没有订婚完美。我们本来原定是一个户外婚礼,然后后面被人威胁。被政府啊,公安局啊这些单位呀等等的。


网易新闻:他们怎么会知道你们结婚的事?

陆忠:我们跟微博发了要在那天结婚嘛。因为我们订婚是在东莞,要回福建办婚礼。


网易新闻:所以有人打电话给你说“我是公安局的,不允许你们这么办”?

陆忠:公安局是我们那天晚上躲起来去闹洞房的时候,公安局就到处去KTV,我们那儿有13家KTV嘛,一家一家的找老板,叫老板说碰到我们就要报警把我们抓起来,但我都觉得莫名其妙。


网易新闻:但是你们还是选择户外结婚这种方式,不害怕吗?

陆忠:嗯,本来是想说在户外,然后顺便把酒席给摆了,最后没办法,我们摆喜酒是临时更换了地点。做一个户外的小型仪式,后面婚礼一结束(我们)就躲起来了。


网易新闻:摆完了之后迅速离开——怕惹上麻烦?

陆忠:本来就很麻烦呀,因为我们那时候就被堵在那都没办法走动,然后很多人以为我们要搞户外婚礼,就一直在我们原定的地点在那边等,然后很多人都没看到。整个那个县城都知道了,不夸张的说他们都知道我们要在哪里结婚,然后都一个个在那边等着。


网易新闻:提前离开和早前公安的警告有关系吗?

陆忠:有啊,我们本来预定在一家酒店里做婚房,也准备在那边闹洞房,一切都是在那边布置嘛,然后我们到那边(酒店)之后,酒店就说有政府的领导,然后硬把我们那个房间就不给我们,后来我们就被迫换在一个小旅馆里面,小宾馆里面(做婚房)。


网易新闻:面对警告时,有想过放弃吗?

陆忠:怕,倒是有点怕,但是没办法,不能放弃,因为我只是想要一个结婚仪式啊。后面我们临时改了,比如说迎亲只用了五辆电瓶车,绕城一圈,没想到跟的人越来越多,然后改成酒席到酒楼里面。很恐怖的是我们没有跟任何人透露,但在下面依旧围了好多好多人,我叫老板关门,围观的人还是不走,后面我们换了衣服什么的才跑掉。


网易新闻: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高调宣布结婚的话,其实这些麻烦是可以避免的。

陆忠:其实我们要高调也没有啊,我们就仅仅是发了一个微博而已。


网易新闻:但是在网上宣布,基本上你们那的人都知道了。

陆忠:嗯,就是那边太……就是有点那个嘛,地方太小了,一个人知道就整个县城都知道了。



“对婚姻的渴望谁都有,找个女孩结婚是害人”


网易新闻:听你的声音很疲惫,这场婚礼让你觉得很累?

陆忠:我是刚起床。现在我们在蜜月中。刚好广东、重庆、福建这边很多人来(参加婚礼),我们就一个个拜访过去,当做度蜜月了。


网易新闻:你的微博里写道“要么和一个同性结婚,要不就不结婚”——你对婚姻看得非常的重?

陆忠:嗯,对。家嘛,谁都想要嘛,如果你找个女孩子就害了人家,(对两方)都不好。然后我们两个也缺乏安全感,结婚了,至少说也有人见证一下,也算一种约束。


网易新闻:这是你们两个人共同的愿望,还是某一方特别强烈的想结婚?

陆忠:都想结婚。


网易新闻:你们的婚礼筹备了多长时间?

陆忠:一个多月,两个月的样子吧。


网易新闻:花销很大吗?

陆忠:自己贴了三万多。七七八八的杂费的花销。


网易新闻:你们婚房的布置,还有包喜糖等等,都是你们两个人自己完成的吗?

陆忠:那不是,我每天都累死了,是大家一起做的,我们那候已经有好多人已经到了嘛。他们就帮忙包完糖啊,然后来参加婚礼的,我们是早上九点开始布置婚房,布置到凌晨两点。在一个小宾馆里。


网易新闻:婚房的地点临时改了?

陆忠:对,我们那不是有一个宾馆一条街嘛,他们(宾馆老板)不让我们走说你们一定要在这边结婚。我们当时住在一个宾馆里面,他们所有店的老板都知道我们要结婚,然后就跟我们住的那个老板讲,他说哎,你一定要把他们留住,一定要把他们留住(笑)。


网易新闻:很多人会觉得高调的结婚会遇到压力比较大,但你们似乎遇到的帮助更多。

陆忠:我们这边保守确实很保守,为什么他们新闻都不敢报道,只是说在你们外人眼里吧,但其实还好吧,宽容度还是有的,所以这场婚礼下来,祝福我们的很多很多。宾馆的老板也很好,我们那个车子什么的都是他们帮我借的。


网易新闻:婚后你们会对彼此有一些责任的要求吗?

陆忠:有呀,就像以前,钱的话他都不会怎样计划,但是现在结完婚了也会担心,哎哟,没多少钱了,也会开始担心,以前哪里会呀,以前他就知道花钱(笑)。



“家里人害怕媒体,都不敢出现”


网易新闻:婚礼时你们双方的家人有到现场吗?

陆忠:我姐到了,他爸腿受伤了不能动,我们事后,结婚第二天就去福安,跟舅舅他们一起吃饭,我微博有发的。因为我舅舅他们都在福安,结婚舅舅最大嘛,然后我就请他们吃宵夜,他们当时就说,记者在那边,所以不敢出现。


网易新闻:你的父母事先知道你们两个结婚的决定吗?

陆忠:知道啊,他们就是怕媒体。没反对,反正我就跟他们说,你又多了一个外孙,就跟他们说多位外孙,然后我姨妈她说本来很生气的,但看到我们两个又很心疼这样。


网易新闻:他家里头遇到的压力会比你大吗?

陆忠:他没什么压力啦,反正他爸,我们去见过了嘛,然后他爸就说随他们去吧,反正都长大了。


网易新闻:你的父母还算是比较宽容的。

陆忠:因为我这个人比较强势吧。网易新闻:父母没有来到婚礼现场,会不会觉得遗憾?陆忠:但是我姐我表弟什么的他们全来了,他们来了就代表我舅舅他们也认同了,不然怎么他们会出现呢?


网易新闻:你们的事在当地算是新闻了吧。

陆忠:对呀,因为很多在外地上学呀,工作的人,他们原定是不回县城的,看到我们俩要结婚,全部都赶回来,隔壁市的、镇啊、村啊,全部都赶来,但很多人都没看到。


网易新闻:你对这种关注,是喜欢还是反感?

陆忠:其实不存在反感,但也不喜欢吧,我们一般都是两个人待在房间里,很少出房间,除了买东西吃饭才出门,其实那边居民啊什么人都很好的,他们很多都是祝福,除了有一些人讲话难听以外,但基本上都是祝福。


网易新闻:你在婚礼现场会有一些人讲话难听吗?

陆忠:至少听到一个人(讲)吧。他说“哇,怎么会生这样的儿子”,反正我也无视,当时(我们)已经在车上要离开现场了。



“同性恋的圈子里面没人站出来支持我们,他们太势利”


网易新闻:当时你们做结婚这个决定的时候,身边的那些朋友们怎么看?尤其是那些同性恋的朋友?

陆忠:一个个掉眼泪、哭。很感动。当时我们在东莞订婚是没有告诉他们,他们是看了新闻才知道的。


网易新闻:你会说服他们做和你们一样的选择吗?

陆忠:还倒真没有,因为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把我的生活方式强加给他们不好。


网易新闻:有没有其他一些的同性恋者跑来跟你取经?

陆忠:有啊。一般都是问“是否应该出柜”的居多,我最烦的就是问这个问题,我都不愿意回答,我说对不起我不回答。


网易新闻:为什么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陆忠:因为每个人的生活方式,生活阅历、经历等等都是完全不同的,我告诉他了,他不可能去效仿,家庭背景更不同。


网易新闻:你不希望别人效仿你们选择结婚吗?

陆忠:结婚无所谓啦,前几天有一个人约我们谈他们结婚的事,然后我就见到他聊了半个小时。


网易新闻:他们发了条什么样的微博伤害了你?

陆忠:说我们"太过于激进",我觉得很莫名其妙,我们订完婚一个多月才结婚。而且弄的什么一地鸡毛啊等等类似的话,就是同志群体没有一个人愿意说去帮我们讲一句话或者什么的,只有一个那个群体里面有一个同志妈妈(她儿子也是同志,后面她知道了,挺支持她儿子)她叫董妈妈吧,她就出来帮我们讲了一句的话,当时哇,我好感动,在这么多那个群体他们都不讲一句话的时候,她竟然站出来,我就觉得这个妈妈真的很好。


网易新闻:你很难理解他们为什么反对是吗?

陆忠:对,因为订婚之前支持得不行,但是现在又这样子,我们觉得有点过分了,其实我也不需要(他们支持),对吧,我觉得既然我们结婚了,你不赞同,但看到不实的信息一定要来查证一下,对不对,毕竟你们也算是公众的。所以太郁闷了当时。觉得他们有点势利。



“我们的婚礼就是‘支持同性婚礼合法’的成功例子”


网易新闻:你是否认可“如果有更多的同性婚姻产生,社会对此的态度会更开放”?

陆忠:如果是来问这些结婚的事情我们欢迎,如果是去问出柜的事情,我会觉得好烦啊。


网易新闻:你们也期待“同性恋婚姻合法化”?

陆忠:嗯,对。至少是一种社会认同吧,其实我们要不要那本证无所谓,但是至少这本证它是代表社会的认同。


网易新闻:希望社会能够对你们一视同仁?

陆忠:对,如果那时候(同性恋)结婚的话,也许就没有这样子的大肆报道了。


网易新闻:你自己会为呼吁同性恋婚姻合法做些什么努力呢?

陆忠:其实我们这场婚礼就已经有了很大的影响了,毕竟我们没有那么伟大,我们结婚只是想自己想要一个家而已,但是如果涉及到这方面,那么我们这场婚姻已经足够作为一个成功例子,因为在之前的同志结婚里面,没有一个这样被报道过的。


网易新闻:你们和之前一些同性婚姻的报道有什么区别?

陆忠:但是没有这么大规模的报道。而且时不时地会跟一下。感觉就像女人生孩子阵痛一样(笑),就是一阵一阵的,一段时间报的新闻出来,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以前有新闻出来都会提前通知,今天的新闻出来我们是完全不知道的情况。


网易新闻:你是怎么理解绝大多数同志恋处于地下的这种状态?

陆忠:我跟你讲很多人都想公开结婚,但是他们就怕压力。网易新闻:但是你们两个人的例子来看,社会压力并没有想象中的大。陆忠:其实社会没压力,反而祝福的人还是挺多的,反正如果不是那个小县城政府作怪的话,我们现在这场婚礼很完美。



“网上的人,90%对我们是祝福”


网易新闻:你并不避讳说出自己的性取向,但有很多人选择沉默,你为什么能够有这样开放的态度?

陆忠:只是说我敢吧,就很多同志会羡慕,然后又渴望又触及不到,就这样子。或者他们更多的担心是社会的压力吧,我没想太多。


网易新闻:你不担心社会压力吗?

陆忠:我们根本就没有社会压力呀,除了政府,单位呀七七八八的人瞎闹以外,其实社会没给我们多大压力,就是当地政府给我们压力挺大。


网易新闻:可是我看到有人在微博上会对你进行攻击,说的话很不好听。

陆忠:有啊。微博上有人说“你们两个真丑啊,出来丢人现眼”,我说好啊,那我去整容吧,我不骂他,但另一种情况,有同志攻击我的时候,我会反驳。


网易新闻:对网上的质疑或者辱骂,你回应的态度挺自嘲的,完全不会介意?

陆忠:对。现在很少了,也很少很少回应了,之前我们订婚的时候,就是同志的那个圈子,会来骂我们。


网易新闻:为什么不是支持却是反对?

陆忠:眼红呗。我也搞不清楚他们,但是对他们,我就属于那种回骂了,因为我觉得我们结婚碍着你们什么了,你们不敢做的事,我们做了,你有什么意见?然后说什么我们骗钱了,七七八八一堆,后来我们不是有那个群嘛,就是有几个很好很好的朋友在一起,然后他们跟我说你别理他们,所以到现在为止很多东西我们都懒得去回应。


网易新闻:结婚毕竟这是一个很私人的事情,你们要承受极大的压力,你会觉得委屈吗?

陆忠:因为今天我回应那几个,关键他们都是公众人物,因为都是加V的嘛。有记者。我说你作为一个媒体人,还是个记者和编辑(居然会做这种报道),怎么竟然会这样恶言相向,我觉得很可笑。


网易新闻:你觉得网友的态度支持的更多还是反对的更多一些?

陆忠:到目前为止,祝福的有90%吧。



“现在努力攒钱,希望将来可以有一个小孩”


网易新闻:未来如果有可能,希望有一个孩子吗?

陆忠:这个其实我们对媒体回答过好多好多次了,然后媒体又不报出来。我们视频采访的时候有说过,广东这边有个女的是愿意为我们生孩子。


网易新闻:是自愿的还是代孕妈妈?

陆忠:自愿的,她自己找来做我们。


网易新闻:你们打算接受?

陆忠:我们接受啊,反正现在可以人工嘛。


网易新闻:你们很希望有一个小孩?

陆忠:对呀,但是目前情况一切还太早了。事情什么都没成熟,如果现在冒然有一个孩子,虽然家里一定会养,但是还是感觉不好。


网易新闻:你担心没办法给这个小孩很好的一个生活。

陆忠:对,本来他们就欠缺一些东西的,如果再不给他一个完美的生活的话,哇,那以后自己会愧疚的。


网易新闻:能感觉到你对未来考虑的很仔细。

陆忠:对呀,不然也不可能走到结婚这一步,他们都说“哎呀,你们两个太小了”,其实我15岁开始工作,他13岁开始工作,经历的事情也不少了。


网易新闻:你们对未来生活的打算是什么样子的,会选择去广东定居吗?

陆忠:我们想在家里盖房子。本来说结完婚盖房子,想开个小酒吧,也没开成,再去努力赚钱,把房子盖起来,酒吧盖起来,过一些安逸的生活这样子。

(更多)

文|王复安   时间:2012-10-19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跟贴热词: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

尽管4岁的多多一开始连“保钓”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鹰爸”何烈胜还是带着他去日本富士山登山,希望以此来宣誓钓鱼岛主权。他教育多多说——“为国爬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