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作为国际空间站重要合作伙伴欧航局(ESA)已在太空中进行了约1200项实验和研究,也为国际空间站建设做出重大贡献。网易探索电邮采访ESA空间站项目科研部主任克里斯·福格莱森(Christer Fuglesang)。他用了16年时间成为宇航员,他感觉在国际空间站工作很酷,尽管每次飞入太空前要写下遗嘱。

嘉宾简介
欧航局宇航员克里斯

ChristerFuglesang:欧航局瑞典籍宇航员,现任欧航局国际空间站科研部门主管。

核心观点

Q1. 在30年时间里,国际空间站逐渐走向成熟。你们共在这个太空实验室进行了多少次实验?取得了哪些成就?又有哪些实验成果应用于日常生活?

克里斯我们共在空间站上进行了大约1200项实验或者说研究。这些实验加深了我们对很多领域的了解——从太阳辐射到人类健康和医学,从微重力下的基因表达到凝固过程,流体和胶体如何活动,燃烧过程,以及太空辐射如何影响基本生命形态等等。将实验成果应用于日常生活需要时间,我并不知道任何应用于日常生活的例子。目前,根据太空实验结果研制疫苗的工作正在进行当中。很多实验旨在解答一系列基本的科学问题,而这种研究距离投入应用往往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Q2.由于国际空间站将在2020年退役,你们是否已经制定建造新空间站的计划?又是否计划建造新一代空间站?

克里斯目前还没有制定任何针对2020年后的具体计划。空间站可能在2020年之后继续服役多年。目前,针对空间站服役到2028年的技术验证工作正在进行当中。

Q3.《卫报》对中国的天宫空间站计划评价很高,认为可以与国际空间站相提并论,你如何看待中国的空间站建造计划?

克里斯中国已准备发射空间站的第一个组件,这是一个引人瞩目的举动。我认为中国空间站最初将主要用于技术测试和操作验证。中国的空间站最终将成为一个完整的载人空间站,为中国的科学研究做出巨大贡献,同时提供一系列新的科研契机。我还没有看到中国空间站的最终计划,因此无法与国际空间站做比较。

Q4. 未来50年的载人太空探索可能是怎样一番景象?

克里斯我个人认为未来50年的载人太空探索将立基于月球和火星,同时考虑如何登上木星的卫星。最重要的技术突破将是新型推进系统,允许我们在几周内而不是几个月内抵达火星。除此之外,未来50年还将研发可实现就地资源利用的大型系统,让宇航员能够利用当地的资源。

 

Q5.对于中国人来说,他们对宇航员的印象主要来自影片《阿波罗13号》。在太空执行任务时,你是否遇到过一些特殊情况?你是否还记得别人提到你的第一次太空经历是什么时候?

克里斯8岁生日时,我在电视上看到列昂诺夫进行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太空行走的画面,这也是我的第一个太空记忆。40多年后,我进行了自己的第一次太空行走。

Q6.在第一次进行太空飞行前,你是否考虑过死亡问题?

克里斯是的,但是以一种非常平静的心态。我写下遗嘱,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Q7.在太空,你会感到孤独吗?又如何面对孤独?

克里斯我没有感到孤独,总是有其他同伴陪在身边。但闲暇的时候,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呆着,静静地看着窗外,欣赏远处的地球美景。

Q8. 宇航员被誉为最酷的一种职业,你怎么看待这份工作?

克里斯这是一份非常奇妙的工作。从申请成为宇航员到进行第一次太空飞行,我整整用了16年时间。有时候,这份工作也让人产生挫败感,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令人感到兴奋,值得你耐心等待和准备。我希望未来能够有很多人获得进入太空的机会。  

 

E-mail连线实录

嘉宾:Christer Fuglesang

提问:网易探索

网易探索:在国际空间站组装过程中,欧航局的主要贡献是什么?

Christer:用于在空间站内部和外部进行科学实验的哥伦布实验舱以及用于向空间站运送补给的ATV(自动运输飞行器)。

网易探索:在30年时间里,国际空间站逐渐走向成熟。你们共在这个太空实验室进行了多少次实验?取得了哪些成就?又有哪些实验成果应用于日常生活?

Christer:我们共在空间站上进行了大约1200项实验或者说研究。这些实验加深了我们对很多领域的了解——从太阳辐射到人类健康和医学,从微重力下的基因表达到凝固过程,流体和胶体如何活动,燃烧过程,以及太空辐射如何影响基本生命形态等等。将实验成果应用于日常生活需要时间,我并不知道任何应用于日常生活的例子。目前,根据太空实验结果研制疫苗的工作正在进行当中。很多实验旨在解答一系列基本的科学问题,而这种研究距离投入应用往往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网易探索:由于国际空间站将在2020年退役,你们是否已经制定建造新空间站的计划?又是否计划建造新一代空间站?

Christer:目前还没有制定任何针对2020年后的具体计划。空间站可能在2020年之后继续服役多年。目前,针对空间站服役到2028年的技术验证工作正在进行当中。

网易探索:《卫报》对中国的天宫空间站计划评价很高,认为可以与国际空间站相提并论,你如何看待中国的空间站建造计划?

Christer:中国已准备发射空间站的第一个组件,这是一个引人瞩目的举动。我认为中国空间站最初将主要用于技术测试和操作验证。中国的空间站最终将成为一个完整的载人空间站,为中国的科学研究做出巨大贡献,同时提供一系列新的科研契机。我还没有看到中国空间站的最终计划,因此无法与国际空间站做比较。

网易探索:中国将于8月发射第一个太空实验站组件,而后逐渐建造他们自己的国际空间站,你如何看待载人航天时代全世界在太空探索方面展开的竞争?

Christer:多一个竞争对手并非坏事,我们可以进行合作。我们应该加强合作,这是对所有人都有利的一种选择。与此同时,友好的竞争也能加快发展步伐并提高效率。

网易探索:未来50年的载人太空探索可能是怎样一番景象?

Christer:我个人认为未来50年的载人太空探索将立基于月球和火星,同时考虑如何登上木星的卫星。最重要的技术突破将是新型推进系统,允许我们在几周内而不是几个月内抵达火星。除此之外,未来50年还将研发可实现就地资源利用的大型系统,让宇航员能够利用当地的资源。

网易探索:中国宣布对天宫空间站持开放态度,允许其他国家的科学家参与这一项目,你是否对天宫感兴趣?又希望在哪方面与中国合作?

Christer:我对任何进行科学研究以及了解和研发技术的新机会充满兴趣。国际空间站上的工作经验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能够帮助我们了解如何与不同文化的同行合作,以及如何面对复杂太空项目带来的挑战。这是与中国合作的一个优势。如何建造天宫的具体细节是合作的关键。

网易探索:对于中国人来说,他们对宇航员的印象主要来自影片《阿波罗13号》。在太空执行任务时,你是否遇到过一些特殊情况?你是否还记得别人提到你的第一次太空经历是什么时候?

Christer:8岁生日时,我在电视上看到列昂诺夫进行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太空行走的画面,这也是我的第一个太空记忆。40多年后,我进行了自己的第一次太空行走。

网易探索:你在太空遇到过哪些紧急情况?

Christer:一次都没有,真的。

网易探索:中国将把女宇航员送入空间站,你对她们有什么建议?

Christer:无论是对男性还是女性宇航员,我的建议都是一样的:做好准备工作,考虑所有可能性,向曾经进行太空飞行的宇航员请教,在执行任务时做到小心谨慎和深思熟虑,当然还要尽情享受自己的太空之旅。

网易探索:女宇航员在接受培训或在执行太空任务时面临哪些难度?

Christer:只有文化方面的障碍。文化因素导致她们面临更大难度。

网易探索:为了成为一名宇航员,女性需要满足哪些条件?

Christer:和男宇航员一样。她们需要在大学攻读技术、工程学或者自然科学学科,最好有相关经验,例如做过飞行员,同时具有良好的社交能力和稳定的心理素质。

网易探索:今年2月,机器人R2搭乘“发现”号航天飞机进入国际空间站。在你看来,机器人宇航员能否在未来取代人类宇航员?

Christer:绝对不会,但机器人能够成为人类执行太空任务时的得力助手。人类和机器人可以互补,但谁也无法取代谁。在国际空间站上,科学研究面临的一个最大瓶颈就是时间。自动化和地面遥控操作程度越高,所能进行的科学研究也越多。类似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网易探索:美国航天飞机的退役是否影响国际空间站?

Christer:最大的不利影响是暂时没有任何方式将大型装备运回地球。一些实验在太空完成后需要在地面进行分析。航天飞机退役后,将受损装置送回地球进行维修成为一种不可能,也就无法彻底了解故障原因。庆幸的是,具备运输能力的飞行器正在研制之中,可能在不久后投入使用。SpaceX公司的“龙”飞船预计于今年秋季飞向国际空间站,而后返回地球并在海洋伞降。

网易探索:至少到2015年,美国宇航员不得不依靠俄罗斯飞船进入太空。与此同时,中国和印度等很多发展中国家也在积极发展各自的航天计划。例如,中国正在制定计划,在2020年之前完成“天宫一号”空间站的建造。依你看,大国间的太空竞赛将会发生什么?

Christer:我个人认为各国之间将加强合作,就像美国与俄罗斯一样。但我也相信中国和印度都希望确保各自太空计划的独立性。当美国的商业航天器投入使用,便可彻底改变太空探索的面貌。2020年左右,太空游将成为低地球轨道飞行的驱动力。

网易探索:在第一次进行太空飞行前,你是否考虑过死亡问题?

Christer:是的,但是以一种非常平静的心态。我写下遗嘱,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网易探索:一些科学家认为在太空逗留太长时间将影响宇航员的健康,例如返回地球后出现肌肉萎缩。你如何应对这种健康风险?

Christer:我们为所有在太空逗留时间超过数周的宇航员制定了严格的训练计划。每天,他们要借助用于失重环境的特殊设备进行两次30到40分钟的健身活动。在太空进行的大量研究不仅要了解肌肉萎缩的基本原因,同时也要找到骨骼矿物质流失的具体原因,后者是一个更大的健康风险。

网易探索:根据你的经验,你认为普通人能够进行太空旅行吗?旅行中是否面临一些难度?

Christer:任何身体健康的人都可以进行太空旅行,只需做点准备工作就行。面临多大难度取决于航天器。如果旅行时间不到一周或者两周,最大的挑战就是面临太空病或者说太空适应综合症风险,与晕船有点相似,庆幸的是,我们可以借助药物解除这个烦恼。此外,在太空上厕所也是一个挑战。

网易探索:在空间站上,你如何辨别白天和黑夜?又如何安排工作和生活?

Christer:我们也采用24小时周期。白天与黑夜的唯一区别就是,“夜晚”的空间站更安静,大多数宇航员都进入梦乡,大多数电灯也都关闭。

网易探索:在太空,你会感到孤独吗?又如何面对孤独?

Christer:我没有感到孤独,总是有其他同伴陪在身边。但闲暇的时候,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呆着,静静地看着窗外,欣赏远处的地球美景。

网易探索:宇航员被誉为最酷的一种职业,你怎么看待这份工作?

Christer:这是一份非常奇妙的工作。从申请成为宇航员到进行第一次太空飞行,我整整用了16年时间。有时候,这份工作也让人产生挫败感,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令人感到兴奋,值得你耐心等待和准备。我希望未来能够有很多人获得进入太空的机会。

出品:网易探索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