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 新闻专题    
网易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专题> 广东梅州兴宁市黄槐镇大兴煤矿发生透水事故 订制地方新闻
兴宁矿难透水事故剖面图
被困矿工生还无望 抢救工作停止
  发生特大透水事故的广东省兴宁市大兴煤矿董事长曾云高已于9月12日被兴宁市人民检察院以重大责任事故罪和非法采矿罪批准逮捕。[评论]
  省纪委已责令省安监局副局长胡建昌和一处处长谭均伟、副处长王镇成停止工作,接受组织审查,以彻底查清相关违纪违法事实。[评论]
 
 [反思] 广东兴宁矿难:本可避免的灾难 我们该反思什么?
 [措施] 安监总局通报大兴矿难 让非法开采的矿主倾家荡产
 [黑幕] 广东大兴煤矿股东中有当地官员 存在官商勾结
 [调查] 兴宁煤矿透水事故疑问重重 调查组深查官商勾结问题
 [追踪] 广东全省煤矿停业整顿 事发前一月已现事故征兆(图)
 [时评] 把抢救矿工生命摆第一位 遏制矿难需要“铁的手腕”
 [质疑] 为何两次叫停 难阻123人被困的悲剧上演
 
  事件要素
时间:8月7时13时30分
地点:广东省梅州兴宁市黄槐镇大兴煤矿
起因
:大兴煤矿-420掘进工作面发生透水事故。
伤亡:井下有123名工人 [部分受困矿工名单]
  网友调查

欢迎网易网友提供线索

  热心网友,如果您知道什么关于此次兴宁煤矿矿难的最新进展与相关背景,请告诉我们。您可以在专题下面跟贴报料,也可以在论坛中发言,也可以电话告知我们(020-61210163-338)

网友的诗歌及评论


  矿难背后:矿主何人如何能耐?

  大兴煤矿是一个证照不全的煤矿,井下也根本不具备安全生产的条件。但就是这样一个煤矿,在当地却颇具影响力。该矿的董事长和副董事长是当地的市人大代表以及省政协委员,这就说明这个非法的企业内部肯定隐藏着很多深层次的问题,需要调查组进一步深入调查。

  大兴矿难背后的官商勾结

  调查组的下一步的主要方向将指向非法生产长期得不到查处的背后官商勾结的问题,和是不是有公务员为他们提供保护伞的问题。

  如此混乱的管理,安全生产从何谈起?

  大兴煤矿存在的安全隐患由来已久,却在今年的6月7日,顺利地领到了今年的“安全生产许可证”。对一个存在明显安全隐患,而且至今证照不全,非法生产的企业大开绿灯,不得不让人质疑这个许可证是如何发放的?这其中又存在着多大的猫腻?

  后遗症开始逐步显现

  数万矿工打包回家:在这个产量约200多万吨,占全广东省四分之一的产煤区,数万人正在离个这个又爱又恨的地方。

  电厂濒临停产:矿难事故给广东的产煤业带来冲击,所有的煤矿一律停产整顿,直接导致了梅州用煤大户的供应紧张和煤炭价格上涨。

  失业矿工何去何从

  矿主不拖欠工资以后还会做:矿工们说,他们都知道下井很危险,但下井的收入会很高,明知有危险,为了钱,他们还会干。虽然现在出了事,但今后肯定还会有乡亲们来这附近做工。

  都知道有这么一天:记者问他们难道不担心生命安全的问题时,刘沉吟了一下说:“很怕,每个先来的人一般都会在井上工作一段时间,但是看到下井的工人每次都能够平安回来,而且每个月拿的工资也比自己多,就顾不了那么多,而且谁都以为不会那么好彩,这种事就轮到自己头上。”

广东梅州兴宁煤矿透水 事故第一现场目击

  矿山漫起了尘埃,遮蔽着某些地区天空的明朗,我们被一种莫名的情绪困扰着。痛斥腐败官员,痛斥体制弊端,痛斥不良老板,甚至痛斥责任官员——酣畅淋漓之后,我们发现一切照旧。 [详细] 
   可以说,矿难,是一份由血写成的腐败报告。腐败不死,矿难未已!即使把全国的煤矿都停业整顿,即使发再多文件,撤再多的市长……[详细]


大兴煤矿办公楼设贵宾室按摩房
  [编者按]:当市长的坚毅承诺仍然留存在我们的记忆中时,当16名矿工的家属心情远未平息时,当七月透水事故的处理工作刚刚展开时,我们又听到了一阵弥天噩耗,这一声,不仅击倒了123条生命,还深深地击伤了你我的心。[发表议论]

[旧伤未去新伤又来:捂着伤口怎能痊愈?]

  [按摩房给哪些贵宾按哪门子摩?]:在大径里煤炭有限公司正中间,一栋三层高的红色楼体格外醒目,大门处一块金色的欢迎牌用汉字及英文写着:欢迎领导莅临参观检查。据了解,该楼为公司的办公大楼。[详细]
  [官商勾结小警察哪来2900万?]:被矿难牵连出的官员和相关行政人员在资金来源上问题严重,据称涉案金额高达15亿元一些官员和行政人员有大量的不明来源资金,有一名每月只有数千元工资的警察居然有资金多达2900万![详细]

   [矿主欲拿3亿想怎么“摆平”?]:8月10日下午,矿主曾云高投案。不去救命反而逃命,事后还想掏出巨款“摆平”事故,曾云高的“勇气”和“财气”令人“惊叹”。“3亿元”的“豪气”暴露出曾的家底,也引发众人猜疑。他何来这么多钱?[详细]

  [证照不全怎会生产六年之久?]:“证照不全、管理混乱的企业,居然可以存在数年;广东全省煤矿停产整顿期间,这家企业仍组织生产。其中有无腐败的问题,是值得深思的。[详细]
     8月7日下午1时30分,广东省梅州市兴宁黄槐镇大兴煤矿发生特大透水事故。透水地点发生在大兴煤矿-420米的掘进工作面上,井下有102名工人被困。详 情
   又见矿难,又见矿工亲人呼天抢地的场景,又见领导们忙碌的身影,又见“不惜一切代价救人”的指示……
   不见的是遇难矿工熟悉的身影,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还有写着他们名字的出勤牌……


官煤结合,矿工的死循环
·学者应研究腐败与矿难之间的相关性
  百万吨煤死亡率与腐败程度的相关性如何呢?希望学者能进行研究。[详细]
矿工,你的名字是弱者

  [编者按]因为腐败,一切煤矿安全生产的规定都被腐败一一化解——矿主以大大少于安全投入的钱去买通官员,违规发证,让不合格的煤矿顺利开采;因为腐败,一切检查、监督都流之于形式;因为腐败,安全生产监督部门甚至可以放弃监管,任由矿井无证开采;因为腐败,即使发生矿难,也不足以让矿主倾家荡产,永远离开这个行业…… [评选发言]

[大兴矿难之典型性:用血书写的腐败报告]

  [矿难背后难逃腐败黑幕]:矿难频发的原因,表面上看是矿主心太黑,认钱不认人,矿工命太贱,要钱不要命,而根本上说并不是这些,而是腐败。政府官员参股,公然违反党纪国法,这不是腐败是什么?而且所有大矿难的背后,都存在着腐败,几乎无一例外。  [评选发言]

[矿难频发症结首推:首推官煤结合,监管不力]

  [治矿难先治官煤勾结]:“官煤结合”是致矿难频发的重要因素。当官与商形成的利益共同体,有钱一起赚,有难一起跑,把烂摊子留给别人,让国家替他们埋单。“官煤结合”不除,矿难难止。[评选发言]

[难以摆脱的矿难怪圈:矿工受难与政府买单]

  [煤矿是真的关了吗?]:“矿主赚钱、矿工受难、政府买单”,矿难发生遭殃的是老百姓。而且我国煤矿一直有难以逃脱的怪圈:矿难-停业整顿-严格整改-违规生产-矿难。权力监管和行业治理的落后,使矿难怪圈延续。[评选发言]

[矿工命运之不可逃脱: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矿难背后矿工有无奈]:“矿区的大多数人都知道是在水底下采矿,只是不知道哪一天会出事,灾难会落到哪一个人的头上”明知煤矿是阎王店、鬼门关,矿工为什么还要去闯?只是因为贫困,只是因为无路可选![评选发言]
  矿山深处,阳光无法照耀的角落,总是会有那么一群人:那些死去的人们,那些行将死去的人们,以及那些日日在死亡的阴影下为生计奔波的人。
中国为什么不见“矿工荒”?

又见矿难,煤矿何时才能不死人?

  2004年我国矿难死亡的人数是6027人,每生产100万吨煤炭就有3.1个同胞为此付出生命。
广东兴宁煤矿透水两市长已被停职
  [编者按]:矿难,让多少穷人家庭失去顶梁柱,多少孩子永远失去父亲!让多少本来贫穷的家庭陷入绝望境地,万劫不复!
   年复一年,矿工重复着不可预测的命运,矿难仍是国家不间断的悲痛插曲。也许夺人命不是透水不是瓦斯,而是我们不可遏制的无耻行为,我们不能割断的卑劣行径。[评选发言]

[黑根难断:矿难,我们心中永远的伤痛?]

  [矿难,无休止的梦魇]矿难,让我们每个人都成为罪人!因为我们都用着带血的煤燃烧发的电、供的热!尽管中央三令五申,只要火还未烧到眉头上,地方政府依旧麻痹大意,矿主仍旧我行我素。深埋矿厂几乎与世隔绝的工人们,他们只知道政府会帮助他们,让他们工作条件可以改善。[评选发言]

[怪圈不除:煤矿“暴利”,矿工重复死亡命运?]

  [阳光下夺人命的魔鬼]:通过对煤矿“暴利”再次“分肥”,地方收税、官员“寻租”、矿主捞钱,形成一条畸形的“利益链”。而毫无疑问,当前煤矿生产的利润非常吸引人,违法生产更是暴利多多,地方趁机大捞一把,共同利益的驱动下,自然矿工难逃死亡命运。可怕利益怪圈,可悲的矿工命运。[评选发言]

[又见矿难:经济利益面前,矿工的性命只是赌注?]

  [利益博弈,矿工的命运靠谁拯救?]拿矿工的生命作赌注去牟取经济利益、个人政治前途或者尸位素餐、玩忽职守。煤矿生产安全是一场博弈,没有良好博弈机制,在生产与安全、矿主与矿工、现实与法规、利益与良知、被管与监管、出事与处罚等等种种博弈中,胜算在何方一目了然。 [评选发言]
煤炭行业隐患的症结到底在哪里?

  按中国目前的防治能力和技术水平,只要防范措施到位,大部分矿难是可以避免的。旺盛的需求无疑也是矿难频发的诱因。近年来,中国煤炭市场供应短缺,超负荷生产成为采煤行业增加产出的主要手段之一。许多煤矿突击生产,压低成本,减少安全投入,一些小煤矿则把一线工人视作“赚钱机器”,玩命超产。当下中国的能源工业仍在传统的老工业模式下运行,粗放型开发、无序性开采,生产技术手段落后,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原本滞后的安全生产规则还常被突破。详细

矿难背后的“次秩序”
  综合分析各类矿难不难发现,一些地方之所以矿难频发却仍能保持“稳定”,原因是权钱勾结的力量已经在当地制造了一种“次秩序”,其一:矿主并非无法无天,相反还特别服从当地政府的“领导”。其二,当矿难发生,矿主们并非一概不买账,相反还是有一定赔偿“标准”的,这个“标准”是基层政权干涉下与矿工长期拉锯后形成的“行规”。这种“次秩序”其实是“反秩序”,是一种践踏法律、违背政策、用矿工生命攫取财富的“游戏”。要消除矿难,就必须打破这种“次秩序”。详细
被吞噬的不仅仅是生命
  尽管中央三令五申,只要火还未烧到眉头上,地方政府依旧麻痹大意,矿主仍旧我行我素。深埋矿厂几乎与世隔绝的工人们,许多是法盲甚至是文盲,他们看不懂深奥晦涩的法律条文,读不懂复杂繁琐的政策条款,更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他们只知道政府会帮助他们,让他们工作条件可以改善,生活水平可以提高。然而,政府的政策并没有落到实处,他们时时刻刻处在水深火热之中,随时都有生命的危险。于是,矿工们渐渐悲观、绝望,无助之际只得祈祷上苍。详细
  背景资料

7月16日广东兴宁市长保证:
绝对不能出现第二次事故

市长表态:老板走了,政府还在!

  兴宁市市长曾祥海说,他希望媒体可以协助他,呼吁矿主掏出良心,回来一起抢救被困的16条生命。

  7月16日晚上8时许,兴宁市市长曾祥海在电话中向记者承诺,老板走了,政府还在,政府将对此事负责到底。绝对不能出现第二次事故。[详细]

  2005年矿难事件列表

2005年1月7日河南省渑池县矿难4死
2005年1月12日河南省宜阳县矿难10死10伤
2005年1月16日重庆南川市矿难12死
2005年1月21日辽宁省调兵山市矿难9死4伤
2005年2月14日辽宁省阜新市矿难213死1失踪
2005年2月17日云南省富源县矿难24死14伤3人失踪.
2005年2月26日重庆市铜梁县矿难2死2伤
2005年新疆“7-11”阜康矿难83名矿工遇难
2005年7月14日广东兴宁矿难16名矿工遇难
2005年7月19日陕西铜川市瓦斯爆炸26名矿工遇难[详细]

  最新消息
·发生特大透水事故的兴宁大兴煤矿矿主曾云高被捕(09-16 )
·大兴煤矿事故:广东安监局一副局长停止工作待查(08-31 )
·李毅中:矿难,老板赚票子农民死儿子政府当孝子(08-29 )
·大兴煤矿放弃救援 被困的123名矿工全部遇难(08-29 )
·大兴矿难救援现场出现地壳振动和巨响 停止抢救(08-29 )
·兴宁矿难:大兴煤矿井下垮塌 主副井暂停抽排水(08-29 )
·吸取大兴矿难教训 广东梅州关闭171条矿井(08-29 )
·兴宁“8·7”矿难追踪:副井再捞出3具遗体(08-25 )
·兴宁矿难副井又发现3具遗体 专家建议放弃抢救(08-25 )
·央视记者亲述广东兴宁矿难采访经历(组图)(08-22 )
  图片报道
·兴宁煤矿透水特大事故:矿难改变人生(组图)(08-16 )
·广东兴宁矿难被困矿工家属采集DNA检验血样(图)(08-13 )
·一线希望 万分努力--广东兴宁矿难抢险纪实(图)(08-13 )
·为何两次叫停难阻123人被困悲剧上演 3种说法(08-12 )
·兴宁矿难大兴煤矿11名主要负责人归案(组图)(08-12 )
·国务院成立调查组严查彻查大兴煤矿特大事故(图)(08-12 )
·部分矿工一家拿到大兴煤矿的工资后返乡(组图)(08-11 )
·兴宁矿难续:当地煤价离奇攀升矿工纷纷返乡(图)(08-11 )
·兴宁8·7煤矿透水事件:防疫人员通宵值班(组图)(08-11 )
·兴宁8·7煤矿透水事件:逃生矿工讲惊魂一刻(图)(08-11 )
  兴宁“7.14”矿难回顾
·广东兴宁矿难事故后续:具体透水点仍未最后敲定(08-21 )
·兴宁煤矿全面停产整顿 矿难引发当地产业链危机(08-20 )
·大兴煤矿被困矿工生还无望 家属求早日获赔返乡(08-20 )
·抽干矿井水至少600天 兴宁矿难抢救行动七问(08-19 )
·一个矿主的发家史——曾云高十年积聚亿万财富(08-18 )
·兴宁矿难揭开广东首例国有大型煤矿破产转制谜局(08-17 )
·矿难揭开广东首例国有大型煤矿破产转制谜局(08-17 )
·广东安监局检讨 披露煤矿安全生产证发放内情(08-16 )
·兴宁官员涉案金额15亿?国务院事故调查组未确认(08-16 )
·李毅中:要确保七千无证煤矿停实关死 不留后患(08-15 )
  相关专题


新疆阜康矿难
辽宁阜新孙家湾特大矿难


走进矿工的世界


矿工,你的名字是弱者


看望矿难职工家属


主编信箱 新闻热线:020-61210163-337 网易部落_新博客 网站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