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薄熙来庭审现场回顾第三部

更多新闻专题
薄熙来
庭审现场
2013年8月22日,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

人物简介:
男,汉族。山西定襄人。1980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8年1月参加工作。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国际新闻专业毕业,文学硕士。曾任大连市委书记,大连市市长,辽宁省委常委,辽宁省委副书记,辽宁省省长,商务部部长,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等职。2012年3月15日,中共中央决定薄熙来不再兼任重庆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同年10月26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薄熙来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终止;同年11月4日,十七届七中全会给予薄熙来开除党籍的处分。

>

> 审判长:

审判长:现在继续开庭,带被告人薄熙来到庭。
审判长:现在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薄熙来收受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2068,1141万元的事实进行法庭调查。被告人薄熙来,你可以对起诉指控的这部分事实进行陈述。你是否需要向法庭陈述?

> 被告人:

被告人:这段指控是完全不实的,他涉及到两个部分,一个是说徐明对我儿子薄瓜瓜有所资助,我知道他们的关系不错,谷开来、徐明、薄瓜瓜都未向我提过这方面的事。法国尼斯的房产我完全不知情,整个过程完全是虚构的,我对这2000多万元,自始至终我也没有承认过。至于说对瓜瓜学习上的资助我不知情,谷开来仅仅是提到过徐明对瓜瓜不错,也就如此而已。瓜瓜从来没给我提过,徐明更没有提过。

> 审判长、公诉人:

审判长:公诉人对被告人有没有讯问?
公诉人:有。被告人,你认识徐明吗?

> 被告人:

被告人:认识。大概得到九十年代末认识的,当时徐明开了实德公司,我认识徐明时任大连市的市长。我与徐明认识以后,徐明与谷开来关系密切,与我的关系一般化。

> 公诉人:

公诉人:对起诉书中陈述的你对徐明的帮助事实有无异议?

> 被告人:

被告人:这需要具体分析,我都是公事公办,没有任何个人私利在里面。在收购万达足球俱乐部的事情上,我不记得徐明找过我,谷开来向我提过俱乐部的事,但不是最先提的,好多人都向我提过,但谷开来只是其中之一。大连是大连市民引以为豪的足球城,大连队在联赛中多次夺冠军,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原来主持这个球队,其主动向市政府提出要把足球队出让。大连市民对足球充满梦想,这时王健林率先与徐明说将球队转给他,还有一些人对我提过这个事并且鼓动我,包括谷开来对我提到过这个事。

> 公诉人:

公诉人:收购俱乐部后实德集团有何利益?

> 被告人:

被告人:具体得到什么利益我不清楚,但得到冠军大连市民会称赞他们,如果没有能力得到冠军那就更赔钱。

> 公诉人:

公诉人:薄谷开来有无给你提到过直升飞球的事?

> 被告人:

被告人:模糊印象中谷开来给我说过这件事,这个球核心问题也是和足球城形象相联系,也能突出大连足球城全象,只要是能突出大连的特点,我都是同意的。

> 公诉人:

公诉人:飞球地点选择在哪?

> 被告人:

被告人:星海湾。

> 公诉人:

公诉人:它没有办理相关土地手续你知道吗?

> 被告人:

被告人:我不知道,这不是市长职责。

> 公诉人:

公诉人:实德集团申报双岛湾项目时,徐明是否找过你?

> 被告人:

被告人:直升飞球规划问题,我和主管副市长以及有关部门负责人一起看的地点,大家认为这个地方不错,至于最后怎么办,我没给出过意见,我也只是后来看材料才知道这个地方占地有3000平方米。

> 公诉人:

公诉人:实德集团申报双岛湾项目时,徐明到底有无来找过你?

> 被告人:

被告人:找过,因为当时大连正处于改革开放推进发展的关键阶段,需要有关键项目,这个石油化工项目对大连来说,我认为是适合的,基于此,我才愿意推进这个项目的。

> 公诉人:

公诉人:你具体做了哪些工作?

> 被告人:

被告人:召开一些现场会和政府办公会研究讨论,具体有案可查。

> 公诉人:

公诉人:你到商务部担任商务部部长期间,徐明为实德集团申请的成品油进口资格备案名单的事情找过你吗?

> 被告人:

被告人:我不清楚了,我没有多少印象,这件事情要办也完全是按程序办。

> 公诉人:

公诉人:你知道实德集团最后获得这项批准吗?

> 被告人:

被告人:我知道,据我了解,成品油进口资格在实德获得后不久,我国都放开了,再追究这件事也没有多大实际意义了。

> 公诉人:

公诉人:刚才你说尼斯房产一事你不知道,但起诉书指控你是有大量证据的,请你向法庭如实讲一下你和谷开来、徐明一起看枫丹别墅幻灯片的事?

> 被告人:

被告人:我没有印象。

> 公诉人:

公诉人:现场看数码照片你还有没有印象?

> 被告人:

被告人:我没有印象。

> 公诉人:

公诉人:检方有证据证明被告人当时在场,且知道购房款由徐明出资。此外,你说过徐明为薄瓜瓜和谷开来提供各种资助,数额同起诉书,对此事实你还有什么要陈述的吗?

> 被告人:

被告人:没有了。

> 公诉人:

公诉人:你刚才说帮助过瓜瓜,但从来没提过钱的事,那徐明是怎么给你提的?

> 被告人:

被告人:我没有在意过徐明,我只知道他是谷开来的朋友,我和他没有共同语言。

> 公诉人:

公诉人:徐明为谷开来、薄瓜瓜提供的资助,现有证据证明谷开来向你明确提出过,属实吗?

> 被告人:

被告人:不属实。

> 审判长:

审判长:辩护人对被告人有无发问?

> 辩护人、被告人:

辩护人:你回答公诉人问题时说到万达足球队当时是先要卖?
被告人:对。
辩护人:他是不是你的朋友?
被告人:他不是我的朋友。
辩护人:平时你和徐明有无单独来往?比如相互请吃饭、喝茶。
被告人:没有。比如说沙特国王来中国访问,他想请有关领导接待,以推动项目。这个事我办过。

> 公诉人、审判长:

审判长:请公诉人就该项指控犯罪事实进行举证。
公诉人:审判长,公诉人申请证人徐明出庭作证。
审判长:庭前会议上,控辩双方均申请证人徐明出庭作证。本庭经审查认为,控辩双方的此项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87条第1款的规定,法庭准许并已通知证人徐明到庭。
审判长:请法警带证人徐明到庭作证。
审判长:证人徐明,你的年龄?民族?文化程度?工作单位?职务?

> 证人:

证人:42岁,汉族,大专,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

> 审判长:

审判长:你与被告人薄熙来是什么关系?

> 证人:

证人:通过工作原因认识的被告人。

> 审判长:

审判长:证人徐明,你是本案的证人,根据法律规定,证人应当如实提供证言,如果有意作伪证或隐匿罪证要负法律责任,你明白吗?

> 证人:

证人:听明白了。

> 审判长、公诉人:

审判长:证人在保证书上签字(法警将保证书拿到证人席,签字后交回审判长)
审判长: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一十三条的规定,向证人发问应当遵循以下原则:
(一)发问的内容应当与本案事实有关;
(二)不得以诱导方式发问;
(三)不得威胁证人;
(四)不得损害证人的人格尊严。
审判长:公诉人可以向证人发问。
公诉人:你以前多次说过薄熙来给予你一些帮助、支持,请你再简要说说都是在哪些方面的帮助与支持?

> 证人:

证人:1、2000年收购大连万达足球队时我得到了被告人的帮助。2、在建设定点直升飞球项目的支持。3、双岛湾石化项目。4、商务部石油专卖许可权。我与万达谈好做足球队,但要有被告人的批示,在2000年l月2日大连市政府重点会议上,被告人宣布大连万达球队以后就叫大连实德足球队。后来我们为了做个足球形状的品牌,谷开来说让被告人办,后来在被告人全力推动,项目进展得很顺利。双岛湾石化项目中,我找到被告,希望得到其帮助,后来也得到了其推动,关于成品油专卖项目,我们由大连市政府上报到商务部,希望被告人关注一下。

> 公诉人:

公诉人:薄熙来给予帮助和支持,都是你自己直接找他说的吗?你为什么后两个项目不再请薄谷开来转达而是自己找薄熙来?

> 证人:

证人:因为一方面2000年以后谷开来陪儿子到英国留学,为了搞足球我与被告人相对也熟了一些,所以可以直接找被告人,不需要谷开来代为转达。

> 公诉人:

公诉人:通过这些项目你的企业获得到哪些利益?

> 证人:

证人:品牌价值得到了提升,我们搞足球以后,在2001年前后全国有一个品牌价值的评比,我们排在前面,我们的无形资产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我主要是希望得到事情的确定性和提高办率效率,所以想到找被告人。

> 公诉人:

公诉人:你与薄熙来或其家人都有哪些不正当的经济来往?

> 证人:

证人:有一些经济上的往来.2000年谷开来提出其在法国买别墅,我为其提供了323万美元,以及一些在旅游门票和在国外的费用帮助了一些,其儿子及朋友去非洲旅游,我也提供了10万余元。瓜瓜喜欢一个电动车,大约8万余元,也是我给其买的。2001年10月期间薄瓜瓜信用卡大约30余万元人民币是谷开来找我后,我帮着其支付的。

> 公诉人:

公诉人:你说的为薄谷开来购买尼斯房产支付323万美元的事,薄熙来是否知道?请你简要说明薄熙来知情的情况?

> 证人:

证人:大概在2002年8月的时候,我在被告人沈阳的家里,谷开来用电脑给我看了我给其购买的法国房产的情况,谷开来说房子的事情时,被告人在旁边听见但没有说话。2004年8月的一天晚饭后,8点以后的时间,被告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一趟,我到被告人所在商务部的办公室,被告人就带我到商务部的停车过道散步,被告人和我说谷开来说我对他们都很好,这些事被告人都记着。

> 公诉人:

公诉人:在薄熙来家里一起看的幻灯片你又看过吗?

> 证人:

证人:看过,侦查阶段我也看过,是我原来看的。

> 公诉人:

公诉人:在商务部与薄熙来散步时还有没有别人在场?对于在商务部散步这件李情,你为什么记这么清楚?

> 证人:

证人:被告人亲自嘱咐我的,也是我们交往中比较大的事情,所以这个事情我记忆比较深刻。

> 公诉人:

公诉人:买房的过程你知道吗?薄谷开来为买房除了找你出资之外,还找过你吗?

> 证人:

证人:我没有参与,我只是出钱者。

> 公诉人:

公诉人:薄谷开来2006年、2011年两次给你商量让你代持枫丹·圣乔治别墅的原因是什么?

> 证人:

证人:2006年8、9月份期间,她给我说过那个房子希望找个可靠的人代持,我就安排我们当时新加坡公司总经理李秀凤女士去法国找人帮忙,后来法国方面忙,这事就不了了之。2011年4月期间,在重庆谷开来家里,谷开来说外国人不可靠,再找别人办这个事情。谷开来给王立军打电话,说他有个法国朋友德威尔在北京,让他们控制好,别让他跑了。我当时就说我有个朋友很可靠,还是个英国公民,我说让我的这个朋友去办手续好了,谷开来说好,我就把他们相互之间的电话给了对方。

> 公诉人:

公诉人:说外国人不可靠是怎么回事?

> 证人:

证人:当时她就这么一说。

> 公诉人:

公诉人:不可靠是指对她的房子产生了威胁吗?

> 证人:

证人:不好说.当时通国际电话不方便说这么多,我就说有个房产需要办到你的名下,当时是2011年6月份,我去欧洲看比赛时见到了我的英国朋友,我明确给我英国的朋友讲了代持的事。

> 公诉人:

公诉人:你前面所说的为薄谷开来他们支付的费用,是按照谁的要求支付?

> 证人:

证人:都是谷开来要求报销的,电动自行车是瓜瓜给我提的。

> 公诉人:

公诉人: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们的要求?

> 证人:

证人:我们在交往中比较熟了,我的一些事情也还需要经过被告人的帮助以得到支持。

> 公诉人:

公诉人:薄家的人员是否向你表示过归还这些费用?

> 证人:

证人:从来没有说过要归还费用的事。

> 被告人:

被告人:你刚才说的大石化、飞球、万达队和商业银行的事,这些事你有没有给我说过小话,表示我给你办了这些事,支持你,你就给我什么好处?

> 证人:

证人:我没说过。

> 被告人:

被告人:直升飞球、足球队赚钱了没有?大石化办成了没有?

> 证人:

证人:足球队和飞球我介绍过,对我们的品牌价值和无形资产有提升,大石化到现在还没有批准,如果未来能申办成,会有八九十亿的利税。

> 被告人:

被告人:足球队是否赚钱?

> 证人:

证人:没有实际经济利益,只是无形资产的提升。

> 被告人:

被告人:直升飞球是我定的么?

> 证人:

证人:具体审批过程我不清楚。

> 被告人:

被告人:你对薄瓜瓜的支持,给他报销机票、信用卡、电动平衡车,跟我讲过没有?

> 证人:

证人:没有。

> 被告人:

被告人:非洲的丰情你给我讲过没有,你支付他们的费用?

> 证人:

证人:没有。

> 被告人:

被告人:谢谢你实事求是。你给薄谷开来买的贵重东西,给薄瓜瓜买的贵重手表,跟我说过没有?

> 证人:

证人:没有。

> 被告人:

被告人:你说薄瓜瓜、薄谷开来在外一年要好几百万,这个概念你跟我说过没有?

> 证人:

证人:没有。

> 被告人:

被告人:你自己有没有什么时候对我说过尼斯房产的事?

> 证人:

证人:我刚才已经表示过了,一是在你家餐桌前那个情形,再就是商务部。

> 被告人:

被告人:除此之外还有没有?

> 证人:

证人:没有。

> 被告人:

被告人:我曾经任何时候给你提过关于尼斯的事没有?

> 证人:

证人:没有。

> 被告人:

被告人:你对我提过吗?

> 证人:

证人:没有。

> 被告人:

被告人:在沈阳看幻灯那次,你在旁边,薄谷开来有没有跟我提过那个房产的大小?

> 证人:

证人:没有。

> 被告人:

被告人:价值多少钱?产权关系谈了没?

> 证人:

证人:没有。

> 被告人:

被告人:薄谷开来在办尼斯房产的过程,你听她说哪个情节给我说过?

> 证人:

证人:没听说过。

> 被告人:

被告人:商务部见我之前,过去的两年你和我单独说过尼斯的事没有?

> 证人:

证人:没有。

> 被告人:

被告人:2000年之后,你有没有和我谈过尼斯的事?

> 证人:

证人:除我刚才讲的两个情节,再没有过。

> 被告人:

被告人:在沈阳看幻灯的时候,薄谷开来说了那一番话,我有什么表示?

> 证人:

证人:你坐在那里没有说话。

> 被告人:

被告人:关于尼斯的事,2004年我具体是怎么跟你说的。

> 证人:

证人:你说什么事情你都不知道,就这一句。

> 被告人:

被告人:你说04年商务部那次,我跟你讲你对薄谷开来和薄瓜瓜怎么样,我都知道或我感谢你?

> 证人:

证人:你原话是,开来说我这个人很好,对她和瓜瓜都很好,这些我都记着。

> 被告人:

被告人:说支了没有?

> 证人:

证人:原话是你都记着。就这一句话。

> 被告人:

被告人:我问完了。

> 审判长:

审判长:辩护人可以向证人发问。

> 辩护人:

辩护人:你收购万达足球队,王健林是否愿意卖?

> 证人:

证人:愿不愿意我不好判断,我们俩坐着说的时候,他说球队他也干了这么多年,我提出来你要觉得干着没意思我可以做,他说那好,你可以做。

> 辩护人:

辩护人:王健林说养一个足球队很烧钱,你是否同意?

> 证人:

证人:球队对品牌价值的提升很有帮助。

> 辩护人:

辩护人:收购万达足球队和直升飞球你和开来说过,除了开来外你还给别人说没说?

> 证人:

证人:我只和薄谷开来说过,和其他人没说。
证人:当时我说好要收购这个球队,王健林就先跟市委书记怀忠民和贺昊讲这个,他们听了我们对球队未来经营的想法,他们明确给我讲要经过市长薄熙来的同意。

> 辩护人:

辩护人:详细解释一下找被告办事更有确定性和效率的含义?

> 证人:

证人:就是办事情更有把握一些。

> 辩护人:

辩护人:也就是这个事情可办?足球队不都收购完了吗?

> 证人:

证人:办这个事情的实际过程就是我现在向法庭讲的过程。

> 审判长、辩护人:

审判长:辩护人本庭提醒提问要具体明确。
辩护人:我现在提问很明确。请你向法庭解释你所说的确定性和办事效率指什么?

> 证人:

证人:办这个事情的把握性和效率。

> 辩护人:

辩护人:关于尼斯房子的幻灯片,你向法庭说你看过几次?

> 证人:

证人:两次吧。一次在沈阳他们家里,第二次是侦查人员调查时我说看过。

> 辩护人:

辩护人:也就是本案发案之前,你看幻灯片只看过一次?

> 证人:

证人:对。

> 辩护人:

辩护人:你能确认这一点吗?

> 证人:

证人:是。

> 辩护人:

辩护人:按照你的证言,你看幻灯片是2002年,侦查人员找你看幻灯片是2012年,事隔十年的时间,你只看过一次,你怎么能记得确定?

> 证人:

证人:我在第二次看幻灯片我也讲了对这件事情的印象。

> 辩护人:

辩护人:现在我问你,你是否看过房屋的图片?

> 证人:

证人:我就是看了幻灯片和幻灯片打印出来的图片。

> 辩护人:

辩护人:原来你在中纪委4月19日的笔录中说,你看过房屋的图片,你怎么记得?

> 证人:

证人:我是经过长期仔细的回忆。

> 辩护人:

辩护人:你陈述看幻灯片时是2002年,你怎么能知道和记起来是2002年?

> 证人:

证人:因为在02年的时候,这个房子基本上成形了。

> 辩护人:

辩护人:你对这个房子很关心?

> 证人:

证人:我没有关心。谷开来告诉我房屋差不多了。

> 辩护人:

辩护人:你们三人看幻灯片时,谷开来向被告人讲的那段话,我现在想问你,按你的理解,你对房子的理解和这个事情的理解,你是不是认为你了解这个房子比被告人要多?

> 证人:

证人:我没有什么理解不理解,我只知道这么多,已向法庭陈述。

> 辩护人:

辩护人:站在你的立场,你认为谷开来说的那一段是不是能让被告人清楚房子的情况?

> 证人:

证人:我只是向法庭原始的来说这个情况。

> 辩护人:

辩护人:你刚才说给薄瓜瓜买过一个电动平衡车?你是安排谁去买的?

> 证人:

证人:当时薄瓜瓜和我说国外兴起了手扶的电动车,他很喜欢,我说我安排人给你买吧,他说他已订好,只要我付钱就好,我就安排我的司机李家忠去付的钱,具体情况我不清楚。

> 辩护人:

辩护人:你当时让你新加坡公司李秀凤去联系过把房子转给别人一事,这事办没办成?

> 证人:

证人:第一次,在06年去法国找人未找到。

> 辩护人:

辩护人:后来转给姜丰办成了?

> 证人:

证人:姜丰是代持。

> 辩护人:

辩护人:签代持协议了吗?

> 证人:

证人:没有文字的协议。

> 辩护人:

辩护人:如果姜丰不同意给谷开来了,怎么办?

> 证人:

证人:我们之间会有一些信任的。

> 辩护人:

辩护人:就凭你们之间的信任?

> 证人:

证人:对。

> 辩护人:

辩护人:你记得04年曾经在商务部的停车场与被告人有段谈话,这个时间是白天还是晚上?

> 证人:

证人:晚饭后。

> 辩护人:

辩护人:你当时怎么进入商务部的?

> 证人:

证人:我有商务部的车辆通行证,我也没有经过秘书联系被告人。

> 辩护人:

辩护人:但根据本案相关材料记载,侦查机关把你车证的资料调出来了,你刚才讲你和被告人的谈话是在2004年8月,但你的车证是05年1月才办的,04年8月份你是不可能有车证,你怎么解释?

> 证人:

证人:我一直就有那个车证,至于你们怎么调查的我不知道。

> 辩护人:

辩护人:关于报销机票的费用,你每一次为谷开来、瓜瓜报销费用,是不是每次他们都给你说。

> 证人:

证人:最初是开来给我说,后来是他们家的勤务人员张晓军来办这件事,而且不管是瓜瓜、张晓军找,界限都不是很清楚。

> 辩护人:

辩护人:也就是说,每次他们都会给你说,你再交待下面的人去办?

> 证人:

证人:是。

> 辩护人:

辩护人:每次买票等,都是他们三人之一来给你讲,那么反过来说,他们三人没有给你讲,你就不会办?

> 证人:

证人:是。

> 辩护人:

辩护人:其他的费用报销是不是也要通知到你?

> 证人:

证人:是。

> 辩护人:

辩护人:你是不是替开来存过一笔钱?

> 证人:

证人:对,保存过150万美元。

> 辩护人:

辩护人:你说你曾给开来买房出过钱,也报销过钱,那么,这150万美元是不是可以用来抵账?

> 证人:

证人:这完全不是一回事。

> 辩护人:

辩护人:你公司的法律顾问是谁?

> 证人:

证人:有很多。

> 辩护人:

辩护人:开来是不是法律顾问?

> 证人:

证人:不是。

> 辩护人:

辩护人:开来有没有给你提供过法律咨询?

> 证人:

证人:没有。

> 辩护人:

辩护人2:你是什么时间认识薄谷开来的?

> 证人:

证人:大约在99年。

> 辩护人:

辩护人:你是先认识薄谷开来还是薄熙来?

> 证人:

证人:薄熙来在大连当市长,普通市民都知道薄熙来,但私人交往是先认识谷开来。

> 辩护人:

辩护人:除正常工作交往外你和被告人有没有交往?

> 证人:

证人:有时我会在他家里碰到他回家的时候,在他家里吃过饭。

> 辩护人:

辩护人:你们有没有单独外出吃过饭?

> 证人:

证人:没有。

> 辩护人:

辩护人:你和被告人称得上朋友吗?

> 证人:

证人:朋友概念是双方认定,从我的角度讲我很尊重、敬重薄熙来,无论什么时候。通过这么多年的交往,他对我、对瓜瓜、对事情的看法,都对我很有帮助,我内心深处不简单地把他当作朋友、市长、领导。

> 辩护人:

辩护人:你刚才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我能从你的话听出来您对被告人的人品是认可的,你很敬重他,能不能这么讲?

> 证人:

证人:我表示过了。

> 辩护人:

辩护人:凭你主观判断,你认为他是谨慎的人还是粗率的人?

> 证人:

证人:我今天只是陈述事实,不做任何评价。

> 辩护人:

辩护人:王立军是不是通过你认识的谷开来?

> 证人:

证人:是。

> 辩护人:

辩护人:你讲一下认识的过程。

> 证人:

证人:这与本案无关。

> 辩护人:

辩护人:请你如实回答。

> 审判长:

审判长:辩护人说明一下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 辩护人:

辩护人:因为后面的滥用职权罪会与这个问题有关。

> 公诉人、审判长:

公诉人:公诉人反对,因为下面的滥用职权犯罪中徐明不是证人。
审判长:反对有效,辩护人继续发问。

> 辩护人:

辩护人2:这个问题你能回答还是不能回答。

> 证人:

证人:好,当时谷开来家里工勤人员有案子,谷开来对办案人员很不满意,我去谷开来家里时,谷开来给我说过她不满意,她问我有什么办法,我给她推荐的王立军,她让我约王立军见面,他们就认识了。

> 辩护人:

辩护人:被告人发问时,你说从来没给他讲过你给薄谷开来、薄瓜瓜报销费用的事?

> 证人:

证人:他们是一个家庭整体。没有人给我说过。

> 辩护人:

辩护人:你刚才讲你在薄谷开来的家里看幻灯片时,被告人也回家了,你们还碰到了,谷开来当时还说了一段话,但薄熙来当时什么都没有讲?

> 证人:

证人:对,他没有讲话。

>

责任编辑: 李萌  时间:2013-08-22 分享到:
| 新闻首页 | 回到顶部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