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网易探索就太空探索问题及航天器对接采访美国航空航天协会(AIAA)执行董事鲍勃·迪克曼先生时,他认为航天器的对接应吸取历史上失败教训积累属于自己的经验。而未来的航天器,最好是可以重复使用并且绿色环保。

嘉宾简介
AIAA

鲍勃·迪克曼:现任美国航空航天协会执行董事,曾任职美国空军、美国国防部要职。

核心观点

Q1. 中国正在建设属于自己的空间站天宫1号,您如何评价这个工程?

鲍勃·迪克曼:很多致力于发展航天事业的国家都在向建设永久性空间站努力。对于中国来说,在这条路上还有很远的距离,因为此前中国最令人瞩目卓越成就是载人航天飞行的成功,也就是八年前杨利伟的太空飞行。

Q2.在空间站的建设中,飞行器与空间站的对接是一个关键项,历史上也多次发生过飞行器在对接的时候的事故,您认为怎样才能解决这一问题保障其安全?

鲍勃·迪克曼在太空中对接两个飞行器,不论是人工操作的对接还是由计算机自动控制的对接,都是国际公认的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历史上进步号和国际空间站的对接已经有过非常多的成功经验,当然一些偶然的对接失误也是在所难免的。而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其实是吸收任何一次对接失败的经验教训,避免此类失误的再度发生。

Q3.飞行器的安全性向来是太空探索中最重要的部分,美国曾发生过哥伦比亚号航空飞机爆炸等事故的案例,您如何看待现在的飞行器的安全问题?

鲍勃·迪克曼判定任何一个太空飞行器的安全与否,我认为一般有三个因素:设计环节、制造环节以及运行环节。一般发生事故的几乎都与两个或全部因素会被涉及到。每一个太空交通工具在飞行前都会按照规定进行严密的设计上的检测和验收,在制造环节上细微之处的检测也是必需的。每一次对航天器的设计,其实都是一次风险与收益的平衡。

Q4. 美国早在50年前已经将人类宇航员送入近地轨道,这些项目都是有政府资助和支持的。1958年美国开始向近地轨道发射卫星,这些卫星的发射任务大部分都是依靠商业性航天企业完成。我真心地欢迎商业性航天企业发射者将人类、甚至是政府派出的宇航员送入近地轨道;对政府而言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深空探测领域。

鲍勃·迪克曼宇宙飞船和实验舱的研制过程中,为确保高度的安全性和确定性,系统中确保了复数的预备系统,为了应对万分之一的安全状况,我们做了各种各样的准备。

 

Q5.在国际空间站的建设过程中,有哪些瞬间是您印象非常深刻的?

鲍勃·迪克曼对我而言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在国际空间站建设领域,人类实现了出舱活动在国际空间站外工作。在这个项目建设初期,如何在空间站舱外长时间持续工作,尤其是复杂的舱外活动,是大家最为关注的事情。时至今日,不论是国际空间站的建设还是诸如修理哈勃望远镜这样的行为都开始变得稀松平常。

Q6.在您的想象中,一个理想的航天器应是什么样的?您对未来的飞行器有哪些设想?

鲍勃·迪克曼我认为未来的航天器发展的榜样应该是:可重复使用以及环保,不要污染环境。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将太空飞船送入太空的运载火箭,在一开始的发展阶段,火箭和太空舱是完全不可重复使用的,但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一问题得到解决。也许在遥远的未来,运载火箭可以将卫星发送到地球静止轨道甚至转移轨道上,而仍然可以重复利用。

E-mail连线实录

嘉宾:鲍勃·迪克曼

提问:网易探索

1、关于天宫一号空间站

网易探索:中国正在建设属于自己的空间站天宫1号,您如何评价这个工程?

鲍勃·迪克曼:很多致力于发展航天事业的国家都在向建设永久性空间站努力。对于中国来说,在这条路上还有很远的距离,因为此前中国最令人瞩目卓越成就是载人航天飞行的成功,也就是八年前杨利伟的太空飞行。

网易探索:在空间站的建设中,飞行器与空间站的对接是一个关键项,历史上也多次发生过飞行器在对接的时候的事故,您认为怎样才能解决这一问题保障其安全?

鲍勃·迪克曼:在太空中对接两个飞行器,不论是人工操作的对接还是由计算机自动控制的对接,都是国际公认的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历史上进步号和国际空间站的对接已经有过非常多的成功经验,当然一些偶然的对接失误也是在所难免的。而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其实是吸收任何一次对接失败的经验教训,避免此类失误的再度发生。

网易探索:飞行器的安全性向来是太空探索中最重要的部分,美国曾发生过哥伦比亚号航空飞机爆炸等事故的案例,您如何看待现在的飞行器的安全问题?

鲍勃·迪克曼:判定任何一个太空飞行器的安全与否,我认为一般有三个因素:设计环节、制造环节以及运行环节。一般发生事故的几乎都与两个或全部因素会被涉及到。每一个太空交通工具在飞行前都会按照规定进行严密的设计上的检测和验收,在制造环节上细微之处的检测也是必需的。每一次对航天器的设计,其实都是一次风险与收益的平衡。

网易探索:各个国家都在研发新的太空穿梭的飞行器,美国在放弃了航天飞机之后选择跟私人航空公司合作,您认为这样的合作模式利弊何在?

鲍勃·迪克曼:美国早在50年前已经将人类宇航员送入近地轨道,这些项目都是有政府资助和支持的。1958年美国开始向近地轨道发射卫星,这些卫星的发射任务大部分都是依靠商业性航天企业完成。我真心地欢迎商业性航天企业发射者将人类、甚至是政府派出的宇航员送入近地轨道;对政府而言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深空探测领域。

网易探索:中国发射神八飞船与天宫对接,是为了将来的载人飞行工程,作为AIAA的主席您如何看待载人航天项目?您认为这其中关键的因素有哪些?

鲍勃·迪克曼:AIAA祝贺中国在太空探索领域取得的所有成就,包括在人航空飞行以及模拟太空飞行。安全是人类探索太空项目中至关重要的部分。我个人也期待有朝一日,中国与美国可以就太空探索项目进行合作。

2、关于未来的太空探索

网易探索:在国际空间站的建设过程中,有哪些瞬间是您印象非常深刻的?

鲍勃·迪克曼:对我而言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在国际空间站建设领域,人类实现了出舱活动在国际空间站外工作。在这个项目建设初期,如何在空间站舱外长时间持续工作,尤其是复杂的舱外活动,是大家最为关注的事情。时至今日,不论是国际空间站的建设还是诸如修理哈勃望远镜这样的行为都开始变得稀松平常。

网易探索:各国都在发展自己的太空探索领域,美国最近不但叫停了航天飞机项目也取消了重返月球的计划,而是将目光投向火星,您怎样看这届政府的这些举动?

鲍勃·迪克曼:我认为这意味着,是时候去执行太空探索优先列表中最靠前的项目。

网易探索:您认为在未来的太空探索领域,各国的关系将会怎样发展?

鲍勃·迪克曼:我希望在将来的太空探索领域,各国应该建立一个国际化的合作关系,一个国际化的团队来完成太空探索项目。

网易探索:在您的想象中,一个理想的航天器应是什么样的?您对未来的飞行器有哪些设想?

鲍勃·迪克曼:我认为未来的航天器发展的榜样应该是:可重复使用以及环保,不要污染环境。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将太空飞船送入太空的运载火箭,在一开始的发展阶段,火箭和太空舱是完全不可重复使用的,但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一问题得到解决。也许在遥远的未来,运载火箭可以将卫星发送到地球静止轨道甚至转移轨道上,而仍然可以重复利用。

鲍勃·迪克曼,现任美国航空航天协会(AIAA)执行董事,曾在美国空军和美国国防部担任要职。

出品:网易探索 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