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1990年·山寨时代的开始

  就在90年世界杯西德队对阵捷克队之时,东西德两国金融机构宣布统一币制;而在三个月后,德国正式宣布统一。这曾经让那时候的中国人有种奇怪的感觉。然而从下半年开始,以亚运为契机,又一股经济建设的热潮掀起掩盖了意识形态之争。在市场化和全球化的趋势下,第一本大陆与境外机构合作的世界杯画册被出版,而山寨衣物鞋帽也开始走进中国人的生活。

足球与主义

   对于德国人来说,1990年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不久前,柏林墙被推倒,两德走向统一;而在意大利,联邦德国通过一粒有争议的点球击败马拉多纳的阿根廷队夺得冠军,此时东德人民早已视联邦德国队为自己国家的球队。在这样的环境下,虽然当时相关的报道里尽量避免这一敏感话题,但中国人也开始了解东、西德的历史和现状。

在90年世界杯决赛中,联邦德国通过一粒有争议的点球击败马拉多纳的阿根廷队夺得冠军。

回忆片段

  ● 意大利世界杯后,德国将完成统一,因此,这是联邦德国最后一次出战世界杯,贝肯鲍尔和他的弟子们赛前表态希望用冠军来庆祝祖国的统一。

  ● 当年一名小球迷在电视上看见阿根廷的队医递水给巴西队员布兰科喝,跟父亲说“喝别人的水不卫生的”。一语成谶,布兰科喝了“不卫生”的水,连球都不会带了。

此时东德人已视西德为自己的球队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

   在这届世界杯进行的过程中,联邦德国队备受瞩目。就在7月1日联邦德国队对阵捷克队之时,联邦德国和民主德国的金融机构宣布,两国合并金融体制,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开始使用西德马克,东德马克以1:1的比价兑换为西德马克。当时的科尔总理还曾表示过,给每一个东德人100元的西德马克作为见面礼。

 

  对民主德国来说,这的确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就在世界杯开幕前不久,同样为社会主义的国家的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并入了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合并为一个国家。这个中东地区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被联合国一些研究机构认为其境内践踏人权的行为非常普遍。好像国名里含有“民主”的国家,一般都非常不民主。这一年的10月3日,东、西德正式宣布统一。

 

  其实,在世界杯的进行过程中,东德人民早已视联邦德国队为自己国家的球队。这一届世界杯的世界背景,正是苏东剧变。世界杯结束后,苏联召开苏共二十八大,在这个会议上,俄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叶利钦代表“民主纲领派”提出改造苏联社会的一系列措施,但是未获大会批准,叶利钦随即宣布退出苏联共产党。在这样的气氛下,西德获得冠军,中国人民也开始了解东、西德的历史和现状。虽然相关的报道里尽量避免这一敏感话题,但是球迷们还是知道,上一次在联邦德国举办的1974年世界杯上,东、西德曾同时参赛。只不过东德没有进入决赛。

 

  东西德币制统一和叶利钦退党,曾经让那时候的中国人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一年的2月中旬,全国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组织部长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的中心议题是,讨论研究如何继续全面深入地搞好干部考察工作,切实加强各级领导班子建设,确保党和国家的各级领导权牢牢掌握在忠于马克思主义的人手里。8月,中央电视台开始播出《世纪行——四项基本原则纵横谈》的电视政论片。而《人民日报》9月1日则发表社论《坚持不懈地推进改革开放》,公开了邓小平一年前“冷静,冷静,再冷静,并继续经济改革”的讲话——从下半年开始,以亚运会为契机,又一股经济建设的热潮掀起,这一系列事件的对中国的影响开始逐渐减少。

首次联合出版的画报与全球化

  在以往,大陆与境外出版机构合作出版的书籍几乎没有。但广东教育出版社和香港足球世界杂志社在90年世界杯期间联合出版了一本名为《意大利九零》的指南,这是中国读者第一次接受对一场比赛的全方位报道模式。而从那以后大陆境内关于世界杯的杂志特辑,多数都在模仿这一本。

中国人对90年世界杯主题曲《意大利之夏》至今印象深刻。它的作曲者后来为08奥运创作了《永远的朋友》。

回忆片段

  ● 世界杯前,天津《球迷报》分两期刊登的一篇重头文章《信不信由你,西德队夺冠》(作者马德兴)的影响力非常大。结果是最好的证明,西德队以明显的优势打遍天下无敌手。

  ● 这一年还有两部电视连续剧让全国人民都坐在电视机前,甚至刑事发案率也大幅度降低。一部是《渴望》,一部是宋祖英演的《婉君》。

首份联合出版的世界杯画报 廖德营的画册被球迷争相收藏

   1986年是中国记者首次采访世界杯,这一概念不存在疑问。而到了1990年,我国有关部门决定准往意大利采访世界杯的记者增加到了六个,南方的《足球》报占了两个,后来又增加到了四个;而北方的读者,则可以通过《新体育》看到张惠德从意大利发回的稿子,让国内的球迷一下子和世界杯有了很近的距离。

 

  当时,《足球》的摄影记者廖德营被国内媒体一致吹捧为拥有国际摄影大师的水准,让许多球迷在1990年和1994年都必然要花费一笔不小的钱去买廖德营的世界杯图片集。而许多球迷收藏至今的,还有一本当年广东教育出版社和香港足球世界杂志社联合出版的《意大利九零》。这本刊物最有用的部分就是赛程表、出场球员名单、数据统计等等,这是中国读者第一次接受对一场比赛的全方位报道模式。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大陆境内关于世界杯的杂志特辑,多数都在模仿这一本,这几乎形成四年一次的固定出版模式。在当时,大陆与境外出版机构合作出版的书籍几乎没有。在当时的环境下,能够与境外出版机构合作,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需要最高主管部门的严格审批。不过,这倒能说明,当时中国出版界的目光,已经很具市场化的特征。

 

  这一年的2月,美国著名的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出版了著名的《2000年大趋势》一书。他预测了未来十年世界的发展,这位学者说,“它(千禧年)可能标志着旧时代的结束,也可能标志着新时代的开始。我们相信,人类已经决定要抓住积极的一面,人类的心灵深处有一种对生命、对理想世界的承诺。”就在众多球迷每日流连于电视观看赛事的时候,这本书的中文版本,已经悄然摆放在北京各个新华书店的架子上。它的出版方,是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学者们已经注意到全球化的来临,即便在一年前的此时,世界对中国并不理解。

 

  这个时候,中国还只能跟老朋友们亲密地打交道。就在赛事如火如荼之时,苏联新闻社代表团在北京、上海访问了十余天,采访中国关于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的一些问题。这一年里,《光明日报》的领导们,去了一次苏联,去了一次朝鲜。

飞跃、回力与商业部长的鞋子

   那个年代的球鞋是“飞跃”、“回力”和“三球”的天下。但因为鞋卖不上价和山寨鞋厂的兴起,鞋底断裂、开胶等质量问题已成为家常便饭。当时这些鞋子多数是浙江温州和福建石狮、晋江生产的,甚至商业部部长胡平也成为受害者之一。在一场打击假冒伪劣商品的风暴中,数千双温州鞋子被付诸一炬。

郎平参观回力鞋工厂。当时中国女排穿着回力赢得了史无前例的“五连冠”成绩。

回忆片段

  ● 一位消费者花38元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的展销会上买到一双女式猪皮高筒皮鞋,穿了没半天后帮就露出大口子,而这鞋子上并没有厂名,只是在鞋底有个“征”字,消费者根本无法投诉。

  ● 此时的中国,几乎只要是名牌就有人仿冒。用“TOSHIBO”(东珠)来假冒“TOSHIBA”(东芝),就可以抬价当东芝冰箱卖。

飞跃鞋是当时最流行的运动鞋 杭州烧掉5000多双劣质温州鞋

   大学生们晚上在食堂看比赛,白天则在球场上自己踢。这个时候的球鞋是“飞跃”、“回力”和“三球”的天下。一位现在还在坚持穿飞跃球鞋的老人回忆,80年代初穿飞跃球鞋就是贵族,每天把鞋擦得很白,一点泥都不沾,这种爱干净甚至被认为是“轻浮”。一个学生,如果在班里冲大家炫耀他有飞跃球鞋的鞋票会很快吸引女生的目光。而到了90年,人们已经不吝把它用来踢球。

 

  当时,“飞跃”鞋每年卖出400万双,是历史上的最高峰。然而“飞跃”到最后都没有注册成为一个商标,尽管它目前在国内的归属权还属于大博文鞋业,但全国各地都有小作坊在生产带有“飞跃”标志的鞋,这造成了“飞跃”的市场价格从12元到26元不等,质量也参差不齐。一位销售“飞跃”的商家说:“因为鞋卖不上价,那一套严谨的制作工艺早已被抛到脑后,鞋底断裂、开胶已成为家常便饭。”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回力”和“三球”身上。一双真品的回力鞋售价三四十元,而冒牌货只卖10元。

 

  那时候产鞋量最大的城市是浙江温州和福建石狮、晋江。但是这三个地方生产的鞋子,假冒伪劣产品最多。就是在世界杯期间,中国发动了一场深入的打击假冒伪劣产品的行动。90年7月12日,商业部部长胡平在湖北调研,进入武汉百货大楼,以49元买了一双皮鞋。等他13日下午回到北京,却已经发现右脚鞋跟掉了。17日,轻工部长曾宪林约见胡平,专门谈鞋子的问题,曾称,当下的鞋子问题已经是消费者反映最大的一个问题。轻工部打算组织一个假冒伪劣鞋子的展览会。胡平当即表示支持,并愿意把自己的那双皮鞋送到展览会上。

 

  这双温州生产的皮鞋,象征了那时候最简单的温州山寨模式。其实鞋子问题早在1987年便已是民怨沸腾。曾经有大学生一天穿坏好几双球鞋的记录。1987年的8月8日,杭州市民在杭州武林门广场当众用一把大火,烧掉了5000双来自温州的鞋子。而这个时候的温州人,则在四处修造坟墓。中青报记者麦天枢写道,“船行瓯江,迎面而来是成百上千的坟墓。”这个先富起来的地方,总让人觉得哪里不是那么对劲儿。

 

  这届世界杯的足球赞助商仍然是阿迪达斯,冠军得主西德队的球衣也是阿迪达斯赞助的。中国人在电视上频频看到阿迪达斯的三叶草标志,看到了但是这个品牌直到7年后才进入中国。而阿迪达斯的对手耐克,则早在1980年就进入了中国。值得一提的是,在它们的冲击下,“飞跃”一度沦为中国穷人鞋的典型,而它现在却被法国人派特斯·巴斯坦拿到欧洲去卖,售价50多欧元(合500元人民币)一双。

1990年的中国人与世界杯

  • ● 据统计,1990年中国城镇居民每百户拥有电视机111.4台,其中彩电占了一半,农民家庭每百户电视机44.4台,通过电视看世界杯在中国已相当普遍。1988年《体坛周报》这份20年来中国最好的体育报纸创刊,1990年第一次出4开8版,率先全面报道世界杯足球赛。
  • ● 1989年8月,长虹彩电在全国范围全面降价,与外国品牌拉开了距离。这个时期实现了大规模从黑白电视替换到彩色电视的升级换代。长虹、康佳、TCL、创维等品牌彩电占据大部分的市场份额。
  • ● 这一年世界杯共52场比赛,央视直播了14场,其余38场是次日录播。这时已经有一些大学为学生开辟深夜看球的场所,如电教室、食堂。北京三里屯开始有些像样的酒吧,外国人在这里看球喝酒,而大部分中国球迷还都是在家里的电视机前不声不响地看球。
  • ● 当年借助体育运动会兴起的品牌非常少,最有名的就是熊猫盼盼和李宁运动服,一个用亚运会吉祥物“盼盼”的名字注册商标,组建起盼盼集团,一个是亚运会圣火传递的指定服装。
  • ● 看球喝啤酒从这时起兴起。黄健翔大学毕业时做导游,就经常带着北欧来的客人去北京三里屯泡吧喝酒看球。国内饮料产品中健力宝发展迅速,以1600万元的赞助费赞助了北京亚运会,并风靡于中国各大小城乡。
  • ● 马明宇回忆那时“阿迪达斯”、“耐克”这些名字听都没听到过,“我们穿的衣服都是上海、天津这些地方产的衣服。那个时候我们都把球衣叫‘春秋衫’,蓝色、绿色、红色的衣服上,有两道白杠杠。那个年代穿上海产的衣服是很洋的,我们穿出去,好多人看到了都眼红。”
  • ● 这届世界杯汇聚了马拉多纳、加斯科因、巅峰的德国三驾马车和荷兰三剑客等巨星;斯基拉奇和戈耶切亚一鸣惊人;巴乔、马尔蒂尼、卡尼吉亚、贝贝托等也初露锋芒。而当时中国的球星有谢育新、贾秀全等。
  • ● 这时候的运动员收入还是基本上跟居民人均收入差不多。马明宇1989年进入国家二队后工资涨到了100多块钱,“一次性拿那么多钱在手里头,都不晓得该咋个花!”
所有文章
<<返回专题封面 策划:陈子宇 胡彦 美术:高洁 技术:朱德明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