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56岁的王振耀原本可以到60岁再功成身退,但上个月,他辞官了。其实,一直以来他的位置都颇为安稳:三任慈善司司长,在民政部有20年的工作经验,称得上是单位元老。那是什么促使他如此决断的辞职?是升迁无望,另觅高枝?还是如媒体评述那般“从官员到学者的华丽转身”?我们唯有面对王振耀本人,才能找到问题的真正答案。

相关新闻 王振耀辞官:慈善在民间

民政部前司长王振耀谈辞职 自称是另类官员

嘉宾简介
aaa

王振耀:前民政部慈善司司长, 现年56岁。在民政部工作已达20年之久。今年6月,王振耀辞官而去,后出任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

核心语录

Q1:您辞官的原因具体是什么?

王振耀北师大加壹基金他们说服了我。他们说,你到这个年龄,在行政机关待着你的优势看不出来,但是你要做公益慈善,到北师大做教授,对你的理想、价值实现远远高于行政机关。坦率的说,我就是冲着这个理想来的。

Q2:66.23%的网友认为您是升职无望所以辞职,你怎么看?

王振耀可能网友也得需要理解我这个有点儿“另类的人”。

对于职务问题,你说没有一点考虑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你要说我全部所有这些事都是为了职务,那我觉得我确实和别人不一样。

Q3:那北师大给你的薪资待遇是多少?

王振耀我刚刚办完工资卡,还没最后的结算,可能会和司长是差不太多,也可能会多一点点。今天我问了一下人事,他说:“差不太多。”反正就是万把块钱左右。

Q4:你怎么看待官员变身成学者?

王振耀现在官与学都是僵硬的、不流通的,其实对于两边都不好。 我觉得现在这两方面的交换,西方称之为“旋转门”太少了。如果两边可以经常的自由交换,我觉得中国的行政官员和学术能力都会大大的提升。

Q5:司长职权之下可能会有其它优待,您辞职时有没考虑过待遇落差问题?

王振耀可能会有一些,你原来生活在一个环境中,几十年有一套固定的生活方式,会有一定的优先权,有一定的特殊待遇。现在过来之后,这些都没有,我想会有一段适应过程。可能是待遇比原来的待遇少了,但是将来你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和自己团队整个合作说不定会更有一片天地。

Q6:您当了这么久的官,你觉得怎样才算是一个好官员?

王振耀我要向体制内的朋友们说的是,其实我这次辞职有个特别大的感受,你如果真在体制内认真的为老百姓做事,其实最后媒体是代表社会的,大家是会记住你做的那个事的,是会找机会给你积极评价的,到时候你能得到积极的社会回馈。

认真的给社会大众办事不会吃亏。

访谈实录

嘉宾:王振耀

主持:张琴

谈离职:

“我是冲着理想来的”

网易新闻:您离开民政部的原因具体是什么? 

王振耀:北师大加壹基金他们说服了我。

他们说,你到这个年龄了,在行政机关待着你的优势看不出来,但是你要做公益慈善,到北师大来做教授,要再去从研究的角度推广公益慈善事业,对你的理想、价值实现恐怕远远高于行政机关。

坦率的说,我就是冲着这个理想来的。

网易新闻:在你看来,难道壹基金的平台比民政部大?

王振耀:应该说加上一个,北京师范大学加壹基金公益研究院。客观上是北京师范大学加壹基金共同创办了一个公益研究院,那这个平台就大得多了。

这儿比我在民政部那儿发挥的作用更直接,可以非常直接的和很多组织讨论细节问题。

比如我可以很直接的参与到各类慈善组织,建立项目,一块来推进。过去当司长时是不可能的,只能说一些原则性的话,提一些基本的建议。

公益研究院的平台比民政部大得多

网易新闻:当慈善司长怎么就不能直接接触到具体事务呢?

王振耀:举个很具体的案例。

比如我现在发起一个活动,让亿万富翁每年捐款过百万,当司长时我就不能。那个如果是由政府推动的,全社会就会攻击你。如果你要政府推动,这不好,这对民间社会会有伤害。

你不能越过政府应有职责过份的推动,否则可能引起不太好的效果,所以,我觉得从直接效果上来说,(院长)就比民政部一个司长的作用大得多了。

网易新闻:如果是以政府命令的方式去做事,在司长的职位上不是更快、更迅速吗?

王振耀:你说的是对的。但是公益慈善事业它的特性是民间的,如果一个互动模式经常要靠政府来推动,这样一个民间社会是建立不起来的。

从一般意义上来说政府推动会更快一些,但是如果NGO的成长、民间社会的发展都对政府依赖的话,对民间社会成长很不利。

我是个有点儿另类的人

网易新闻:我们这边有一个调查,66.23%的网友认为您是升职无望所以辞职,这样的结果,你怎么看?

 王振耀:网友从一般的社会经验所得出的结论,可以理解。

一般人都会看到他是一个官员,他必然手中握有一定的资源,很多人会求他,他可能也会有要希望着晋升,晋升不了他就辞职了。

但可能网友也得需要理解我这个有点儿“另类的人”,起码对于我来说吧,我自己一直是把我的事业看的高于我的位置。

对于职务问题,你说没有一点考虑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你要说我全部所有这些事都是为了职务,那我觉得我确实和别人不一样。

我觉得部长、副部长、司长、副司长、处长在服务的过程中,能为老百姓做事就是特别好的事;那天崔永元说:“你就是留下来的口碑。”我听了觉得是最高的赞赏。    

对诈捐的名人们要嘴里留情 

网易新闻:那去年的诈捐门,章子怡、余秋雨都卷入在内,您当时为什么没发言,是因为什么考虑?

王振耀:我很想对这些极端事件说一些自己作为一个平民或者是作为一个普通人说的话,但是不好说。很多极端性事件有时候只能看一看,说出来会造成一定的误解。所以我觉得尽量不说,回避一下。你要说保护他们,大家就会想,是不是政府和一些诈骗行为勾结了、腐败了,会产生一定的误解。

网易新闻:现在如果再让你来评价这样的事情,您有怎样的评价呢?

王振耀:我认为是两方面的。首先,要劝这些受到一定舆论伤害的名人、大的慈善家,全世界都有一个规则,你越有名、越想做特别大的慈善,社会大众对你的道德要求就特别高。

第二点,我要向社会大众说的是中国慈善事业才刚刚起步几年,都没有经验、好多体制还不完善。所以说这时候慈善家,特别是做善事的人犯了错,我们要给他们一点提升的空间。

我们的话稍微缓和一些,可以批评他们,但是嘴里面留一点情。他毕竟是做好事犯了错误,他们毕竟比那些没有做好事的人好得多嘛。

 

谈新工作:

北师大给了我特殊待遇

网易新闻:你辞职后,北师大给您的待遇是二级教授的待遇,这个待遇是怎么商定的?

王振耀:师大目前位置能聘的教授的最高级别就是二级。师大在权限范围之内给了我最高的教授级别。

网易新闻:北师大还在平安里给您专门租了一个小四合院,这算不算特殊优待?

王振耀:是这样的。大帽胡同3号院它确实是师大给我的。现在北师大公益研究院一开始成立就在京师大厦租了房子,二三百平米。

我现在工资每月只有一万多 

网易新闻:为什么您能得到这些特殊待遇?这和您之前的个人政府身份有关吗?

 王振耀:师大和壹基金的领导,李连杰先生以及周艳女士他们都觉得我是一个有特殊资源的人。

李连杰先生他说经过了解,发现我在政府时大家能接受你,推动很多政策,说明政府能够接受,这个很好啊,起码这是我的一个资源。第二个,学者也能接受,学界认为我就是学者。NGO也能跟你打交道,所以他们决定,“这个资源我们应该挖一挖,过来替我们服务,你该贡献了。”

网易新闻:那北师大给你的薪资待遇是多少?

王振耀:我刚刚办完工资卡,还没最后的结算,可能会和司长是差不太多,也可能会多一点点。

今天我问了一下人事上,他说:“差不太多。”反正就是万把块钱左右。

高收入对我没有绝对吸引力

网易新闻:但司长职权之下可能会有其它优待,您辞职时有没考虑过待遇落差问题?

王振耀:可能会有一些,因为你原来生活在一个环境中,几十年有一套固定的生活方式,比如我们称之为“蓝卡”,有一定的优先权,有一定的特殊待遇。现在过来之后,这些都没有,我想会有一段适应过程。可能是待遇比原来的待遇少了,但是将来你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和自己团队整个合作说不定会更都一片天地。

我觉得到了我这个年龄,为了高收入要改变工作,这对我没有绝对的吸引力。

当挂名教授和我性格不符

网易新闻:官员退休以后挂名当教授并不新鲜,但大家会有质疑这些官员不做实事,您和这些挂名教授会有什么不同?

王振耀:非常不一样啊,现在我的压力非常大。

如何组建一个,用我说的话叫“现代型的推动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实现现代转型的公益研究院”,这是要费很大力气的,要调整大家的行为方式,要组建一个团队,要和很多教授合作。

我自己觉得,如果我要当一个挂名的、轻飘飘的教授,不接受考核,我觉得可能与我个人的性格很不符。

 

谈官场:

“认真给大众办事不会吃亏”

网易新闻:您已经离职快一个月,你感受到体制内和体制外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王振耀:体制内是自上而下的,它有一套特殊的规则,这是跟体制外很不一样。体制外更多的是一些平面的资源,大家是平等的,这些和体制内的行为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是平等的、交流的、协商的、说服的,体制内更多的是文件性的、垂直的,所以它两边可动用的资源就很不一样。

网易新闻:是体制内办事方便还是体制外办事方便?

王振耀:不一样。如果说一个政策的挂职落实、政策的调整体制内快。但是如果说是社会资源的合作,整个的调整,大家建立起一个行业的规矩,还是体制外要比体制内更容易。

官员变身学者的太少了,这不正常  

网易新闻:像你这样的转型是正常的吗?大家都觉得少见。

王振耀:从这种事本身来说,我觉得是一个很正常的事。

但是因为我过去的个性和未来从事的事业,可能使这件事变得特别的好像有一个新闻点,所以大家特别来关注。

网易新闻:你怎么看待官员变身成学者?

王振耀:现在官与学都是僵硬的、不流通的,其实对于两边都不好。一个现代化国家,学者之间是需要有一种行政经验的人来当教授,这样就会带过来机关的一些规则,那也是一个财富,这在全世界都是很普通的。官员如果要一些学者进去,带来学界的一些思路,这样的话也可以弥补官员,或者行政体制的不足。

我觉得现在这两方面的交换,西方称之为“旋转门”太少了。你只能看到有一部分博士去了,成为行政官员;官员因为种种原因来到了学者中间,很少。将来应该形成一种风气。

如果两边可以经常的自由交换,我觉得中国的行政官员和学术能力都会大大的提升。

现有体制把公务员限制在很小的范围内

网易新闻:目前中国官员与学者互换身份的似乎很少,这正常么?

王振耀:我觉得应该说是不太正常。

计划经济时期,两边的流通是很正常的;1949年以前国民政府的时候也是流通很正常,甚至在80年代两边的流通也是比较正常的。倒是现代的这一套体制把公务员限制在很小的范围内,使流通不正常了,我觉得这种体制恐怕是需要做一些调整的。

“认真给社会大众办事不会吃亏”

网易新闻:您当了这么久的官,你觉得怎样才算是一个好官员?

王振耀:离职之后,我自己这么多天感受的是,我确实是不后悔。我以为我的离职最多可能会有一两篇报道,没有想到大家会有这么多积极回馈。

我要向体制内的朋友们说的是,其实我这次辞职有个特别大的感受,你如果在体制内认真的为老百姓做事,其实最后媒体是代表社会的,大家是会记住你做的那个事,是会找机会给你积极评价的,到时候你能得到积极的社会回馈。认真的给社会大众办事不会吃亏。

更多“另一面”访谈

更多
编辑:张琴 小兽 出品:网易新闻另一面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