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在王家岭矿难救援的喧嚣之外,100多个矿工家庭正经历着悲伤和等待。面对矿难,他们比常人更多了一份骨肉相连的痛苦。而在矿难之后,他们还将继续在“挣钱”和“生命“两者间做出艰难的选择。他们的纠结、矛盾和艰辛,正是我们应该还原和正视的卑微命运。 网易新闻对话王家岭被救矿工家属——矿工梅丰林的一家。

新闻回顾:山西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

嘉宾简介
aaa

矿工梅丰林来自四川,家里五口人,老梅和同村人一样中学毕业后外出打工,返乡结婚,再外出谋生。在煤矿干了10年的老梅,现在每个月在矿上拿3000,一部分贴补家用,一部分存着翻修家里的老宅。

十问

更多
Q1:为什么选择下井?

妹夫打工一个就是为了家庭生活,一个是想把家里的房子修一修,房子还是几十年以前修的房了。媒体报道农村效益好,实际到了现场去看,到实地考察的话就不是那种情况,因为人多地少,经济收入达不到家庭的需求,所以只能到外面去打工。

Q2:这份工作的收入有多好?

妹夫煤矿的工资比任何工作都要高一点,因为它比较危险。到煤矿干六个小时,一天至少150块钱。一个月就上20个班,都有3000块钱。生活也确实相当可以,每一顿至少有五个菜。

Q3:怎么看待国营的矿和私营的矿?

妹夫国营煤矿的井下设备、设施和安全措施肯定比私营的要好,焦煤集团也好,中煤集团也好,是大型国营企业,这个矿已经开了两年了,还没有出过安全事故。(私营的矿不出事)也许是他幸运。

Q4:矿上怎么生活的?

弟弟矿上嘛,还能咋样,条件也不是很好,自己一帮人在一起住,都好像是兄弟一样的,几个人上班、下班,一块出门上班。隔几天给熟悉的人打个电话。

Q5:你们之间会聊以前发生的矿难吗?

妻子一般他回来不谈这些事情。

Q6:想过丈夫在矿上挖煤随时面临生命危险吗?

妻子没想过,我相信他。他人好,真的好。

Q7:现在你对挖煤是什么认识?

妻子我的认识就是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我以前没接触过。

Q8:做过出事的准备吗?

妹夫那也没办法,为了家庭的生活只能这样。

Q9:还让他上矿吗?你自己呢?

妹夫我肯定不让他上矿了。我会去,因为这个社会你知道消费多大、多高,过去那么危险,那些私人矿的时候那么危险,我们都做过来了。

Q10:设想一下,你现在见到他了,你会说什么?

妻子把身体养好,早点回家。

访谈实录

更多

嘉宾:老梅家属

主持:小潇

下井:为了家庭的生活只能这样

网易新闻:为什么选择下井?

妹夫:(家里)一个老奶奶101岁,政府补贴了100块钱,还有一个爸爸,身体也不好,还有两个小的,现在家里的地也少,光靠地能维持家庭生活吗?有些电视报道就说某个地方农村效益好,实际到了现场去看,到实地考察的话就不是那种情况,因为人多地少,经济收入达不到家庭的需求,所以只能到外面去打工。

你打工一个就是为了家庭生活,一个是想积蓄一点钱把家里的房子修一修,你们没有去看,那个房子还是几十年以前修的房了,所以也想改善改善。

网易新闻:这份工作的收入有多好?

妹夫:因为煤矿如果工资低的话就没人干,正因为煤矿的工资比任何工作都要高一点,因为它是一个比较危险的工作。到煤矿就是干几个小时,不需要干满八个小时,最多不会超过六个小时,一天至少150块钱,有些甚至达到200。他不是专业学煤矿的,按普工算,普工一天150块钱的工资。一个月就算他上20个班,都有3000块钱,如果满班的话,至少有4000多。

我到矿山里去看过他们的生活确实相当可以,每一顿至少有五个菜,一般就是一个红烧肉或者是辣椒炒肉,或者一个鱼,两个青菜,一个汤,那个汤有时候是骨头汤,有时候是鸡蛋汤,所以说生活条件还是可以的。

网易新闻:你怎么看他要面对的风险?

妹夫:你危险,哪怕走路都有危险啊,人的命运是天注定的,也不是任何人能控制得了的,就他们家附近的,她老公走的那天晚上,有一个人吃了饭在路边散步,让摩托车当场撞死了,这也是个命运问题对不对,就是看你的幸运了,所以她老公能够安全,也是他的命运。

现在他儿子这么大,按正常的理解,你也是大学毕业出来的也应该知道,他儿子一个月绝对不止500块钱(花销),这是肯定的。

网易新闻:赚钱的渴望能超过保住性命的本能吗?

妹夫:万一出事那就没办法了,这是命中注定,因为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就不要说我们这些人淘汰了,包括现在大学毕业生要找一份工作都很难, 我们这些人,包括上了40岁以上的这些人文化水平不是很高,你到任何地方去打工,都只能干力气活,要说干什么技术性的东西那就不现实,所以说煤矿这个活儿我可以这样讲,不要通过计算,不要通过思维的东西,但是有些东西能够看得懂的,因为煤矿的工作很简单,操作方法一看就知道,不要通过什么具体的数字计算,作为我们来说就只能干这个活,干这个活最适合,现在哪怕有单位招聘我去坐办公室,让我打个电脑我都不懂,电脑都不会开,所以有些也是因为过去的历史原因造成的,我们学习的时候中国都没有这些东西,现在快50岁的人了,再去学这些东西毕竟还有一定的难度。

网易新闻:这个行业的危险性比其他行业都高,做过出事的准备吗?

妹夫:那也没办法,为了家庭的生活只能这样。

这个社会你知道消费多大?多高?!

网易新闻:等老梅复原后,你们还让他上矿吗?

妹夫:我肯定不让他上矿了。

网易新闻:如果当事人是你自己呢?你怎么决定?

妹夫:我会去,因为这个社会你知道消费多大、多高,过去那么危险,那些私人矿的时候那么危险,我们都做过来了

网易新闻:从安全角度怎么看待国营的矿和私营的矿?

妹夫:我考虑国营煤矿的井下设备、设施和安全措施肯定比私营的要好,再加上这个矿是个在建矿,那肯定很多条件,很多设备都比较完善,焦煤集团也好,中煤集团也好,特别是中煤在我们国家也是一个大型的国营企业,也是在500强里面,因为这个矿已经开了两年了,还没有出过安全事故。

网易新闻:在私营的矿里干呢?

妹夫:也许是他幸运(没出事)。

 

挖煤工资稳定,也不拖欠

网易新闻:你们怎么知道他在矿上挖煤的?

爸爸梅维树:那时候他跟我说的今年在云南明年在哪里的,到处去挖,当时听说挖煤我就不太想让他去,原先他挖煤咋敢跟我说呢,跟我说我就不愿意让他去,都晓得挖煤的人有死了的,埋里面的,往年都听说挖煤很危险,但是他都回来了,每年都是回来的时候才跟你说(是出去挖煤了)。

网易新闻:知道了还让他挖吗?

爸爸梅维树:他在外面挖煤的时候也不敢回来,今天跟我说在那里,明天又跟我说在那里(就是不说在挖煤)。因为挖煤的工资比较稳定,也高一些,他做其他活等了50天也没有拿到工资,煤矿一般不拖,钱也不会少。

 

我们的儿子很孝顺,每年拿钱回来

网易新闻:他在矿上是怎么过的?

弟弟梅丰荣:矿上嘛,还能咋样,条件也不是很好,自己一帮人在一起住,都好像是兄弟一样的,几个人上班、下班,一块出门上班。

网易新闻:和你们联系他谈得最多的是什么?

弟弟梅丰荣:他就是隔几天就给熟悉的人打一个电话。我听他们住在一起的人说,那几天他有点睡不着觉的情况,翻来覆去抽了好几根烟才睡,睡不好。他们住在一起的那两个,还有一个山西人,头天晚上都有点睡不好,不晓得是不是有点预感。

网易新闻: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爸爸梅维树:我儿子对我们比较孝顺,对弟兄也比较团结,都比较好,说话什么的也都有大有小的。他每年都要拿钱给我,起码也是一、两百块钱的给。

网易新闻:(对梅妻)我注意到你和别的家属不一样,带了首饰?

妻子严晓玲:我过生日时老公给我买的,白金的。一千多块钱。(他)给我买回来时他提前给我打了电话,问我过生日我想要什么,我说老夫老妻了还要什么?他买回来后才跟我说。我当时很感动。

 

把身体养好,早点回家

网易新闻:这几天是如何度过的?

弟弟梅丰荣:这都是自己安慰自己,自己想着他应该没事儿,没有事情,因为一个人出事之前家里人都会做梦梦到他,其实我们都没有想到他,晚上做梦我们那里的人都没有梦到他有什么事,做梦梦到他有什么情况,所以我们相信他还活着。

妻子严晓玲:(摇头),出了事是觉得有点儿…内心还是有点儿……当时不知道是怎么了。出了事只知道哭,女人只能这样,后悔也来不及了。他是生活的顶梁柱,一个男人,家里也是靠他,如果要是我一个人,我以后怎么过,如何如何的。

妹夫:我当时接到电话以后心里很难过,那天下是哭着走的,就不管是她老公也好,或者我曾经到矿上去看到过的任何一个工人(出事)我心里都觉得很难过,为什么?人家失去亲人和自己失去亲人是一个心情。

网易新闻:想过丈夫在矿上挖煤随时面临生命危险吗?

妻子严晓玲:没想过,我相信他。他人好,真的好。

网易新闻:你们之间会聊以前发生的矿难吗?

妻子严晓玲:一般他回来不谈这些事情。

网易新闻:现在你对挖煤是什么认识?

妻子严晓玲:我的认识就是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我以前没接触过。

网易新闻:设想一下,你现在见到他了,你会说什么?

严晓玲:把身体养好,早点回家。

网易新闻:谢谢。

更多“另一面”访谈

更多
编辑:小兽 小潇 出品:网易新闻另一面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