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从新概念文学大赛获奖算起,郭敬明已出道十年。十年里,围绕他的争议从来就不曾间断:炫富、抄袭、自恋……然而,大家不得不正视的事实是:这个27岁的年轻人,带领自己的团队,在一年时间里创造了近3亿元的财富,属于郭敬明自己的商业版图正慢慢展露出雏形。面对网易新闻,郭敬明给自己成功这样做结:“我的成功天经地义。”

相关新闻郭敬明出版最新奇幻小说《临界·爵迹》

郭敬明:我没有韩寒说的那么低龄

嘉宾简介
aaa

郭敬明:“80后”作家群代表人物之一,目前中国文坛最会赚钱的作家。2010年,郭敬明第7次进入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并以 1545万年收入跃居第58位,同时,也因其“炫富”遭到公众指责。

核心观点

更多
Q1.财富对你而言多重要?

郭敬明财富是随着你勤奋工作的回报,比如你写了很好的一本书,大家都认可,你的销量就会很高,所以你一定会赚很多钱。

现在我名气越来越大,厂商可能邀我去代言一个什么什么广告,如果真的只是把金钱当成目的的话,可能我就真的天天去接这种东西了,但是钱不是我的目的,它只是结果。

Q2.为什么大家看不到你的实力?你的实力究竟何在??

郭敬明最简单的一点,你换个思路去想,演艺圈比我漂亮的人有多少啊?为什么他们没有成为郭敬明?大家只会不断的质疑我,所以我懒得去跟别人说。我不可能告诉你我今天只睡了四五个小时,我不可能告诉你我今天又工作了一天没吃饭吧。5年来都没有出去旅游过,跟家人相处的时间很少,我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做事情,我觉得如果我成功了,那是很天经地义的。

Q3.你后来参加作协,大家质疑你是为了寻求主流身份认同?

郭敬明我挺主流的。我的生活方式,我的态度,我的家庭观念都是一个非常非常主流的人。比如我能够进作协,我觉得为什么不呢?为什么?这又不是一件坏事儿?而且从某个意义上说,是代表前辈对你的认可,我觉得这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所以当我有这样的机会的时候,我不会去拒绝它的,这是一件很好的事儿。

Q4.现在媒体经常会拿你跟韩寒PK,你真的是一点都不关心?

郭敬明我不在乎,我不关心,我特别不关心。

如果有一天整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韩寒,每个人都是“公众知识分子”,那谁去编杂志,谁去出书,谁去写书,谁去开餐厅,谁去拍电影,你不能要求每一个人都是知识分子,都是天天在网上说的,没有人做事了。有一个这样的人就已经很好了。

Q5.你不在乎媒体对你有误解?

郭敬明我觉得不在乎,到了现在,10年过去了,最开始有很多人说“他就是一个凭运气一直走到现在的傻小孩,他也不会写文章,也没有才华”,但是到了10年之后,我依然是中国卖得最好的作家,我做的杂志依然是中国最成功的杂志,渐渐的就会有人说“他其实还是挺有才华的”,渐渐的认可了你的商业天赋。

Q6.你的理想是什么?

郭敬明一方面我希望成为一个好的作家,我希望自己的名字是可以留在人们心里的,可能10年、20年、甚至是50年之后,大家回想起来会说“我曾经在那个年代看过一个作家,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这样一个作家,他可能影响了一批人,影响了一代人。

Q7.但是大家会对你的书会有争议?比如内容浅薄

郭敬明每一个作家都有权利或者义务呈现他眼中的社会是什么样子的,比如我觉得现在的社会就是很物质的,人们就是很浮躁的,人的精神很空虚的,没有那种终极的精神追求,你难道就不允许我把它写出来吗?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拜金的人,有那么多崇尚名牌的人,我就是要把它呈现出来,这是一个作家的权利。

Q8.会有这样的评价,无论你商业上做得多么成功,还是很难赢得作家同行的认同

郭敬明我觉得无所谓。比如倪匡老师就说过“我觉得小说就是两种:一种是好看的,一种是不好看的。好看和不好看的区别,就是销量决定的,销量越好的作品就越好看,因为越多的人选择它,其他的说白了都没有用。郭敬明的销量已经证明了一切,所以我觉得他是大师。”

Q9.能否这么理解,“茅盾文学奖”和你的路数不同?

郭敬明那不会,我好想得“茅盾文学奖”,我毕生的理想就是如果有一天得了这个奖项,我会笑死的。

Q10.你会被名利所“挟持”吗?它会改变你的人生吗?

郭敬明多少会,没有人不会被改变,当你处在什么位置,你有这么多钱,有这么高的名声的时候,就没办法再像一个普通人那样的生活。

访谈实录

更多

嘉宾:郭敬明

主持:张琴

谈财富:赚钱不是我的目的,它只是结果

根据中国作家富豪榜的统计,郭敬明2009年一年就有1700万进账,比2008年多赚400万。

成名之后,他已连续六年排在国内畅销书排行榜第一位。

郭敬明已经成为一台名副其实的“印钞机”。

 

网易新闻:你的公司一年创造的财富大概有多少?

郭敬明:几亿吧,去年三点多亿。

网易新闻:那你现在大概的身家是多少?能否给我们一个大概范围?

郭敬明:没算过耶。

网易新闻: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字?

郭敬明:对,没算过这个东西。

网易新闻:就你个人而言,你觉得财富是不是一个重要的事?

郭敬明:那当然,你要活在这个社会,又不是餐风饮露的仙人。

网易新闻:你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上海生活最舒服的是金融家和有钱人。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写作赚的钱不够?

郭敬明:其实财富永远都会不够,我觉得没有人会觉得自己的钱够用了,除非是那种真正顶级的富豪。但是像我们每一个人,你到达一个阶段都会有新的目标,有新的想法,你对生活有更高的要求,人的本性都是追逐更好的生活的,没有人追逐过得很辛苦,过得很累的生活,除非他自己做不到。所以你辛苦工作,辛苦赚钱,我觉得这无可厚非。

如果我不是作家,我是任何一个企业的老板,我赚的钱越多,大家会觉得他越成功,没有人会质疑他,但是我的问题就是在于我选择了一个跟精神文化特别相关的行业,所以如果你很成功,如果你赚了很多钱,那跟我们几十年来,或者中国五千年来的对文人的定义产生了很大的冲突,大家接受不了。

为什么我工作努力赚了钱就应该被批判?我觉得这是双重标准,不公平。

网易新闻:财富对你而言多重要?

郭敬明:财富是随着你勤奋工作的回报,是自然而来的事情,比如你今天写了很好的一本书,大家都认可,你的销量就会很高,所以你一定会赚很多钱,它是随之而来的一个东西,并不是我们一开始就定的一个目标。

我一开始定的目标,那就是我要写一本好看的书,我要写一本让读者喜欢的书,我要写一本自己觉得很喜欢的书,这是我们原始的目标,但是如果你真的达成了这个目标,既然读者很喜欢,他的销量就会大,就一定会给你带来很多的钱。

现在我名气越来越大,其实有很多诱惑,有很多机会,厂商可能邀我去代言一个什么什么广告,如果真的只是把金钱当成目的的话,可能我就真的天天去接这种东西了,因为很好赚钱嘛。但是钱不是我的目的,它只是结果。

 

谈实力:我的成功天经地义

著名的出版人路金波曾经说过, “郭敬明是只凶猛的商业潜力股。”

如果没有郭敬明,《最小说》旗下的作者新书只能卖3000本,但封面一旦写上“郭敬明”推荐,就能卖出三万本。

“他像一个金炉,你在里头沾点金,就能赚钱。”

网易新闻:旁人看来,你的身份已经发生了变化,比如你现在是长江出版集团北京中心副总,所以会有猜测,你的商业热情在增加,文学创作热情在减弱?

郭敬明:文学创作的热情其实还是会保持着的,因为我自己真的特别爱写东西,从小就喜欢,但是它只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的想法太多,我想要达到的目标也太多,如果仅仅只是一个作家可能不能满足我其他方面的想法。

做一个商人可以满足我在理性方面的追逐,包括可以给整个团队创造价值,我的商业价值,我对这个行业的贡献,而不仅仅是集中在一个作家。我希望自己的人生更完整,更多面化,而不是很单一、很片面。

我没有膨胀,我压力很大

网易新闻:现在有很多人担心你在膨胀。

郭敬明:我如果要膨胀早就膨胀了,其实我的压力是越来越大,我反倒希望自己还可以膨胀一点。

比如我出书,一定是当年的第一名,我已连续六年六本书都是第一名了,但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哪怕是第二名,所有人都会觉得你不行了,这种压力其实是很大的,它跟你的膨胀没关系,反倒是给你的压力是很致命的。

这个社会,你越成功,大家对你的要求就越高,比如你取得了商业的成功,大家会要求你在文化上,在精神深度上也要成功,大家会赋予你越来越多的责任,会告诉你应该做慈善,应该做表率,应该不崇拜名牌,应该为青少年树立榜样,大家对你的要求变得越来越多,这是我有压力的地方,所以根本不可能膨胀。

网易新闻:那怎么一直会有悖论,你在商业上取得的成就这么大,但是大家依然对你批评不断。

郭敬明:我觉得每一个人都会被质疑,没有人是不会被质疑的,相反你越成功,质疑你的人越多。其实你说现在那些大明星,那些有名的房地产的老板,每一个成功的人都有一群人天天质疑他们,但是你不能因为这种质疑就否定他,说他不好,觉得他不对。

5年来我都没有出去旅游过

网易新闻:你觉得你的成功靠什么?你才27岁,却已多次名列中国作家排行榜,大家会对你的成功有一种比较简单的看法,大家只看到你每天都在穿名牌拍照。

郭敬明:对。

网易新闻:为什么大家看不到你的实力?你的实力究竟何在?

郭敬明:最简单的一点,你换个思路去想,演艺圈比我漂亮的人有多少啊?为什么他们没有成为郭敬明?

你说运气,一个人真的可以靠运气撑10年,这是不可能的吧,运气又不是全天下只给我一个人的。或者他们很多人质疑说我背后有团队运作,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个团队完全有可能做另外一个郭敬明,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

大家只会不断的质疑我,所以我懒得去跟别人说。我不可能告诉你我今天只睡了四五个小时,我不可能告诉你我今天又工作了一天没吃饭吧。上天是很公平的,你做了多少事情,他会给你多少回馈,就像我整个一白天可能都是在公司上班,经营商业的一些事务,去谈判,签合约,到了晚上别人都下班了,可以看电视了,可以跟家人团聚,我下班了还要写东西,晚上可能还要熬夜到很晚,3、4点钟才睡。我的生活是没有空余,我没有私人生活的,我很少时间出去泡吧,5年来都没有出去旅游过,跟家人相处的时间很少,我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做事情,我觉得如果我成功了,那是很天经地义的。

你干吗要来质疑?只是你不知道我做了这么多东西。因为所有人眼中的郭敬明就是天天穿着名牌衣服在拍照,天天开心、游手好闲的,如果你是抱着这样的印象,那你质疑我的成功很有道理,但问题只是你不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努力,所以你会觉得不公平。

如果真的你要像我这样做,你坚持得了多久?你坚持得了一年吗?我是整整五年都是这样过来的。我五年的时间一次旅游都没有,没有私人的时间,只是别人不知道而已。

一个人的成功肯定不是白来的

网易新闻:你从没在博客上表露过这些?

郭敬明:我不想写这种东西,因为我觉得这样写太做作了,告诉别人|“我很辛苦”那不是我。我只会在上面写一些好玩的、无聊的,琐碎的事儿。

网易新闻:正因为你不说,所以大家才会抓住这个把柄不停的将你作为一个靶子。

郭敬明:对,大家就会觉得好像他的生活天天就是这么无聊,游手好闲的。

其实让别人低估你是好事,你的竞争力会更强,任何一个人,无论是我们这个行业的还是别的行业的,低估了你的竞争对手,倒霉的永远都是你自己。

我深深相信,如果一个人成功了,肯定不是白来的,他一定是在背后付出了很多你不知道的东西,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不代表他没有付出。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轻而易举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谈写作:大家把作协想得太复杂

网易新闻:2006年到2007年这段时间应该是你最难过的一段时间,因为你面临“抄袭案”的争议,这个事情还能拿出来谈吗?

郭敬明:因为过去太久了,就不太想聊了,已经是太久之前的事情了。

大家把作协想得太复杂

网易新闻:你后来参加作协,大家质疑你是为了寻求主流身份的认同?

郭敬明:对,我是一个很主流的人,我的生活方式,我的态度,我的家庭观念都是一个非常非常主流的人。

比如我能够进作协,我觉得为什么不呢?为什么?这又不是一件坏事儿?而且从某个意义上说,是代表前辈对你的认可,我觉得这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所以当我有这样的机会的时候,我不会去拒绝它的,这是一件很好的事儿。

网易新闻:你觉得这不是向传统文化一种等级上的靠拢?

郭敬明:我觉得大家把作协想得太复杂,太沉重了,它就是一个文人的机构,它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多政治或者什么的东西。比如我自己进了作协之后,也不需要去开会,他们也不需要限制我写什么东西,你必须写什么,好像必须歌功颂德,表扬这个社会主义好,没有这样的要求,我还是在做自己的事情。

我在里面不担当职位,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会员,所以我觉得只是传媒把这件事看得太重,或者把它赋予了很多很多的意义。

网易新闻:没有背后那么多想法?

郭敬明:没有背后那么多事情。

网易新闻:你觉得自己最终会成为一个主流的人吗?

郭敬明:其实我一直挺主流的。

 

谈对手:我真的一点也不关心韩寒

韩寒一直是郭敬明绕不开的一环,无论他喜欢与否,媒体总是乐意将他和韩寒放在一起比较。

韩寒对他的“开涮”,郭敬明也很少回应,“其实我真的不关心韩寒”郭敬明表示。

网易新闻:现在像你这么年轻,但是已经拥有这么多财富,中国有句老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的责任是什么?

郭敬明:我很清楚的知道我的读者或者支持我的粉丝们,他们是很年轻的一代,他们正处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候,所以这也跟我刚才的言论是相似的,我不愿意用自己的世界观和言论影响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和判断。

所以我只能尽量保持中立,保持不去评判,同样我主编的杂志、小说里面也尽量不去写很黑暗的东西,写很叛逆、颓废的抽烟、喝酒、吸毒、嫖妓什么的,我尽量不去碰这些东西。我希望传递给他们的还是认真的努力,这个社会就会给你回报,因为我自己就是这样的,我付出这么多心血,社会给你回报,这是阳光的,正面的,我希望给大家一个理想,一个梦想。

我关心公共事务,只是不爱说

网易新闻:你刚才提到自己不太关心其他人的想法,在公众眼中,你对公众事务的关心似乎不太热情?

郭敬明:我关心,但是我不爱说。当然本身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天天看新闻,我太忙了,忙到连打开电视机的时间都没有,所以这也决定了可能很多事情我都是后知后觉,比别人了解的更少。

但是另一方面我看到一个事情,我不会在公众场合发表自己的议论,最多是跟朋友聊聊天说一说,因为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你会影响一批人,我都不知道自己的言论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如果我今天是一个错误的言论,或者我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是一个错误的看法,我说出去了,可能会有一批年青人都觉得我是对的,都会这样误导他们,所以我很怕自己的观念影响到别人,我不希望做这样的事情,我的性格不喜欢让自己扮演这样的角色。

网易新闻:比如韩寒,大家认同他是“公众知识分子”,媒体平时会将你们两人比较。

郭敬明:嗯。

网易新闻:那你在这方面不会很吃亏?因为你不表达自己。

郭敬明:我觉得很正常,每个人有他最适合的角色,不能说他是这样的角色,其他人都要是这样的角色。如果有一天整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韩寒,每个人都是“公众知识分子”,那谁去编杂志,谁去出书,谁去写书,谁去开餐厅,谁去拍电影,你不能要求每一个人都是知识分子,都是天天在网上说的,没有人做事了。有一个这样的人就已经很好了。

网易新闻:但是现在媒体经常会拿你跟韩寒PK,你真的是一点都不关心吗?

郭敬明:我不在乎,我不关心,我特别不关心。

网易新闻:难道是媒体在给你树一个假想敌?

郭敬明:对。

 

谈媒体:要媒体来了解我,不可能!

媒体上有关郭敬明的争议从未停止过。从抄袭到炫富,到加入作协,再到捐款数额的真实性。

“其实每一次的采访,无论聊的多么深刻,多么开放,书写者和表述者的立场一定是不一样的,要媒体来了解我,那不可能。”他这样表达。

网易新闻:我看过你的资料和博客,觉得媒体对你有误解。

郭敬明:很多很多,很多误解。

网易新闻:但你很少出来澄清?

郭敬明:我不太愿意出来澄清这些事情。其实每一次的采访,无论聊的多么深刻,多么开放,书写者和表述者的立场一定是不一样的,因为你带着自己对事情的看法,你认为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当你登出来,读者去解读的时候,又过了一次,所以这中间经过每一次的传递,其实别人根本不可能了解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哪怕我今天跟你是很好的朋友,其实我都不一定能完全了解你真实的想法,更何况是通过一个阅读报纸,阅读网络的方式进行?你说我了解?那是不可能的,这是做不到的。

负面新闻一点都不可怕

网易新闻:你不在乎媒体对你有误解?

郭敬明:我觉得不在乎,到了现在,10年过去了,最开始有很多人说“他就是一个凭运气一直走到现在的傻小孩,他也不会写文章,也没有才华”,但是到了10年之后,我依然是中国卖得最好的作家,我做的杂志依然是中国最成功的杂志,渐渐的就会有人说“他其实还是挺有才华的”,渐渐的认可了你的商业天赋。

人们是会变化的,当一个事情一开始放到面前的时候,他可能会因为一些主观的原因不承认他,或者拒绝承认他,但是当这个事物或者这个现象10年、20年、30年、50年,有成绩不断的做出来的时候,你是没办法逃避的。

我确实是做了这么多业绩出来,我就是有那么多杂志,那么多书卖出去了,就是有那么多人爱看,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伤不到我分毫,我该去做的事一步一步都会去完成,所以这些质疑、负面新闻很快就过去了。

我经常说负面新闻一点都不可怕,因为马上会有更负面的新闻把你淹盖掉,没有人会记得你发生过的事,7天之后你的新闻所有人都忘记了,但是10年之后,20年之后,别人有可能会记得他曾经看过一本书,有可能对这个作家留下一些印象,有可能一本杂志他依然存活着,那是你对这个社会真正留下的财富,而你留下的新闻也好,留下的什么今天出了个什么事,明天我说了个什么言论也好,都会随风过去的,没有人会记得的。

网易新闻:能否这么理解,你现在完全是想把自己的底子做厚做大,那你就不怕也不关心别人在想什么。

郭敬明:对。一直都是,我只做自己想要做的,完成我的目标。你认为这个目标对还是错跟我没关系,我认为对就行了。

我不能为了你的心愿生活,比如你觉得“郭敬明不应该穿名牌,不应该买房子,不应该坐名牌汽车,应该辛辛苦苦的写书给我们看”,我这一辈子就100年,对我来说也太辛酸了吧?我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那完全是我自己的事。

可能我的世界观或者我的生活方式你不能接受,但是我不介意,我自己接受就OK了,我这一辈子是为自己活着的,我想要完成的理想,我想要做到的事情,你认同,谢谢你的支持;你不认同,没有关系,我继续努力。

 

谈理想:如果得了茅盾文学奖,我会笑死的

网易新闻:你的理想是什么?

郭敬明:一方面我希望成为一个好的作家,我希望自己的名字可以留在人们心里,可能10年、20年、甚至是50年之后,大家回想起来会说“我曾经在那个年代看过一个作家,他影响了一批人,影响了一代人。

另一个方面我作为一个出版人,我希望给中国出版界带来一些变革,带来一些新鲜血液。当下中国的出版业是很混乱的,大部分的出版人都是年纪比较大的,思想没有那么新锐,另外一些年纪轻的又不守规矩,可能本身不是做文化的,是希望暴利的东西,所以我希望一点点把中国的出版文化做得更强。

我就是要把人们的浮躁写出来

网易新闻:但是大家会对你的书会有争议?比如内容浅薄。

郭敬明:这是因为年代的关系,上一辈人不习惯我们这一辈这么明显、自我的表达方式,他们的时代里面没有LV,没有普拉达,但是到了我们这个时代,我们年青人当下生活当中就是这些东西。

每一个作家都有权利或者义务呈现他眼中的社会是什么样子的,比如我觉得现在的社会就是很物质,人们就是很浮躁,人的精神很空虚,没有终极的精神追求。你难道就不允许我把它写出来吗?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拜金的人,有那么多崇尚名牌的人,我就是要把它呈现出来,这是一个作家的权利。

我对这个社会的认知是,我觉得它太浮躁、太物质了,人们都太虚荣了,我也有选择把它表现出来,你不能不让我写。我并不是在炫耀这种生活方式,我只是告诉你,当下的社会就有人是这样活着,他千真万确就是这样活着,至于你理不理解得了,那是读者的选择,这跟我没有关系。

网易新闻:但很多人会提出更高的写作要求,对这样的生活方式有一种反思。

郭敬明:肯定会有。

网易新闻:为什么在你的书里很少看到这种反思。

郭敬明:我提供给别人的,只是他们这样生活,而不是他们为什么可以这样生活。

一个小说怎样被读者解读有很多很多方式,你的心理是什么样的,就会对它有一种投射,对它有一种解读。

有些人看《小时代》看到的是一个普通的助理受了很多委屈一步一步往上爬,但有一些人可能看到的就只是满眼的的名牌,看到的虚荣,这真的跟读者的背景是有很大的关系的。所以这也很难说我们作家去控制什么。

倪匡说过,郭敬明是大师

网易新闻:尽管如此,还是会有这样的评价,无论你商业上做得多么成功,还是很难赢得作家同行的认同?

郭敬明:我觉得无所谓。

比如倪匡老师就说过“我觉得小说就是两种:一种是好看的,一种是不好看的。好看和不好看的区别,就是销量决定的,销量越好的作品就越好看,因为越多的人选择它,其他的说白了都没有用。郭敬明的销量已经证明了一切,所以我觉得他是大师。”

而我们这个社会也需要各种各样不同的作家,如果今天都只剩下“茅盾文学奖”那种严肃的作品了,那这个社会也不好看了吧?没有了金庸、没有了倪匡,没有了琼瑶,没有了《哈利·波特》,没有了《达芬奇密码》,或者没有了《暮光之城》,那你说这个世界多少也有点损失吧?所以你不能用一个标准要求所有的作家,那是不对的。

网易新闻:能否这么理解,“茅盾文学奖”和你的路数不同?

郭敬明:那不会,我好想得“茅盾文学奖”,我毕生的理想就是如果有一天得了这个奖项,我会笑死的。

但是我觉得认不认同这种东西,不是那么好讲的,我认同你,或者不认同你,没有这么简单的区分,一个作家的价值势必要经过很长时间的年代,经过很多的人群不同的认定,所以你很难说今天这个人说你有价值,你就有价值了,这种说法不对。我觉得给你喜欢的人看,就行了。有人喜欢你,对作家来说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

首先要自己过得很好,其次是父母过得好

网易新闻:在商业成功之外,还有没有什么想得到的东西?

郭敬明:没想过,我觉得首先我要自己过得很好,这一点是肯定的,其次我要自己的父母过得很好。在生活衣食无忧的这个前提之下,我希望可以为我从事这个行业带来更多的气象,带来更多的变革。

你对比一下中国的IT业、地产业或者娱乐行业、电影业,中国的出版业是停滞不前的,这几年的改革太慢太了,大家都是在靠着国家吃饭,很多出版社都一塌糊涂,所以我希望给这个行业摸索出一条新的道路来,我希望告诉别人,图书行业也是可以赚钱的。

网易新闻:大家都觉得图书行业是夕阳产业。

郭敬明:对,就一天一天的没落下去,再也没有人愿意参与这个行业,但其实不是,我用自己的公司告诉大家,我用这么少的人就可以赚几亿的钱,我告诉别人,不是因为这个行业本身的问题,而是你们的问题,是你们的能力问题,所以你们应该反思,我希望等为这个行业带来更多的变革,带来更多的气象,至少让人觉得,图书行业不是一个绝望的行业。

 

谈名利:我多少有点被名利“挟持”

每天工作近20个小时,做杂志、写小说、接通告、并思考未来两三年的规划……这就是这位27岁老板目前生活的主要内容。

“可能别人都觉得我好光鲜,年少多金,但我每天不是在工作就是在赶稿,我甚至来不及像其它人一样去谈一场恋爱。”郭敬明说。

网易新闻:你会被名利所“挟持”吗?它会改变你的人生吗?

郭敬明:多少会,没有人不会被改变的,当你处在什么位置,你有这么多钱,有这么高的名声的时候,就没办法再像一个普通人那样的生活。

网易新闻:你觉得这些要求对你来说过分吗?

郭敬明:谈不上吧,你今天都已经到了这种位置了,所以大家要求你是很应该的,因为你也得到了很多,你得到了金钱,得到了地位,你都得到了这么多的东西,势必需要牺牲掉很多个人的东西。

我的理想生活和现在差不多

网易新闻:那你失去的是什么?

郭敬明:比如自由,比如私人的空间,比如休息、放松的精神状态。想去旅游,在海边待一个星期,那多舒服?你说我现在的钱又不是做不到,我完全做得到,甚至我就可以自己去国外周游世界,但是我做不到。包括跟家人的相处,你说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孩,谁不想待在自己家里,每天晚上下班回家,都可以跟父母一起吃个饭,但是我做不到,我陪他们的时间很少。

更何况,比如说谁不希望自己谈恋爱,结婚?我也没有时间,我也暂时做不到,这些都是牺牲掉的东西,包括公众对你的误解,大家对你的非议,你承担的很多骂名,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绝对不需要承担这些,所以这些都是你付出的东西。

网易新闻:那现在的生活你还觉得是开心的吗?

郭敬明:开心啊,挺开心的。我是一个很喜欢忙碌的人,我一定要有事儿做,如果没有事做我就很无聊,就很压抑。

网易新闻:你觉得这些压力不构成你的不开心?

郭敬明:完全不构成。

网易新闻:你觉得自己理想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郭敬明:就跟现在差不多。

更多“另一面”访谈

更多
编辑:张琴 小兽 出品:网易新闻另一面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