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北京德云社的小剧场里,拉一把椅子,不用沏茶,郭德纲侃侃而谈,从力挺身陷“诈捐门”的章子怡到江湖仇恨,他说“诈捐门本身就是一个笑话,不能希望演艺圈拯救全世界”,“说相声的人不是贱,是很贱。你要看一看我这10几年是怎么踩着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网易新闻对话德云社班主郭德纲。

新闻回顾:郭德纲赈灾义演 力挺章子怡

嘉宾简介
aaa

郭德纲:70后,相声演员,1995年开始北漂,长期在剧场表演传统相声。1996年组织了相声班底德云社 。

十问

更多
Q1:章子怡“诈捐门”后,为什么您还敢于出来再办赈灾晚会?

A首先说“诈捐门”的事儿本身也就是一个笑话;当今社会人们的心态不正确,天灾人祸之后往往希望演艺圈来拯救全世界,这是错误的,她是一个艺人,不是议员,不是代表着国家如何如何。

Q2:在“筹善款给灾区人民实际实惠”,和“起示范作用”两者上,您更重视的是示范作用?

A你只能这样,但是中国人好多人的心态就是希望你捐款的目的是希望你的钱少一些,他痛快,非得把你们家弄成了“灾区”他才痛快了,你才是人民艺术家。

Q3:有人评价您在西南旱灾过了这么久才开赈灾晚会,是做秀.

A你就跟他说,就说是我说的,让他找我来,我给他一个大嘴巴,就没事儿了,我跟你说呀,捐得多了是做秀,捐得少了是吝啬,拾茬儿了你是成心显摆,不拾茬儿你没有人性,我怎么办?所以你让他找我来,脸对脸说,这一个大嘴巴给他牙都打碎了,这就天下太平了。

Q4:您评价章子怡的“诈捐门”说原因是有人挤兑她,“挤兑”这个词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您在演艺圈的心得?

A我们在这行没有什么心得,我们在这行只有伤痛和经验;大部分的人就是为了骂街而骂街,因为骂街能给人带来快乐,真的,而且如果你骂一个特别有名的人会带来莫大的快乐;人心太坏现在,看不得别人好。

Q5:为什么您一直以来都特别喜欢和人辩论?

A我不喜欢和人辩论,我只是小小的解释一下,如果我再不解释的话,那么坏人就太横行了。我是给同行们伸张正义。

Q6:您在书里面说,“尤其是相声界的人都是很贱的人”,您是这么想的吗?

A其实我现在想,可能话未必这么准吧,不是贱,是下贱。

Q7:您的力量不足以对抗整个北京的相声界?

A对抗不了,中国相声界主流相声演员一个挨一个跪好了,一个挨一个的枪毙,这里面有冤假错案;隔一个打一个又有漏网之鱼。

Q8:在寻找到天桥剧场前,您还寻找了一个剧场,也是"被一帮前辈们给搅黄了",有没有想过这种格格不入的根本原因在哪儿?

A根本原因在于我会说相声,他们不会说相声。一个人如果说贴出来牌子,观众不买票看他,你认为他成功吗?你是艺人,卖的是艺,不是卖的人,这是最主要的。

Q9:您还写过“大家可能想不到,就是我们相声界权威背地里干的那些事情,关于他们使绊子”。为什么您现在红了,还是不点出他们的名字?

A谁都得活着呀,是不是。他只要不太过分,我们就放他一线生路,就算了吧,而且当郭德纲越来越好的时候,对他本身就是一个打击了,给他们一个善终吧。

Q10:看了您的书以后有一个想法,您做相声头几年这么多坎坷,就是因为跟相声界的名师没有搭上关系,没有借用到他们的资源,可以这样理解吗?

A这个东西怎么说呢?有你这么一说,但是这也是一个万幸的事,如果当初人家收留我了,现在也无非就是…台上10个人说一个相声,其中有一个人是我,跟着一块儿念两句口号,也就落一个这个。

访谈实录

更多

嘉宾:郭德纲

主持:小兽

捐款捐成了“灾区”,你才是人民艺术家

网易新闻:在章子怡“诈捐门”之后,为什么您还敢于出来再办赈灾晚会?

郭德纲:首先说那个“诈捐门”的事儿本身也就是一个笑话,我也看到网上好多人说这个,说那个,怎么说呢?“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为恶畏人知,恶中犹有善路;为善急人知,善处即是恶根”。当今社会人们的心态不正确,天灾人祸之后往往希望演艺圈来拯救全世界,这是错误的,她是一个艺人,不是议员,不是代表着国家如何如何,只是一些卖艺的人站出来喊“咱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用她的影响力带动更多的人就可以了。

网易新闻:可能大家愤怒的并不是演艺圈的人没有拯救社会。

郭德纲:嗯,他们愤怒的是什么?

网易新闻:愤怒的是这个善款没有一个好的流向(和承诺),您这次赈灾晚会的善款怎么保证会给社会一个好的交代?

郭德纲:所以说我保证不了,那我能不能因为我保证不了就不干这个事呢?也说不过去,咱们实话实说,以这个社会环境来说艺人不可能做到监督每一瓶水,做不到,中国太复杂了,我们只能说尽心了,尽力了,我做了好事了,说日后这个怎么怎么着了,那不是我们能够管得了的事情,你太难为演员了这不行,做不到。

网易新闻:在“善款给灾区人民实际的实惠”上,和“起到一个示范作用”上,您更重视的是示范作用?

郭德纲:你只能这样,演一场,大伙儿凑点钱,有这么一份心意,不要去比较,不要去追究谁,不要这么多闲言碎语,这是中国人这会儿应该做的,

但是中国人现在大部分正应该干点正事的时间都搁在传闲话上边了,“这个怎么那么少啊?”,“那个怎么那么多呀?”,“他怎么怎么着”……好多人的心态就是非希望着,有时候希望你捐款的目的是希望你的钱少一些,他痛快,非得把你们家弄成了“灾区”他才痛快了,你才是人民艺术家,在这个社会环境下你根本就无法把这些事做得很完美。

网易新闻:我们先不论这个善款的多少,演员做赈灾总会被大家认为是做秀,有人说了,您在西南旱灾过了这么久以后才来开这个赈灾晚会,是做秀。

郭德纲:你就跟他说,就说是我说的,让他找我来,我给他一个大嘴巴,就没事儿了,我跟你说呀,捐得多了是做秀,捐得少了是吝啬,拾茬儿了你是成心显摆,不拾茬儿你没有人性,我怎么办?所以你让他找我来,脸对脸说,这一个大嘴巴给他牙都打碎了,这就天下太平了。

网易新闻:您此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您不会去灾区“添乱”但是有很多明星也去灾区了,您说的“添乱”是指他们吗?

郭德纲:南甜北咸东辣西酸,每个人做菜的方法不一样,只要他的心是好的,就可以,谁添乱谁自个儿心里明白。

网易新闻:您刚刚说艺术界这一块做赈灾,有一个示范作用,但是作为普通民众我们怎么区分这个当中的利益关系,怎么区分这个是做示范,还是去捞一个好名声?

郭德纲:你说这个问题确实挺难回答的,捞名声我们可能目前还不需要。

 

只有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

网易新闻:您评价章子怡的“诈捐门”说原因是有人挤兑她,“挤兑”这个词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您在演艺圈的心得?

郭德纲:我们在这行没有什么心得,我们在这行只有伤痛和经验,比如咱们还说章子怡这个事,好多老百姓义愤填膺的觉得如何如何,这个事咱实话实说骂街的人,没有几个是亲眼看见如何如何了,大部分的人就是为了骂街而骂街,因为骂街能给人带来快乐,真的,而且如果你骂一个特别有名的人会带来莫大的快乐,好多事咱实话实说,她挺有钱,我还是那句话,她应该不是在乎这点钱就如何如何了,包括后来也说,你说差多少,我给你们添上,就完了呗,是不是。人心太坏现在,看不得别人好。

网易新闻:看了您写的《非著名相声演员》以后,人心太坏并不是您现在的体验,是您一直以来的体验。

郭德纲:这么多年来吧,但也很正常,有人的地方就有这些状态。

网易新闻:(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郭德纲:(笑)。

网易新闻:为什么您一直以来都特别喜欢和人辩论?

郭德纲:我不喜欢和人辩论,我只是小小的解释一下,如果我再不解释的话,那么坏人就太横行了。

网易新闻:您提醒宋祖德“出门带避雷针”可不是“小小的解释一下”。

郭德纲:我那不是解释,我那对他是一种宽容,我是给同行们伸张正义。

网易新闻:生存环境对您(好辩论)有多大的影响?

郭德纲:没有多大影响,一般就以我们这个行业来说,为什么说郭德纲好像跟同行之间的关系搞得不是很好呢,你就记住这句话,只有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当你的出现使人家无法正常的安乐死,很体面的去世,都给人家打乱了,打破了人家的骗局之后,你想一想你遭恨的程度有多大,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有人攻击你这说明你成功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相声界的人不是贱,是下贱

网易新闻:您在描述相声界生态的时候用了这样一段话, “有的混不下去,有的惹了祸了,一人就沿着铁路走,惹了祸就跑”这段描述里面我们看不到任何一个行业里面应该有的担当和责任,您能解释一下吗?

郭德纲:这个行业不像其他的行业,其他的行业都会有哪怕是虚假的团结,比如京剧,演员们并不合,没有谁跟谁合的,为什么?“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人人都认为自己是如何如何的,但是唱花脸的知道他拉不了弦,唱青衣的知道她打不了鼓,缺了你今天咱们的戏没法儿唱,所以说再不爱看你,我们也就和在一起唱,然后背后我再说你的闲话,搞你的破坏,这可以;

但唯独相声,我一个人就能干,今天带着你能说相声,明天带着他也能说,那么这个形式的独特导致这个行业与生俱来的自私,而且从八、九十年代开始,相声艺人的市场仅仅是电视台,没有剧场演出,没有人看,观众不喜欢,正所谓那会儿说的“小品比相声强”“相声干不过小品”,全世界都是这个消息,这个事承认吧?

那会儿所有人的市场越来越小,仅有限的几个晚会,上了晚会之后混一个脸儿熟,通过电视宣传“我是艺术家了,会两到三段10分钟左右的节目”就可以满世界招摇撞骗去了。大批的演员改行的改行,干别的去干别的,这些人能把持这个市场,别看市场小。他能把持了,其他人就进不了这个圈子,所以说他就是这么一个,你想这个道理,我把持这个东西战战兢兢啊,为什么说相声演员一见导演都跟见了亲爸爸似的?导演外行的都出血了“这个东西要这样子讲”“是是是,爸爸,您说的对”为什么呢?你要不听他的话马上就不用你,后面还有很多相声艺人等待排着队进入这个圈子。

网易新闻:您在书里面还说到,“尤其是相声界的人都是很贱的人”,您是这么想的吗?

郭德纲:其实我现在想,可能话未必这么准吧,不是贱,是下贱。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我现在正在写更详尽的一本书叫《我是郭德纲》,因为你看的那个非著名演员的那个,那有的是我口述,有的是别人整理的,唯独我自己写的是这个,还没弄完呢,你要看一看我这10几年是怎么踩着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网易新闻:您还写了“大家可能想不到,就是我们相声界权威背地里干的那些事情,关于他们使绊子,为什么您现在红了,还是不点出他们的名字呢?

郭德纲:谁都得活着呀,是不是。他只要不太过分,我们就放他一线生路,就算了吧,而且当郭德纲越来越好的时候,对他本身就是一个打击了,给他们一个善终吧。

网易新闻:您的作品里面包含了很多世间百态,您觉得自己有义务首先纠正相声圈里面的这些不光明的事情吗?

郭德纲:我纠正不过来,我只能管德云社这一块,有的人已经那样活了大半生了,有的孩子也是在那样的环境下长起来的,你要给他洗脑很困难,你要告诉他说来呀,好好说相声,他不认,我们聊过,说现在还有很多年青相声演员在外面,还是天天围着导演转,还是随着某个艺术家转,我看着很痛心,他都没饭辙,你跟着他转不活活饿死吗?

你好好说相声,好好背一背,学个几十段,上百段,不就有饭吃了吗?但是,大部分人还是投机的心态,他跟着郭德纲不得背嘛,不得用功,不得早起嘛,他跟着别人就可以吃喝玩乐呀,万一一个偶然的机会演一个什么活儿,说一个什么相声要红了怎么办?所以说一个人一个活法,我救不了所有的人。

 

我对抗不了整个相声界

网易新闻:您说自己红肯认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就是主持人大鹏,当时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您用了“相声界的同仁、前辈去迫害他,陷害他”,“迫害和陷害”这些词是夸张手法吗?

郭德纲:不是夸张,你比如说,大鹏是第一个宣传我们的节目,在他的节目里面播放我们的演出录音,介绍我们这个团体,介绍我们这些演员,北京相声界就集体叫嚣“有大鹏的节目我们不上”有电台的节目是大鹏主持的,相声界的艺术家们“把他换掉,否则我们不去”你觉得这是不是陷害?对吗?而且组织大批的人在电台的论坛上去辱骂大鹏,你觉得这是不是很不合适的做法?那就可以了。

网易新闻:当时您做了点什么呢?

郭德纲:我只能从道义上支持他,我不能挨家去打人,我也不能挨家去骂人,只能说好相声。

网易新闻:有站出来说话吗?

郭德纲:我站出来说话,我在自己的论坛上,在能发言的地方写了很多东西,支持大鹏,时至今日我要承认,大鹏帮助过我们。

网易新闻:当时您的力量不足以对抗整个北京的相声界?

郭德纲:对抗不了,中国相声界主流相声演员一个挨一个跪好了,一个挨一个的枪毙,这里面有冤假错案;隔一个打一个又有漏网之鱼。

 

我破的不是相声的规矩,是相声的骗局

网易新闻:不止是大鹏这一件事情,我们回忆起来您在寻找到天桥剧场之前,还寻找了一个剧场,当时您在回忆录里面写,也是被一帮前辈们给搅黄了,您一直在被他们搞破坏,这种一直格格不入的气氛,您有没有想过根本原因在哪儿?

郭德纲:根本原因在于我会说相声,他们不会说相声。

网易新闻:可是他们也是名家出身。

郭德纲:名家未必代表就会呀。

网易新闻:但是在相声里面认证一个人不是特别要注重他的门第吗?

郭德纲:不对,注意的是票房,一个人如果说贴出来牌子,观众不买票看他,你认为他成功吗?你是艺人,卖的是艺,不是卖的人,这是最主要的。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的艺术不足以养活你,你的艺术用来胁肩谄媚,去肉麻的歌颂什么东西,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吗?你不考虑老百姓,考虑的只是某两、三个人,你不觉得自己很下贱吗?

而且在德云社出现之前,中国相声界要求台上演出不能超过12分钟,有的演员大部分的艺术家一生只会三段、两段,我们出现之后,我们的学生一段在台上都四、五十分钟,水平最差的演员要会六、七十段,你不觉得是让别人活不下去的一种行为吗?

网易新闻:也就是说您这边破了规矩?

郭德纲:破了别人的骗局,规矩不是,要是有规矩就好办了,正是因为他们没有规矩。

网易新闻:我看了您的书以后有一个理解,您做相声的头几年这么多坎坷,就是因为您跟主流相声界的这些名师没有搭上关系,没有借用到他们的资源,所以导致自己走得这么坎坷,可以这样理解吗?

郭德纲:这个东西怎么说呢?有你这么一说,但是这也是一个万幸的事,如果当初人家收留我了,现在也无非就是…

网易新闻:其实也红。

郭德纲:不,也未必,也就是比如台上10个人说一个相声,其中有一个人是我,跟着一块儿念两句口号,也就落一个这个。

网易新闻:万幸自己走了一条这样的路。感谢您。

郭德纲:谢谢你,辛苦了。

(完)

更多“另一面”访谈

更多
编辑:小兽 宋潇 出品:网易新闻另一面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