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2009年11月,武汉长春观住持吴诚真大师正式升座为方丈。她成为中国1800多年道教历史上的首位女方丈。网易新闻近日对话吴诚真大师,走进她的道观生活。

生长在一个多种文化、多种信仰的大家族里,吴诚真自幼便接触道教,并立志追求神仙的境界。哪怕年轻貌美被人追求,甚至父亲已经准备好的嫁妆,也动摇不了她的决心。经过多年修行,吴诚真终成大师,收徒一万有余。对于媒体的关注,她笑称自己被推到风口浪尖,今后将更加珍惜众生的厚爱。对于近年来宗教商业化倾向,吴诚真认为信仰是神圣的,不要亵渎它。

嘉宾简介
aaa

吴诚真大师,汉族,1957年1月14日生,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学历。现任湖北省政协常委、湖北省道教协会会长、武汉市道教协会会长、武汉长春观住持。

精彩语录

更多

我走过去,结果看到有个男道士打着赤膊,我就赶快往回跑。那个道人说,吴师兄你跑什么?你都快老太婆了,还这么不好意思。

我觉得苏格拉底的(殉难)经历对我有启发,他在不断地跟人沟通,跟很多人说,交流思想,我觉得我们弘道应该学习他这种精神。

几年前有一个男的问我,你说道教这么好,为什么道教没有佛教这么兴盛呢?当时我没有话说,就是为了搪塞他:你说是金子多还是铁多呢?他说“我拜你为师”。

我们也不能改变信仰,把它搞得商业,我认为这是不健康的,不良性的循环,我认为信仰是神圣的,不要亵渎它。

访谈实录

更多

嘉宾:吴诚真

主持人:刘颂杰 夏小兽

很小就决定要追求道教的世界

 

网易新闻:吴诚真道长,欢迎您来到“网易新闻另一面”的访谈间,您近日成为中国道教首位女方丈,网友们都非常关心“女性”这一点。我想问问,您个人第一次对道教感兴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吴诚真:对道教感兴趣要从我的生长环境说起,我生长在一个多种文化、多种信仰的大家族,家里在文革时代还保留了很多很多书,有基督教的、有佛教的、也道教的,当然也有儒家的。很小我就知道,我选择了道教,我必须要往前走,我要去追求神仙的境界,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爱我的民族、爱中华、爱我们的文化,而且我要为弘扬道教文化献出自己的微薄力量。

网易新闻:你下这个决心时多大年龄?

吴诚真:76年、77年吧,不到20岁。

网易新闻:您第一次参加高考,父亲劝说您参加考试,但为什么您放弃了?

吴诚真:我看了达摩祖师的故事,我就是立下了为道教奉献、修道的理想,那时候比较单纯:何仙姑也是练的,修成了神仙。但你我父亲希望我成个家,因为我是家里最小的,我说我不去,我要在天上,哪怕扫厕所我也愿意去天上。

网易新闻:你家人赞成吗?

吴诚真:他们不赞成,他们内心里可能赞成,因为他们也都有信仰,但他们表面上还是给我磨难,拿着东西撵我、打我,让我谈朋友,我们那里的书记后来就做父亲的工作,说现在是新社会,你要尊重她的选择。

 

父亲把嫁妆都准备好了

 

网易新闻:您第一次去长春观是在什么时候?

吴诚真:1980年。

网易新闻:当时23岁吧?

吴诚真:是的。我自己的二姐她没有出嫁,她大我16岁,也有信仰,她在文革时偷偷地信,不敢张扬,她拜了一个师傅,知道了长春观,所以就把我带到了长春观。我一来到长春观就觉得这里是我的家,不光是我精神信仰的家,也是我生活的家,后来就不停地往那边跑。

网易新闻:23岁正是一个女孩子的黄金年龄,听说您那个时候长得特别俊俏,想问问那时候有没有男孩子追你呢?

吴诚真:这个事情,你不去在意它,不去理它就没事。我们不说能说能写吧,反正也是受了一点教育的,这样的事情肯定有,但我不去理会,就没有什么事。

网易新闻:你爸有没有让你去相亲?

吴诚真:我父亲做我的工作,那时候我们也小,常常冒犯他,但我不愿意,父亲也没办法。

网易新闻:你父亲当时是怎样做你的工作的?

吴诚真:因为我是最小的,父母年龄大了,他们总希望我有个生活上的归属,他们就放心了,他们甚至还把一些出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放在屋里。不过毕竟老人家都是读书的人,最后肯定还是会尊重我的。

网易新闻:嫁妆都给你买好了。

诚真:嫁妆都买好了,但那个时候我很坚持,我出家时去长春观带了2000多块钱,你想想那是什么概念,我们庙里的人都知道。

网易新闻:我看您对神特别神往,相比1984年刚入观时,您觉得您在追求的道路上前进了多少?什么时候才能靠近“神”这个您追求的目标?

吴诚真:如果跟人说我靠近了神多少,显得我太那个了,但这是我信仰的追求,无法用距离来衡量,在修道的这些年中经历的很多事情都让我相信,神仙是存在的,只要人的心灵跟他相印,去修,不断地积累,缘分到了,真的会看得到。

2001年时,吉林省辉南县龙潭宫要我们去做道场,我们在那里念经,当时那里官方也在搞一个活动,我们去讲话。一回来他们说,吴会长,我们开坛的时候,龙潭里有龙出来了。我说不会吧?睁大眼睛看,武汉去了26人,其中有两个居士,我按我的方式打坐,用心灵跟神沟通,周围万里无云,旁边都是山,中间有一个滩,从很远的地方,龙来了,一条龙几十米,是实体的,那真的是龙腾,它翻过来的时候肚子是白的,不是一条龙,而是有多条龙从那里出来。我心里很安静,龙就又来了,连接三天都这样,这是真的,几千人(都看到了)。但我们那时不像现在随时都背着照相机、摄像机。

 

心中连自己都没有,哪里还执着于性别问题

 

网易新闻:您在武汉出家,11年后,1995年就成为了长春观的住持。

吴诚真:写的是“住持”,其实真正是长春观民管会副主任,我们这里会长是兼长春观的住持,我的前任会长他当时(是住持),我只是协助、负责,打基础。95年说我是“住持”还是不太准确,那时候都是“副”的,我是副会长、副主任,长春观有乾道、坤道,基本都是男的占多半,现在也是这样,来出家的男的占多半,女的少一些。

网易新闻:刚才您提到道观里乾道、坤道都有,在普通人来看,男女一起居住会不会有不太方便的地方?

吴诚真:长春观分东院和西院,院落分开了。应该说,修行嘛,守得住的人、真修的人,就不怕业火来炼。心里自己知道归知道、教你归教你,但也有一些不坚定的。

网易新闻:刚才您谈到作为第一位坤道方丈,体现了道教的平等。

吴诚真:两个体现,一是体现了道教的男女平等,就像道教经书里写的,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历史上不管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神,都有很多(女性),西王母,地母、黎山老母……后天的人修成的有何仙姑、麻仙姑、孙不二……这就是体现了它的平等性。

网易新闻:长春观里也有不少男性道士,您作为一个女性道长,怎样管理这些男性道士?

吴诚真:乾道也好、坤道也好,制度上都是一样的,我记得2001年我往乾道院走了一下,两个男道士(有一个后面是我的徒弟),我走过去,结果看到他们有个人打着赤膊,我就赶快往回跑。那个道人说,吴师兄你跑什么?你都快老太婆了,还这么不好意思(笑)。

我就是管上面几个人,大道不分男女,心中连自己都没有,哪里还执着于性别问题呢?这些就不存在了。

网易新闻:作为一个女性方丈,您怎样确立自己在男性面前的威信?

吴诚真:怎么说呢,乾道都是不错的,都是修道的人,修道的人对我更加尊重,平时很重的工作都是他们做的,这个庙是你这么多年走过来的,威信也不是一天树立的。我们不是以威力慑人,并不是骂人声音大了就有威信。

 

有各行各业弟子一万多人

 

网易新闻:刚刚您提到入观两年以后做了很多重要的事情,受到了比较多的重视,您觉得自己受到重视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吴诚真:看相的人,认得不认得,总要说我这个人很有福。我是这么看的,我这个人处在这个时代,宗教的政治环境、气侯比较好,另外我自己总是怀着一种对各方面感恩的心,把事情做好。第三,我自己有信仰,要把修行修好。这些光环对我来说……我都没有意识到这些是光环,只是我一步步修行的过程。

所以我说我的一切都是因为道教文化的熏陶,这个时代、这个政策给了我很多帮助,包括这些众生,现在我有上万的徒弟。武汉大学美院(里很多学生)都是我的徒弟,那是正儿八经拜师的徒弟。

网易新闻:(徒弟)有一万多人吗?

吴诚真:没有统计,我这个人愿意圆人家的愿望,人家说,师傅,我觉得跟你很有缘,人家想求得修行的法,互相探讨,交流交流,不在于他是什么身份,也不在于他做什么工作,法是平等的,道、众生也是平等的,我是想满足人家的愿望。

网易新闻:您的弟子里都包括哪些人?

吴诚真:成分比较复杂吧。大的干部有,机关的也有,工商税(这些部门)都有,包括国资局的、在学校的,还有企业老板。公务员有很多,法院的、检察院的、税务的……这里就不多谈了。

网易新闻:有没有大家熟悉的公众人物?

吴诚真:也有,要是有人在长春观碰到了也就碰到了,是有一些公众的,新闻界的、文艺界的、演艺界的。跟你们说心里话,其实我不太记得他们,我不记路、不记领导姓名、名字记不住、姓什么记不住,很多事情(都不管),我就管我自己。我出家追求的一个(境界),就是希望能修成神仙,往这个方面靠。

但我也问过师父,我还没看见过神仙。(师父说),你见过中央领导没有?你没到那个层次(怎么会见到神仙?),她用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说明了道理。

吴诚真:(接完电话)信徒,这都是处长以上的。

网易新闻:您的信徒,像处长以上的这种,一般都跟您交流什么问题,他们会有什么困惑?

吴诚真:修行方面的,怎么去修、怎么去行善、怎么去爱,爱周围的人,爱社会的人。

网易新闻:能具体一点吗?他们会提什么问题?

吴诚真:什么问题都提,不光对信徒,有一些人(在社会上受挫)跑到这里要出家,也就收了,我没教她信仰,只能开导她,有些人感情受挫,还有要跳水的、要跳桥的,我们向你敞开门,但我们收人是很严格的,要看什么是对的,要尽量考虑人家的疾苦……把人家说的笑起来,好了以后她不出家也就无所谓了,甚至有人住一段时间也就回去了。

网易新闻:这些是不到观里来的弟子吧?

吴诚真:他们是有事就来,有时候他们来我又忙,就在家里修,但他们经常在一块儿聚会,这里有些戒,他们就过来一下,能捐一些钱,上次他们过来就捐了五万多块钱,上次我十点到长春观,他们还在这里等,因为第二天是中秋,来不了,专门过来捐了五万块钱,关心我们的文化建设。捐五万的、十万的都有,都是信徒。

 

我们应该学习苏格拉底的精神

 

网易新闻:您的修行特别引起大家的关注,2001年在华中科技大学进修了一年的研究生,我们想知道,您当时选的什么专业?

吴诚真:哲学。是武汉市民委觉得我们道人应该拓宽知识面、拓宽理论,所以进修了哲学。我记得我们上了14门课,每个老师上的课都要写写文章。

网易新闻:都写了什么?

吴诚真:学的是西方哲学,柏拉图、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再就是中国荀子的思想、老子的思想、庄子的思想……哲学的概念多一些,这些是穿插的,还上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宗教史,讲基督教、天主教、道教、佛教,还有社会上的一些教。

网易新闻:您在读研究生时写的论文,哪个还记得标题,能给我们说一说吗?

吴诚真:标题我还真的不记得,平时有很多工作,有时还有一些社会活动,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的,都要尽职尽责,按修行来说,思过则忘,就是这样。

网易新闻:刚才您谈到学了西方哲学史,您对哪位哲学家的思想感兴趣?

吴诚真:各有(千秋),我记得柏拉图的思想,苏格拉底的,反正他们的思想还是对我很有启示的,会有一些记忆。

网易新闻:哪个观念给了您启示,您能说说看吗?

吴诚真:我觉得苏格拉底他的(殉难)经历(对我有启发),他在不断地跟人沟通,跟很多人说,交流思想,我觉得我们弘道应该有他这种精神,当时我觉得我们应该学习他这种精神,为真理、弘道而奋斗。

 

五月就已经成为了女方丈

 

网易新闻:媒体报导说您是1800年以来中国道教史上第一位女方丈,对这件事大家都比较感兴趣,实际上您在5月份就已经被称作“女方丈”了?

吴诚真:5月份它是通过民主,发了一个表(选举表),上面写同意、不同意、弃权,让道众自己推选,你可以选也可以不选,这是按丛林教旨上面去履行的程序,5月份是履行这个程序。

网易新闻:民主评议是吗?

吴诚真:对。完全可以不同意,其实这次还真的有一个人弃权,这就是对的,不可能60个人都赞成。

网易新闻:大部分人都支持您?

吴诚真:不是大部分人,是绝大部分人都赞成,只有一个人弃权,包括80多岁的人也去了,要尊重他们(的投票权),不计名的,是真正的民主评议。

网易新闻:之前我们查资料,方丈在传授以后要退居后院的,您升任方丈之后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吗?是不是开始不再管观里的大小事务了?

吴诚真:方丈对这个观的小事肯定不管,大事还是要管,要继续培养人才,因为它不是一个社会职务,长春观的方丈升上来,大事不管、小事也不管,升你当方丈意义何在呢?

网易新闻:我们知道佛教寺庙里也有叫方丈的,普通人可能不太清楚“方丈”这个词到底是佛教先有还是道教先有?

吴诚真:我没有去比过是佛教先有还是道教先有,道教是在南北朝时就有“方丈”的称呼了。魏华存夫人就是行使方丈的权力,对这个我不太(清楚)。

 

前年我的工资就只有255

 

网易新闻:您作为长春观的住持,管理长春观这么多年,可能很多人会好奇,一个道观一年正常性的支出和收入大概是多少?是怎么运作的?您之前也是会计,我想您对这方面应该比较精通。

吴诚真:道教是自己养自己。

网易新闻:怎么自己养自己呢?

吴诚真:就是自己经营,想办法搞点门面,然后把门面出租,还是我会祈福,人家自愿给的,从来不会搞商业的活动。我们这么多活动都是送的,人家愿意丢一块钱就丢一块钱,人家不愿意就不丢,我们有一个金药檀为人家祈福,那是固定的。另外我们还有小卖部、服务部,人家去进香、买长春观(的香)是一块(收入)。

我们出家人的开支是非常少的,我不想(和别的观)比较,(这也是)为什么政府很重视我个人或是长春观呢,在前年10月份,我的工资就只有255,因为250不好听,就是255。

这里是一个修行的环境,是一个纯洁的道场,所以我们这里的钱比较少,有人说,你也稍微涨一点吧,年轻人要买书,要置衣服啊。我们是按年龄涨的,每5年涨一点,比如我最高,来了二十几年,最高也就是370,这里面还包括14块钱的医药费,其余的,刚来的那就是240。这个我们政府都知道,是公开的。

网易新闻:我看报道说您一直做善事,从2000年到现在为止已经捐款了400多万人民币。

吴诚真:今年我们搞这么大的活动花了这么多钱,我们还捐了10万,就台湾这次,去年有四川的,四川之前是冰灾,再有就是救助困难的,还有学生。

网易新闻:这400多万都来自于信徒的善款吗?

吴诚真:我们自己有茶馆,自己去创造,有一双手嘛,不给信徒任何摊派,不是你有钱我就告诉你,你没有钱我就不准你来。有时候我边上的人说,师父太慈悲了,平时自己累得不得了。我说穷人、苦人、难人更需要你给他一点精神的关怀,我们这个地方不同于其他地方,不要分等级。祖师也教导我们,一日慈,二日俭嘛。像我穿的衣服有点破,无所谓,不是吃多好、穿多好就是幸福,我们觉得能做点事情、能给别人带来一份快乐(就好了)。

 

现在是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了

 

网易新闻:现在您除了是方丈,还有很多职务集于一身,我们都知道您是政协常委,有人担心这个工作这么深入世俗,是不是和宗教跳出世俗的道义有所违背?

吴诚真:看你是什么出发点,过去我当人大代表,很多人写提案解决不了的,我一写还真的能解决。像我们那里的丁字桥路(音),上一届怎么都没搞成,我一写就好了,借这个时候多给政府写一些有价值的提案,以前我们就建议哪里不收门票,后来就没有收门票了。

网易新闻:前不久的升座仪式规模很宏大,这是按照传统仪式搞的,还是有一些创新?

吴诚真:实话实说,升座的仪式不知道你们看了没有,不是外面看到的,我们是在观里的客堂里,八大执士请我,有很长的仪仗队,这些基本是按传统,但这天后面还有一个活动是官方的,过去升方丈我也没看见过,过去有没有这样一种官方式的我也不知道,这也是这个时代(的特点),领导都在后面等着,等到4点多钟,有这个讲话、那个讲话。

网易新闻:我看道教上说,方丈是一个很高很高的荣誉,非大贤大德不能担任,这次您当上方丈,您是怎么看自己的?

吴诚真:昨天他们打电话我就说,我德也浅、才也浅、才也少,应该说我的综合素质和功德和方丈有很大的距离,所以那天我即兴发言,现在是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了(笑),所以我只能诚惶诚恐,在今后的修行压力变动力,更加珍惜众生对我的爱。

网易新闻:说到您被推在风口浪尖,曝光度激增,很容易让人想到少林寺的释永信,您对出家人曝光度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

吴诚真:平常心。树欲静而风不止,水想平而浪来摧。我从来对什么事情都是平、淡,平常心态,祖师爷教育我们,宠也不惊、辱也不惊,这就是考验我们的内心,帮助我成道要经历的过程。

 

道教不能只是少数人自我陶醉

 

网易新闻:虽然您是道教的,但我们还是想说,佛教在中国的发展比道教更加迅速,您怎么看这种现象?您觉得要不要采取什么措施来改变道教居于第二位的情况?

吴诚真:这个问题平时我们也在(讨论),几年前有一个男的问我,你说道教这么好,为什么道教没有佛教这么兴盛呢?当时我没有话说,就是为了搪塞他,你说是金子多还是铁多呢?他说“我拜你为师”。

神是存在的,但我们人类的肉眼凡胎看不见,其实他们是存在的。道教很注重这些,形式上不要求多少。佛教讲究你传多少人进来,道教宁传一人还俗,不传一人出家。像基督教是送福音,我也听了,道教的这些是过去祖先们教我们的思想,根据现在时代的变化,我想也应该调整一下传教的方式、方法。道教的思想那么博大精深,太极养生、内丹养生……很好很好,不能光是我们少数人自我陶醉、自我欣赏,应该用一些现代科技手段、信息技术让更多人明白道。

网易新闻:您准备继续推广道教传播吗?

吴诚真:这要看缘分,我是这么想的,应该是进一步推广道教思想。

网易新闻:在您现在的计划里,都想通过哪些平台推广呢?

吴诚真:我们有一个平台,有一个道教文化培训中心,坐一班信徒,有投影,有讲台,这是一个载体。今后就看政策上能不能实现了,湖北电视台也讲过全真教,要看条件认不认识了。

 

道教不会搞商业,这是不健康的

 

网易新闻:刚刚说到佛教,佛教最近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包括少林寺的商业推广也引起了很多反响,您觉得道教会不会在这方面做一些借鉴?

吴诚真:让我评价人家,我肯定不会评价,如果让我说我们这里会不会做商业操作,我是不会的,我们既不能一成不变、固步自封、自我陶醉,但是我们也不能改变信仰,把它搞得商业,我认为这是不健康的,不良性的循环,我们不要搞昙花一现,搞经济、商业了不好,我认为信仰是神圣的,不要亵渎它。

我想让更多的人得到新知识,讲道、修行、弘道,做更多有益于社会的事,不要这个祖师像卖888(人民币)、这个卖333(人民币)。当然,在弘道的过程中也要一定的物质基础,这也是来自于信众自愿,或是我们自己创造第三产业。今年长春观的养生堂在教人打太极,有很多海外的人过来。还有茶道、医道堂、问道堂、先道堂……开辟了一系列的(堂),以道教文化弘扬道,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利益)又回过头来用来弘道,做慈善、做好事。(完)

更多“另一面”访谈

更多
编辑:刘颂杰 夏小兽 宋潇 视频:孙健 出品:网易新闻另一面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