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网易首页 - 新闻 - 体育 - 亚运 - 娱乐 - 财经 - 女人 - 亲子 - 汽车 - 科技 - 手机 - 数码 - 论坛 - 博客
news.163.com
前言:武汉不高兴

 武汉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高兴的呢?没有人说得清楚,但武汉人心里明白什么时候武汉不高兴:大江东去,汉水滔滔,“东方芝加哥”已成昨日剪影武汉不高兴;改革开放以来,被“政策边缘化”武汉不高兴;当风光无限的“蔡林记”成为一个逐渐远去的沧桑背影,免费出让秘方企求延续香火时,武汉不高兴……
 当然,这座易中天先生笔下“最好同时也最坏”的城市,近年来的努力不能否定。例如,2008年武昌火车站新站房投入使用,世界第八悬索桥阳逻长江大桥通车,万里长江第一隧道贯通长江,天兴洲公铁两用大桥挺起脊梁……6800亿元城建大手笔,激起这座悠久城高更远的期望和梦想。尽管武汉的不高兴让人们感到些许失落。可这失落的背后显然隐藏着的是更大的收获和更美好的希望。

性格决定武汉:极端和中庸的东方芝加哥

在清代末期、国民政府时期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初期,武汉就已经相当繁荣了,一度成为中国内陆规模最大的城市,与“大上海”并称为“大武汉”,要知道,中国历史几千年,能在城市名前冠以“大”的,只此两家。
 “大武汉”的光荣历史自与其城市性格匹配,在极端和中庸间游走,既造就了它的鼎盛,也带给了它黯淡。>>>阅读全文

中国地理上的“天元”
晚清时期现代工厂数量全国之冠

在张之洞的努力下,汉阳铁厂、湖北枪炮厂、大冶铁矿、湖北织布局、汉阳铁厂机器厂、汉阳铁厂钢轨厂、湖北纺纱局拔地而起、占同期全国企业的24%,为全国之冠。图为1904年枪炮厂改名为湖北兵工厂。

“东方芝加哥”时代的中西合璧生活:大清国的第二要港

“贸易年额一亿三千万两,夙超天津,近凌广东,今位于清国要港之第二,将进而摩上海之垒”,这就是当年“东方芝加哥”的盛世辉煌。

从犷悍到市侩:辛亥革命的首义之地又成为了保守派的大本营

就在轰轰烈烈的辛亥革命第一枪后不久,武汉在世人的瞠目下,竟然迅速成为了保守派的大本营。从极端走向中庸,又从中庸走向极端,武汉,永远是这样一个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城市。

一个亦南亦北,不三不四的城市三次和首都只有一步之遥

解放后,武汉这座易中天先生笔下“最好同时也最坏”,亦南亦北,不三不四的城市,开始了新的征程:与重庆争直辖市之名未果、与郑州争国内交通枢纽之实暗战不休。

武汉,为何总是陷入双城PK的漩涡?

武汉的地位就是那么尴尬,本来很可能是中部地区的第一城,但偏偏又有郑州跳出来,两个城市都曾经盛传升格为直辖市的流言。在长江沿线的经济带中,它与上海曾经是耀眼的双子星座,但光芒却在褪色。就是曾经的小兄弟长沙,也对它很不服气了>>>阅读全文

 
郑州与武汉:
中部龙头争夺战
 郑州武汉的PK由来已久,因为两城有太多相似之处。不光是地理位置,更重要的是,两者近年都在改革开放和西部开发等国家战略中失落。
 
武汉与上海:
一个闪亮一个黯淡
 在中国,曾经只有两个城市可以称“大”,一个是大上海,一个是大武汉。
 
武汉与长沙:
谁是楚文化代表?
 从城市规模、经济实力、高校的质量和数量,对文化产品的消费,武汉都远超长沙。然而,关于武汉与长沙谁比谁强的争论从未停止过。

迷茫的天问:武汉城的边缘化和自我拯救

从民国时期到抗战前夕,武汉兴建了500多家工厂,包括4家声名显赫的纱厂,武汉也由此与青岛、上海一起成为当时中国最重要的纺织工业基地;建国之后,武汉成为国家投资的重要工业基地,诞生了一大批堪称“共和国长子”的工业企业,“武钢”、“武重”、“武锅”、“武车”、”武船”……个个声名显赫。但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沿海城市率先在改革开放中崛起,西部大开发和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也成效明显。这一切让武汉感到迷茫。“武汉在哪里?”这是一位市长的“天问”,叹息武汉沦为政策边缘化城市的宿命。 >>>阅读全文

 中部坍塌,非均衡发展战略让武汉迷失

 2005年全国两会,温家宝总理提出,要“抓紧研究制定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规划和措施。充分发挥中部地区的区位优势和综合经济优势,国家要从政策、资金、重大建设布局等方面给予支持。”一位官员称,在座的中部省份人士“像听到了久违的‘春雷’一样,感觉随之而来的将是春天甘霖。”
 事实上,从20世纪末开始,以武汉为首的中部城市就开始寻求中部崛起。1998年的武汉,在经历增长的黄金时期之后,全国性的国有企业和金融改革启动,大批职工下岗,省市属企业、集体所有制企业倒闭的不计其数。而随着周边省市获得来自中央令人眼花缭乱的政策后,这座老工业基地迅速陷入了“中部坍塌”的迷茫。

 特殊政策的眷顾不太可能降临,武汉需要自我拯救

 综观武汉发展之路,从晚清张之洞兴办工业,到国民政府扶持其工业发展,再到新中国一大批“武字头”企业落户,构成武汉新中国的工业构架。似乎每次武汉的跨越发展,都少不了政府及政策的影子。
 而武汉自身又做了什么?“身为九省通衢的武汉,难道永远离不了政策的眷顾?”一位名为“武汉人”的网友发贴称,并直斥武汉人“等、靠、要”的习惯和发展心态。有人鉴于武汉的资质和未发挥的潜力及优势,将武汉比喻为一个“拿着金饭碗讨米的人”。在中部崛起战略被提出之后,龙永图受邀在武汉演讲,但他讲的是劝慰中部“抛弃陈旧的计划时代的思维,自我拯救自我革新”。

 竞争力排名逆市上场,不高兴的武汉如何带着微笑上路?

 两年前,位于武昌中北路的武汉重型机床厂厂址790亩地块,以总价35亿余元拍卖成交,刷新了武汉“地王”纪录。而今,这家老牌国有企业已经从这里永久消失,在这片曾经厂房林立、 机器轰鸣的土地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型商业住宅区。
 九省通衢的武汉,处于一个向好与向坏皆有可能的十字路口:武汉与广大内陆城市拥有相同的承接产业转移的机会,如果武汉不能自我拯救,则面临着再次被边缘化的可能。因此,一个不高兴的武汉将如何带着微笑上路,是武汉在未来发展的关键。

武汉的六大不高兴

“大武汉”有着诸多值得傲视天下的成绩,然而在今天,这些成绩有的还算辉煌,有的却已经显得尴尬,让武汉如哽在喉。 >>阅读全文 

“桥都”之争的尴尬

2002年一个叫袁清光的武汉人在《长江日报》上发文提出武汉应该称为“桥城”之后,媒体和民间层面,武汉“桥城”和重庆“桥都”的城市名片之争就一直没有停歇过。“桥城”名片一直尘埃未落定一些热心人士一定有些如哽在喉吧。>>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的排名

高等教育一直是武汉人津津乐道的优势。武汉高校在校生的人数居全国第一,高校数量全国第四。加上众多的研发机构、科研院所、国家重点实验室14家,武大一位学者认为武汉的“科教实力位于全国第三”。 >>阅读全文

中国光谷任重道远

“武汉·中国光谷”位于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自2001年正式成立以来,光谷建成了国内最大的光纤光缆、光电器件生产基地,最大的光通信技术研发基地,最大的激光产业基地。打着“中国光谷”的牌子,要想真正扛鼎中国光电事业,显然“武汉·中国光谷”还任重道远。>>阅读全文 

东湖污染

有数据统计:东湖周边大小排污口最多时有47处,按每天排污量高达32万吨来计算。东湖库容量1亿立方米,按此速度,仅需一年,污水就可将东湖灌满。作为中国最大的城中湖和武汉的地标性景观,东湖污染成为武汉人心中最大的不高兴之一。>>阅读全文 

九省通衢的衰落

就现实而言武汉的交通通讯地位相对落后,却是不争的事实。目前武汉的航空客运流量甚至还比不过长沙。交通地位曾经是武汉引以为傲,也是城市发展的根本原因。交通地位的失落,是武汉城市地位失落的先导。>>阅读全文 

美食“老字号”辉煌难再

武汉三大老字号之一的蔡林记直营店自上世纪80年代拆迁至今无法“复活”;德华楼所在的六渡桥一楼门面全部出租一直没有像样的形象店;“四季美” 也面临地铁建设带来的窘境。>>阅读全文 

武汉:那些精彩和感伤的国企往事……

在武汉,诸如“武钢”、“武重”、“六棉厂”等堪称“共和国长子”的国有企业经历着类似《二十四城记》的命运变迁,尽管这些变迁都是为了让武汉在新世纪中焕发更新的生机,但那些青春,那些花儿,让人不免失落,不免感伤,不免怀念。>>>阅读全文

pic
50岁的武钢

上世纪90年代,下岗分流已经进行了几波。武钢的经济形势开始转好,过年过节的时候,工人开始往家里搬节日物资,牛肉、猪心、猪舌什么的,让六棉的职工唏嘘不已,都是国企的,咋就这么不一样呢。

 
pic
武钢博物馆

在青山区工业四路的路口,有一座灰色的大型建筑,那是刚刚完工的武钢博物馆,每逢星期天,都有穿中山服,甚至红军服装的老人来到这里,看看展示柜里那随着岁月已经黯淡的劳模奖章,他们瞻仰这一切,其实是在瞻仰岁月。

 
pic
曾经的武汉重型机床厂

50年前,毛主席在青山目睹了武钢第一炉铁水喷涌而出之后,来到这里,见证了武汉重型机床厂的正式投产,想当年,那是怎样的热闹非凡。而现在,偌大的厂房空无一人。

 
pic

武汉市第六棉纺织厂

1999年8月24日,六棉厂萧索而安静,行政楼前转了近一个世纪的大钟无声无息的停摆,具有85年历史的大型国企就此破产。 黄金地段的厂地上建起了武汉十大楼盘之一——蓝湾俊园。至今,楼盘内还保留着原属六棉厂的古老钟楼。

编辑制作:王暐 盯克克 BANNER:张新 感谢:《城市地理》   
主编信箱 热线:020-85105163-5333 给网易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