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论坛-视频-博客
news.163.com
pic   产妇生产留下的胎盘,在吉林长春的一些医院,竟从医院里流出被人秘密倒卖,8月5日,倒卖胎盘的交易被媒体揭露之后,不仅社会反映强烈,长春市领导也要求彻查。如果说医院在利益驱使下的违规行为令人愤怒,那么在科学昌明的今天,某些人对胎盘的追逐则令人感到惊奇。那些相信“偏方治大病”的人们未必知道,偏方有多么可笑和蒙昧。
 你可能不知道的恐怖偏方
记者暗访长春胎盘交易。图为与记者进行交易的中介人在包着胎盘的袋子上写着产妇的信息。
哈尔滨惊现胎盘宴,食客胆大炖着吃胆小包饺子吃。
传说吃胎盘能“大补”
很多人相信服用人胎盘能强身健体,甚至抗衰老。民间有吃胎盘大补的传说,一些保健品公司制造的“人胎素”注射液也流行于美容院,中医用胎盘入药,更是源远流长,还有个“紫河车”的别名。中医认为,胎盘性味甘、咸、温,入肺、心、肾经,有补肾益精,益气养血之功。据《本草纲目》引《丹书》:”天地之先,阴阳之祖,乾坤之槖籥,铅汞之匡廓,胚胎将兆,九九数足,我则乘而载之,故谓之河车。”通俗的说,古人认为胎儿坐着胎盘这辆小车跨过天地、阴阳、乾坤之界降临人世,又因为胎盘焙干后入药呈紫色,所以谓之“紫河车”。
实际上,胎盘特有的干扰素、免疫球蛋白、生长因子、hCG等蛋白质大分子,经过水煮或者焙干后,即使没有全部变性或者降解,经过人体内的胃酸、各种蛋白水解酶的消化后,都变成了氨基酸,总的来讲,吃胎盘和吃猪肉没有本质区别。此外,胎盘内还有相对不易降解的雌激素和孕激素,正常人摄入往往产生不利后果,而麻疹、乙肝、梅毒等病毒也可能通过吃胎盘而传染。

谁敢吃“人中黄”
元朝李杲(东垣老人)著《珍珠囊补遗药性赋》(卷四)有使用人粪入药的例子。他写道:“热病乃阳毒发狂,当求人粪汁”,“人粪,一名‘人中黄’,性寒,无毒,专治天下行大热”,“治热病发狂,绞粪汁饮之”。人中黄进入药房,要经过一番制造:将甘草粉碎为末,装入直径约4~6厘米的竹筒内,竹筒口用布片塞紧并用松香封口(注意一定要将竹筒外皮和竹青刮去,以利渗透)。将竹筒浸入清水粪坑中2~3个月(一般是于冬季浸入,翌年春季取出),用清水漂洗20天左右,每日换水1次,至无臭味为度。待阴干后将竹筒劈开,取出圆柱形的粉甘草,晒干即得。中医认为,服用人中黄可以“清热,解毒,凉血”。
除了人中黄还有“人中白”,铲取年久的尿壶、便桶等内面沉结的尿垢,除去杂质,晒干即得。据说是治劳热、肺痿、衄血、吐血、喉痹、牙疳、口舌生疮。

童子尿治病很多年了
近日有新闻报道,一位老人杨先生采用了童子尿做药引的中药偏方治疗老胃病,结果因剧烈腹痛被送进医院,经医生检查后认定,是饮尿引发铅中毒而造成危险。另据报道,一位陕西的老人相宝印坚持喝自己的尿十几年,“支气管炎的老毛病得到控制”。媒体还称西安市有哥远近闻名的“尿疗村”,当地村民在上世纪30年代开始饮尿治病至今……
在中医理论当中,尿是一味药,《本草纲目》称人尿为轮回酒、还元汤,童男者尤良。童子尿清热、性偏凉,主治寒热头痛、症积满腹,润肌肤、利大肠,去咳嗽肺痨,止劳渴、润心肺以及一些妇科疾病、跌打损伤和眼部疾病等。其实尿当中蛋白质、氨基酸、微量元素、尿激酶等物质含量极低,不可能产生任何药理作用。

鸡血疗法
若论偏方中最危险的,也许还数上世纪六十年代流行于世的“打鸡血”。1950年代初,中国各地学习、推行苏联偏方——“组织疗法”,把人体的某些组织,如皮肤、肝、脑、胎盘等作为注射液,或将埋入病人皮下以治病。当时安徽一个叫俞昌时的医生觉得“鸡的体温如此之高,当然是其神经中枢的调节作用,和血液的发热机能特别高的原故”,而且在中医传统文献里,也有很多内服或涂敷鸡血以治病的记载,于是他直接抽了一管鸡血注射进自己体内,顿觉“精神舒适、食欲增加”,三四天后,“脚癣和皮屑病等痼疾同时痊愈了”。在俞的自述中,“鸡血疗法”当时也得到了“医务界许多正直而前进的人士”一致“公认”。尤其在中医界,一些有名望的中医,认为它是祖国医学的固有遗产,应发扬光大,作为创造我国新医药学派的重要项目之一。
“鸡血疗法”风靡全国十余年,由此还衍生出静脉注射鸡血,注射中药汤剂等等,直到70年代末,鸡血疗法才逐渐销声匿迹。不过,鸡血疗法刚刚消停,甩手疗法,红茶菌治病等偏方紧接着就来,再之后,还有各种“气功”兴风作浪。

 偏方从哪里来
本草纲目明清善本 人参似人,于是“大补”。
在现代文明以前的西方,放血曾经是包治百病的办法。
杜西民品出自己的尿里有点酸酸的味道,他解释说可能是早上吃的面条里醋太多了。
传统医学是偏方的来源
偏方一般隐身于“传统医学”(或者说“古代医学”)之中,古人在认识事物的关系上专注神秘因素的作用,却不关心表象关联是否存在矛盾,往往错误的把两种无关的事物看成是因果联系。“顺势联想”是传统医学的重要观念基础,古人根据“相似性”的联想,认为同类相生,或结果与其原因相似。其错误在于把相似的事物看成是同样的事物,“吃什么补什么”和药效的象形思维、顾名思义,都来源于这种相似律。
在这种“顺势联想”之下,吃胎盘治疗妇女不孕,鸡内金(鸡胃)治疗消化不良,吃猪肝补人肝,人参似人,于是“大补”。《本草纲目》三十五味“人药”中,有一味“人魄”。说是吊死之人,属阳的“魂”升天,属阴的“魄”沉入地底。在吊死的人脚下于是可以挖出麸炭模样的东西,把它用水磨开了吞服,可安神定魄,治受惊过度引起的颠狂。
还有,鲁迅的父亲生病,“水肿逐日厉害”,用过“一种特别的丸药:败鼓皮丸”,因为“水肿一名鼓胀,一用打破的鼓皮自然就可以克伏他”。林语堂评论说,“中国人的这种思维方式有蛮荒初民思维特性的残遗。由于不受科学方法的检验,‘直觉’有任意的空间,常近于幼稚的幻想。”

愚昧的不仅仅是中国人

但林语堂的批评实在冤枉了中国人,要论医学的荒谬和古怪,几大文明古国都不相上下。在古埃及的几种古写本纸草纸医书中,埃伯斯(Ebers)发现的公元前1550年的古医书记载着大约700种药物和800种药方,其中包括各种动物血液以及粪尿、乳汁和胆汁皆为药材。动物和人的粪便、脑浆常涂抹在体表用以驱魔,蜥蜴、鳄、鹈鹕和婴儿的粪便治疗眼疾,鸟粪和蝇屎也作口服。各种动物的血液都用于医疗,如在拔除倒睫后涂上动物血,以图预防再长。还有用油炸老鼠搽头,防止头发变白;老鼠烧烤成灰和以乳汁治疗儿童咳嗽。

比《本草纲目》稍晚的《1618年伦敦药典》,也收罗了大量偏方,其中动物药有胆汁、血、爪子、鸡冠、羽毛、毛皮、毛发、汗液、唾液、蝎子、蛇皮、蛛网和地鳖等等。三四百年前,加拿大的欧洲医生应用黄蜂窝和苍蝇煎汤治疗妇女不孕,理由是这些昆虫能大量繁殖。西伯利亚的伊捷尔缅人和雅库特人吞食蜘蛛和白虫来治疗不育,这些做法与我国民间的活吞蝌蚪似是异曲同工。中医的兽血治病 ,欧洲也曾有过,19世纪末,巴黎的女士们如果身体不适,可能会去屠宰场喝一杯鲜血,以恢复体力。当时西亚有“印度医学”,欧洲国家则大体上是顺势医疗的天下,日本、韩国等中国周边国家都传入中医,逐渐形成了汉方医。

不过随着现代医学的产生和发展,这些地方性的传统医学逐渐了退出历史舞台。西方传统的顺势医学、放血疗法等等,在现代医学的进逼下风雨飘摇,地位已经相当于中医和巫术医疗;日本在明治维新中大量引进欧洲的医学,对医疗系统进行彻底改革,也已经摈弃了传统医药;目前在亚洲,只有中国和韩国传统医学仍能占据相对主流的地位。


今天还是“偏方”,那就真的是“偏方”了

人们并非一味排斥偏方,现代医学从传统医学中吸取营养的例子不胜枚举。使用植物、动物和矿物等天然物质作为药物,不仅仅是传统医学的专利,现代医学也一样继承和采用。西方疟疾肆虐的时代,人们发现金鸡纳树皮可以治疗疟疾,后来才从金鸡纳树皮中提取出了奎宁。动物的甲状腺肝脏和消化酶类等曾被用作药品,但甲状腺素和维生素早已由工业方法生产,制剂精纯,安全方便,已无需再用动物制品。

尤其是20世纪三十年代以后,随着医学和化学的跨越式发展,化学药物的大量问世,天然药物逐步退出了临床应用。而今天仍然作为“偏方”的药物,大多是经不起现代医学的检验而被排斥在外的,例如治疗癌症的“偏方”很多,但如果真的有效,各大国际医疗集团早就可以停止每年数亿美元的科研投入,买下它的专利就可以了。


 为什么还有人信偏方
斯瓦米.兰德福是呼吸瑜伽治疗首创者。他的目标是用呼吸创造“无病的社会、无药的世界”。
偏方活跃在现代医学的边界之外

科学哲学大师波普尔曾言,可以证伪的才叫科学,而伪科学则不具有可证伪性。伪医学的一大特点,就是无论结果怎样变化,都不影响药方“有疗效”的结论。例如有人拿人参举例,服用以后无论产不产生效应,服用者都觉得“很补”,打鸡血也是一个例子,打了以后没事就觉得是鸡血效果好,防病;打了以后得病的,觉得多亏提前打了鸡血,不然早就病死了。药死近百人的“神医”胡万林,主要药方就是用大锅熬芒硝水,不管什么绝症,病人喝下去都说有效。

现代医学已经可以治疗大多数常见病,但仍有很多病看不到治愈的希望,比如艾滋病目前就就无痊愈之法。而当现代医学宣布力不能及,偏方就焕发了生机——乙肝转阴、癌症、不孕不育(尽管现代医学可以解决绝大多数不孕不育问题),都是“偏方”活跃的领域。在西方也是一样,瑜伽治疗、顺势疗法、自然疗法、印度医学……现代医学宣布治不好的病,病人只要愿意继续治病,简直有一千个备选方案。反正这个时候病人自己也怀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治不好没有责任,撞上一个治好的,偏方就成了验方,骗子就成了神医。

看病难看病贵才是偏方繁荣的根本原因

其实,如果去一些一级医院,二级医院的划账缴费窗口看一看,就能明白“偏方”大行其道的真正原因,中国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慢性病老龄病也进入高发期,而动辄几百上千元的药费,显然让人们对医院之外的治疗方式心存幻想。

治病不如防病,鼓吹“偏方”更要如此。从《求医不如求己》的“中里巴人”到宣布《病是自家生》的“太医传人”刘弘章,各种偏方引领着保健养生类图书的大方向,秘诀仍然是迎合中国人生不起病,也怕生病的心理:在“太医传人”刘弘章的《刘太医谈养生》里面,治阑尾炎,喝点泻药就好了,胆道蛔虫,喝一瓶醋就好了。这位“刘太医”宣传“三分治七分养”,很多一进医院动辄花费几百元的常见病,在他理论中宣布根本不需要治疗。而在刘弘章因制造和销售假药被捕,并对自己诈骗和制假的事实供认不讳之后,他的病人们仍为其奔走呼吁,等待他出来济世救民。


 
  我们并不想要"打倒偏方",首先这并不现实,其次有时候对于患绝症者来说,它确实是一种不错的安慰。既然跟偏方还"说不出再见",我们希望,患者们无论接受哪一种治疗,他们的用药安全都能有人监护;我们更希望,在他们使用"偏方"的同时,也可以照CT、B超,必要的情况下做得起手术,能接受核磁共振检查……因为我们知道,有时候信偏方,也是被逼的。
调查
你觉着本期专题如何?
很好,期待下一期专题
还可以,以后仍会关注
很差,编辑需继续努力
投票结果
往期回顾
 编辑刘颂杰 郑褚 沈宇哲 宋潇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