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论坛-视频-博客
news.163.com
导语   如果你搜索“脑控受害者”或者“脑电波受害者”,你将会发现,著名汉学家孔飞力曾描述的“叫魂”故事,仿佛正发生在今天。已经为数众多的人们相信,自己陷入在一场巨大而恐怖的阴谋当中,迫害者用一种被称为“脑控仪”的装备,远程控制着他们的思维和情绪,甚至掌控他们的健康,决定他们的生死。他们通过博客,论坛,寻觅“病友”也传播恐惧,然而不管有意还是无意,他们几乎从未出现在主流社会的视野中。
 我们生活在骇客帝国吗?
“脑控受害者”最初认为,自己是被一台远程(甚至可能是来自卫星)的机器控制。
用脑电波开发一些高科技产品,却被“脑控受害者”们当作存在“脑控”、他们被迫害的证据之一。
一位外国“难友”在参加反脑控游行。

“脑控受害者”的世界

难友守则:您的生活面临危险,生命危在旦夕,随时会被人造心肌梗塞害死,所以您一定要让某些人,或政府,或民间的正义组织知道您所受的折磨,必须马上做到:
  1.建立多个自己的博客,写下被迫害经过,留下电话QQ;
  2.面对骚扰迫害,不要生气,待人和气,专写博客,留芳百世;
  3.建立友情链接到其他受害者的博客;
  4.定期联系 10 位难友;
  5.当和你有联系的难友突然联系不上时,到各难友博客上公布难友已遇害;
  6.这样使用密码:随便找几段英文和数字复制到记事本里,登陆博客时从记事本里复制名字和密码到网上,不要记密码,读或记密码,狗腿子法西斯就能知道密码。

这份很像国统区地下党或者纳粹地下反抗组织的守则不是来自《V字仇杀队》之类的反乌托邦电影,而是我们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信奉的守则。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已经被“脑控”,即别人使用一种控制仪器,远程控制他们的思维,控制者可以“知道你每时每刻在想什么、干什么”,“给你的大脑灌输思想”,“控制你的思想和行为”,“完全控制你的生理和健康状况”——总之,生杀予夺,尽在他人的控制之中。


谁被“脑控”了
“脑控受害者”最初认为,自己是被一台远程(甚至可能是来自卫星)的机器控制,后来,为了让这一说法的显得不那么荒谬,他们逐渐相信自己是被先植入了一种病毒或者芯片,然后再被远程控制的。
这是脑控者给出的自己被脑控的原理和步骤:1、首先通过一些途径降低你的免疫力,防止免疫力杀死纳米病毒 2、通过食物、疫苗、血液等途径将纳米生物病毒输入活体,相当于脑控芯片 3、通过无线电技术激活体内病毒活动控制大脑和机体,无线电包括卫星信号。而更多的“脑控受害者”认为,自己在出生之时,就已经被植入控制芯片。
一名“富士康”公司的前业务员声称他被公司实施了脑控迫害,他表示富士康几乎对其所有员工进行脑控。“脑控受害者”群体中最有名的当属网名“神仙姐姐Rinoa”的女性受害者,她通过互联网博客等平台,对脑控进行了较理论性得宣传,据称,她自己是在英国被植入脑控芯片的。

他们如何相信“脑控”
“脑控受害者"们也在现实生活中为自己的猜想寻找证据,其中,文革或者更早时期一些几乎是无中生有的报道成为他们主要的证据,而《无线电》1963年第12期前后一系列关于脑科学妙想天开的论文,也被翻出来,作为确凿的证据。而美国的脑控受害者把自己称为TIS,“被袭击目标”的缩写,他们谈论“V2K”,这是“声音直入颅骨”的缩写。和中国的“脑控受害者”一样,他们的证据是一些看起来真实可靠的新闻故事,这些故事绝大多数来自军事新闻,以及一些号称是“解密”的报道——他们的中国病友在中国任何一座火车站可以找到一百份这种报纸。
2001年,谣言终于登上了主流报纸,当年5月1日的《南方周末》刊载了当时供职中国社科院法研所的邓子滨博士的文章,邓子滨博士显然听闻了一些“脑控”传闻,他不由为此发表了一系列“无责任猜想”:“某些专家拥有了这种技术,实验室就比法庭更有效,更不可抗拒地揭示真相,最终使法庭、沉默权、无罪推定之类,都成为一钱不值的东西 ,到那时,专家就是我们的法官”。
“那些执掌该项技术的人,就能控制我们,支配我们,事先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事后知道我们干了什么,随着技术的不断改进,最终做到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更令人恐惧的是,这门技术正在介入生活 的各个层面”。

 人类离“脑控”还很远
目前对人脑的研究,都还停留在对脑电波的研究程度,图为四种脑电波。
如果能够“脑控”,那些所谓的“网瘾”少年大概就不会遭到电击了吧。

目前技术无法“破译”思维
人们对于科技的发展,常常出现不切实际的幻想。“脑控受害者”认为自己的思维被破译和灌输,却不知道人类目前尚不具备破译思维的能力。人们可以对脑电图进行分析和观察,因为生物体活动的本质是化学反映,而在进行这些活动的时候,是由神经元控制,神经是正负极的电流传输,所以当大脑活动的时候,脑皮层会有一定的弱电。但是这个弱电和思维无关,人的思维是和奇妙的,不能简单的理解为电磁活动。而目前对人脑的研究,都还停留在对脑电波的研究程度,无法破译思维本身的奥秘,更无法解读思维。
人类目前的“读脑”技术,都是通过区别脑区活动来进行判断,并且探测脑电波的电极必须与人脑产生接触。至于“脑控受害者”担心的思维灌输,在01年,瑞士科学家通过插入大脑的芯片干扰大脑,成功制造了幻觉。但幻觉的内容并非直接灌输思维,而只是刺激某一部分大脑皮层活动而已。
人类可以通过分析大脑神经的活动区域来破译“判断”(而这种破译,一般还要借助对眼睛的观测),这是一种类似于测谎仪的技术,只不过判断的对象是在颅骨之内。德国一个科研小组曾宣布可以“破译”苹果,这就是近于思维的“阅读”而非“判断”了,中国的很多媒体报道了这一新闻,但没有被报道的是,这一发现遭到科学界诸多质疑,至今仍未被作为一项确定的成果。

如果能够“脑控”,那其实是人类的福音
与“脑控受害者”想象的不同,如果脑控技术真的发明,那将是人类的福音而非丧钟。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脑控发明者,肯定会获得诺贝尔奖。
因为通过所谓“脑控”,人们会获得直接向大脑“灌输知识”的能力,学习将不再费力,语言学习等等更是举手之劳。媒体和通信形式更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甚至不再需要互联网,只要像手机基站一样设立脑控服务器就可以了。可惜,人脑不是收音机也不是无线网卡,脑控技术可以说已经超出了目前的科技能够展望的最前沿。

 谁能帮助“脑控受害者”
一个男子戴着用以屏蔽“控制”信号的“锡帽”
美国公司设计的“脑控游戏”头盔

“脑控受害者”常常被忽略
脑控受害者”的想法虽然荒谬,但他们的痛苦却是真实的。他们的精神状况类似于迫害狂或者精神分裂症,总认为有个别人或个别团伙要加害于他,因此每天都感到痛苦不堪。他们常常抓住一些极为脆弱的事实充当蓄意谋害他证据,这种情绪逐渐蔓延到他的生活,迫使他作出荒谬的举动,甚至是产生危害社会的冲动,而他们中间不少人曾经有过自杀企图。
更重要的是,他们比普通的精神分裂症具有更深的隐蔽性,他们不会公开自己的真实想法,使得自己成为被忽视的病人,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和帮助。

还有人利用他们营利
正如关于乙肝的讨论区总是被“偏方转阴”的小广告占据,在“脑控受害者”出没的网络社区,卖所谓“屏蔽仪”,“干扰器”的商人也异常活跃,有一位商人用照片展示了他的“屏蔽仪”,那是一个摩托车头盔形状的东西,上面贴满了锡箔纸,他宣布这个头盔了屏蔽来自卫星的信号。
此外,网上还活跃着售卖“进口脑电波控制仪”的虚假广告,可以想象,这和卖“屏蔽仪”的是同一种人,他们使得“脑控”显得更加真有其事。“锡帽”是最常用的屏蔽道具,故名思议,这个发明就是上面我们提到的摩托车头盔,在维基百科上,它已经成了流行的笑话和描述偏执狂的代名词,2005年,一群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用锡箔和无线电信号进行了正式研究,他们发现锡帽实际上可能放大而不是屏蔽无线电频率信号。

 
  我们之所以列举这些令人难以理解的言论和行为,只是因为他们遭受的精神痛苦并不是难以理解的。其实平心而论,“脑控”作为一种流行神话,并不比八十年代的气功热更可笑,也不比“抽取生猪胆黄素”,或者“美日雇佣‘网特’占领BBS”更荒谬。荒谬的想法不值得当真,然而社会危害却不容小觑,“脑控受害者”的精神状态,值得引起更多的关注。
调查
你觉得本期专题如何?
很好,期待下一期专题
还可以,以后仍会关注
很差,编辑需继续努力
投票结果
往期回顾
 编辑:郑褚 制作:宋潇 赖捷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