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论坛-视频-博客
  近日,为警示人们关注饥饿问题,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雅克•迪乌夫主动发起了24小时绝食行动,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于15日加入绝食行动,声援迪乌夫。尽管如此,在11月18日结束的世界粮食安全首脑会议上,各国并未就粮农组织提出的在2025年全面消除饥饿的目标达成共识。
  粮农组织发布的《粮食不安全状况》报告指出,世界饥饿人口已达10.2亿,创历史最高水平。该组织甚至宣称,这还不包括那些正在遭受维生素缺乏、营养不足和其他形式营养不良的人,遭遇粮食安全困扰的人其总人数可能接近30亿——约占世界总人口的一半。世界粮食安全状况真的如此不堪吗?
  被曲解的“粮食安全”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总干事迪乌夫13日晚宣布绝食一天,以表达消除饥饿的决心。
农业和粮食,历来被认为是“头等大事”
食品结构的变化对粮食需求的压力有限。

粮农组织界定的“粮食安全”
粮食危机也就是“粮食安全”出了问题,那么究竟什么是“粮食安全”?
粮食安全概念第一次提出是在粮农组织1974年11月召开的第一次世界粮食首脑会议上,当时的定义是:保证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能得到为了生存和健康所需要的足够食物。 1983年4月,粮农组织对粮食安全概念进行了第二次界定:确保所有的人在任何时候,既能买得到又能买得起他们所需要的基本食物。
1996年11月,第二次世界粮食首脑会议对粮食安全概念做出了第三次表述:让所有的人在任何时候都能享有充足的粮食,过上健康、富有朝气的生活。这个定义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要有充足的粮食(有效供给);要有充分获得粮食的能力(有效需求);以及这两者的可靠性。这三者中缺少任何一个或两个因素,都将导致粮食不安全。

粮价上涨不等于粮食危机
粮食涨价并不新鲜,半个多世纪以来国际实际粮价最高峰发生在1970年代初第一次石油危机冲击之后,除去通货膨胀因素,当时主要谷物的美元实际价格在目前价位的两倍以上。而上一次粮食供求变动周期的实际粮价峰值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然后是90年代后期和世纪之交粮价持续的下降和低迷,国际粮价过去几年开始回升,所谓“粮食危机”其实是粮食周期的新名字。
人口会无止境的增长,粮食生产却会走到尽头,这是马尔萨斯的著名预言,至今信奉者众。然而过去几十年的事实是,粮食增长的速度可以远远高于人口增长的速度,从1960年到1980年之间,全球粮食产量翻了一倍,粮食价格下降,粮食储备大大增加。如果我们回顾历史,就会发现粮食价格其实在走一条长期下行线,过去的半个世纪世界人口增加一倍半,人均粮食消耗增加17%,种粮食的人减了大概三分之二,而粮食价格相对于其他商品却降低了一半。

粮食消费不会是无底洞
必须承认,食品结构的变化会导致粮食需求的增加,人们要多吃一公斤肉,蛋,奶,就可能要多消耗六公斤的粮食来换取。但膳食习惯的改变也不是粮食消费的无底洞,人们生活水平的增长不会让他们的粮食消费同比增长,据粮农组织测算,人口增长加上膳食习惯的改变,一共也才使得全球粮食的需求量每年增长1.6%。
而“生物能源的消耗将导致粮食消费成为无底洞”则几乎属于彻头彻尾的谎言,显然,当生产生物柴油的成本远远高于石油冶炼的时候,对生物能源的使用自然就会被市场自发遏制。世界粮食计划署认为2050年左右人类的粮食消费将达致极限,然而他们却没有说出人类粮食生产的极限——显而易见这是无法计算的,一旦粮价上涨,粮食的供给就给增加,休耕的土地将被重新种植,用生物燃料的车主会重新使用普通汽油。

  缺的不是粮食,而是交换的市场
“世界粮食危机”已经成为反全球化者的一根棍子
没有市场,农民就不能从多余产品中获利。只有当劳动力缺乏交换的权利和机会,粮食危机才可能存在。

“保护主义”是通往粮食危机之路
错误的信息会导致错误的判断,当“世界粮食危机”显得煞有介事,“深挖洞广积粮”,自己的粮食自己种,似乎就成了不错的选择。其实,保护主义恰恰潜藏着粮食危机的风险,目前各国政府纷纷限制粮食出口、对粮价进行价格管制。政府直接干预粮价,能够起到即刻平抑粮价的社会效果,却也导致了粮食价格形成机制的扭曲,破坏了粮食的供求关系。在生产资料价格上涨的情况下,粮食价格被人为压低,反而会使农民丧失种粮的积极性,从而导致未来粮食的减产。在粮食问题上奉行贸易保护主义,一方面恶化了国际粮食供求关系,抬高了国际粮价;另一方面,也伤害了本国农民的利益。
以中国为例,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粮食库存安全系数呈现逐年上升趋势:50~80年代年均近15%,80年代年均20.2%,90年代年均34.8%。而“备战备荒”的时代,恰恰是粮食安全最没有保障的时代。

“全球化”是解决粮食危机的正途
粮食是可再生品,也是易得品,由于有价格这一调节机制,可以说永远也不会出现严重的危机和短缺。以媒体报道的海地吃泥巴的家庭为例,难道国际粮食市场上找不到足够的粮食以满足海地国民的需求吗?显然不是,他们只是因为贫困而买不起粮食,那么,难道他们宁愿挨饿,也不愿意出卖劳动力换得谋生的口粮吗?只有两个可能,第一是本地劳动力过剩,想出卖劳动力而不可得,第二是劳动力价值过于低下,出卖劳动力也换不来足够口粮。归根结底,全球化有利于让劳动力作为生产要素自由流通,也有利于使之获得更为“国际化”的价格,显然这才是让他们不再吃泥巴的根本办法。
非洲农民也非常需要有卖掉多余作物的市场基础。他们始终束缚在一个不良的循环中:长期匮乏发展不出交易多余物资的市场,而没有市场,农民就不能从多余产品中获利。只有当劳动力缺乏交换的权利和机会,粮食危机才可能存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在其名著《贫困与饥荒》中指出,“饥饿是交换权利的函数,而不是食品供给的函数”——换言之,一个人如果怎么努力也换不来果腹的口粮,那么问题并不出在粮食上。

 
  “世界粮食危机”已经成为反全球化者的一根棍子。不可否认,全球还有不少人处于饥饿状态,但片面强调所谓“粮食危机”,并不是消除饥饿的正途。如果宣布全球粮食产量供应充足的今天存在“粮食安全问题”,那么这个问题永远也解决不了——因为市场配置是最有效率的,精明的生产者永远不会生产出过剩太多的粮食来,那些躺在巴黎歌剧院外“示威”的热心肠们有理由再躺一万年。
 更多
 编辑:郑褚 制作:赖捷 宋潇 >>>>>>>>【返回新闻评论首页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