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论坛-视频-博客
  酝酿近一年后,住建部日前宣布,北京、天津、重庆、唐山等28个城市,将作为利用公积金贷款支持保障房建设的试点城市,133个经适房、棚户区改造安置用房、公租房建设项目作为试点项目,贷款额度约493亿元。支持保障房建设的出发点本无可厚非,但这个“合情合理”的动作一公开则被质疑,其原因何在?[详细]
住房公积金是私有财产
2009年6月,广州公积金管理中心(编制为72人)被指作为不以盈利为目的的事业单位,每年管理费超过2000万。图为广州后来公开的2008年公积金的归集和使用情况。(图:CFP)

公积金为解决住房提供融资帮助而设
据国务院1999年发布、2002年修订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规定,“住房公积金应当用于职工购买、建造、翻建、大修自住住房,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作他用”。住房公积金制度当初设立,首先是为有需要解决住房的人提供成本较低的融资帮助 。
公积金是职工个人私产,管理机构只是“看门人”
同时,《条例》的第三条明确了住房公积金的私产性质:“职工个人缴存的住房公积金和职工所在单位为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属于职工个人所有”。而国家住房公积金的管理机构不过是代个人对资金进行归集、发放与管理的职能。 为了方便管理公积金,管理委员会虽然被赋予了决策权,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负责运作,但管理机构不拥有产权,其角色只是“看门人”。
法律规定公积金只用于银行存款和投资国债
由公积金管理机构管理的公积金分两大块,即归集职工缴纳的本金和增值收益。增值收益的来源,《条例》也有明文规定:即发放个人住房抵押贷款的利息收入;其次是用公积金购买国债的增值,最后是公积金在银行开户产生的利息。换言之,公积金除发放个人贷款外,投资渠道严格限制为银行存款和投资国债。正是这些规定,让公积金投向保障房引起巨大争议。

公积金建保障房为何难以服众
2007年,东、中、西部公积金的缴存额的差剧非常大,分别为2135.24亿元、708.07亿元、699.61亿元。
上海是全国公积金使用率比较高的地区之一。这一次公积金建保障房的试点项目,闲置资金并不多的上海不在此列。
市民在咨询住房公积金使用事宜(图:CFP)。

公积金能作补充资金,不等于可以拿本金建保障房
对于本次试点项目,曾参与住建部针对公积金支持保障房建设政策的研讨、复旦大学住房政策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杰表示,“只能说是合理不合法”。
在针对公积金最权威的规定、上述2002年修订的《条例》(第29条)中,只允许公积金作为保障房“补充资金”来使用。其中,住房公积金的增值收益的60%用于贷款风险准备金,剩余40%用于公积金管理中心管理费用和城市廉租住房建设。 “补充资金”的说法,在2008年的《廉租房住房保障资金管理办法》中又被重申,但依然没有突破增值收益以外的范围。
但是,2009年住建部又下发《意见》,表示允许用公积金结余的50%发放保障性住房建设贷款,并将投放范围明确为“经济适用房、公租房以及棚户区改造项目安置房”。 本次借助国务院此次批复试点,试点城市便得以绕开了《条例》规定,名正言顺用闲置公积金来支持资金紧张的保障房建设。
公积金投资非盈利保障房几乎是“亏本生意”
然而,即时法律问题能“绕道”解决、管理机构获得大多数人同意使用公积金建保障房,这笔“投资”是否合理划算也引起公众怀疑。目前大部分开工的保障房费用都筹自银行贷款,公积金注入能帮助保障房打破“单腿走路”的尴尬,但则几乎注定是“亏本生意”:保障住房本来就不以赢利为目的、公租房租金又较市场价低,风险是一纸行政命令难以阻挡的。
据官方公布数据,截至2008年末,全国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超过2万亿元、余额超过1.2万亿,用如此巨大的余额来为长期缺乏资金的保障房建设,看起来很合理。但事实并不如此:公积金看上去是个“大盘子”,但由于不能跨区域转移,对于公积金本金本来就少、增值收益又不多的落后地区而言,拿公积金“救保障房的火”未免杯水车薪。
公积金建保障房后“优先分配”,是混淆权利与收益
本轮试点项目公开后,公积金缴纳人最大的质疑,是个人“出让”了公积金的使用权后,能否获得什么“好处”。对此,建设部称“保障房会优先保障城镇职工的低收入者”,但这其实就是公积金设立的本意,而并非额外的获利。至于用于保障房放贷新增的利息如何“分红”,则未见详细说明。事实上,原来就有的三部分增值收益如何分配到个人,至今仍是个模糊不清的问题。
用作为私产的公积金支持公益,实质是转嫁责任
2008年,建设部副部长齐骥称,全国住房公积金扣除风险准备金和管理费以外还有2千多亿沉淀资金,如此多的资金无法为集资者创造价值,是“社会资源的浪费”。然而,这么做的一大问题是无形中使公积金的性质发生转变──公积金由个人私有财产变为社会公益基金,同时,本应由政府承担的责任也被转嫁到了社会。
对地方政府来说,完成保障性住房建设是一项政绩考核,动用公积金的做法实际上是在用别人的资金完成自己计划。即使对公积金本金的使用未必对交纳人提款和贷款造成实质性影响,即使这样的做法看上去“合乎道义”,却依然违背现代法治所倡导的程序正义精神。

 
  公积金制度的设立本为解决住房问题而设,却由于有了“意料之外”的丰富盈余而产生了另一个“问题”:多出来的钱怎么花?在此,大部分质疑并非指向资金流向公益项目这一事实,而是指向这个本带有委托性质的公积金制度——既是委托,受托者就应始终执行委托者的意志。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第260期:驻韩美军:撤军还是不撤

第259期:性教育,不只是生理卫生

第258期:人命可以如何“定价”

第257期:新婚姻法里不该谈感情

第256期:衡量生活,不仅有GDP

第255期:重刑施以矿主有违法治
 编辑、制作:陆晓茵   >>>>>>>>【返回新闻评论首页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