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论坛-视频-博客
news.163.com
pic   5月10日,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办主任邓贵大等人索要“特殊服务”,被女服务员邓玉娇刺死,警方已对邓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立案侦查。一方来自官府,一方出身草民,迥异的身份使得该案早已超越普通的刑事案件,而迅速演变为政治事件、社会事件。
  无论事件中的官员行为多么丑陋,无论民意多么愤怒,我们都必须承认,这一事件终需要一个法律解决。我们从目前已有三个版本的事件描述出发,来解析案件可能的法律结果。
 巴东官方公布的两个版本
  湖北巴东当地官方分别在5月12日、13日发布过两次案情通告,早期的媒体评论、民间舆论基本上依据第二次通告。5月18日,巴东当地官方公布第三次通告。下面是两个版本内容的比较,左为第二版,右为第三版。
巴东公安第二次通告内容
5月10日晚19时30分许,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协调办主任邓贵大,与同办公室的黄德智和邓某在外一起吃晚饭并饮酒后,前往镇上雄风宾馆梦幻城“休闲”。(详细
巴东公安第三次通告内容
2009年5月10日20时许,邓贵大、黄德智酒后陪他人到野三关镇“雄风”宾馆休闲中心“梦幻城”消费。(详细
变动:由晚19点30分许,改为20时许。
邓贵大等3人来到梦幻城二楼一休息室,黄德智一人走在前面,进门后,发现梦幻城员工邓玉娇正在休息室洗衣。黄德智便询问邓玉娇是否可为其提供特殊服务。邓玉娇回应,她是三楼KTV员工,不提供特殊服务。
黄德智进入水疗区一包房,见邓玉娇正在洗衣,黄误认为邓是水疗区服务员,遂要求邓提供异性洗浴服务,邓以自己不是水疗区服务员为由拒绝,双方为此发生口角,邓走出包房进入隔壁服务员休息室。
 
变动:⑴ 在二楼休息室,改为:先在水疗区包房,后在服务员休息室。 ⑵ 要求特殊服务,改为:要求提供异性洗浴服务。
关键点:异性洗浴服务一词减弱了性服务的色彩。
黄德智听后很是气愤,质问邓玉娇说这是服务场所,你不是“服务”的,在这里做什么?双方遂为此发生争执。争执中,邓玉娇欲起身离开休息室,此时邓贵大推门进入休息室,插言道:“怕我们没有钱么?
黄认为邓态度不好,尾随其进休息室并继续与之争吵。此时邓贵大闻声进房,亦与邓玉娇争吵。邓贵大称自己有钱,来消费就应得到服务,同时拿出一沓钱炫耀并朝邓玉娇头、肩部搧击。邓玉娇称有钱她也不提供洗浴服务。
变动:邓贵大用钱搧击邓玉娇。
关键点:加入这一情节后,产生了另外一种可能:邓玉娇是被邓贵大拿钱搧击的举动所激怒,因而举刀报复。
随后,邓贵大将邓玉娇按在休息室的沙发上。邓玉娇欲起身,再次被按住。在邓玉娇第二次被按倒在沙发上时,她随手拿起一把刀猛刺邓贵大致使其当即倒地,后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
争吵中,休息室内另两名服务员上前劝解,邓玉娇即欲离开休息室,邓贵大将其拦住并推坐在沙发上,邓玉娇又欲起身离开,邓贵大再次将邓玉娇推坐在沙发上,邓玉娇遂拿出一把水果刀起身向邓贵大刺击,致邓贵大左颈、左小臂、右胸、右肩受伤。
变动:⑴ 按倒,改为:推坐 ⑵ 休息室内有两名服务员上前劝解。
关键点:按倒改为推坐,减弱了强奸的可能,而当时还有两位服务员在场,对强奸的判定会越发削弱。
黄德智见状大惊,欲上前阻拦,不料也被刺伤。之后,邓玉娇打电话向警方自首。案发后,法医对邓贵大进行了尸检,尸检中发现,邓贵大身中三刀,其中两刀致命,分别位于颈部动脉血管及胸部。
黄德智见状上前阻拦,邓玉娇又刺伤黄右大臂。邓贵大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法医检验验明:邓贵大左颈部刀伤割断动脉并划破气管,右胸部刀伤穿透胸腔刺破右肺,两处均系致命伤,死因为失血性休克死亡。
  5月11日,邓玉娇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刑拘。侦技人员发现邓玉娇随身携带的包内有治疗抑郁症的药物,已决定将邓送往医疗机构鉴定。邓玉娇有主动投案情节,但自首是否成立,应经诉讼程序由法院审理后依法认定。
变动:⑴ 发现邓玉娇携带抑郁症药物。⑵ 是否自首有待法院认定。
关键点:⑴ 这两个变动都有可能成为减刑依据。⑵ 两处致命伤是量刑的重要依据。是否致命伤,在司法实践中,往往是确定一个行凶行为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致死)”的重要区分标准。因为多处致命伤,既说明了行为人的残忍程度,也说明了行为人对剥夺他人生命持“明知和放任”的态度,属于刑法理论上的“间接故意”。
   新闻主角

   犯罪嫌疑人邓玉娇,女,生于1987年7月11日,住巴东县野三关镇木龙垭村10组8号,系野三关“雄风”宾馆服务员。 

   死者邓贵大,男,生于1965年9月12日,住巴东县野三关镇将军路141号附72号,生前系野三关镇政府项目招商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关于正当防卫

  中国《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版权声明

  本专题版权由网易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Email:pinglun@vip.163.com  

 媒体调查版
  5月19日,《南方都市报》发表了该报记者的现场最新调查报道。(详细
邓玉娇:不提供特殊服务
  晚上8点多,邓贵大、黄德智一行8人走进了雄风宾馆“梦幻城”;邓玉娇正在宾馆“梦幻城”水疗区包房内洗衣服。黄德智进入水疗区包房,见邓玉娇正在洗衣,便询问她是否可为其提供特殊服务。邓玉娇说,她是三楼KTV员工,不提供特殊服务。
邓玉娇走出包房进服务员休息室
  黄德智听后很气愤,质问邓玉娇这是服务场所,你不是“服务”的,在这里做什么?双方遂发生争执。邓玉娇走出包房进入隔壁服务员休息室。黄认为邓态度不好,尾随其进入休息室并继续与之争吵。
休息室还有两三名服务员在场
  在休息室中的唐芹(邓玉娇的同事)看到了这一幕,见场面混乱,赶紧出去找水疗区主管,这时她看到邓贵大闻声进入该房。(唐证实当时休息室还有两三名服务员在场)
邓玉娇伤人后拿手机报警
  杨红艳(邓玉娇的朋友)赶到,看见站在邓玉娇对面的邓贵大迎面扑下来,倒在了邓玉娇脚下。杨红艳准备拉她出去,邓玉娇置若罔闻,拿出手机报警了。这时候是晚上8点过10分。
 关键疑点
邓贵大是实施强奸还是辱骂殴打邓玉娇?
  如能根据事实认定邓贵大等人涉嫌强奸,则邓玉娇的行为在法律上适用无限防卫原则,当无罪释放。   但在巴东当地官方的第三次情况通报中,出现一个关键变化:冲突地点为服务员休息区,且有两名服务员进行劝解。这一点,在《南方都市报》的报道中,邓玉娇的朋友证实了。如果法院不认定这是强奸行为,则邓玉娇的行为并不适用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而是故意伤害。《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在认定为故意伤害时,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对邓玉娇有利的是,邓贵大有过错,邓玉娇的行为属激愤状况下杀人。而且,邓玉娇杀人后主动报警且无逃脱行为,自首情节明显,如被量刑应从轻。因此,量刑很有可能在10年以下。
邓玉娇事发前的生活照。
邓玉娇是否精神病患者?
  据最新报道,原本被送到精神病医院看护、失去人身自由的邓玉娇,已于19日下午1点左右办理了出院手续,并被警方带走。从现有信息来看,很难判定邓玉娇是否为精神病患者。根据刑法规定,即便是间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犯罪,也应当负刑事责任。
  根据已有对其同事,家人、老板、主管的询问,发生案件时,邓玉娇并无明显的精神病发作症状。而对于是否因邓贵大侮辱行为诱发其精神病发作,亦需证明其既往的间歇性精神病史和何种行为可诱发其病发。而对于抑郁症,有律师指出:“抑郁症是心理科疾病,而刑法上能够免责的疾病,目前限于某些精神科疾病。因此,如果只是患有抑郁症,对案件没有实质的意义。”
邓玉娇进了单人病房,此前曾被医院绑在床上。
 
  邓玉娇刺官案至少提出了三个现实普遍存在的问题,即:权力系统如何实现自我清洁,改善自我形象?法律如何独立公正地发挥作用?民意如何从理性出发,形成对权力的有效制约和对司法的有效监督? 无论如何,任何刑事案件的公正解决,都有赖于一个可信任的法律系统。尤其是目前三个问题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民愤甚大,此案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法律事件,更需要表现出对事实的理性和对法律的尊重。
调查
你觉着本期专题如何?
很好,期待下一期专题
还可以,以后仍会关注
很差,编辑需继续努力
投票结果
往期回顾
 编辑刘颂杰 宋潇 沈宇哲 郭泰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