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本届世界杯揭幕战在南非著名的索韦托足球城体育场举行。世界杯的到来和焕然一新的足球场虽然能够从某种程度上代表这个国家的蜕变,但它身旁那座巨大的黑人之城——索韦托却仍在预示着新旧两个南非的未来仍不确定。

但普通黑人和白人却不想回到过去,即便曾经辉煌无限。因为飞速的经济发展得益于此前独特而残酷的制度安排。

     
 
     
     
  据200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南非的4800万总人口中,黑人中产阶级已达270万,并以年均35%的速度迅速递增。他们被称作“黑色钻石”,共同点是受过良好的教育、社会地位高。
 
     
  汽车制造业是南非制造业中的巨头,在南非经济中的地位举足轻重。汽车业每年维持着高达7.5%的GDP贡献率,并提供了3.6万个就业机会。此外,南非制造业出口额的10%也来自汽车制造业。
 
     
  1932-1972年的几十年间,南非的国内生产总值持续高增长,到1980年达592亿兰特,平均7.3年翻一番,直到种族隔离矛盾尖锐化,"经济奇迹"难以为继,1970年代末经济减速,1982年首次出现负增长。
     
“地狱之城”索韦托曾支撑南非经济辉煌

作为非洲唯一一个工业化的国家,南非在80年代以前的经济发展速度可与日本相匹敌”,被称为“非洲经济巨人”。南非曾经的成就一靠黑人廉价劳动力,二靠土地,在一定程度上是以没有土地的“进城黑人”的廉价劳动力换来的。

流动劳工制保证黑人劳动力廉价

按那些最极端的白人种族隔离主义者的本意,划出索韦托也是不情愿的。在索韦托建立之前,南非曾有一个时期对黑人实行“流动劳工”制,即只许黑人住在集体工棚里给白人打工,不许黑人在城市内安家,而且规定黑人劳工必须随身携带类似于“通行证”式的证件,警察可以随时随地检查,如果忘了携带就会被遣返。

学者秦晖曾撰文称,南非黑人的“低人权”状态在全球化市场体系中便戏剧性地成为加快资本原始积累的有利条件。在铁腕控制形成的“稳定”局面下,没有工会、缺乏博弈能力、吃苦耐劳而又百依百顺、既低工资也无福利“成本”的廉价劳工——南非的“进城黑人”,与其他廉价要素一道,构成了“最好的投资环境”。此时,南非依靠“廉价黑人”吸引了大量的资本涌入。

黑人土地可随时征调,基础设施建设领先

旧南非的土地制度是白人土地私有,黑人土地公有。黑人的土地属于“公社”所有,禁止黑人私有、买卖和处置部落分配给各家庭的“份地”。这是一种类似部落的乡村集体组织,而国家对于这部分土地拥有征调权。由于白人的土地属于私有,政府只有不断通过“征调”黑人土地来满足城市化的发展需求。

南非政府可以随意圈占黑人的土地,这是绝大多数民主国家做不到的。因此南非得以大量占地,修建基础设施。如南非的人均汽车拥有量与发达国家相比并不算高,但其高速公路的建设却领先于多数发达国家,20世纪80年代其里程一度仅次于美国、德国,而居世界第三。

     
特殊的制度安排造就“没有贫民窟”的南非

南非曾经拥有南半球最美的花园城市约翰内斯堡,但这个“白人城市”没有贫民窟,这是强行“清理”黑人的结果。

“有序的城市化”造就南半球最美的城市

“有序的城市化”最初是南非一些医学界人士对黑人移居城市带来流行病和性病的问题提出的迁徙管制建议。后来这个概念被无限引申,把一切“城市化弊病”如贫民窟、脏乱差、治安问题等等都归咎于黑人进城,从而对黑人厉行管制,并且成为种族隔离时期的重要“国策”。

旧南非并不承认“贫民窟”,却有所谓“违法擅占”的说法,于是就有理由对其采用铁腕的清理手段。铁腕过后,城市化进程“井然有序”,民主化之前南非大城市甚至比欧美还要漂亮,建筑的华丽、秩序的良好以及市容的整洁,远远超过欧美名城。开普敦、约翰内斯堡等都被称为世界上最美的城市之一,但黑人却成了“有序城市化”的牺牲品。

索韦托:天堂旁边就是地狱

当时对于Soweto这个缩写,许多黑人另有解释:索韦托就是SoWhereTo,“那么我们去哪儿呢?”显然,白人不准他们到别的地方。这就是南非特色的“种族隔离型贫民区”。南非当局不会允许黑人在“白人城市”里形成贫民区而打搅白人的安宁、破坏白人的城市环境。于是在“清理”与反“清理”的长期较量之后,南非当局转而采取“城外城”的方式安置黑人家庭,在约翰内斯堡西郊划出一个西南城区即后来的索韦托。

与白人最美丽的城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时索韦托的许多黑人住在“火柴盒”、铁皮屋或者“大象屋”里。“火柴盒”是三、四十人的集体宿舍;后来有人盖了许多简易房租给黑人,这些粗制的房屋都有微微拱起的屋顶,好似大象后背,由此得名“大象屋”;至于铁皮屋,则是黑人自己私搭形成的简易棚户。

     
索韦托不再是地狱,约翰内斯堡不再是天堂

1994年南非民主化之后,曾经的种族隔离已经消失,如今的索维托汇集了众多豪华购物广场,一排排整洁的房屋,和一个即将在周五举行世界杯开幕式的先进体育场。随着从政、参加工作的障碍被移除,一个黑人中产阶级已经形成。然而,黑人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城市治安的混乱,新南非面临新问题,而那几座曾经最美丽的“白人城市”也不复存在。

经济发展速度放缓

1994年新南非成立以来,经济年均增长3%,2005年至2007年达到5%。2008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南非经济增速明显放缓,降至3.1%。

但在民主化之前,南非1932年仅为4.66亿兰特,到1980年已达592.00亿兰特。也就是说,南非国内生产总值在1932-1972年的几十年间持续高增长,平均7.3年翻一番。南非曾依靠“经济全球化加低人权优势”成为世界投资利润率最高的地方之一,1979年美国在南非投资的平均利润率曾达到18%。种族壁垒被打破之后,经济增速下滑明显。

索韦托不再是地狱

索韦托的面貌在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后的民主南非10多年里发生了可喜的变化:国家进行了大量福利投入,黑人的住房比60年代的状况有了很大改善。索韦托的公共设施这些年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电力、供水、通讯、医疗水平都明显提高。据200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在4800万总人口中黑人中产阶级已达270万,接近十分之一,并以年均35%的速度迅速递增。正如今天在索韦托城内的一幅壁画所题:“SowetoUplifting(索韦托蒸蒸日上)!”

但是,种族压迫制度消除后黑人劳动力成本的提高,带来了新的困境。由于企业无力承担这部分成本,黑人不得不面对失业的窘境。在索韦托,即使最近这些年来就业率不断上升,仍有数据说40%的居民处于失业状态。

最美的城市变“脏乱差”

与此同时,约翰内斯堡在种族隔离制度废除后这些年却不再是那个“白人的天堂”了。随着黑人大量移居约翰内斯堡,过去针对他们的严厉管制被废除,这里开始出现有碍观瞻的房子,出现了“流动人口”的临时住所,有了“贫民窟”,城市的脏乱差问题也明显增加。更严重的是民主化以后这些年约翰内斯堡的治安状况可以说是每况愈下。但至少对于占人口大多数的黑人来说,今天尽管严重但毕竟还是偶尔的个人犯罪比过去政府任意侵犯人权还是威胁更小。

 
  94年新南非建立后出现的那些问题再大,也无法与种族隔离的罪恶相比。即使很多人南非人对现状也不满,但是他们绝不会愿意回到过去。人们不断的纪念种族隔离制度废除带来的进步,也在反思隔离制度带来的教训:“尽量给予福利保障,如果做不到,至少不要再剥夺自由”。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第260期:驻韩美军:撤军还是不撤

第259期:性教育,不只是生理卫生

第258期:人命可以如何“定价”

第257期:新婚姻法里不该谈感情

第256期:衡量生活,不仅有GDP

第255期:重刑施以矿主有违法治
 编辑、制作:谢云巍   >>>>>>>>【返回新闻评论首页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