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今天,世界杯硝烟再起,世界目光聚焦南非——首次举办世界杯的非洲国家。对南非人来说,这样的赛事也许并不陌生。曾经,另一种足球(橄榄球)的世界杯也在这里举行,它象征了这个国家为消除仇恨所进行的斗争。

16年前,南非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纳尔逊·曼德拉宣布,要将南非变成自由的“彩虹之国”。在世人见证下,他带领南非走出了种族隔离的时代。然而,直到今天,种族之间的和解仍未完成,南非,依然在通向自由的路上匍匐前进。

     
 
     
     
  “46664”,是纳尔逊·曼德拉在开普敦罗本岛监狱服刑时的代号,他曾在罗本岛度过18年的铁窗生涯。作为曾经的南非反种族隔离制度运动领导者,曼德拉及其所代表的自由精神,已成为南非最重要的象征。
 
     
  在南非,仅有1/10黑人学生达到大学入学标准,白人学生中超过一半达到标准。占总人口数9%的白人获得了2007年颁发的学位的42%以上,基本与黑人学生数量持平,但黑人族群的数量却是白人的10倍以上。
 
     
  2009年,南非全国失业率达致24%。其中,黑人失业率高达约29%,混血人种约为21%,而白人失业率仅为5%。根据各种计算方式的平均结果,近年南非黑人的失业率一直维持在30%左右。
     
     
曼德拉的胜出:50年“合法”对立的终结
 
在为迎接世界杯而装扮一新的索维托,唱着歌的游行队伍、愤怒的标语口号和焚燃的轮胎,共同组成了这里近日最常见的光景。当聚光灯都打到这个如今被誉为“足球之城”的小镇上时,前来观看世界杯的球迷也许还记得,这里曾经见证了一个“新国家”的诞生。1994年,经过多年抗争,维护白人特权的政权被推翻,纳尔逊·曼德拉以压倒性的姿态当选南非首任黑人总统。他的胜选,标志着南非350多年的种族对抗、和长达50年的“种族隔离制度”(Apartheid)终于走向终点。
在那之前,索维托也充斥着抗议、不满,以及南非人对种族隔离时代的痛恨。在1948至1994年的近50年间,南非黑人占人口的3/4,个人收入只占1/4。“黑人家园”、“流动工人”和“暂住证”,是这一时期黑人身上抹不掉的烙印。经济上,他们创造了这个国家的经济腾飞,却与经济成果分享基本无关。除了贫困,南非黑人面临更严重的问题是公民权利的缺失。上世纪50年代,黑人需要携带特殊的“通行证”,而谈论选举权几乎就是一种奢侈,作为次等公民,黑人受到的是来自国家的“合法”歧视。
     
“一人一票”制:让生自法律的仇恨在法律中消亡
 
“种族隔离”,实际上就是少数人压迫多数人。1924年,在南非白人的操纵下,种族歧视却得以从习惯变成法律。曾经当过律师的曼德拉,仿佛对法律有天生的敏锐,在他为消除种族隔离开出的 “药方”里,首先提到的便是破除旧的法律,建立“一人一票”的民主体制,让南非成为真正意义上统一的国家。
1996年通过的南非宪法,堪称“世界上最激进的宪法”之一:它赋予公民广泛的社会和经济权利、以及更多的普通公民权利和政治自由;它不仅禁止在种族、性别、年龄及信仰等方面的歧视,而在怀孕生子、婚姻状况、性取向和文化等方面也不得存在歧视。更重要的是,南非的4900万人口——黑占79%,白人占9%,有色人种(混血人种)占9%及亚洲/印度人3%——都在法律的保护下讲究人人平等。
在曼德拉的设想里,从(法律)形式上打破隔阂,便是消除仇恨的第一步。
     
谈判、谈判、再谈判:以宽恕征服恐惧
 
到南非观看世界杯的西方球迷,大概会不假思索地认为他们来到了一个富有的国度:一切都如想象中的尽善尽美,那些专门为世界杯准备的、斥巨资改头换面的基础设施更让人眼前一亮。在一代代黑人“流动工人”的汗水下,南非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非洲“经济奇迹”。但更让西方赞赏的,其实是其通过和平方式废除种族隔离制度的“转型奇迹”。
谈判,是这一“奇迹”成为现实的基础。对于和解,曼德拉曾给出一道靠谱的“药方”,即“调和黑人(渴望解除禁锢的)欲望和白人(害怕既得利益受损的)恐惧”。民主选举前夕,担心被解雇的官员、害怕失去土地的农场主和唯恐被剥夺财产的商人,在索韦托的足球场举行大规模集会,由于害怕自己过去的行为将受到报复而抗议。在与当时的白人政府谈判破裂之后,当初参与抗议的不少白人转而投向曼德拉:在他们眼里,他显然是一个更能妥协的沟通者。
曼德拉谈判,则是以宽恕的承诺抚平白人的恐惧。早在80年代,仍被囚禁的曼德拉就开始了“地下工作”,与白人政府核心成员的秘密会议。1984年,曼德拉甚至提出与支持种族隔离制度的政府进行谈判,此举把他的战友吓坏了,以为曼德拉被出卖。但由始至终,作为一名“实用的理想主义者”,曼德拉从未放弃任何一场可能有益的谈判。
     
橄榄球世界杯:为和解不惜与“敌人”站在一起
 
被世界杯热情笼罩着的南非,游客也许很难将其与“种族分裂”、“种族隔离”这样的词汇联系在一起。前往采访的《华尔街日报》记者描述道,“汽车上飘扬的南非国旗和国家足球队多元化的球迷,公开展示了无处不在的爱国主义情绪。”
今天球迷的狂热,让人记起15年前,南非夺得橄榄球世界杯冠军,如何帮助这个国家打破黑人与白人之间的隔阂。2009年,这一幕被美国著名导演伊斯特伍搬上荧幕(电影《成事在人》),曼德拉的个人魅力在摩根·费曼的表演中得以重现。
曾经,在运动也是种族对立象征的年代,橄榄球是白人的专属,足球则是黑人贫民窟里的娱乐。1995年,曼德拉领导下的新政府刚成立,橄榄球世界杯决赛在南非举办。新政府和白人改革派对赛事寄予厚望,希望让其成为“种族和解的仪式”,但种族隔离时代的旧国旗国歌依旧,黑人依旧对白人嘘声一片。
但曼德拉显然不希望错过这一难得的机会。这一次,他毅然决然地站到了白人的一边。开赛前一刻,他身穿几乎清一色由白人组成的“跳羚队”球衣踏入球场大门,并在赛间为白人呐喊助威。他的高姿态给场内所有白人和黑人都带来震撼,也为新政府日后的措施打了一支强心针:为了实现重建统一国家的目标,他不惜与昔日的“敌人”站在一起,让曾经的压迫者也成为新国家的一员。
     
新的裂痕:当阶层对立取代种族隔阂
 
曾经因运动实现和解的南非人,今天也深刻明白世界杯对南非的意义。15年前橄榄球第一次让黑人和白人走到一起,现在,他们也需要让世界相信,那个给人以希望的故事并未结束。是的,故事不但没有结束,还以一种耐人寻味的方式继续着:
南非种族关系学院2006年的调查数据显示,南非住窝棚的人数由1994年的不到100万上升至2006年的140万,日均消费费用不足1美元的人数由200万上升到400万;世界杯前夕的一项国内调查表明,31%的南非人认为种族关系并没有变好,16%的人认为这个关系变得越来越差。
这就是南非的现实:“政府花了10多年时间,采取了一系列的经济政策,却换来了更高的失业率和贫富差距的继续恶化”。贫富差距与其激起的阶层对立,弥漫着民主化后的南非。曼德拉曾说过,他不是救世主。依靠他高超的政治技巧和卓越的人格力量,南非完成从白人种族主义政权向多种族民主国家转变中至关重要的一环——政治稳定。但南非种族间的真正和解,恐怕只能待社会、经济、思想的禁锢被全面打破之时才能实现。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第260期:驻韩美军:撤军还是不撤

第259期:性教育,不只是生理卫生

第258期:人命可以如何“定价”

第257期:新婚姻法里不该谈感情

第256期:衡量生活,不仅有GDP

第255期:重刑施以矿主有违法治
 
  1994年,曼德拉让“种族平等”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还建立了以此为基础的民主制度。但他的另一半承诺,包括解决500万人就业、700万人的住房和数百万人的文盲问题,却没有得以兑现。也是在这一年,他的自传《通向自由的长征》正式出版,但现在看来,他和南非人民的长征只完成了一半:黑人与白人的仇恨,并没有在形式上的和解中完全消解,而是被置换成了新的阶级对立——并且带着挥之不去的种族烙印。
 编辑、制作:陆晓茵   >>>>>>>>【返回新闻评论首页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