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论坛-视频-博客
  每一次谈到国际货币体系中的汇率争端,都会让人联想到《广场协议》以及随后日本经济的遭遇,至今令人谈虎色变,并引之为升值恐惧论之经典依据。然而《广场协议》升值的“黑名单”上,除了日元,西德马克也赫然在列,两者涨幅均超过了40%,但只有日本迎来了“失落的十年”。事实上,历史记录的不只是日本经济衰退这个结果,也忠实的记录了其中的原因。
《广场协议》:“恐怖的金融黑船”开进东京湾
  《广场协议》之前,日本的金融体制还是一个高度封闭的体系,经济和金融都有着浓厚的“封闭”和“管制”色彩。加之日本制造业的坚挺以及日本经济的持续走高,使得美国贸易赤字攀升。日元和日本金融体系正处在风口浪尖上,日元大规模升值已经不可避免。
1985年,5个最发达国家的经济巨头们达成了《广场协议》。

“金融黑船”压城,日元在恐惧中升值
对于“金融开国”和日元升值的恐惧使得日本国内对要求升值的国际压力十分抵触,从政府到民间都很不情愿。即将到来的升值协议甚至被当时的舆论认为是“金融黒船到来了”(“黒船”是19世纪中后期对欧美列强驶向日本的军舰的称呼)。国内出现了大量类似《金融战败》和《美国改造日本》等论著,鼓吹即将到来的“毁灭”,而这种情绪也为日本政府日后应对升值的错误措施埋下了伏笔。
日元升幅86.1%、德国马克70.5%、法国法郎50.8%
但谁都无法阻止“金融黑船”开进东京湾。“广场协议”签订后,五国联合干预外汇市场,各国开始抛售美元,继而形成市场投资者的抛售狂潮,导致美元持续大幅度贬值。1988年与1985年相比,主要货币对美元的升值幅度大约分别为:日元86.1%,德国马克70.5%,法国法郎50.8%,意大利里拉46.7%,英国英镑37.2%,加拿大元近11%。[详细]

升值影响被日本经济“意外”消化
  随着日元大幅升值,日本经济“意外”的迎来了短暂春天,为日本企业在海外进行大规模扩张提供了良机,也促进了产业结构调整,让“日本制造”的既有优势得以提升。并且将自己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份额排名均提升至第2位,奠定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强势地位。而升值带来的其他风险,大部分也被消化。
日本经济在二战后经历过数次大起大落。

向海外转移制造业,降低24%的劳动力成本
在《广场协议》实质性作用产生之后,日元持续、大幅的升值在短期内确给日本企业带来了巨大压力,但并没有立即带来经济毁灭,风险反而被制造业消化,并且利用升值开始在全球各地大规模扩张自己的经济版图。
从1985年以来,日本企业逐渐练就了一套对应策略。他们努力削减人工费用,并且把生产转移到人工成本更底的海外。这些努力,使日本制造业总成本中的人工费从1994年的73%降低到2007年的49%,从而使日本企业在日元升值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了一定的盈利性。[详细]
失业率仍维持在2%,变化温和
《广场协议》达成后日本的就业市场状况较为稳定,其失业率一直控制在2%左右,与升值前1.2%的失业率相比,变化较为温和。日本在终身雇佣制的背景下,企业很少采用裁员来应对经济不景气,而员工也易于接受减薪与企业分担困难。因此,得益于一个富有弹性的劳动力市场,日本经济在外部冲击下保持了较低的失业率。[详细]
升值的进口总收益超出出口损失
按照日本东京大学吉川洋教授的估计:从1985年9月到1987年12月,日元兑换美元汇率从240:1升值到130:1,在这两年中,日本共减少了9万亿日元的出口收入,这确实导致了国内投资和消费的减少。但日元升值后,以日元计价的进口价格下降,并由此导致两年共减少了9.3万亿日元的进口成本,比减少的出口收入还稍多。
日元每升值一个百分点,反映到以美元计算的出口货物价格上,只上升了0.5个百分点。剩下的0.5%被企业降低成本的努力和资源进口价格的降低给吸收了。总体上,日元升值带来的进口收益及其关联效应超出了出口损失。[详细]

日本由于恐惧升值的政策失误导致经济泡沫
  不过,任何一种货币的大幅升值,都会对该国经济带来利弊两个方面的影响。是否能够趋利避害,政府的经济政策起到了决定性因素。日本泡沫经济生成和破灭的主要原因是对于升值的恐惧而造成的宏观政策失误,使得“期待”中的泡沫经济不可避免的到来,但这已经与汇率升值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任何一种货币的大幅升值,都会对该国经济带来利弊两个方面的影响。
日本泡沫经济生成和破灭主要是升值影响被高估造成的。

由于“历史恐惧”,升值的负面影响被高估
《广场协议》前,在日元汇率几次较大波动中,日本政府由于没有正确看待和理解日元汇率波动问题,采取了错误的对策。如在1972年上半年,为了消除日元升值可能对经济造成的不良影响,日本政府提出了“改造日本列岛”计划,但这一经济刺激计划却引发了通货膨胀和土地投机,导致了1973-1974年经济危机的爆发。这使得日本政府在对待《广场协议》有一种“历史恐惧感”。
连续三次宏观政策失误错过政策调整窗口
1986年,日本出现了短暂的经济衰退,这仅仅是日元升值后市场的自动调整。但是,出于对日元升值的恐惧,日本政府对“日元升值萧条”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日本银行连续五次降低利率,把中央银行贴现率从5%降低到2.5%,不仅为日本历史之最低,也为当时世界主要国家之最低。随后,日本政府又错过了1987年经济复苏的调息窗口。于此同时,其还实施了一个6兆亿日元的综合性财政投资计划,扩张政策仍在持续。
1989年,这种恐惧达到极致,紧缩政策突然来临:日本连续五次上调中央银行贴现率从2.5%至6%。同时,日本大藏省突然要求所有金融机构控制不动产贷款,所有商业银行突然大幅削减贷款。日本货币政策的三次失误使得在日元升值的大背景下,仍然造就天量而廉价的资金,经济危机不可避免。[详细]
在升值的同时,天量廉价资金涌入股市和房市
日本政府宽松的货币政策一直持续到1989年。极度扩张的货币政策造成日本“经济体系内到处充斥着廉价的资金”,大量的廉价资金无法在贸易部门获利,就蜂拥进入了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1985-1989年,日经平均股价上升了2.7倍;1986-1990年,东京、大阪等六大城市的价格指数平均增长了三倍以上。
之后,关于日本经济沉的故事我们已经耳熟能详:泡沫经济破灭,日本迎来“失去的十年”。

 
  1985年9月22日的纽约广场饭店里的经济巨头们并不是日本经济衰退的黑手。恰恰是由于日本政府对日元升值的恐惧,其负面影响被高估,导致的宏观政策失误所造成的。事实上,每一次的泡沫经济中都有极度扩张性需求政策的影子——每一次泡沫的形成无一例外,而非汇率涨跌。
  网易新闻另一面往期回顾
   

第260期:驻韩美军:撤军还是不撤

第259期:性教育,不只是生理卫生

第258期:人命可以如何“定价”

第257期:新婚姻法里不该谈感情

第256期:衡量生活,不仅有GDP

第255期:重刑施以矿主有违法治
 编辑、制作:谢云巍   >>>>>>>>【返回新闻评论首页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