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


玉树强震网易新闻独家图片报道

更多新闻专题

特写:13名玉树强震幸存者

更多

他们幸免于玉树强震,他们是这场灾难的承受者,他们在废墟上,继续着生活。

 

pic

义西格来,18岁,地震时在床上睡觉,被压了30多分钟后,被父亲从废墟中抛出来。图片上他扛着的床就是当时他睡觉的床,他以后还希望睡在这张床上。

pic

赛马场路边等待从救灾物资车上投下食物的老人。

pic

马胡才尼,41岁,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人,在玉树8年,做虫草皮革生意。地震发生后15分钟,三个一同做生意的老乡把他救出,之后他们四个又救出房东兄弟俩和房东4岁的女儿。后来听说要发洪水,便上山躲避,下山后发现自己的货和现金都不知去向,损失21万元左右。去年,他们为做生意在老家贷款25万元。

pic

卜军,76岁,三儿子在地震中去世,自己独自坐在倒塌房屋的废墟上。

pic

青梅求占,11岁,正在自家倒塌的废墟上学习。青梅求占在玉树二完小上学,三年级,地震时在教室里上早自习,爷爷奶奶在地震中受伤。

pic

索南永藏,36岁,她刚刚起床正在洗脸时,地震发生了。她被压在倒塌的自家房屋下,经过一个小时的自救,她奇迹般的从废墟中爬出来,幸免于难!她的两个上学的孩子和下乡工作的老公在这次地震中也都安然无恙。地震中最大的损失就是去年花了15万新盖的房子。

pic

文次多杰,8岁,是索南永藏的小儿子,三完小学三年级学生。地震发生时,他正在去上学的路上。当时他很害怕,随后去找了上职业学校的哥哥(15岁)。这张照片是他坐在母亲从废墟中挖出的椅子上休息。

pic

蓝措,28岁,她3个月大的儿子在地震中被压死,老公在西宁当司机。她在废墟中被压了一个小时候,被邻居们救出来。

pic

地震中,这名老人的腰被砸伤,她的二女儿在地震中遇难。老人在帐篷外拄着拐棍,想起地震中死去了女儿,嚎啕大哭。

pic

索南旦周、索南文次、索南旦巴,分别是23、18、21岁,他们是弟兄三人。地震后,刚起床的旦巴迅速从二楼跳下去,随后房屋就倒塌了。母亲、姐姐和侄子都被压在房屋下面。直到下午6点,旦巴才和兄弟旦周、文次,一起救出被压在倒塌房屋下的姐姐和侄子,以及母亲的尸体。

pic

才蓝草毛,35岁,以养藏獒为生,家中共有3只大藏獒和8只四个月大的小藏獒,地震中8只小藏獒全部被压死。

pic

卓玛永吉,58岁。地震中,永吉的大儿子腰被压断,丈夫跑到门口时被压死,而她被幸运地卡在一个狭小空间中,经过半个小时的自救,她从废墟中脱险,之后她刨出了受重伤的大儿子。随后,她的二儿子和三儿子跑回家,与她一同把丈夫的尸体挖了出来。

pic

第1辑·震后目击:破碎的玉树

更多

4月14日,玉树碎了。

7.1级的强烈地震,使这片曾经美丽的土地,变成了荒乱的废墟。

 

pic

4月16日,一位藏民在地震中被摧毁的家前跟自己的亲戚打电话。

pic

4月16日,两名群众在他们被毁的屋子残骸中寻找有用的物品。

pic

4月16日,一名在地震中丧生的小孩的手,他被包裹在充当裹尸布的毯子里。

pic

4月16日,一名在地震中失去了十位亲人的52岁藏族大娘抱着她的外甥祈祷。

pic

4月15日,一名刚获救的妇女被抬上了自己位于山腰的家。由于位置偏远,救援和补给援助工作等的速度都被限制。

pic

4月16日,西藏僧侣在一栋地震中倒塌的宾馆中搬运出一具尸体。

pic

4月16日,一名僧侣站在一堆用衣服包裹的地震遇难者尸体旁。14号地震中的准确死亡人数仍然不确定,但地震的破坏主要集中在原来有100,000人居住的玉树劫古县附近。

pic

4月15日,在地震中受伤的幸存者在等待乘坐飞机转移去安全地区接受治疗。

pic

4月16日,一户家庭在他们倒塌房屋旁的庭院里休息。

pic

4月16日,藏民们合力拉倒了一面怀疑下面埋着幸存者的墙。

pic

4月16日,当地群众和僧侣合力在废墟上展开救援。

pic

第2辑·送诊西宁玉树人

更多

4月15日,震后24小时,青海省人民医院迎来了第一批来自玉树灾区的伤员,这些伤员都是在震后自行包车前往西宁救治。

 

pic

地震时孙金有在外,妻子刚起床。当时被压在屋下的共九人,孙金有花了40分钟救出4人(包括他妻子),被救的三名工友又加入救援,又救出剩下5名工友。

pic

孙金有的妻子拿起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pic

地震前朗拿多桑正准备送七岁和五岁的俩儿子上学,还没出门就地震了。他的妻子碰巧在屋外,他和两个儿子被压在屋里,妻子先是自己在废墟里刨,不久过来两位汉族路人一起帮忙,一小时后,朗拿多桑和两个孩子被成功救出。

pic

75岁的扎西文次地震时正在睡觉,孩子们都跑了出去,他却没跑成。随后,他被孩子们救出,目前全身多处骨折。

pic

干巴在喝被救出后的第一口热水,地震时干巴刚起床,随后被压在屋子里,他的妻子和朋友亲戚用了三个小时把他救了出来。

pic

下午5点,青海省人民医院,陆续有来自玉树的伤员被送来救治。在这些人中,有部分伤员同干巴一样,都是在震后在亲朋的帮助下,想尽各种办法,拼车从玉树赶往西宁寻求救治。

pic

扎西文次与另一位来自玉树的女伤员头顶头躺在医院走廊里,由于伤员众多,医院的走廊里摆满了临时病床。

pic

第3辑·小小三姐妹的震后生活

更多

12岁的女孩尼玛拉毛和她的家人,在地震中幸免于难,只有年迈的奶奶受了伤。尼玛带着她的两个妹妹——4岁的代型欧吉和7岁的尼玛永措,在帐篷间开始了平凡单调的震后生活。

 

pic

尼玛拉毛呆着妹妹们玩耍。除了一座放东西的凉房只塌一半以外,小姐妹们的家都已化作一片废墟。一家人只在废墟中找到了几床被子,一个变形的铁盆和一台砸坏的洗衣机。

pic

表妈在给7岁的尼玛永措梳头,在挖到两个水壶后,表妈才想起三个孩子已经3天没有洗漱了,便拿上一个破盆去村里仅存的水管打了些水回来,用梳子蘸了点水开始给三姐妹梳洗头发扎辫子。

pic

表妈在给12岁的尼玛拉毛扎辫子,上午的时候来了很多僧人举行了大规模火葬,现在空气中依然弥漫一股气味。母亲说大表妈的遗体可能也在其中,但大家都没有再谈下去。

pic

尼玛拉毛一家在帐篷里休息。在地震后的前两天里,晚上一家人只能露天过夜,全家人靠点燃捡来的牛粪取暖,直到16日的晚上父亲终于从卡车上“抢”到一顶帐篷,让全家人得以告别寒冷。

pic

尼玛拉毛带着妹妹念课文。因为永措的汉语成绩不好,在小学汉语成绩优异的尼玛还肩负起了辅导妹妹的任务。尼玛说她现在的愿望除了希望受伤的奶奶能够早点好起来以外,就是学校能够赶快复课。

pic

尼玛拉毛朝炉灶里点燃的牛粪吹气,生火做饭。15号的时候,表妈找到了一袋康巴,才使得一家人不至于忍饥挨饿。这几天,尼玛和表妈忙完活后,还在继续挖掘自家的废墟,抢救那些还没损坏的家具和物品。

pic

尼玛拉毛邻居家的小男孩背着从废墟里挖出的财物,向50米外的帐篷走去。相比那些断壁残垣下的惨烈景象,这里的平静仿佛在预示----那些已经逝去的终将远去,而这些生者给予我们最大的安慰

pic

第4辑·废墟中抢救信仰

更多

4月18日,玉树灾区一家佛教用品店的废墟中,一群僧人与来自各地的志愿者们,将一把把灯杯、一尊尊佛像救出废墟。这些佛教用品,都被统一放到对面的空地上,没有一个人私自拿走。“希望把这些佛像、酥油灯杯,放到佛殿里供人祭拜、为死者祈福”,活佛江永土丁说。

 

pic

僧人有序拾捡被埋佛像然后传递出来。当地的活佛江永土丁说,许多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帮助他们挖佛像,他很感动,看到佛像被压,他们有种很自然的感觉:赶快把佛像救出来。

pic

挖掘机刨出被压的佛教用品后,人们迅速跳到坑里,用手刨出酥油灯杯、佛像等物。

pic

汉族、藏族、僧人跳进坑里刨救佛教用品。

pic

曹占红把刚刨出的酥油灯杯交到一僧人手中。曹是陕西合阳人,他08年参加汶川救援后,便把家搬至北川打工,做建筑工人。4月14日,他得知玉树地震,16日便赶到玉树,当晚就在这家商店的废墟中挖人到深夜2点,事后店主尼玛给曹占红献了条哈达表示谢意。

pic

被刨出的佛像,被小心翼翼地放到棉毯上包起。“佛像的脸部特别重要,一定要保护好,一旦有划痕就不好了。这些佛像都是从东南亚过来的很贵重”,尼玛的朋友保生说。

pic

刨出的佛教用品正被人们整理包装。这些被抢救出来的佛教用品,都被统一码放在对面的空地上,没有一个人私自拿走。

pic

被压了3天多的佛像终于重见光明,店主小心翼翼地拿起用棉布包好。活佛江永土丁说,希望把挖上来的佛像、酥油灯杯放到佛殿里供人们祭拜、为死者祈福。

pic

第5辑·数百僧侣风沙超度逝者

更多

4月19日,玉树县赛马场山坡上,近四百位僧侣和百余名家属举行了一场遇难者的遗体超度仪式。仪式上的僧侣,大多都是从外地赶来的。四月玉树气候多变,仪式现场被狂风卷起的沙尘所笼罩。

 

pic

参加超度仪式的僧人走出帐篷。这些僧侣来自全国各地,平时他们就住在赛马场上的集中帐篷里,除参加救援活动外,还要为地震遇难者家属超度逝去的亲人。

pic

两名蒙起口鼻的僧人冒着风沙赶往超度地点。四月的玉树天气多变,当天气温陡降,伴随降温而骤起的狂风卷起漫天沙土。

pic

超度仪式即将开始,现场聚集了近四百名僧侣和百余名家属。地震发生后,不断有家属将亲人遗体送来超度,仪式的时间安排被迫变得随机。

pic

参加超度仪式的二十多名遇难者家属集体跪地,让一位从四川赶来的活佛触摸头部,为逝去的亲人祈福。

pic

一位活佛在超度仪式上向遇难者遗体撒小米。参加这次超度仪式的遇难者家属基本都是从邻县赶来的,条件好的永汽车运送尸体,有的则是将遗体包裹之后放在摩托车上运过来。

pic

两名僧侣在超度仪式上调整喇叭的方向,为了让活佛诵经超度的声音传的更广。此刻的山坡上,弥漫着庄重的佛经藏语和家属的隐隐抽泣。

pic

一名遇难者家属在超度仪式上手攒佛珠行礼。此时山坡上的风沙已经不小,数百名僧侣稳坐风中,岿然不动,共同为地震中逝者的灵魂诵经超度。

pic

二十余名遇难者家属,在超度仪式上接受僧侣对死去家人的祈祷。仪式结束后,他么再将遗体重新带回。当地藏民死去后通常采用天葬,但由于地震死难者众多,抗震指挥部近期开始组织大规模火葬仪式来处理尸体。

pic

玉树县结古镇赛马场上狂风骤起,夹带的沙尘席卷着山坡下的帐篷区。地震发生后,玉树恶劣天气频频出现,几乎天天都要出现沙尘暴。

pic

两个多小时的超度仪式结束,沙尘也刮倒了赛马场山坡上,参加完超度仪式的僧侣,在沙尘暴中艰难前行,返回坡下的集中帐篷。

pic

一位参加完超度仪式的僧侣冒着沙尘走下山坡。地震发生后。玉树聚集了从各地志愿赶来的僧侣,他们除了参与到抗震一线的救援外,还充当着灾民震后宗教生活的重要角色。

pic

第6辑·不说话的搜救兵

更多

4月22日,中国国家救援队的9条搜救犬走出笼子,开始新一天的搜救任务。它们中部分是参加过汶川地震救援的"老兵",玉树地震发生后它们已经挽救了7条生命。

 

pic

中国国际救援队驻地的搜救队员正在检查犬笼,玉树地震当天,这支训练有素的部队便赶到震区。带来的9条搜救犬中有些是参加过5-12地震救援的“老兵”了。

pic

3条搜救犬在进行任务前的活动,以提升兴奋度。3岁的拉布拉多犬“巴特”和“巴图”是亲兄弟,配合默契的它们俩在之前救援里已经成功探测到并救出了4名幸存者。

pic

搜救小分队前往预定地点执行搜救任务。一支搜救分队中一般有三条搜救犬,拉布拉多犬兄弟“巴图”和“巴特”是首次参加地震搜救动作。美国史丁格犬“啸天”经验更为丰富,服役已经6年,参加过5-12地震的搜救工作。

pic

搜救小分队到底预定地点,搜救队员一声令下,“啸天”一跃而出。搜救犬的工作流程十分缜密,首先由一条犬探测后,再由另一条确认,搜救准确率接近100%。

pic

搜救犬“巴特”在废墟上探测生命迹象。由于当天玉树降雪,废墟表面湿滑,“巴特”在搜救时不慎跌落,让它的指挥员心疼不已,立即上前去检查是否有摔伤。搜救队里,饲养员和狗儿的感情都特别的好。

pic

搜救队员查看“啸天”探测过的废墟。“啸天”算得上是队里的英雄犬,在之前的搜救中,“啸天”凭借着敏锐的嗅觉发现了被埋了50多个小时的13岁女孩成林文毛。

pic

搜救犬在按照指挥员的命令做各种指定动作,之后才能吃饭。由于灾区条件有限,狗粮只能用冷水浸泡,狗儿们也只能眼巴巴地瞪着。由于高原特殊的天气,搜救犬们出现呼吸困难和鼻头干燥,每天都需要用水湿润。

pic

“巴特”和“巴图”在游戏时间争抢一只破手套。每天,搜救队员们都要花时间和搜救犬们培养感情,狗儿们尽心尽力地执行任务,其中一条搜救犬曾经在搜救时扎破脚掌血流不止却一声不吭,让人动容。

pic

“巴图”在笼子里好奇张望。玉树地震已经进行最后的拉网式搜救,当天可能是这些可爱的搜救犬们最后一次在玉树执行任务了。在不久的将来,这些不说话的“搜救兵”们还将奔赴世界各地,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pic

完结篇·重生,生活在继续

更多

在玉树灾区安置点,帐篷旁间或闪烁着笑脸,光影在人群中穿梭,人们在灾后站起身,这里的生活在继续。

 

pic

4月22日,在两节课的间隙,才多(左)和才仁巴丁留在帐篷里继续看书。当日,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某部的援助下,青海玉树地震灾区海拔最高的学校——隆宝镇中心寄宿学校在隆宝镇外海拔4300多米的草甸上正式复课。该校共有学生874人,当日有432名学生上课,39名教师全部上岗。

pic

4月23日,青海省妇女儿童医院,小女孩索南卓嘎正在接受治疗。目前,灾区医疗救治工作正逐步由紧急救援向基本医疗服务转变。

pic

4月22日,二年级学生才让达娃唱起歌曲《一个妈妈的女儿》。当日,总后青藏兵站部援建的玉树隆宝镇中心寄宿帐篷小学,正式开课。

pic

4月23日,一名藏族老阿妈在排队就诊的队伍前转着经筒。在玉树的扎西科赛马场安置点,由青海久美藏医院医疗救援组搭建的帐篷成了安置点里的“藏医院”,近百名群众排队等待藏族医生的免费诊断和免费药品发放。

pic

4月23日,玉树结古镇居民丁增将在自家废墟中清理出来的一束塑料花摆放在一旁。丁增告诉记者,他准备把这束花带回救灾帐篷里,将来还会摆放在自家的新居中。

pic

4月23日,12岁的伊西永措在涂鸦墙前。墙上写着“感谢救我们的叔叔们”“玉树加油”“亲爱的老师”“玉树挺住”“最难忘的冬天”等字样,这面墙由12岁的伊西永措和13岁的尼玛卓玛两位藏族姑娘创作。

pic

4月24日,在赛马场安置点,一名藏族孩子与母亲一起点亮酥油灯。每当夜幕降临,赛马场安置点新安装的近200盏高功率室外照明灯一齐点亮,成百上千顶帐篷在大山脚下若隐若现。安置点的藏族群众陆续来到赛马场高高的看台上,点燃酥油灯,低声祈祷,怀念亲人、祝福朋友。

pic

4月22日,在玉树赛马场受灾群众安置点,医生为一个脚部受伤的小女孩处理伤口,她的父亲把疼痛难忍的女儿抱在怀中。

pic

4月23日,在玉树杰西科赛马场灾民安置点,一名藏族老妪在生火做饭。

pic

4月22日,藏族姑娘拉毛站在自家帐篷附近的一处医疗救治点旁。

pic

4月22日,玉树灾区下起大雪。在损失最严重的扎西大同村,一名僧人手持佛珠站在废墟中,许久没有离开。

pic

网易新闻更多图片策划

更多
全国哀悼日图片策划
网易一周图片精选
2009网易新闻年终策划
世界儿童日图片策划
第53届荷赛奖专题报道
人民画报60年封面精选
2010春运图片策划:回家
西南干旱图片策划
编辑/冯驌 王贺 李夏同 制作/冯驌   

跟贴读取中...

点击登录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如何使用跟贴
修改昵称 关闭窗口
盖楼回复 关闭窗口
点击登录 |
发言 | 退出
复制收藏 关闭窗口

复制成功,按CTRL+V发送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