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新闻 > 正文

媒体:加拿大新总理特鲁多与程慕阳父女关系密切(全文)

2015-10-20 15:46:39 来源: 观察者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媒体:加拿大新总理特鲁多与程慕阳父女关系密切

2012年10月3日,16岁的程颂莲以普通话、英语、法语在一次自由党的重要活动上介绍特鲁多。

媒体:加拿大新总理特鲁多与程慕阳父女关系密切
介绍完特鲁多之后,程颂莲坐在后面,望着特鲁多。

媒体:加拿大新总理特鲁多与程慕阳父女关系密切

2013年在惠斯勒举行的自由党双年会上,程慕阳(中)与陈卓愉夫妇很轻松地坐在一起。

20日,加拿大自由党党首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当选为新任总理,结束了保守的哈珀政府为期10年的执政。据外媒报道,特鲁多曾与遭到中国政府和国际刑警通缉的程慕阳关系密切,并得到程慕阳及其女儿程颂莲资金和政治支持。

程慕阳是因贪腐落马的前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之子。6月,他请求加拿大法庭复审难民署驳回其难民身份申请的裁决。当地时间7月15日,法院判定程慕阳司法复审案获胜,其难民申请将被发回难民署予以重新考虑和决定。这意味着程慕阳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仍可以继续留在加拿大。

针对程慕阳被通缉一事,加拿大自由党曾回应,在媒体4月披露之前,特鲁多并不知道程慕阳被中国当局通缉,也不知道程在寻求难民身份。

9月30日,《南华早报》发布了深度调查,介绍程慕阳、程颂莲如何进入特鲁多的“朋友圈”。以下是报道全文。

《南华早报》的调查揭示,被中方通缉的程慕阳如何将自己和女儿一步步带进即将竞逐加拿大总理之位的政客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朋友圈”。其中的关键是一个在总部设在程慕阳办公室内的亲特鲁多政治组织。

加拿大自由党消息人士向本报透露,程慕阳跻身加拿大联邦政治核心圈的努力得到他的朋友、前内阁部长陈卓愉(Raymond Chan)的帮助。《南华早报》也获得多份文件和多张照片佐证这个说法。

其中一张照片显示,2013年时,作为自由党成员的程慕阳,正排队等候到该党的英属哥伦比亚省大会投票。他的周围是亲特鲁多的自由党青年团成员。他们穿着红色的背心,上面印有支持特鲁多的标语。在该大会的间隙,程慕阳还被看到和陈卓愉夫妇在一起,样子轻松。

另一张照片显示,特鲁多和程慕阳出席同一个大型筹款活动,该活动是总部在程慕阳办公室的组织主办的。这个筹款晚宴在2013年举行,有多达1000人出席,特鲁多坐在程慕阳和陈卓愉中间。

不仅如此,早在2012年10月3日,特鲁多就与程慕阳的女儿Linda(程颂莲)有交集。当时,在温哥华的机场酒店内举行的一场记者会上,程颂莲被选中发表三语演说以介绍特鲁多。此前一天,特鲁多刚刚宣布将竞选自由党党魁。

在大批加国媒体和多达1000名的特鲁多支持者面前,高中生程颂莲以普通话、英语和法语宣布,她人生中的第一张选票会投给特鲁多。

45岁的程慕阳是已落马的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的独生子。中国当局指控程慕阳涉嫌贪腐并转移赃款。程慕阳目前正在加拿大寻求获得难民身份。

加拿大自由党的一名发言人表示,特鲁多此前不知道程慕阳被中国当局通缉,也不知道程慕阳正在寻求在加国获得难民身份,是《南华早报》今年4月报道披露之后特鲁多才知道这些信息的。

目前也没有证据说明陈卓愉夫妇此前知道这些信息。陈卓愉的妻子王婷婷是加拿大自由党有关华人社区的“特别顾问”。

《南华早报》没有证据证明程慕阳确有违法或实为无辜。

一名加国自由党消息人士透露,富裕地产商程慕阳在温哥华的华人社区被视为陈卓愉的最重要支持者,他和他的女儿都得到陈卓愉的“精心照顾”。

该名消息人士称:“他奉他(程慕阳)如神。”

陈卓愉曾任加拿大国会议员、多元文化部长。他被广泛视为自由党最出色的筹款人之一,也是自由党华人圈子中的“造王者”。

特鲁多是加拿大前总理皮耶•特鲁多(Pierre Trudeau)的儿子。10月19日,加拿大大选,他是3名竞逐总理之位的候选人之一。

总部在程慕阳的亲特鲁多组织名为“特鲁青年联合会”(Tru-Youths United Association)。该联合会帮助陈卓愉组织了多场活动。在这些活动中,特鲁多都是嘉宾。通过这些活动,程慕阳所得到的地位提升,远超他通过个人政治捐款所得到的。目前,加拿大的个人政治捐款限额是每年1500加元(约合8670港元)。

程颂莲曾是该联合会的主席,陈卓愉的太太则是董事。

特鲁青年联合会协助组织的其中一个自由党官方活动,于2013年6月2日在温哥华凯悦酒店举行。特鲁多也有出席那次活动。那次活动成功筹得六位数的捐款。

另一次与特鲁青年联合会有关联的活动在去年12月17日,这是一次社区圣诞晚宴,最终变成特鲁多的惊喜生日派对。这次晚宴在温哥华的大型中国餐馆富大海鲜酒家(Floata)举行。那天有2000人出席晚宴,包括程慕阳一家和陈卓愉,后者还担任了晚宴主持。

在那天的晚宴上,特鲁多切开了一个写了他名字的大蛋糕,并被数十名欢呼的特鲁青年联合会成员包围着,这些成员当时都身穿他们特有的红色背心。

在这两次主要筹款活动之间,特鲁青年联合会忙着在温哥华的大学中建立特鲁多的粉丝俱乐部,并将活动开展到高中。程颂莲曾声称联合会成功募集了超过1000名特鲁多支持者。

特鲁青年联合会的登记文件和原版执照都列出了程颂莲和陈卓愉的太太名字,除了她们之外,还有3名董事。

两份文件都显示,联合会的登记地址在里士满阿克罗伊德路(Ackroyd)4030-8171号,这也是程慕阳的地产公司慕阳国际有限公司(Mo Yeung International Enterprise Ltd.)的所在地。该公司之后搬到附近的另一个地址。

陈卓愉夫妇都没有回应本报的查询。

特鲁青年联合会组织的最重大的活动似乎是2013年在凯悦酒店的晚宴。那次晚宴的目的是庆祝特鲁多成功当选自由党党魁。当时,特鲁多坐在头桌,程慕阳在他左边,陈卓愉在右边。

晚宴的第二天,当地中文新闻网站GCPnews.com发布了一张他们三人的合照,照片配文说“贾斯廷·特鲁多和嘉宾”。

当晚,程颂莲是大会主持,她还担任特鲁多的普通话翻译,因为当晚大部分宾客都是温哥华华人。温哥华《先枫报》(New Leaf Weekly)的一篇中文报道如此形容程颂莲的表现: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担任特鲁多的翻译员,她和特鲁多一样令人印象深刻。她在中文、英文、法文之间轻松转换,回应有礼得体,是青春与能力的迷人结合体。

据特鲁青年联合会的新浪微博账号公布,这场晚宴的入场费是每人120加元,晚宴共筹得12万加元,特鲁多形容这是他出席过的最大的晚宴——虽然这可能有夸张的成分。

特鲁多的个人微博账号在晚宴4天之后发布了一条中文信息,其中感谢了他的粉丝俱乐部的青年志愿者们的努力,并称志愿者们的热情和支持让自己非常感动,呼吁大家一起建设加拿大的未来。

程颂莲之后为加拿大全国女性自由委员会通讯所撰写的一篇文章中,称当晚的经验让自己获益良多,学会了如何在压力下保持冷静、运用急智。

这次活动也是程颂莲步入政坛的一个重要跳板。晚宴之后不到半年,程颂莲就在无对手的情况下当选了加拿大青年自由党英属哥伦比亚省分部的主席。(据观察者网5月报道,中方发出红色通缉令之后,青年自由党已经决定撤销程颂莲的职位。而程颂莲本人当时已消失在公众视野。)

“我们当时的反应是,这孩子是谁啊?”

加拿大自由党消息人士称,程颂莲当选青年自由党英属哥伦比亚省分部主席,是她在2013年11月被选为自由党在惠斯勒(Whistler)举行的双年会英属哥伦比亚省分会联席主席的直接结果。

当年程颂莲获任命为联席主席让一些人感到意外。一名出席了当年的双年会的消息人士说:“我们当时的反应是,这个当联席主席、站起来发表演说的孩子是谁啊?”

另一名与会人士则表示:“是啊,我挺意外的。我当时已经入党有一段时间了,但我从来没听说过她。其他联席主席,我都认识,但我从来没听说过程颂莲。”

自由党消息人士向本报表示,程慕阳和程颂莲在2013年11月1日到3日的双年会期间,全程和陈卓愉在一起。程颂莲当月稍后在无对手的情况下当选青年自由党英属哥伦比亚省分部的主席,只是因为她已经被自由党的竞选机构选为双年会分会的联席主席。

其中一名自由党消息人士称,双年会上,特鲁青年联合会用一辆巴士送来了身穿红色制服的成员,他们在惠斯勒的会场为程颂莲欢呼加油。“这些人被视为‘程颂莲的特鲁青年’……他们希望显示程颂莲非常支持党领袖(特鲁多)和陈卓愉,以及陈卓愉的整个影响力基地。”

程慕阳作为可投票成员,也出席了那次双年会。《南华早报》获得的一些照片显示,他排队等候进入会场投票,周围是特鲁青年联合会的成员,其他照片则显示,他坐在一张沙发上,身边是陈卓愉夫妇。陈卓愉的太太的名片上说,她是自由党华人社区和沟通的“特别顾问”。

前述消息人士称,双年会上,陈卓愉全程和程慕阳、程颂莲在一起,并将他们介绍给自由党成员,“他带着他们到处去,程慕阳和程颂莲。”

其他双年会照片显示,陈卓愉和程颂莲、以及另外大约40名特鲁青年联合会成员在一起。

另一名消息人士称,他一开始不知道程颂莲在自由党内的角色是什么,但另一名党代表跟他说清楚了,“有人告诉我,‘哦,那个女孩当上联席主席是因为她爸爸是Raymond和自由党的一大募款人’。”

消息人士都认同,2013年的惠斯勒双年会是自由党许多成员——至少那些来自里士满之外地区或华人社区以外社群的成员——第一次知道程颂莲这个名字。

2012年,程颂莲以三语介绍特鲁多的时候,第一名消息人士称:“他们(特鲁多的团队)不知道她是谁……他们不知道她和程慕阳有关系。”

程颂莲在她之后写给加拿大全国女性自由委员会通讯的文章中,形容那是一次很棒的经历。

特鲁多或他的助手们为何选择程颂莲在特鲁多政治前途如此关键的时刻担任这种角色,目前尚不清楚。自由党发言人Olivier Duchesneau说:“就像自由党其他年轻而活跃的志愿者一样,她有机会在一些活动上发言,也被邀请担任省年会的联席主席。”

“在选择发言人、主持人和活动主席时,加拿大自由党一直努力展示加拿大族群的多元化。”

Duchesneau说,特鲁多知道程颂莲是党省级青年分部的主席,也曾与作为积极自由党人的程颂莲同场活动,但除此之外,特鲁多与程颂莲没有其他关联。

前述所有关于程颂莲在双年会上的活动都在双年会的官方网站上消失了。加拿大全国女性自由委员会通讯的PDF文档中,程颂莲的文章还在,其中提到她担任年会的联席主席。

据消息人士向《南华早报》透露的消息,以及程颂莲本人所写的细节,还有本报获得多张照片,陈卓愉很明显在程颂莲和程慕阳的政治活动中担任关键角色。

“很久很久以前程慕阳就和陈卓愉搭上了”

消息人士向《南华早报》表示,程颂莲大约2008年开始担任自由党志愿者,当时她只有十一二岁,那是因为她的父亲程慕阳与陈卓愉是朋友。

这条时间线与程颂莲接受《先枫报》时所叙述的情况相符。

2014年12月27日的《先枫报》指,程颂莲早在2008年就成为了自由党的志愿者,对于一个充满梦想和希望的小女孩而言,这个经历让她对政治有了更深的认识,并让她认识了陈卓愉。

那期《先枫报》以程颂莲为封面女郎,并在专访中将她描述成完美少女。

程颂莲为加拿大全国女性自由委员会通讯所撰写的文章中说,她在2008年第一次接触政治,在陈卓愉的活动中帮忙。

她还写道,2011年,自由党的过渡时期领袖Bob Rae请陈卓愉帮忙重建自由党,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加入了有关团队。

第一名消息人士称:“很久很久以前程慕阳就和陈卓愉搭上了。”

《南华早报》披露Michael Ching就是程慕阳之后的5个月中出现的多张照片显示,陈卓愉将程慕阳介绍给移民政策批评者John McCallum,以及自由党明星中将Andrew Leslie。

本报活动的照片显示,程颂莲当选青年自由党英属哥伦比亚省分部主席前后,陈卓愉夫妇都有和程颂莲一同出席其他自由党活动。

一名出席了部分这些活动的自由党消息人士称,他们常常会一起到场,并坐在一起。

2006年以来,受到加拿大严格的联邦政治现金限额限制的程慕阳,已经向自由党捐献了大约7600加元。他还有给执政的保守党作出小型捐款,但只到2013年为止,当时,程慕阳起诉2名保守党部长,索偿175万加元,起因是他的公民身份申请被驳回。

2012年末或2013年初,程慕阳在中间偏左的自由党政治参与明显增强,他给特鲁多的支持远超加拿大的政治献金上限。

据程颂莲为加拿大全国女性自由委员会通讯所撰写的文章,特鲁青年联合会成立之后,为特鲁多的竞选争取到了超过1000名支持者,联合会的志愿者到火车站和各种活动拉票,比如参加地方庆祝中国春节的巡游。

联合会还在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西蒙弗雷泽大学、兰加拉学院设立的外展分部。

特鲁青年联合会的“红背心”们不会将对特鲁多的喜爱写在袖标上,但他们会将之挂在胸前(有时是戴着印有特鲁多的脸的襟章),或者贴在背上(衣服后背上会印着‘杜粉团’(Tru Fans)的英文和一句同义的中文标语)

一名出席了2013年凯悦酒店的筹款晚宴的消息人士说,当时身穿便服的“杜粉团”在舞台上唱歌,给宾客当陪伴人或者引路人,并根据程颂莲的安排各就各位,“挺古怪的。一开始我们以为他们是来自汤普森河大学的学生。”特鲁多之后和这些“杜粉团”们合照,并在他的新浪微博上发布。

特鲁青年联合会如何营运资金目前不清楚,因为据程慕阳的律师David Lunny说,该组织从来没有发过财报。Lunny强调,他不是联合会的代表律师。本月,Lunny试图阻止《南华早报》从程慕阳的办公室索取联合会的有关记录文件。

Lunny在回覆本报的邮件中说:“简而言之,由于董事们从来没有在年度大会上向联合会会员们发布财务报告,目前没有任何财务报告……所以很明显,也没有任何财务报告可以提供给你或其他任何人,如果你不寻求阅览或复制任何这些根本不存在的文件,你就可以节省一些时间和精力。”

过去5个月,程慕阳和程颂莲没有回应《南华早报》的反覆查询。Lunny要求《南华早报》“不要再打电话到我或者我的委托人程先生的办公室”。

本周,Lunny发出的一封信中称,《南华早报》明显已经开始并意图对程慕阳和其他人发起不遗余力的诋毁和破坏名誉行动,并指寻求置评的这篇报道的总结是“诽谤性的”,是针对程慕阳的“恶意证据”。

程颂莲和特鲁青年联合会的主席,但其社团登记中所写的主席是联合会的董事Alex Pan Haoxiang。然而,Pan否认在联合会中担任职务,他在本月与《南华早报》的一次简短电话访问中说:“不不不,我只是一名志愿者”,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联合会的其他董事也没有回覆《南华早报》的书面采访请求。

程慕阳在加拿大联邦法庭上寻求获得难民身份的过程中,已经承认,Michael Ching和中国当局和国际刑警通缉的程慕阳,就是同一个人。

和特鲁多一样,程慕阳也是政治人物的后代。但与特鲁多不同的是,程慕阳人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回避这个事实。程慕阳是程维高的儿子,程维高曾担任中国河北省委书记,但由于涉贪腐被查,2003年更被开除党籍。

陈卓愉——加国政坛的华人造王者?

现年63岁的陈卓愉曾担任加拿大多元文化部长,在中间偏左的自由党的华人圈中,他有“造王者”之称。

自由党发言人Olivier Duchesneau说,陈卓愉仍然在加拿大的许多社区中备受尊敬,“他仍为自己的政党出一分力很正常”。

生于香港的陈卓愉在1993年当选代表里士满的议员。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大量从香港移民到加拿大的人聚居在这一区。他通过温哥华支援民主运动联合会成为名人,该联合会是他在1989年成立的。但批评者指出,那之后,陈卓愉对中国大陆的立场软化了许多。

2000年的大选中,陈卓愉失去了他的议席,讽刺的是,打败他的是加拿大联盟党的候选人Joe Peschisolido,后者之后转投自由党,这让陈卓愉非常愤怒。

2002年,陈卓愉启动了一次活动,他说目标是提升华人在加拿大政治中参与。该活动为自由党吸收了数千名新成员,其中许多是新移民。

其中一名当时加入自由党的人士向本报表示,“那时候我觉得这挺好的,你懂的,鼓励华人参与政治。”

但之后,陈卓愉利用这次党员招募活动向Peschisolido发难,要夺取自由党对后者的议员竞选提名。2004年,陈卓愉再次代表自由党成功当选代表里士满的议员,之后被总理Pual Martin任命为多元文化部长,成为加拿大第一名华人内阁成员。

2008年失去议席之后,善于运用自身在温哥华华人社区关系的陈卓愉就被视为自由党最得力的募款者之一。

自由党消息人士称,2013年6月,特鲁青年联合会为特鲁多协办的、1000席、每人入场费120加元的大型晚宴背后,陈卓愉是推动力。当晚,陈卓愉坐在特鲁多旁边,程慕阳则坐在特鲁多的另一边。

上个月,陈卓愉还帮助组织了另一场大型晚会,特鲁多也有出席。晚会在温哥华大酒店举行,主题是加国华人支持特鲁多。这场8月19日举行的晚宴,每人入场费是218加元。

李珊珊 本文来源:观察者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人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